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85章 命犯天煞孤星

正文 第585章 命犯天煞孤星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礼拜天,苟娟果然主动过来找涛涛了。

    过来的时候,苟娟没有提前给涛涛打电话,而是直接来到了涛涛租住的兰亭招待所。

    中午,涛涛都有睡午觉的习惯。

    当他睡的正香甜的时候,突然被一阵敲门声给惊醒了。

    刚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涛涛,思维意识还没有恢复。

    他像一只无头的苍蝇一样,从床上爬下来。

    他以为到时间了,小毅叫自己去学校上自习。

    于是,他穿着大裤衩,打开了门,说:“还没睡醒呢,就到时间了啊,小毅,你先进来坐,等我一会儿。”

    苟娟看着眼前,睡眼朦胧的涛涛,说:“涛涛,谁是小毅啊,是我?”

    看到站在门口的人,不是小毅而是苟娟,涛涛立马清醒了过来。

    他一边关上门,一边说:“苟娟,你怎么来了?”

    苟娟看着涛涛窘迫的样子,笑着说:“男孩子嘛,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涛涛关上门后,以最快的,穿上了裤子和短袖,然后又重新打开了门。

    他说:“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隔壁的同学小毅,叫我去上自习呢。”

    话毕,涛涛就邀请苟娟进来坐。

    走进房间的苟娟,捏着鼻子,说:“涛涛,你房间里面,怎么一股汗味啊,也太重了吧。”

    涛涛天生就特别爱出汗,再加上房子里面,既没有风扇,也通风不好,而且还被太阳直晒,所以涛涛不论是睡午觉,还是晚上睡觉,都是汗流浃背。

    他每次醒来的时候,都像是刚洗了个澡一样。

    涛涛歉意的说:“我身体太虚了,总是出很多汗。”

    苟娟走出了房间,说:“礼拜天,你下午还要上晚自习吗?

    我过来,岂不是打扰你学习了?”

    涛涛赶紧摇头说道:“你是贵客啊,你能过来,我简直三生有幸呢,哪怕我不学习,我也要陪你才行呢。”

    闻言,苟娟笑着说:“那你的朋友,岂不是要一个人去上自习了。”

    涛涛开玩笑的说:“小毅天生命犯天煞孤星,就让他一个人去上自习吧。”

    苟娟被逗的哈哈大笑,说:“那你命犯什么?”

    涛涛笑着说:“还能犯什么,当然是犯桃花了啊。”

    苟娟笑的合不拢嘴,她说:“还好你是犯桃花,不然要是犯其他的了,那可就惨了。”

    这时,小毅突然出现在了一楼。

    他拿个电话,踱着步子,好像是在打电话,又好像是在想问题。

    涛涛看着一楼的小毅,给苟娟介绍,说:“这个男孩,就是我的朋友,每天陪我一起学习的小毅。”

    看着楼下的男孩小毅,苟娟惊恐的说:“涛涛,他就是小毅啊。”

    涛涛说:“对啊,怎么了?”

    苟娟悄声的说:“我刚才上楼的时候,看到他站在墙角,对着空气,一个人自言自语呢?”

    涛涛也见过小毅自言自语,他解释说:“小毅这个人,喜欢沉寂在自己的世界当中,而且特别容易心无旁骛,所以有时候,他会对着墙自言自语。”

    苟娟看着小毅的手机,说:“可是,我还看见他,对着手机讲电话,可是他的手机,明明就是关着的啊,根本没有开着,他和谁讲电话呢?”

    闻言,涛涛愣住了,他马上联想到了小毅,每个月仅仅只有二十块的电话费,可是他却每天打电话过一个小时。

    涛涛给苟娟解释,说:“他好像是在给他的女朋友王娇打电话呢。”

    苟娟不敢相信的说:“就他这种人,还有女朋友?”

    苟娟的话还没有说完,小毅突然出现在了两个人的对面。

    他说:“我怎么就没有女朋友,你们也太狗眼看人低了吧。”

    突然出现的小毅,把涛涛和苟娟吓了一大跳。

    涛涛惊讶的说:“小毅,你刚才不是还是一楼打电话吗,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就上来了呢?”

    小毅对涛涛怒目相视,他说:“我知道你们两个,在上面说我坏话,所以我上来看看。”

    涛涛尴尬的说:“小毅,我朋友过来了,你说话就稍微注意点啊。”

    小毅看了一眼旁边的的苟娟,说:“你又要抛弃我,跟女孩去上自习了?”

    涛涛尴尬的说:“小毅,我朋友在北郊打工,她今天休息,过来看我,我下午陪她转一转,你不要误会。”

    闻言,苟娟看看涛涛,再看看小毅,心中一股无名的疑问升了上来,腐?

    涛涛看到苟娟误解自己了,他忙给苟娟解释,说:“苟娟,你千万不要误解,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没有更进一步的关系。”

    苟娟笑笑说:“我没有误会你们,我只是感觉你们的关系,比较亲近而已。”

    涛涛说:“即使亲近,也是战友的关系。”

    下午,涛涛带苟娟去了附近的避暑宫殿常宁宫,并且请她吃了当地的特色菜。

    天黑之前,涛涛送苟娟坐上了三二三公交车。

    从何家营到苟娟所在的大明宫家具城,必须先坐三二三公交车到南门,然后再转乘六百路公交车,抵达风城一路,最后从风城一路,坐到大明宫家具城的公交车,足足得两个小时才能到。

    当涛涛送走苟娟后,涛涛想,虽然苟娟距离自己很远,但是每个礼拜能见一次,还是感觉很不错的。

    第二天,苟娟却给涛涛打电话,让涛涛去大明宫家具城找她玩。

    涛涛算着时间,如果自己去找苟娟玩的话,来回至少得四个小时,肯定这一天,是没法学习了。

    可是,相比和小毅去教室学习,涛涛更想和苟娟在一起。

    于是,他再次抛弃了小毅,而选择了去找苟娟。

    涛涛从来没有坐车,从最南郊到最北郊过。

    当涛涛一路坐公交车,花了两个多小时,抵达北郊的明珠家居城的时候,他感觉自己都出省了,因为坐公交的时间真的是太长了。

    他站在明珠家具城门口,抱着一颗树,头晕目眩的看着家具城的大门口。

    涛涛看看表,距离五点半,苟娟下班还得一会儿。

    于是,他便

    坐在地上等待。

    不一会,苟娟从家具城门口出来了。

    涛涛高兴的迎了上去。

    可是,当涛涛迎上去后,才现苟娟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和店长在一起。

    涛涛看着眼前的店长,跟上次自己在视屏中看到的那个店长,虽然是一个人,但是真人区别还是很大的。

    店长个子还没有苟娟高,瘦到只有苟娟的一半,而且嘴唇黑,佝偻着背。

    苟娟看到涛涛,她高兴的朝着涛涛喊道:“涛涛,涛涛……”

    话毕,苟娟给店长介绍,说:“那个就是我同学涛涛,我们都是从小在一个院子长大的。”

    店长看着涛涛走路的姿势,说:“这个小孩,怎么看着这么小,他有二十岁吗?”

    由于涛涛天生长了一张娃娃脸,而且皮肤白净,个子不高,所以看着,年龄是要比真实年龄小几岁。

    苟娟笑着说:“他比我还大一岁呢。”

    店长惊讶的说:“不会吧,那意思,他比我这个店长,还要大两岁呢?”

    苟娟说:“是啊,你以为呢。”

    这时,涛涛走了过来。

    他看着苟娟,说:“你们这里可真远啊。”

    苟娟看着涛涛汗流浃背的样子,她说:“走,我先带你去个地方,凉快凉快。”

    说着,苟娟和店长,带着涛涛来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冰激凌吧。

    苟娟给店长介绍着涛涛,说:“我同学涛涛,从小学习可好了,尤其是作文写的特别棒……”

    店长虽然比涛涛小两岁,但是看上去,却比涛涛要成熟的多。

    他上下打量着涛涛,对苟娟说:“你同学一看,就是个老实人,而且还是那种老实到愚笨的人……”

    涛涛听着店长对自己的评价,竟然全是贬义。

    本来,涛涛就对眼前这个扎着小辫的店长,就没有什么好印象,再加上他说的这几句话,涛涛对他的印象更差了。

    苟娟给涛涛介绍店长,说:“涛涛,这位同学叫牛治疗,他是我们家具店的店长,虽然年龄不大,但是他出来社会可早了,还不到十八岁,就出来闯荡,现在已经变成了人人都算计不过的人精了。”

    听着苟娟对店长牛治疗的评价,涛涛感觉很别扭。

    他心想,什么叫人精?

    难道就是那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阿谀奉承,见风使舵的人吗?

    涛涛笑着说:“你店长的这个名字,很霸气啊,牛治疗,很不一般啊。”

    店长牛治疗很是尴尬,他说:“我家是山里的,父母也没文化,当我生下来的时候,也不知道给我起个什么名字,刚好爷爷的病被治疗了,所以爸爸就顺口给我起了治疗这个名字。”

    涛涛给店长牛治疗竖起了大拇指,说:“不错的名字,很诗情画意。”

    闻言,店长牛治疗更尴尬了。

    苟娟看着两个男人聊天,竟然互相讽刺和贬低,她调节着气氛,说:“二位帅哥,你们要是再这样,那我就走了,留你们两个在这里,唇枪舌战好了。”

    牛治疗摆出一副很有钱的样子,说:“你们想吃什么冰激凌呢,随便点,哪怕是这里面最贵的那个,什么哈根达斯船也没有关系。”

    听到哈根达斯,涛涛愣住了,因为他听说过,一个拇指大小的哈更达斯冰激凌小疙瘩,就要五十块钱呢,更别提哈更达斯船了。

    店长牛治疗看到涛涛和苟娟不好意思点,于是,他便站起了身,走向了柜台去点冰激凌了。

    涛涛看到店长牛治疗走开了,他询问苟娟说:“苟娟,你不是说,你们店长的女朋友,把店长看的很紧吗,怎么她不跟着过来啊。”

    闻言,苟娟惋惜的说:“前不久,店长刚和他女朋友分手了。”

    听到店长分手了,涛涛的第六感告诉他,店长对苟娟有意思。

    涛涛问苟娟,说:“苟娟,你们店长该不会分手了之后,开始追求你了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