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72章 被嘲笑如严监生

正文 第572章 被嘲笑如严监生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冬梅和卫国从早上一直排队到中午,才轮到他们交款。

    当冬梅和卫国在电脑上确定了房子和房号后,把银行卡交给了办事员。

    当办事员把银行卡插入ps机的时候,冬梅目不转睛的望着办事员的操作,说:“师傅,你输入数字的时候,可要慢点啊,要是多输入一个零,那我们可就破产了啊。“

    办理员收了一路的现金,看到终于来了个肯刷卡的,他说:“大姐,你就放心吧,这个刷卡啊,比交现金安全呢。“

    说着,办理员就准确无误的在ps机里面,输入了钱数。

    然后,他对冬梅说:“输入密码。“

    冬梅看到办理员把ps拿了过来,她伸出了手指,又缩回了手指,说:“卫国,还是你输吧,我怕输错了,ps机把咱的钱给吃了。“

    冬梅的话,逗的办事员哈哈大笑。

    他说:“你要是把密码输错的话,最多重新输入一次,怎么可能把你的钱给吃了呢,真是开国际玩笑啊。“

    可是,虽然冬梅已经知道了,输错密码没事儿,但是她还是胆:“卫国,还是你来输入密码吧,我害怕。“

    闻言,卫国直接说道:“有什么好怕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密码,你就输吧。“

    看到卫国让自己输密码,冬梅鼓起了勇气,然后开始在ps机上输入密码。

    密码是冬梅的生日,她很快就输完了。

    卫国在旁边说:“输入完了之后,再按确认。“

    冬梅一愣说:“额我确认了密码没问题。“

    闻言,办事员哈哈大笑着,说:“大哥让你输入密码之后,按确认健呢。“

    闻言,冬梅才明白过来,相比周围的黑色按键,她看着那个红色按键,说:“卫国,是这个按键吗?“

    卫国看看后面,焦急等待的人群,说:“就是那个确认健,你按下去就好了。“

    此时的冬梅,额头上都冒出了汗。

    她一边按着确认健,一边说:“师傅,我把这个健,按下去之后,是不是我的钱,就没有了?“

    办事员似笑非笑的说:“不是钱没有了,而是你们的钱,直接交房款了,懂吗?“

    冬梅终于按下了确认健,她说:“那你的意思就是,我们的钱,就从空中飞过去了,然后进入人家楼房开发商的口袋了。“

    办事员对于冬梅的理解,也是无语了,他说:“你也可以这样理解。“

    很快,收据和凭条就出来了。

    办事员拿着凭条,说:“大姐,在上面签个字。“

    冬梅知道,此时的钱,已经交出去了。

    她颤抖着右手,在凭条上面签了卫国的名字,说:“卫国,我写你的名字,可以吗?“

    卫国说:“随便。“

    办事员赶紧说:“不行,是谁的银行卡,就写谁的名字,这个不能错。“

    说实话,这个卡办理的时间已经长了,冬梅也搞不清楚,这个卡到底是自己的,还是卫国的。

    她说:“卫国,这个卡是谁的啊?“

    卫国说:“拿你省份证办的啊,当然是你的卡了。“

    这时,冬梅才知道,原来这么多年来,家里的经济大权,始终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啊。

    冬梅签了字之后,把凭条交给了办事员。

    她问道:“师傅,这样就好了吗?“

    办事员点点头,说:“没问题,好了。“

    冬梅接过过收据,把它装在了最里面的衣服口。

    她还是不放心的说:“师傅,你确定我们的钱,已经交了,可不要到时候耍赖皮,踢皮球,说我们没有交钱。“

    办事员欲哭无泪的说:“大姐,我要是有那个本事的话,我现在就成为了黑客,并且去赚大钱了,还有必要在这这里,干这个苦差事吗?“

    话毕,办事员就朝后面吼叫道:“下一位,现金,还是刷卡?“

    冬梅和卫国离开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了银行,检查银行卡里面的钱数,是否合适。

    在确认钱数没有问题之后,两人才放心的回到了家里。

    虽然冬天已经过去,春天也马上结束,但是房子里面,还是优点瘆得慌。

    冬梅进屋后,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卫国,说:“卫国啊,咱们积攒了一辈子的钱,突然就这么少了一半,你有没有觉得,有一种心塞的感觉?“

    卫国进门后,赶紧加了一件衣服,他生怕自己感冒。

    他说:“没有啊,我倒是感觉,把钱交出去后,心里面有一种很爽快的感觉。“

    冬梅虽然穿的很薄,但是她没有感觉到一点冷。

    她说:“那我怎么感觉,银行里面的存款少了一半,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一种不安全的感觉,环绕我的全身呢?“

    听着冬梅神乎其神的话,卫国瞪了冬梅一眼,说:“你又不是鬼上身了,还不祥的预感,还环绕全身?我觉得啊,与其把那么多钱存在银行,挣那点利息,还不如取出来,干点有意义的事情呢。“

    听到卫国和自己截然相反的看法,冬梅直接批评卫国,说:“卫国,我看你是越来越败家了啊,难道你把那些血汗钱花出去,就是干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啊?“

    在冬梅的传统思维里,她觉得有钱,就应该存起来,然后作为一种战略储备资源,千万不能乱花,以防老人和孩子万一生病,没有钱去看病。

    或者,万一家里面,有个什么事情,需要突然拿出一笔钱来,而拿不出来。

    冬梅甚至认为,把所有的钱,存在银行里面,而不去动它,不去花它。是天经地义,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反倒是把那些钱给花了,才是不正常的行为呢。

    卫国给冬梅解释,说:“其实,既然我们有钱,那么我们还是要消费的,消费拉动经济增长嘛,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把钱存在银行里面一动不动,我们国家的经济怎么发展啊?“

    冬梅根本听不懂卫国的话,反正,她就是认为,只有把钱存在银行里面,才是最正确的事情。

    也只有那样,自己晚上睡觉才能踏实,出去买东西,才够胆大,面对别人嘲笑的时候,才能自信而不去反驳。

    不然,表面上光

    鲜亮丽,吃香的喝辣的,但是银行里面没钱,那怎么行?

    这时,冬梅突然听到,对面的卫生间窗户下面,三个女人讨论的声音。

    “听说那个在农贸市场卖包子的冬梅,竟然在省城买了房子?“

    “不可能,我们双职工都没有那么多钱,去买省城的房子,那个穿的破破烂烂的冬梅,怎么可能有钱去买房子呢?“

    “听说他老公卫国在固井公司,是搞技术的,而且还是负责人,好像挺有钱。“

    “有什么钱,我老公在山上,又不是没有见过卫国,他整天吃食堂,就是外面饭店一碗牛肉拉面,都舍不吃的人,能有钱吗?“

    “是啊,我听人家说,卫国七八年都不买一件衣服呢?“

    “不可能吧,他不买衣服,穿啥呢?“

    “还能穿啥,外套就穿单位发的工作服,鞋子就穿单位发的劳保鞋啊。“

    冬梅听着卫生间窗户下面的说话声音,异常的熟悉。

    她从卧室出来,走到了卫生间。

    她透过纱窗,看到说话的三人竟然是,在陕北甘泉基地时候,就嘲笑过自己的贾玉琪妈妈,丁健妈妈,还有黄刚妈妈。

    贾玉琪妈妈嘲笑卫国说:“外套和鞋有单位发的工衣和工鞋,这个不买可以,但是他总不能,不买内衣吧?“

    丁健妈妈说:“说不定啊,那个穷酸的卫国,把他老婆淘汰掉的内裤,再拿过来自己穿呢。“

    话毕,几个女人就笑成了一片。

    冬梅看着几个女人银笑的样子,气的咬牙切齿。

    她想冲出去暴揍这三个女人,可是心里却告诉自己,冬梅,你现在是糖尿病和冠心病患者,你可要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

    不然一激动,或者一剧烈的运动,导致心脏出问题,麻烦可就大了。

    于是,冬梅站在窗口,想看看,这三个贱货女人,还能说出什么诬陷和诽谤别人的话?

    三个女人笑完,丁健妈妈说:“哎,真想不通,那个穷成鬼的卫国,和吝啬成严监生的冬梅,竟然还能再省城买房,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黄刚妈妈说:“要我说啊,他们买房的钱,绝对是东拼西凑借来的,不然就他们两口子,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

    贾玉琪妈妈说:“对啊,像他们这种单职工啊,没有钱,就没钱,还喜欢打肿脸充胖子,真是不嫌弃丢人。“

    丁健妈妈突然想到了王雪娥,她说:“对了,王雪娥家也是单职工,人家也买房子了啊?“

    贾玉琪妈妈说:“王雪娥的老公王超英啊,现在已经是经理了,人家是大领导,无论是工资系数,还是奖金系数都拿的高,人家买房有钱,很正常啊,可是那个卫国呢,口吃的话都说不清楚,顶多是一个烂怂工人,怎么会有钱买房?“

    丁健妈妈想了想,那些在省城买房的人,然后若有所思的说:“咱们早上过来的时候,我还注意观察了一下,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黄刚妈妈问:“什么奇怪的现象啊?“

    丁健妈妈说:“你们难道没有发现,那些在省城买了房,并且排队交钱的人,好像都是些单职工家庭,都是老公一个人上班赚钱养家的家庭,反倒像我们这种双职工,两个人上班赚钱的家庭,买房的人还很少,真是奇了怪了。“

    这时,冬梅从旁边的水桶里,拿出来了一个马勺,然后舀了一马勺的水,对准三个女人,说:“一点都不奇怪,在省城买房的,都是我们这些单职工的家庭。“

    话毕,冬梅打开窗户,对着三人,一瓢了冷水就泼了出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