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69章 不说虚话,一言九鼎

正文 第569章 不说虚话,一言九鼎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冬梅看到卫云回来了,忙叫她上炕,说:“几年不见,你都成个大姑娘了啊,快点上炕,咱们一起吃饭。“

    卫云个子很高,肩膀很宽,这一点绝对遗传了卫国姐夫的基因。

    卫云很害羞,她说:“你们先吃,我不饿,我进来给你们问声好,然后就回房子学习去了。“

    说着,卫国给大家打了招呼之后,就转头回房子去了,饭也没吃。

    冬梅看到卫云没有吃饭,忙追了下去,说:“这孩子,到中午吃饭的点了,怎么能不吃饭呢?“

    卫国姐夫拉住冬梅,说:“别叫了,她嫌我们不让她上学,正和我们怄气呢,既然她不吃,你就不要叫她了。“

    卫国姐又端着一盘子饭走了进来,她说:“都二十六的女子了,不出去转转,给自己物色个对象,天天呆在家里学习,能有什么前途。“

    冬梅二十三岁和卫国结婚,二十四岁生的涛涛,二十七岁生的娜娜,按照农村对女孩子的年龄来说,卫云的年龄确实大了,得找个主嫁了。

    可是,按照城市里面对女孩子年龄的要求,卫云还不算是剩女。

    所以,冬梅安慰大姐和大哥说:“哎呀,你们就别愁了,卫云现在还不是剩女呢,你们就不要催孩子了,再等等。“

    卫国姐瞪大了眼睛,说:“冬梅啊,你看看周围的人家,就是二十六岁的男孩子,都结婚结光了,更别说女孩子,要我说啊,卫云现在二十六了,已经嫁不出去了。“

    卫国姐夫在旁边说:“她总不能找个,比她年纪小的男人嫁了吧?“

    冬梅看到大姐和大哥满面愁容的样子,为了让他们宽心,便安慰他们说道:“这样吧,你们就不要发愁卫云的婚事了,到时候我给她介绍对象,保证让她落到省城里面,这下,你们总该放心了吧。“

    卫国姐看着冬梅说话的样子,她知道冬梅从来不说虚话,从来都是一言九鼎。

    她感激的说:“冬梅啊,我知道你们常年在城里,认识的人多,你要是知道谁家的男孩子,大龄还没有结婚的,你就给介绍一个吧。“

    卫国姐夫知道冬梅从来都是言出必行,他安心的说:“冬梅啊,也不说让卫云落到省城了,就是安安稳稳的,把她给嫁出去就好了,我别的什么也不奢求,就求她快点嫁出去。“

    冬梅想了想,说:“怎么能随便找个大龄男人,把卫云给嫁了呢,毕竟卫云还是个大学生,至少得找一个大学生老公才行,不然文化水准不一样,将来肯定没有共同语言,结婚了,你说东,她说西,日子怎么过啊?“

    卫国点着头,很认同冬梅的话,他说:“冬梅说的对,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啥样的人,就要找啥样的人,千万不能为了结婚而结婚。“

    卫国姐和姐夫根本听不懂冬梅和卫国的话,更不明白什么叫做不能为了结婚而结婚。

    他们两个人对婚姻的理解是,女孩到年龄了,就找一个差不多的男人,嫁了就得了,哪里来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哪里来那么多的规矩和限制,要是按照冬梅和卫国说的那样,找来找去,岂不是把孩子的婚姻大事,给耽误了吗?

    卫国姐说道:“哎呀,找谁结婚,还不都是一样,好的也是过,坏的也是过,我和你姐夫当年,面都没见过一次,两家父母说定,就定了,我们就直接结婚了,也不照样过了一辈子吗?“

    闻言,冬梅反驳大姐说:“哎呀,你说的那个时代,能和现在比吗,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孩子们都是八零后,能和咱们五零后,六零后比吗,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闻言,卫国姐和卫国姐夫,互相看着和对方,面面相觑。

    这时,在外面打完篮球,浑身大汗淋淋的鳖娃回来了。

    鳖娃是大姐和姐夫的小子,n医科大学刚毕业半年。

    冬梅看到鳖娃回来了,忙高兴的说:“鳖娃,快上来吃饭,你妈妈把饭做多了,我们正愁,吃不完呢。“

    话毕,冬梅看着鳖娃一米八的身高,二百斤的体重,不由的看着姐夫,说:“姐夫啊,你的这两个孩子啊,不论是女孩,还是男孩,都随了你了,都是高个子,宽肩膀,大脸盘,很是威武啊。“

    卫国看着鳖娃,说:“小伙子有身体,打篮球一定是块好材料。“

    卫国姐夫看着鳖娃,说:“当时我和你姐结婚的时候啊,看着你姐个子不高,我还担心将来啊,两个孩子长不高呢,可是谁知道,两个孩子都随了我,一点也没有随你姐,都长的很高。“

    卫国一家人,个子都不高。

    卫国和保国都是一米六五左右,而他的妹妹小英和姐姐都是一米五三左右。

    冬梅好奇的说:“小英和我姐是亲姐妹,怎么生的孩子,反差这么大啊,你看小英的三个孩子,不论是小的郭耀,还是大的郭鹏,都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而且是窄肩膀,瘦身材“

    卫国在旁边解释说:“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不明白啊,小英的三个孩子,全部随了小英呗,而我姐家的孩子,全部随了我姐夫呗。“

    鳖娃吃饭很快,不一会就吃了四碗。

    他还没有吃饱,他说:“其实啊,个子太高了也不好,床经常不够睡,而且衣服也不好买。“

    冬梅看着鳖娃,关心的问卫国姐夫说:“哎,对了,鳖娃上的是哪个大学啊?“

    听到儿子的学校,卫国姐夫更是叹了一口气,说:“别提了,他上是n医科大学。“

    听到医科大学,冬梅惊讶的问:“孩子学的是医学?“

    卫国姐夫说:“是啊,他主修的是推拿和按摩呢。“

    冬梅问:“那孩子现在毕业了没有,医学好像要学五年呢。“

    卫国姐夫低着头,说:“何止五年,还得实习一年呢,总共得六年上啊,供的我这个累啊,简直花钱如流水。“

    话毕,卫国姐夫遗憾的说:“他当时高考完,填写志愿的时候,我让他报考宝鸡院,将来毕业了,当个老师,可是这孩子非要学医,而且还报考了n医科大学,现在好了,毕业就失业了,你说让我这个当父亲的,情何以堪啊。“

    卫国姐也叹了口气,说:“如果鳖娃当初听了我们的话,以他的高考分数,上个宝鸡最好的专业呢。“

    卫国姐夫补充说:“只要他从宝鸡文理

    理一毕业,就能分到咱们法门高中,你说,当个高中老师,风不吹,雨不淋,不受冷,晒不着,而且假期还多,放学了就能回家,何乐而不为呢,偏偏要学医,现在后悔了吧,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冬梅询问鳖娃,说:“鳖娃,听说你实习了,你现在在哪里实习呢?“

    鳖娃吃了面,又喝着汤,说:“我在南阳镇镇医院实习呢。“

    闻言,冬梅和卫国都愣住了,心说,南阳镇镇医院,不就是保国所在的医院吗?

    一个堂堂的大学本科生,怎么毕业了,在这种小地方实习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