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66章 受尽人间凄苦

正文 第566章 受尽人间凄苦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最终,在大家的努力之下,燕燕终于答应,跟着灵巧去省城最好的医院四医大,治病了。

    但前提是,自己会给灵巧打一个借条,等自己有钱了之后,一定会把看病花的钱,全部还给灵巧。

    晚上,冬梅想着燕燕的遭遇,在想想灵巧的境遇,她很是感慨,对睡在旁边的卫国说:“卫国,你说,如果当初我没有找你,而是像燕燕一样,去北山脚下,找一个像赵永正唐国强那样帅气的男人嫁了,我会不会过的,比燕燕还凄惨啊?”

    卫国睡炕的时候,喜欢把头钻进被窝里面去睡觉,因为这样头就不冷了。

    他把头从被窝里面伸了出来,说:“都几点了,你还没睡啊?”

    冬梅的脚丫子,在被窝里面踹了卫国一脚。

    她说:“我问你话呢?”

    卫国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说:“谁知道呢,说不定你嫁到北山脚下后,还过的比现在好呢?”

    冬梅听着卫国的话,又踹了他一脚,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啊?”

    卫国翻了身子,把背对着冬梅,说:“哎呀,那还用说吗,肯定比燕燕惨了。”

    冬梅把枕头,往高调了调,很感慨的说:“卫国啊,你说女人这一辈子,什么最重要?”

    卫国把身子蜷缩成了一只虾,说:“当然是美貌了。”

    冬梅恨不得一脚,将卫国从炕上给踹下去,她说:“卫国,你今天是不是睡糊涂了,我好好问你话呢,你就不能好好的回答我啊。”

    卫国又突然展开了身体,他说:“那还用问,当然是高考和嫁人了,尤其是嫁人,如果这一步走不好,绝对是致命的。”

    冬梅点点头说:“这还差不多,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卫国转过来了身子,看着冬梅说:“冬梅,你今天怎么,突然问了这么多深奥的问题,是不是燕燕的遭遇,把你给震撼了?”

    冬梅也侧过了身子,看着卫国,说:“其实,不是燕燕的遭遇,把我震撼了,而是燕燕和灵巧的对比,把我给震撼了。”

    卫国闻着冬梅一口的大蒜味,他嫌弃的说:“哎呀,你以后吃面的时候,能不能少吃点大蒜啊,我都快被你给熏的受不了了。”

    冬梅没有理睬卫国,她继续说道:“小时候,燕燕不论是长相,还是学习,都比灵巧要优秀,要出色,可是最后的结局,却反转了过来,燕燕不仅过的,没有灵巧好,而且两个人的差距,简直天壤之别。”

    冬梅的话还没有说完,卫国就捏着鼻子,然后转了过去。

    他挪动着身体,靠到墙边上。

    冬梅继续说:“卫国啊,你说,如果当初燕燕遇到了正回娘家的我,而我给她,把说给灵巧的那一番话,全部告诉她,你说这样,会不会改变燕燕的人生轨迹啊。”

    卫国对着墙说道:“如果你改变了燕燕的人生轨迹,那岂不是灵巧就惨了,像灵巧那样笨手笨脚,既不会做饭,又不会种地的女人,嫁给庄稼汉之后,岂不是要受尽人间凄苦?”

    听着卫国的话,冬梅越听越不对,她反驳卫国说:“既然这样不行,那我干脆把燕燕和灵巧都叫到我跟前,然后把那一番话,都告诉两人,那样她们肯定都会坚定的去继续参加高考,直到考上学为止,这样,两个人的命运,岂不是都改变了。”

    话毕,冬梅好像真的利用时光机,回到了二十年前,然后把自己的那一番话,都告诉了灵巧和燕燕一样。

    卫国打了个喷嚏,说:“冬梅啊,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你觉得你能回到二十年前,然后改变历史吗?”

    闻言,冬梅才意识到,自己所想的这个事情,根本没有办法实现。

    而至于灵巧和燕燕的人生轨迹,只能说是灵巧幸运,遇见了回娘家的自己,而燕燕却失误的选择了放弃高考,而选择了嫁人。

    冬梅又突发奇想的说:“卫国啊,你说,当年我在市里的轮胎热压翻新厂,工作的时候,我要是听了我母亲的话,跟了厂长的儿子,你说我会不会过的比现在好啊。”

    卫国哈哈一笑,说:“那还用问吗?”

    冬梅也笑了出来,她说:“那还用问吗,肯定过的比现在好啊。”

    没想,卫国却说道:“肯定过的没有现在好啊?”

    冬梅嘲笑卫国说:“我年轻的时候可漂亮,厂长专门托人,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当着他儿子的面问我,愿不愿意和他儿子恋爱”

    卫国曾经听冬梅说过这一出,但是细节,他却不知道。

    于是,卫国好奇问道:“厂长问你,你怎么回答的啊?”

    话毕,卫国想了好多种答案,有同意,也有不同意,更有模棱两可,骑驴找马的话。

    可是,冬梅却告诉卫国,说:“我当时傻了,不仅没有回答,而且还大哭了起来,吓的厂长给我道歉,说他不是黄世仁,没有强取豪夺,如果我不愿意,她也不会强求。”

    冬梅的回答,出乎卫国的意料之外。

    他说:“你的这个反应,我还真没有想到,不过当时,你要是答应厂长的话,我估计你现在也应该平步青云了。”

    冬梅嘿嘿笑着说:“我不是最后,还是选择了你这个石油工人嘛。”

    卫国笑着说:“那是因为我的文采太好了,给你写的那些信啊,彻底打动了你,所以你才会选择我的。”

    冬梅觉得卫国的话,只说对了一半,而另外一半,是由于自己小时候,就和卫国定了娃娃亲。

    既然定了亲,那么就不能随便的退掉,不然可就是犯了大忌。

    冬梅好奇的问卫国,说:“卫国啊,你说咱们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定的娃娃亲,你当时知道了之后,当你见了我,你是一种什么感觉啊。”

    卫国回忆着当年说:“当我知道,我和你定了娃娃亲之后,我在学校里面,每次见到你,并不是喜欢的感觉,而是很怕的感觉。”

    冬梅笑着说:“怪不得你每次见了我,都要突然而迅速的跑掉,我问你,我又不是母老虎,有那么可怕吗?”

    卫国笑着说:“当时小吗,我想,将来你就是我媳妇了,所以,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特别怕你打我,因为你是我媳妇,你打我了,我又不能还手,所以每次见了你之后,我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跑掉。”

    冬梅纳闷的问卫国,说:“我又不是暴力狂,干嘛没事了打你啊。”

    卫国话里有话的说:“你是打排球的主攻手吗,一巴掌下去,至少能把人给拍个半死呢,难道你忘了当年,你在农贸市场的时候,白主任是如何倒在你的铁砂掌之下的。”

    听到卫国在故意嘲笑自己,冬梅气的伸出手,就去打卫国。

    可是,卫国却把冬梅抱到了怀里,钻进了被窝里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