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63章 一个姑娘,一生的命运

正文 第563章 一个姑娘,一生的命运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突然,灵巧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突然醒悟了过来,并且抱住冬梅说:“冬梅姐,今天要不是和你聊,我肯定就听我妈话,然后嫁人了,像我这种,没有眼色,干活又慢,手脚又笨,还不会做饭的女人,将来肯定会被公婆给整死的。

    冬梅姐,我不嫁人了,我一定继续补习,直到考取大学为止啊。“

    哭着,灵巧就抱住了冬梅。

    灵巧原本以为,冬梅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挨了那么多气,肯定也会抱着自己哭。

    可是,冬梅却一把推开灵巧,朝床上爬去。

    灵巧边哭边说:“冬梅姐,你怎么不哭啊?“

    冬梅爬道了小宝宝涛涛跟前,然后对着灵巧说:“孩子拉粑粑了,我要收拾了。“

    闻言,灵巧才看到,涛涛醒来后,竟然拉了一尿布的粑粑。

    灵巧擦着眼泪,说:“冬梅姐,涛涛不是正在睡觉吗,怎么睡着了的婴儿,还拉粑粑啊。“

    冬梅小心翼翼把孩子的屁股扶了起来,然后慢慢的的从婴儿屁股下面,拽出尿布,说:“婴儿又不是大人,还懂个时间和地方,他们想什么时候拉,就什么时候拉了啊。“

    灵巧一边给冬梅帮忙,一边说:“那孩子半夜拉粑粑了,怎么办啊,你正睡的香甜,也要爬起来吗?“

    冬梅看着灵巧笨手笨脚的样子,说:“灵巧,你就不要给我帮忙了,你简直在帮倒忙,把摊场搞的更大了。“

    灵巧还是想帮忙的说:“那我帮忙给你抬婴儿的屁股,你来给宝宝擦屁股。“

    冬梅挡住了灵巧,说:“你再旁边看着就好了,不用你动手,我一个人能搞定。“

    说着,冬梅就三下五除二的收拾干净了。

    灵巧看着冬梅熟练的样子,佩服的说:“冬梅姐啊,你这两把刷子,也太厉害了吧,一个人带宝宝,简直游刃有余啊。“

    突然,冬梅看到灵巧的袖子上,竟然沾上了宝宝的粑粑,她说:“灵巧啊,虽然你的名字叫灵巧,可是你怎么一点都不灵巧呢,多亏没有叫你给我帮忙,不然收拾出来了婴儿,又你的袖口上,沾的是什么,你赶紧去擦去。“

    闻言,灵巧看到,自己的袖口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沾了好大一片宝宝的粑粑。

    灵巧并不觉得宝宝的粑粑脏,她一边擦着袖口,一边说:“涛涛又白,又可爱,我才不嫌宝宝的粑粑脏呢。“

    冬梅从外面端进来了一脸盆水凉水,然后参了暖壶的开水,说:“你先坐着,我给孩子洗个尿布。“

    灵巧下床说:“冬梅姐,我来帮你洗吧。“

    冬梅赶紧把灵巧推到了一边说:“灵巧啊,就你这个笨手笨脚的样子,还是赶紧好好学习,然后考大学走出去吧,你要是留在农村,肯定会被婆婆给骂死。“

    这时的灵巧,基本已经下定了决心,她说:“冬梅姐,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决定了,至少要再补习三年,直到考学出去为止。“

    冬梅关心的问灵巧,说:“你准备填写什么志愿呢?“

    灵巧想都没想的说:“我要填师范呢。“

    冬梅知道,灵巧虽然笨手笨脚,干不了什么活,但是她却写的一手好字,而且还会打算盘,并且是双手打算盘,算账特别精准。

    冬梅夸灵巧说:“师范好,卫国当年高考啊,第一志愿也填写的是师范,只不过师范没有录取他,反而是长庆石油学校录取了他。“

    灵巧知道卫国在新疆打石油,她说:“卫国哥在新疆,好远啊,他多久回来一次啊。“

    冬梅洗好了尿不湿,把它挂在炕头,容易干的地方,说:“一年只能回来一次。“

    听到卫国竟然一年才回来一次,灵巧不敢相信的说:“夫妻两人,一年只能见一次面,这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冬梅呵呵笑着,说:“涛涛现在六个月,等到涛涛八个月了,卫国就从新疆回来,把我和孩子一起,接到新疆去呢。“

    听到冬梅要去新疆,灵巧不舍的说:“冬梅姐啊,新疆可是口外啊,十万八千里,春分都过不了玉门关呢,你要是过去,可要做好吃苦受罪的准备啊。“

    冬梅洗完尿布后,摸着自己的腰,说:“只要能和卫国在一起,再苦再累,我都愿意。“

    那天,冬梅和灵巧整整聊了一个下午。

    也正是在冬梅的教育下,灵巧才铁了心的,开始了继续补习高考。

    当冬梅跟着卫国去了新疆之后,灵巧在连续考了两年之后,终于考取了省城师范大学系,离开了农村,进入了大学。

    而当涛涛两岁的时候,冬梅抱着涛涛回到农村老家,听说灵巧考学出去了之后,她特别的高兴。

    冬梅心说,自己给灵巧的话,没有白说啊,至少改变了一个姑娘,一生的命运。

    当涛涛六岁的时候,灵巧从省城师范大学系毕业了。

    当她毕业回家,听说冬梅在新疆呆了两年之后,又抱着涛涛回来了,她赶忙去崔家村找冬梅,准备感谢她的时候,却发现从新疆回来,在农村呆了四年的冬梅,又跟着卫国,去陇东的马岭川道,钻二基地了。

    就这样,冬梅和灵巧这一分别啊,就是足足有二十多年没有见过了。

    二十多年后的冬天,灵巧和老公,领着上高中的儿子,回老家探亲。

    本想着,再也见不到冬梅的灵巧,却凑巧的在新庄的村口,碰见了刚从冬梅哥军利家出来的冬梅。

    此时,当年还是二十岁出头的两个年轻姑娘,已经变成了两个,四十多岁,身体发福,鬓角白发的中年妇女了。

    灵巧看着冬梅哭了,冬梅也看着灵巧哭了。

    灵巧哭,是因为她终于见到那个告诫自己,让自己改变命运的姐姐了。

    而冬梅哭,是因为她看到,灵巧从一个农村女孩,已经蜕变成为了一个高级知识分子,他是激动的哭。

    灵巧哭着说:“冬梅姐,我记得你个子又高,又苗条,怎么现在,变的这么胖?“

    冬梅哭着说:“心宽体胖嘛。“

    冬梅看着灵巧,继续说:“你当年从省城师范学校毕业之后,分配到哪个学校教书了?

    ”

    灵巧擦着眼泪,激动的说:“我从省城师范

    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县里的高中。

    我教了几年书之后,又考了研究生,现在已经是省城财经大学系的主任加教授了。“

    闻言,冬梅看着那个当年邋里邋遢,不修边幅,永远脏兮兮的灵巧,竟然已经是大学的教授了,冬梅不得不感慨的说:“女人这一辈子的命运啊,真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啊,知识改变命运,知识改变人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