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59章 想我所想,知我所知

正文 第559章 想我所想,知我所知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晁樱给冬梅解释,说:“大姐啊,你是不知道,咱们西北人老实,年轻人出去后,特别容易当受骗,尤其是女孩,出去打工个两三年,回来的时候,都抱个娃娃。”

    听到抱娃娃,冬梅诧异的说:“出去打工,抱娃娃干什么,难道在当保姆?”

    晁樱听到冬梅没有想明白,她笑着说:“抱娃娃干什么,生的娃娃,当然要抱回来了。”

    冬梅大惊,她说:“让她出去打工,谁让她出去结婚了啊,也不知道找的是哪里的男人?”

    晁樱说:“是啊,十**岁的姑娘,出去打工几年,回来的时候,都拖家带口,咱们村就有好几个呢。”

    冬梅不敢相信的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婚姻可是个大事情,一旦嫁错人,后果可不堪设想呢,咱们村这些年轻女孩,怎么就这么傻呢?”

    晁樱说:“是啊,那些年轻的女孩啊,找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地方的人家,不是荒山野岭的,就是沙漠深处的,要么就是山沟沟,川道道里面的,都是些娶不到媳妇的穷地方。”

    冬梅摇着头,说:“哎,那些女孩的父亲和母亲,都干啥去了,难道也不敢管自己的女儿吗?”

    晁樱说道:“娃都生了,已经抱回来了,先斩后奏了,你还能咋滴,难道让离婚啊,父母都伤心,也难过,不是不管,是没有办法管了。”

    听着晁樱的描述,冬梅心有余悸的看着尹青,说:“孩子,既然这样,我看你还是忍痛在家学吧,等高中毕业了,年纪大点了,能分辨是非和好坏了,能看懂爱情婚姻了,你再出去打工算了。”

    听到母亲和冬梅,把外面的世界说的这么可怕,尹青淡然的说:“我出去打工,我不谈恋爱,难道他还强迫我,给他生娃啊?”

    晁樱批评尹青说:“孩子啊,你简直想的太简单了,像你们这个年纪,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女孩,那些老男人,随便使点计策,想点办法,耍点手段,就把你们给搞定了,等你反应过来,意识到错了,已经来不及了。”

    而冬梅更是给尹青讲道理,说:“孩子啊,大姑告诉你,出生投胎,投在好家庭和坏家庭,我们没的选择,那都是天的意志。

    可是婚姻,却是你的第二次投胎,而且是一次可以选择的投胎。

    如果你投好了,那么你就幸福快乐一辈子。

    如果你投错了,那么你就痛苦流泪一辈子。”

    冬梅的话,完全震撼了尹青。

    她没有想到,婚姻对于一个女孩来说,竟然这么重要。

    尹青虽然小,想不明白好婚姻,和坏婚姻的区别,但是她却能想的来,投胎这个事情啊。

    如果你出生在一个好家庭,至少你不会因为食不果腹,捉襟见肘而痛苦。

    所以,尹青暗暗的在心里告诉自己,等到自己将来结婚的时候,无论如何,也要找一个好男人,好家庭,把自己给嫁了,投好人生的第二次,可以选择的胎。

    冬梅看着尹青若有所思的样子,便问她说:“怎么样,想好了没有,是准备继续读书呢,还是出去打工呢?”

    尹青想了半天,说:“大姑,我还是出去打工吧,但是我现在不出去,我暂时呆在家里面,帮我爸爸妈妈在地里干活,等我到十八岁成熟了,我再出去打工。”

    冬梅担心尹青出去打工后,会走村里其他女孩子的老路,她灵机一动说:“尹青,你看这样成不成,等你十八岁了,你不要去南方打工,你来省城打工,你看怎么样?”

    听到去省城打工,尹青不情愿的说:“去省城打工是打工,去南方打工也是打工,我还不如跑远点去打工呢,还能欣赏欣赏南国的美景。

    ”晁樱也诧异的看着冬梅,说:“大姐,难道去省城打工,和去南方打工,还有区别吗?”

    冬梅给尹青和晁樱解释说:“我和你姐夫在省城买了房子,可能明年吧,我们就搬家去省城住了,到时候,我把尹青带出去打工,她白天出去工作,晚回来,就住在我家里,我肩负起监督人这个角色来,这样,我就不怕,她被老男人给骗到深山里面去了。”

    闻言,晁樱拍手叫好的说:“大姐,你这个想法,太好了啊,有你的监督和照顾,我完全可以放心的让尹青去城里打工了,根本不会担心她夜不归宿,也不会担心她未婚先孕。”

    话毕,晁樱高兴笑着。

    笑完,晁樱当着冬梅的面,夸着尹青说:“大姐,尹青这孩子啊,跟她爸爸一样,虽然念不成书,但是干起活来,绝对是一把好手啊。

    到时候,你要是把她带出去了,你就不要干家务了,家里面所有的家务活,就就让尹青给你干,保证让你满意呢。”

    冬梅被晁樱的话给逗笑了,她说:“我带尹青出去,让她住到我家里,是方便管理和照顾她,怎么能让她帮我干家务活呢,我又不是没长手。”

    晁樱继续夸赞着尹青,说:“这孩子啊,虽然才十七岁,但是有眼色,会来事,不仅干的一手好家务,而且做饭还是一绝,最主要的是,她还是个急性子,干啥都快,效率极高……”

    冬梅听到晁樱对尹青的描述,她感觉尹青和自己太像了啊,简直就是另外一个活脱脱的自己。

    冬梅说:“那太好了啊,既然尹青这么厉害,那她将来,一定能够在省城创出一片天地的。”

    晁樱拍着尹青的脑袋,说:“尹青,将来你去省城打工了,你要住在你大姑家呢,你还不赶紧谢谢你大姑,站在那里等什么呢?”

    尹青马拉着冬梅的手,说:“大姑,那我就提前谢谢你了,将来我要是住到你家了,我天天给你打扫卫生,天天给你做臊子面,馍夹青辣椒,而且必须是拿热油泼过的新鲜青辣椒……”

    在冬梅的眼里,这个世界只有两种美食,一种就是家乡的特产,岐山臊子面。

    另外一种,就是馍馍加青辣椒了。

    虽然冬梅也常常在家做臊子面,但是由于冬梅离开家乡的时间,实在是太久远了,她做出来的臊子面,口味达不到那种原汁原味的标准。

    而青辣椒夹馍呢,冬梅是想吃,可是却懒得做。

    她一想到尹青去了家里后,能给自己做出原汁原味的臊子面,还有好吃到爆炸的青辣椒夹馍,冬梅就迫不及待的说:“尹青啊,那你就快点

    长大吧,大姑等着你来省城打工呢。”

    尹青乐呵呵的笑着,说:“大姑,等我住到你们家里,我每天早晨,都去附近的菜市场,给你挑选最新鲜,最纯正的亲辣椒,然后回来,拿菜籽油给你一泼,加着热馒头,给你端出来。”

    冬梅听的直流口水,她说:“哎呀,尹青啊,你怎么跟勇勇一样,都是大姑肚子里面的蛔虫啊,完全是想我所想,知我所知啊。”

    话毕,冬梅也感叹,自己哥哥,弟弟,妹妹的孩子,都性格外向,有眼色,会来事。

    而卫国兄弟姐妹的孩子,却普遍性格内心,没眼色,不会来事,而且还不会说话。

    晚,尹青给冬梅做了她最爱吃的嫂子面。

    睡觉前,尹青又给冬梅泼了青辣椒。

    冬梅坐在炕,看着电视,吃着油泼青辣椒夹馍,好不自在。

    娜娜早早就睡了,而嘴馋的涛涛和卫国,也跟着冬梅吃了好几个青辣椒夹馍。

    第二天,天蒙蒙亮。

    由于涛涛和卫国的肠胃不好,第二天还没有睡醒,两人就轮换着往后院的厕所跑。

    冬梅看着拉肚子的父子两,叹气着说:“哎呀,怪不得你们都么瘦,那么苗条,一不注意就拉肚子,而我呢,不论吃什么,都能消化,都能吸收,从来都不拉肚子,所以才这么胖。”

    感叹完,冬梅继续吃着青辣子夹馍,并且直接把它当做早饭了。

    而涛涛和卫国,虽然看着嘴馋,但是却不敢吃了,因为青辣椒夹馍,不仅辣嘴唇,而且还辣下面啊,尤其是解大手的时候,简直苦不堪言。

    下午,冬梅和卫国买了礼物,准备去大哥家坐坐。

    可是,还没等动身,勇勇就着急的从门口跑了进来。

    勇勇因为小时候感冒发烧,在臀部注射肌肉针的时候,导致臀部肌肉神经受损,所以跑起来的时候,特别像鸭子浮水。

    冬梅看着如鸭子浮水一般,跑进来的勇勇,说:“勇勇,我昨天才来你叔叔家,这会正准备去你家呢,你不要着急。”

    勇勇跑的满头大汗,他擦拭着额头的汗水,说:“大姑,你快去我家,劝劝我爸爸妈妈,不然他们就要打死我妹妹了。”

    闻言,冬梅惊了一下,她说:“你妹妹怎了,你爸妈干嘛打她?”

    说着,冬梅就跟着勇勇,朝村北边的新庄跑去。

    勇勇边跑边说:“我妹妹从卫校毕业后,分配到了市里的医院,家里人原本想,让她找一个家庭条件好的医生嫁了,可是她却反其道而行之,找了一个卖水果的男孩,而且两人牵手,还被我爸爸的朋友,给看见了呢。”

    闻言,冬梅惊呆了,她感觉不可思议的说:“就为这个事情,你爸妈就把娟娟往死里打啊?”

    勇勇说:“我爸妈想着,自己是卖水果的,社会地位已经很低了,所以花钱供我妹妹读卫校,想让她步入层社会。

    可是没有想到,她又找了个卖水果的,所以我爸妈才打她。”

    冬梅叹了口气说:“哎,这个做父母的啊,在婚姻方面,有时候真不能强求子女,有时候啊,还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怕什么,偏来什么,还真是绝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