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48章 无地自容,尴尬至极

正文 第548章 无地自容,尴尬至极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冬梅看到卫国在腰间掏了半天,也没有把手机掏出来。

    她着急的说:“你以后,能不能不要把手机别在腰间,也不怕手机的辐射,把你的肾脏给辐射坏了。”

    那时,当手机开始流行的时候,大家普遍形成了习惯,会买一个小型的腰包,串在皮带上,然后把手机给装到腰间。

    卫国费了半天劲,才把生锈的拉锁给拉开,并且取出了手机。

    他说:“你知道什么啊,把手机挂在腰间,是一种时尚,你知道什么是洋气吗,这才是洋气。”

    说着,卫国就接通了电话。

    果然是喜成打过来的电话,他在电话里面说:“卫国,你这会在家吗?”

    刚才还兴高采烈的卫国,突然犹豫了起来,他说:“额……在家……不在家……”

    喜成提高了嗓门,说:“卫国啊,你到底是在家,还是不在家。”

    卫国看了看冬梅,然后支支吾吾的说:“我在家呢,你来吧。”

    挂了电话后,卫国怪异的笑着。

    他看着冬梅,说:“喜成一会,过来咱家呢。”

    听到喜成,再一想到马上就是吃饭时间了,冬梅的第一反应就是,喜成又要过来混吃混喝了。

    她说:“喜成真会挑时间,专门趁着吃饭的时间过来。”

    卫国明显加快了脚步,他说:“喜成可能这会,已经从他家里出发了,我们走快点吧。”

    冬梅故意拖慢脚步说:“好长时间都不见你和喜成联系了,怎么今天,突然又联系到一起了?”

    卫国已经和冬梅拉开了十米的距离,他回过头来,说:“哎呀,都是老朋友了嘛,该联系的,还是要联系下啊,总体来说,喜成这个人,还是非常不错的。”

    听到卫国说喜成不错,冬梅冷哼了一声,说:“那个人还不错啊,难道你忘了,喜成和涛涛下棋的时候,故意掐涛涛,拿了你的钱,去骗他丈母娘,学术造假……”

    冬梅的嘴就像是机关枪一样,一会的功夫,就罗列出来了,喜成的诸多不是。

    听到冬梅的数落,卫国不但没有憎恨喜成,反而同情喜成的说:“你就别数落喜成了,喜成已经够可怜的了。”

    听到卫国说喜成可怜,冬梅不屑的说:“就他那种人还可怜,结了三回婚,离了两回婚,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卫国顿了顿说:“他现在啊,又离婚了。”

    听到喜成又离婚了,冬梅不敢相信的说:“前几年,他不是在庆城,找了个二婚的女人吗,怎么又离了,什么时候离的?”

    卫国说:“都离婚好几年了。”

    冬梅问:“那孩子呢?”

    卫国说:“当然是女方抱走了。”

    听到喜成竟然离了三回婚,冬梅嘴里咒骂着:“真是个不要脸的东西,把婚姻当儿戏呢,简直猪狗不如。”

    此时,冬梅跟着卫国,已经走到了距离七号楼的不远处。

    卫国提醒冬梅说:“说话小声点,喜成过来了。“

    闻言,冬梅顺着卫国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小老头走了过来。

    由于糖尿病的影响,冬梅的视力,持续下降。

    她说:“你胡说什么呢,那是喜成吗?”

    卫国肯定的说:“怎么不是喜成。”

    话毕,卫国就朝着喜成打招呼,说:“喜成,你来了啊。”

    冬梅看着走过来的人,心说,这个喜成,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过来,又是干什么来了?

    喜成走近了,看着冬梅说:“嫂子,好久不见了,见到你真高兴啊。”

    近距离,冬梅才看清楚,那个曾经意气风发,桀骜不驯的喜成,随着年龄的增长,竟然也变成了个半老人。

    冬梅看着喜成花白的头发,说:“喜成,才几年不见,你头发怎么都白了?”

    喜成还是那副讨人厌的嘴脸,他说:“以前头发也白,只不过我一直染黑着,现在年龄大了,也不在乎了,就让它白着吧。”

    说着,喜成就把手里提的塑料袋,往冬梅手里塞。

    他说:“也不知道你家孩子喜欢吃什么零食,我就随便买了点,你让孩子们吃吧。”

    看到一向喜欢空手套白狼的喜成,竟然带了东西过来,冬梅更加谨慎了。

    她说:“我孩子都大了,你还带零食过来干什么?”

    喜成回忆着涛涛和娜娜的形象,说:“我记得你的两个孩子,好像还小啊?”

    冬梅推脱着喜成手里的东西,说:“涛涛已经都上大三了,娜娜也上大一了,还小啊?”

    听到卫国和冬梅的两个孩子,竟然已经都上大学了,喜成惊讶的说:“不会吧,时间过的也太快了吧,我上次过来你们家,涛涛才刚上初二,娜娜还在上六年级,一转眼,两个孩子竟然都上大学了。”

    话毕,喜成感叹时光似箭。

    冬梅知道,喜成现在是光棍一条。

    她问喜成说:“你呢,哪个老婆的孩子,你亲自带着呢?”

    喜成表情痛苦的说:“第二个老婆的孩子,我自己带着呢。”

    冬梅回忆着,当初在陕北甘泉基地时候,那个跟着喜成一起来家里做客的女大学生,她说:“就是那个,被你打倒在地的,女大学生的女儿,你自己带着?”

    冬梅的话,说的喜成无地自容,尴尬至极。

    卫国在旁边,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碰了一下冬梅,说:“好了,我们赶紧进家门吧,外面冷。”

    喜成跟在后面,还是回答了冬梅的问题。

    他说:“我自己带着。”

    冬梅说:“孩子多大了?”

    喜成说:“上四年级。”

    冬梅开了门,问道:“才上四年级啊,你和卫国年龄相当,卫国的女儿已经上大学了,你的女儿怎么才读小学。”

    喜成说道:“我第一个老婆的女儿,也上大学了,好像之前,还和娜娜在一个班级来着,现在好像也是大一了。”

    冬梅进了门,一边换鞋,一边问喜成说:“那你第三个老婆的孩子呢,现在多大了?”

    喜成竟然想不起来孩子多大了,他说:“应该

    在上幼儿园小班吧,具体几岁了,我还真想不去起来了。”

    冬梅刚换好了鞋,就被卫国给拉到了房间里面。

    他说:“冬梅,你能不能少说几句话,竟揭了人家喜成的伤疤了,难道你还嫌喜成不够悲惨吗?”

    冬梅反问卫国说:“他的悲惨,是谁造成的,难道是别人造成的?”

    卫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说:“既然人家来咱家做客来了,那咱就应该,好好的招待别人,不能老是数落别人啊。”

    冬梅说:“我最讨厌那种朝三暮四,抛弃妻子的男人了,今天没有打他,已经算很给他面子了,数落他几句,算什么?”

    闻言,卫国转身离开了。

    他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和冬梅沟通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