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47章 人情味淡漠

正文 第547章 人情味淡漠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坐了半天,王超英和王雪娥的问题算是解决了。

    卫国起身就要离开。

    冬梅看着卫国要走,赶忙拉住他的衣角,说:“你这就走啊?”

    卫国刚起身了一半,又被冬梅给拽的坐了下来。

    他说:“不走弄啥啊,都快吃饭了。”

    冬梅昂着头,看着卫国说:“王超英和王雪娥的问题是解决了,可是咱们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啊?”

    王超英看着冬梅说:“你们有什么问题啊?”

    冬梅用胳膊肘戳了戳卫国,意思让他给王超英说。

    可是,卫国却给冬梅使着眼色,让她给王超英说。

    冬梅看着卫国,说:“虽然王超英现在是经理了,可是你和他可是从长庆桥,一路到新疆,到陇东,到陕北,到关中,都多少年的同事加战友了,难道他现在升迁了,成为经理了,你就不敢和他说话了啊?”

    冬梅的话问住了卫国,说实话,当年王超英和卫国一样的时候,他感觉和王超英说话很放得开,很游刃有余。

    可是现在,当王超英成为经理之后,他却发现,自己在昔日的这个老同学面前,却有点放不开了。

    王超英听到冬梅的话,他笑的合不拢嘴,说:“哎呀,你们就不要在我面前搞笑了,我虽然是经理,可是我是物资供应站的经理啊,小地方,也没啥大的权力,你们可就不要见外了啊。”

    卫国尴尬的笑着,他不说话。

    冬梅对王超英说道:“王经理啊,我们这次过来,是有事情求您的。”

    王超英听到卫国和冬梅有事情求自己,他忙说道:“咱们都是多少年的朋友了,还用求吗,只有你有什么困难,我能帮忙的,肯定会帮的啊。”

    冬梅犹豫了下,然后直截了当的说:”王经理,你能帮忙,把分配给我们的,一百四十平米的房子,给换成八十平米的房子吗?”

    闻言,王超英愣住了,他为难的说:“现在啊,大家都想要八十平米的房子,而不想要一百四十平米的房子,说实话,我也想要个八十平米的房子,可是就是我的这个经理,也分不到八十平米的房子啊。”

    听到身为经理的王超英,竟然都分不到八十平米的房子,冬梅愕然了。

    她说:“你是物资供应站的一把手,您都住不进去八十平米的房子啊?”

    王雪娥插话说:“谁不知道八十平米的房子是香饽饽,你想啊,省城的房子那么贵,一平米两千多块钱,一百四十平米的房子下来就要三十五万,毕竟大家都是石油工人,谁一下子,能拿出来那么多钱来。

    而八十平米的房子,下来也就是个二十万左右,你说咱们都工作了一辈子了,二十万拿不出来,十五万总能拿出来吧,然后再找人借个五六万,不就够了……”

    卫国觉得王雪娥的话对,但是却只对了一小部分。

    他认为,大家之所以争着抢着,要八十平米的房子,是因为大家都认为八十平米的房子划算,一百四十平米的房子不划算。

    因为,没人能心甘情愿的承受,一平米两千五左右的房价。

    王超英皱着眉头说:“算了,既然给我们分了八十平米的房子,那我们就接受吧,凡事不要太强求,搞不好还弄巧成拙呢。”

    在王超英和王雪娥的劝说下,冬梅和卫国终于答应了,选择一百四十平米的房子。

    冬梅叹了口气,说:“哎,既然你们都接受了,那我们也接受算了。”

    卫国问道:“对了,你们分到几楼了?”

    王超英记性不好,他想了半天,说:“好像是六楼。”

    王雪娥记得,自己把房号抄到一张纸。

    她说:“哎呀,随着年龄的增长啊,咱们的这个记性,真的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不过,还好我把它抄在了一张纸,不然还真忘记了呢。”

    冬梅虽然也感觉自己记性不好了,但是相比同龄的人,她的记忆力还是很厉害的。

    她说:“房号那么简单的几个数字,你们都记不住啊。”

    王雪娥把小本子拿了出来,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我家在明亮花园,十三栋六楼,六零二呢。”

    听到王雪娥家竟然在自己家楼顶,冬梅高兴的说:“不会吧,我家是五零二,你家是六零二,你们家,正好在我们家楼顶啊。”

    闻言,王雪娥也高兴的说:“啊,你们家真的是五零二啊?”

    冬梅认真的说:“那还有假啊,真的在你们家楼底下住着呢。”

    王雪娥喜笑颜开的说:“那太好了,本来咱们咱省城就没有熟人,这下好了,只要我孤单寂寞了,我就下楼来,去你们家串门子。”

    冬梅说:“有那么夸张嘛,都是一个单位的人,都住一栋楼,还能孤单寂寞啊?”

    王雪娥说:“你还别说,大城市的人,和咱们小县城的人不一样,咱们小区里面,左邻右舍,谁是谁非,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可是,大城市就不一样了,隔壁和对门都不走动,不认识呢。”

    冬梅惊讶的说:“大城市的人情味,有这么淡吗?”

    王雪娥点着说:“真的,你还别不相信,我一个亲戚,就在省城住着,都住了几年了,也不知道隔壁和对门住的是谁,更别提串门了。”

    闻言,冬梅摇摇头,心想,这人情味,也太淡漠了吧。

    卫国在旁边笑嘻嘻的说:“没事儿,就算它大城市的人情味再淡漠,咱们楼楼下好好的走动,不就成了嘛。”

    王超英在旁边说道:“等我们都去山班了,你们孤家寡人的呆在家里面,没事就多走动,不然还得抑郁症了呢。”

    冬梅笑着说:“象我这样的乐天派,怎么可能得抑郁症呢?”

    话毕,冬梅便开始哈哈大笑。

    可是,冬梅在笑的同时,她并没有预想到,自己在更年期的时候,因为儿子涛涛婚姻的失败,而患了轻度的抑郁症。

    从王超英家出来,冬梅和卫国也彻底放下了,并且消除了所有的心理包袱,准备接受省城一百四十平米的房子。

    卫国安慰冬梅说:“冬梅,虽然在分房子这个问题,咱们吃亏了,被迫接受了这么大面积的房子,可是你常说,好事里面有个坏事,坏事里面有个

    好事,说不定再过几年,咱还沾便宜了呢?”

    冬梅反驳卫国说:“能沾什么便宜,你就不要自我安慰了,要是一百四十平米的房子,能占便宜的话,干嘛大家都争着抢着,要八十平米的房子呢?”

    卫国嘿嘿笑着,不说话。

    这时,卫国别在腰间的手机,突然想了起来。

    冬梅看着卫国,说:“谁的电话?”

    卫国突然想了起来,他说:“该不会是喜成的电话吧?”

    听到喜成,冬梅愣住了。

    一个突然消失了好几年的人,怎么在这个节骨眼,出现了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