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43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正文 第543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涛涛买来了纯净水,牛奶,以及醒酒的药,还有一些零食,回到了房间。

    他准备在苟娟醒来之后,让她食用。

    晚上九点,涛涛坐在漆黑的房子里面。

    他看着呼呼大睡的苟娟,心里非常的难受。

    他不敢相信,一场刻骨铭心的恋情,竟然能够改变一个女孩的生活习惯,甚至是她的性格。

    涛涛还清晰的记得,自己第一次见苟娟时候的场景。

    那时,涛涛刚从陇东的钻二基地,转学过来陕北的钻一基地。

    当时,涛涛还是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

    涛涛喜欢把家里,门上的钥匙,用一根红绳子系起来,然后挂在脖子上。

    一天,他正在走廊里面行走,突然从后面走过来一个女孩,将涛涛脖子上带的红绳子,给拽了起来。

    涛涛当时很生气,他以为某个男孩,再和自己搞恶作剧。

    可是,当他转过头来,看到是一个漂亮的女孩,正在拽自己的时候,他反倒生气不起来。

    苟娟看着涛涛,问他说:“你这个,是什么东西啊?”

    涛涛从衣服里面,掏出了钥匙,说:”这个是我家门上的钥匙,我挂在脖子上。“

    苟娟笑着说:“你为什么不把钥匙挂在腰上呢?”

    涛涛指了指腰间,说:“我不系皮带啊。”

    听到一个三年级的男孩,竟然还不系皮带,苟娟嘲笑涛涛,说:“你都上三年级了,还不系皮带啊,我们女生都系皮带了呢?”

    在苟娟的笑话下,涛涛当天下午回到家后,便要母亲给他买了一个皮带。

    当时的皮带,现成的很少,基本都是割出来的。

    冬梅带着涛涛去菜市场,然后在割皮带的地方,花了三块钱,给涛涛割了一条皮带。

    自从涛涛有了皮带后,涛涛的钥匙,便从脖子上拿了下来,然后挂在了腰间。

    四年级,因为一部分采一子弟,去了河庄坪,所以班级里面重新排座位。

    而涛涛,被排着坐到了苟娟的座位后面。

    至此,两人的关系,便熟悉了起来。

    当时,因为涛涛在体育课上,背跃式调跳高特别厉害,所以每当到体育课到来的时候,苟娟都会给涛涛递一个纸条,上面写着龙卷风要来了。

    苟娟因为从小就特别漂亮,而且个子高,所以在苟娟很小的时候,数学老师罗劲老师,就建议苟娟在长大了之后,去当一名空姐。

    自从涛涛和苟娟坐了前后排之后,两人就一直从四年级,坐到了初一。

    初二那年,涛涛和所有同学,都去了礼泉基地上学,而苟娟则去了河庄坪上学。

    至此,两人便分开了。

    在涛涛的眼里,苟娟一直美丽,清纯,出淤泥而不染。

    可是,他没有想到,一场失败的恋爱,竟然就让苟娟这个,如荷花一般的女孩,变成了抽烟喝酒的不良女孩。

    此时的涛涛二十一岁,她看着趟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苟娟,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难受和心酸。

    夜晚,涛涛虽然瞌睡,但是他并不敢睡去,因为他担心苟娟会出事。

    涛涛趟在床上,他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在内心里面问着自己:涛涛,你真的喜欢苟娟吗?

    你真的能接受一个抽烟喝酒的女孩,将来当你的妻子,当你孩子的母亲吗?

    涛涛从小生长在一个无烟无酒的家庭里面。

    而父母的优良品质,则直接遗传给了涛涛。

    所以,涛涛也不抽烟,不喝酒。

    虽然涛涛接受不了抽烟喝酒的女孩,但是面对苟娟,涛涛却感觉,无论她怎么样,自己都能够接受她。

    十点左右,苟娟突然醒了。

    当趟在床上的涛涛,听到苟娟的床,突然响了一声后,便发现,她从床上坐了起来。

    可是,当涛涛坐起来后,她却听到了苟娟一连串的呕吐声。

    涛涛赶忙打开灯。

    此时,呈现在涛涛眼前的,是一片狼藉。

    苟娟已经吐了一衣服,一床,一地。

    而且,此时的她,正平躺着,而她的嘴里,正像喷泉一样,端直的往外,喷射着呕吐物。

    而呕吐物在被喷射出来后,垂直落到了她的脸上。

    此时的苟娟,已经不成人样了。

    她的脸上,头发上,脖子上,甚至衣服里面,全部都是呕吐物。

    涛涛长这么大以来,还没有见过这种阵势。

    他赶紧上前,将苟娟翻了个身子,让她趴在床边上,对着地上吐,以防呕吐物,堵塞她的气道,而造成窒息。

    这个时候,整个房子里面,到处充斥着呕吐物的味道,恶臭已经让涛涛呆不下去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打开门,并且将挂在墙上的吊扇开到最大,并且摇摆着头,对着屋子里面使劲的吹。

    涛涛拿着塑料盆子冲到楼下,接了水上来,对着被苟娟弄脏的床单,被罩,地板,就是一顿冲洗。

    呕吐了半天,苟娟终于吐完了。

    她翻了个身子,仰面趟在了床上。

    当涛涛收拾完地上的呕吐物以后,他才发现,此时的苟娟,她的眼睛,眉毛,鼻子,嘴巴,,已经被糊的不像样子了。

    涛涛再次冲到楼下,接了一脸盆的水上来,并且找了一块干净的毛巾,开始清理苟娟脸上,头发上,以及脖子上的呕吐物。

    当涛涛清理干净苟娟之后,突然发现,她的衣服里面,已经渗进去好多呕吐物。

    没有办法,涛涛只能脱掉了苟娟的外衣和内衣,然后帮她清理。

    此时的涛涛,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在面对一个自己喜欢的,并且光着上身的女孩时,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肉欲,有的只是想尽快,把苟娟给收拾干净。

    涛涛把苟娟的身子清理干净后,便把她挪到了自己的那张干净的床上。

    由于天热,涛涛找了一块干净的床单,给苟娟盖在了身上,然后就去洗刷苟娟脱下来的衣服。

    涛涛整整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才把房子和苟娟给收拾出来。

    涛涛坐在苟娟的床上,他擦拭着额头上的

    汗水,看着打着呼噜的苟娟,心说,吐吧,只要吐出来,就好受一些了。

    躺下床的涛涛,突然想到,刚才自己帮苟娟脱衣服时候,看到了苟娟的身体,她的胸真很大,而且异常的红润和饱满。

    想到这里,涛涛竟然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他努力克制着自己的**。

    他看了一眼旁边,突然踢开被子,赤身**的苟娟后,使劲的闭住了眼睛,然后努力控制着自己,尽量让自己不要想那些男女苟且之事。

    那一个晚上,涛涛一眼都没有眨。

    他深怕自己睡着后,苟娟突然呕吐,将气道给堵塞,出什么事情。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

    当涛涛看到太阳,从东边升起来的时候,突然有种解放了的感觉。

    而此时,苟娟也渐渐清醒了过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