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33章 省城,你愿意搬家过去吗

正文 第533章 省城,你愿意搬家过去吗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红霞笑的前仰后合的说:“冬梅啊,我现在,都能想象,你在钻二的时候,奔跑着去厕所的……那个窘迫的样子,你也不怕,一不小心给摔一跤啊。”

    冬梅看到红霞笑的那种夸张的样子,她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忍俊不止的说:“人有三急,根本控制不住,到那个时候了,即使是女人,也都管不了那么多了。”

    红霞好不容易笑完,她说:“既然,厕所距离你们的生活区。那么远,那你们,半夜想上厕所了,那可怎么办啊?”

    冬梅回忆着,当时住铁皮房子时的生活情境。

    她说道:“那还能怎么办,当时,大家都住的是铁皮房子,就给房间的地板上,放一个盆子当尿盆,半夜起夜了,方便就行了呗。”

    红霞想着狭小的铁皮房子,再想想不透气的铁窗户,她问道:“万一,半夜想上大号了怎么办啊,难道要直接上到尿盆里面啊?”

    冬梅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说:“那时嘛,大家普遍素质较低,每天早晨起来,经常能看见,铁皮房子和铁皮房子之间,会出现新鲜的粪便,而尿骚味啊,更是到处都是。”

    话毕,冬梅想着现在的生活,然后感叹的说:“还是现在好啊,房间里面就有厕所,而且还是抽水马桶,真的是,再也不用为,上厕所的事情而烦恼了啊。”

    李嫂在旁边听的认真,她忍不住问冬梅,说:“那你从钻二基地,搬家到钻一基地后呢,是不是条件改善多了。”

    冬梅回忆着陕北钻一基地的情景说:“从钻二基地,来钻一基地的时候,已经是九二年底了嘛,我们当时住的是西边的砖瓦房。

    而在砖瓦房后面的农舍旁边,就有一个厕所呢,算是距离比较,走路十五分钟就到了。”

    听到十五分钟,李嫂摇摇头,感觉不可思议的说:“十五分钟还算近啊?”

    冬梅看着李嫂惊讶的样子,给她解释说:“厕所距离生活区,走路只要十五分钟,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呢,至少比在钻二时候的半个小时强啊。

    虽然十五分钟,有时候也漫长,但是至少,人基本能憋的住啊,不像在钻二的时候,为了上个厕所,得一路狂奔,完了蹲下后,又热的满头大汗。”

    李嫂感觉难受的说:“虽然近了,但是如果肚子不舒服的话,还是得提前行动啊,不然,等到憋不住的时候再走,肯定来不及了呢?”

    冬梅说:“是啊,不过我们在钻二基地的时候,已经养成了提前反应的好习惯了,不会等到便意非常明显的时候再走的。

    一般情况下,感觉有点便意了,就放下手头的一切,立刻冲出房子,往厕所狂奔而去啊。”

    听着冬梅从砖瓦房去厕所得走路十五分钟,宋年媳妇想到了自己,住桥北边砖瓦房时的情景。

    她说:“我们当时住在桥北边的砖瓦房,而距离最近的厕所,都在桥南边呢,去上个厕所,走路也得十五分钟呢。”

    冬梅说:“你说的是那个,是位于桥边上的厕所嘛?”

    宋年媳妇点点头,看着冬梅说:“是啊,当时整个桥北边,都没有厕所,所有桥北边的人,都要在桥边上,那个厕所上呢。”

    冬梅想着桥边上,那个简陋,并且不大的公厕说:“是啊,最后我们搬家到博科楼的时候,也是去那个厕所上呢,只不过从博科楼,到那个厕所的时间,已经缩短成了三分钟的路程了。”

    听到厕所距离生活区只有三分钟的路程,李嫂满意的说:“那才叫厕所呢,不然距离那么远,根本起不到厕所的作用啊,还不如叫憋不住算了呢。”

    闻言,冬梅笑了笑,她告诉李嫂说:“在博科楼住了几年,最后搬家到干部楼的时候,才算是彻底告别了找厕所的年代了。”

    李嫂感同身受,她激动的说:“当时,咱们住对门啊,你住一零一,我住一零儿,你还别说,这个干部楼啊,就是好,清一色的抽水马桶。”

    冬梅一想到抽水马桶,她就激动。

    她说:“是啊,以前的时候,凡是搬家到一个地方,先不干别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派两个孩子去找厕所,而且必须是,距离家最近的厕所才行。

    可是,自从住进干部楼之后呢,那种找厕所的生活方式,就彻底结束了。”

    李嫂回忆着,当年自己跟着老公,从陕南来陕北钻一基地时候的情景说:“是啊,当我跟着你李哥,从陕南老家,来到钻一基地,住进干部楼的时候,我当时那个激动啊。

    因为我是平生第一次见抽水马桶嘛,当时,我简直被抽水马桶的高级啊,给深深的震撼了。”

    冬梅非常同意李嫂的感觉,她说:“李嫂,别说你刚从老家来被震撼了,我这个跟着老公,走南闯北,出来好几年的妇女,也被抽水马桶给震撼了。

    我当时,就给卫国道歉说,卫国啊,你十年前,告诉我说,大城市的厕所不仅不臭,而且还看不到脏东西。

    当时,我打死都不相信。

    可是现在,我信了,彻底信了。

    而且,我还没有想到,这种美好的卫生间,竟然还会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而且是我的家里。

    我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啊。”

    而在旁边,一直倾听,并没有说话的莲虹,终于也开口了。

    她说:“冬梅姐啊,自从你住进有卫生间的房子后,你那顽固性的便秘,便好多了吧?”

    冬梅想想便秘的那种痛苦,她心有余悸的说:“你还别说,自从厕所的问题解决后,我的那个便秘啊,还真是好了很多呐。

    所以让我说啊,一个家庭有没有厕所,直接影响着,一个家庭成员的身体健康呢。”

    莲虹点着头,瞪着大眼睛说:“冬梅姐,你说的对,如果一个单位没有厕所,它会直接影响单位职工的工作效率呢。”

    闻言,几个女人哈哈大笑。

    可是笑完,冬梅又突奇想的说:“你们说啊,要是咱们住的房子里面,能有两个卫生间,那该多好啊。”

    闻言,一向非常保守的李嫂,当即驳斥冬梅说:“不可能,一个房价里面,能有一个卫生间,已经非常不错了,怎么可能有两个卫生间呢,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啊。”

    当时的职工家属大院,

    所有的房子,都只带一个卫生间,根本没有带两个卫生间的房子。

    所以,这种房屋的设计,便在大家的潜意识中,形成了一个潜意识的概念,那便是,房子只能有一个卫生间的思维定律。

    冬梅散思维的想着说:“一个家庭里面,一个卫生间也够用,但是有时候就不行了,尤其是早晨的时候,卫国进去了,半天出不来,孩子在外面憋的,捂着肚子乱跳,我当时就想啊,一个房子里面,要是能有两个卫生间,大人们用一个,孩子们用一个,岂不是更好了。”

    莲虹也幻想着一个单元房里面,能有两个卫生间。

    她说:“冬梅姐说的也对,不过,对于一个四口之家来说,一个房子里面,有两个卫生间,还是很有必要的。”

    李嫂认为,一个房子里面,只能有一个卫生间。

    她摇摇头说:“那简直太奢侈了,根本不可能。”

    虽然大家普遍认为,一个家庭有两个卫生间很奢侈,但是过不了几年,冬梅的这个梦想,竟然实现了。

    这天,卫国风尘仆仆的从山上下来了。

    推门而入的卫国,看到家里面空荡荡的,他及其的不适应。

    在卫国往日的印象当中,只要自己从山上回来,一进房子,便能看到孩子们和冬梅在客厅里面坐着,既有人气,又有气氛,非常的热闹。

    可是现在,客厅里面,竟然空无一人,而且家里面还很冷清,甚至还有点孤寂。

    卫国走进门,换了拖鞋之后,就开始叫冬梅。

    他说:“冬梅……冬梅……,在哪里呢,忙什么呢,快出来吧……”

    闻言,冬梅从卧室冲了出来。

    她一脸睡衣,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说:“大中午的,你没事儿,叫魂呢?”

    放到以前,只要是卫国回来,冬梅都会笑脸相迎的走上前去。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冬梅已经开始越来越随性了。

    当她心情好的时候,给卫国个笑脸。

    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根本不给卫国好脸。

    卫国看着冷清的房子,在看看冬梅冷漠的表情,说:“我怎么感觉,房子里面这么冷啊,一点人气儿也没有?”

    冬梅回到自己的卧室,继续睡觉。

    她不带搭理卫国的说:“涛涛上大三了,娜娜上大一了,两个孩子都去省城上学了,你难道不知道啊?”

    卫国放下包后,穿着拖鞋,走了进来。

    他看着趟在床上,背对着自己的冬梅,说:“我知道啊,但是,我怎么感觉,孩子突然都走了,我还有点不适应啊。”

    冬梅盖上了夏凉被,把枕头往高挪了挪,说:“孩子们都大了,也该离开你了,现在上大学,到时候成家立业,各奔东西,根本不可能天天呆在家里面,你还是早早的做好思想准备吧,不然等到孩子真的一天离开你了,你还哭泣去了呢。”

    卫国脱了鞋,趟到了冬梅的旁边,说:“你说,我们有没有必要,在省城买一套房子啊?”

    听到卫国要在省城买房子,冬梅以为卫国跟自己开玩笑,就没有搭理他。

    卫国看到冬梅没有理睬她,便提高了嗓门,说:“冬梅,我准备在省城买房子呢,你意下如何啊?”

    冬梅始终认为卫国在开玩笑,她闭着眼睛说:“卫国,咱们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也不是小孩了,你能不能,不要开这种低级的,弱智的玩笑啊?”

    卫国一愣,他认真的说:“我和你开什么玩笑啊,我说真的呢。”

    冬梅从卫国的语气中,好像听到了某种认真。

    她睁开了眼睛,放低了枕头,看着卫国说:“你是不是疯了,咱们在礼泉基地,住的好好的,干嘛要去省城?”

    卫国看到冬梅睁开眼睛,他严肃的说道:“咱们既是石油工人,也是游牧名族,逐水草而居,都是这么一路搬家搬过来的。

    我们从关中农村,搬家到新疆戈壁滩。

    再从新疆戈壁滩,搬家到陇东采油八队和钻二马玲基地。

    接着又搬家到陕北甘泉基地,最后到礼泉基地……

    冬梅啊,难道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再往好处搬搬吗?”

    冬梅转过了身子,看着卫国说:“以前住的地方,不是沙漠,就是川道,不是黄土,就是高原,而我们现在住的地方,关中腹地,一马平川,而且八百里秦川,一眼望不到边,五谷丰登,风调雨顺,难道不好吗?”

    卫国很佩服冬梅的语言修辞,他说:“我们是住的地方不错,可是,你难道不想去更好的地方住吗,比如说省城的北郊?”

    闻言,冬梅干脆坐了起来,她说:“省城基地的房子,至少是要像饶里那样的,处级干部才能分到,你现在连个技术副经理都不是,只是个技术负责人,你觉得,你能分到基地里面的房子啊?”

    卫国的眼睛,在眼眶里面转了一圈。

    他说:“既然咱们分不到房子,咱们不会自己掏钱购买啊?”

    听到买房子,冬梅坚决不同意。

    她挠着头,歪着脖子,看着卫国说:“省城那地方,寸土寸金,一平米的房子,都要两千块钱人民币,咱们要是买个房子,岂不是要把辛苦积攒一辈子的钱,全给花光了啊。”

    闻言,卫国也犹豫了。

    他说:“我听说,单位在北郊一个叫做明亮花园的地方,团购了一栋楼,价格相对于单个人购买的话,稍微能便宜点,现在,单位正统计呢,如果谁要,可以报名呢。”

    冬梅问:“谁都可以要嘛?”

    卫国说:“当然不是每个人了,只有像我这种,工作了二十五年以上,并且是技术干部的人才,才有资格要。”

    冬梅问:“团购的房子,能比普通的房子,便宜多少钱?”

    卫国说:“也便宜不了多少,就是一平米几十块钱,一套房子下来,便宜个一两千块钱。”

    闻言,冬梅摇摇头说:“那买它干什么,又贵,又远,而且还人生地不熟。”

    虽然冬梅嫌弃省城明亮花园的房子贵,嫌弃它一平米要两千块钱,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在过十年,一平米的房子,会涨价到七千块钱……

    再过二十年,一平米的房子,会涨价到一

    万五千块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