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32章 上有天堂,下有马岭川道

正文 第532章 上有天堂,下有马岭川道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宋年媳妇看着冬梅和李嫂,说:“相比你们两个啊,我可是幸福多了呢。”

    冬梅回忆着当年,说:“当年,大家都是住地窝子,上戈壁滩,你能有多幸福。”

    李嫂更是开玩笑的说:“难道当时,宋年给你专门修建了一个厕所?”

    宋年呵呵笑着说:“修建厕所?宋年哪里有那个能耐,只不过,他为了这个事情,专门给我制作了一块挡板而已,这样,每当我方便起来,就可以有恃无恐了。”

    听到挡板,冬梅和李嫂,都好奇的看着宋年媳妇,说:“什么挡板?”

    宋年媳妇给冬梅和李嫂介绍着,宋年当年给自己制作的挡板。

    她说:“其实,所谓的挡板,就是一个类似于屏风的东西,只不过,它是由帆布和竹竿制作而成。

    每当我去戈壁滩上方便的时候,我就把那个屏风带上。

    等到了地方,我把它打开。

    它就像一面墙一样,把我给挡住了。

    完了之后呢,我再把它给折叠起来,然后再带回去。”

    闻言,冬梅羡慕的说:“哎呀,当时我怎么就没现,你有那个好东西啊,要不然,我把你的屏风,给借过来用,我也不会得上,如此顽固的便秘啊。”

    宋年媳妇说:“当时,大家都是年轻女人,都比较害羞,谁还会显摆那种事情啊。”

    话毕,大家都笑成了一团。

    冬梅说:“自从我怀上崔涛之后,我就回老家了。

    当我回老家后,你们猜,我感觉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

    宋年媳妇说:“我猜啊,那肯定是有固定的卫生间,可以十分放的开的,去上厕所了呢,是不是啊。”

    冬梅点点头说:“你还别说,还真被你给猜中了,有了后院那个专门的厕所,我感觉啊,至少比在新疆的戈壁滩上方面,舒心多了呢。”

    说着,冬梅自己把自己都给逗笑了。

    王雪娥回忆着说:“当时我记得,最后好像因为广大职工的反应,单位最终还是给大家建设了一个厕所来着。”

    冬梅点着头说:“我记得,当我生了崔涛之后,抱着崔涛上新疆去找卫国的时候,现仅仅过了一年多,地窝子附近就建设起了一个厕所呢,只不过那厕所,非常的简陋啊。”

    李嫂还记忆犹新,她说:“说是厕所,其实就是,给戈壁滩上,挖一个特别大的坑,然后给上面,放一顶铁皮房子,再给铁皮房子的地板上,凿几个洞,人能蹲在上面就行了,就那么简单。”

    冬梅对那个简易的厕所,也是记忆深刻。

    她说:“那个厕所,我印象就太深刻了。

    当时涛涛还在襁褓之中,谁都不让抱,一抱就哭,非的我抱,结果我每次去上厕所,还要抱着涛涛去。”

    闻言,李嫂惊呆了,她说:“冬梅啊,你简直胡闹啊,那个厕所的坑特别深,足足有三四米深呢,你抱着孩子去上厕所,也不怕把孩子,给掉进去淹死啊?”

    冬梅无奈的说:“涛涛一岁的时候,特别认生,出除了我和卫国之外,旁人一抱就哭,而且哭得撕心裂肺,没有办法啊,卫国不在,我就抱着孩子去上厕所。

    现在啊,我还记得,我当时的样子呢。

    我蹲在坑上,把涛涛就抱在两个膝盖上,一动都不敢动,生怕稍有闪失,把孩子给掉进坑里面去。”

    李嫂想着那个难受的画面,说:“那你完事了之后,用卫生纸的时候,咋办呢?”

    冬梅随即蹲在墙边上,给李嫂演示着,自己当年的样子。

    她说:“还能怎么办,我每次选择坑的时候,就选靠墙边上的坑,这样,当我用卫生纸的时候,我就用左腿,把涛涛拥挤在墙边上,等用完卫生纸之后,再一个手抱着涛涛,一个手提裤子,那个难受啊。

    虽然当时感觉没什么,但是现在想起啊,真是后怕,万一腿抖一下,或者手抖一下,孩子肯定会掉进坑里面去。

    要是把孩子给掉进去了啊,还真没有办法了呢。”

    红霞也回忆着,那种大坑配合铁皮房子的厕所。

    她说:“是啊,当时,为了厕所用的时间长,那坑都是用挖土机挖出来的,又深又大,只要人掉进去,必死无疑呢。”

    冬梅心有余悸的说:“当时年轻,自己也是傻啊,你说把孩子给旁人抱着,孩子哭,那你就让他哭一阵子去呗,干嘛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抱着孩子去厕所呢,你说,孩子哭,总比掉进厕所强吧。”

    李嫂说:“是啊,不过,当时年轻,再加上没有电视,没有网络,信息也闭塞,大家什么都不知道,太傻,太单纯嘛。”

    当时的厕所,只要被拉满之后,单位就会派吊车过来,将铁皮房子移走,然后用铲车,将大坑用土给填满,然后在附近,再挖一个大坑,继续把铁皮房子放在上面,如此反复循环。

    冬梅回忆完了新疆之后,又开始回忆在钻二马岭川道时候的日子。

    她说:“当初我跟着卫国,从农村去马玲川道的时候,卫国给我啊,就把马岭川道夸的如天堂一样的好,还告诉我什么,上有香港,下有川道,结果去了呢,简直和我想象的那种大城市,大相径庭啊。”

    李嫂在旁边说:“卫国之所以这么说,他也是担心,你不跟着他出去啊,所以才给你说的好听一点。”

    冬梅一边织着毛衣,一边说:“可不是嘛,卫国还告诉我什么,马岭川道的厕所啊,进去之后,不仅不臭,而且还看不见脏东西。

    我当时就不相信,心想,既然是厕所,那肯定臭,肯定脏,肯定能看见脏东西啊,怎么能可能不臭,还看不见脏东西呢?”

    闻言,红霞,王雪娥,李嫂,莲虹都笑了出来。

    红霞说:“卫国说的没错啊,只要是抽水马桶,就是闻不到臭味,看不到脏东西啊。”

    王雪娥说:“当时,咱们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女人,根本没有见过抽水马桶,谁能想象的来,厕所还不臭呢,根本想不来。”

    李嫂对王雪娥的观点,表示同意。

    她说:“还真是啊,我第一次见抽水马桶的时候,也是到了陕北的甘泉基地,住上干部楼之后,才第一次见呢,当时我都被震惊了,心想,天地下,竟然还有这么个神奇的玩意儿。

    ”

    莲虹说:“我是到了礼泉基地,住上咱们现在的房子,才用上抽水马桶的呢。

    不过,你们还别说,这抽水马桶啊,就是好,坐着不累,完事了一冲,既方便又卫生。”

    冬梅回忆着,当时跟着卫国去八队时候的情景。

    她说:“当时,我跟着卫国去了钻二基地之后,根本没有房子,连住的地方也没有。

    最后,听人家说,钻二基地河对面的采油八队,有地方住,我便拿着铺盖,跟着卫国,带着孩子,去了八队。

    结果去了呢,还是没有房子。

    最后,全家人勉强住进了一间洗澡堂,才算是有了安身立命的地方。

    不过,也就是在八队的时候,我半夜出去院子里面的茅房上厕所,差点被从山上下来的狼,给吃了呢。”

    闻言,红霞吓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她说:“都什么时代了,竟然还有狼啊?”

    宋年媳妇去过八队,她说:“红霞啊,你还真别说,八队那个地方啊,就在山脚下,不仅荒凉,而且还偏僻,尤其是晚上半夜三更的时候,还真有狼从山上下来呢。”

    冬梅回忆着那个恐怖的晚上。

    她说:“八队的那个茅房,是我经历过,上厕所最危险的一次。

    如果说,新疆戈壁滩上的铁皮房子厕所,人有可能掉下去淹死的话,那么八队的那个茅房,就有可能被狼给钻进去给吃掉啊。”

    红霞惊讶的说:“哎,你说我们这些石油工人的家属,都过的是些什么日子啊,就是连最进本的上个厕所,都要经历这么多磨难。”

    冬梅继续说:“不过啊,我就在八队住了几个月,整个八队的人,就全部搬家到钻二基地,大坡上面的技校院子里面去了呢。”

    王雪娥关心的问:“钻二基地的技校院子里面,再没有狼了吧?”

    冬梅回忆着,自己在技校院子,度过的那两年。

    她说:“钻二基地,虽然也在山脚下,但是人多嘛,繁花似锦,哪里有狼啊。”

    李嫂从来没有去过钻二基地,她说:“那你们,在钻二基地技校院子生活的时候,厕所的那个问题,解决了没有?”

    冬梅想了想,位于技校院子下面,大坡中间那个厕所。

    她说:“厕所是有,但是距离我们住的地方,那个远啊,要是谁肚子不好,至少得提前半个小时反应,半个小时行动,还得抓紧时间往厕所跑,不然等到便意比较强烈了,再往厕所跑,就来不及了呢。”

    闻言,李嫂笑着说:“该不会,有人因为厕所距离住的地方远,而半路上拉裤子了吧?”

    冬梅认真的说:“李嫂,你还别说,还真有呢。

    当时传说,郭兰英的老公万青,有一次早上起来,因为憋的不行,而厕所又远,就在半途中,拉裤子了呢。”

    听到万青,红霞知道,他的脑子不太好使。

    她说:“你们住的地方,距离厕所,走路得多长时间啊?“

    冬梅想了想说:“走路啊,至少得半个小时呢。”

    闻言,冬梅的几个好姐妹都傻了。

    大家心说,上个厕所,得走半个小时,那真是折腾人啊。

    但是,这些事情,却都是大家亲身经历过的,真真切切的事情啊。

    红霞问冬梅说:“那你有没有,因为肚子疼,而半路失禁的情况呢?”

    话毕,红霞就开始笑了起来,因为她想看冬梅的笑话。

    冬梅也被红霞给逗笑了,她说:“我呀,每次去上厕所,都是跑着去的,走着去的时候很少,除非路上人多。

    我怕被人看见,被人嘲笑,一个女人,去上个厕所还要跑,那我就慢慢走着去。

    但是,有时候,实在是憋的不行,非得跑的话,我就一边跑,一边喊涛涛的名字,让大家以为,我是去找孩子,而不是憋的往厕所跑……”

    听到冬梅的亲身经历,大家都笑了起来。

    不过,在笑的同时,大家却感觉,冬梅的这些经历,或多或少的,在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曾经历过。

    只不过,随着生活条件的不断变好,大家逐渐忘记了,以前生活的那种不方面而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