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31章 谁的孩子,不是在地窝子里面怀的呢

正文 第531章 谁的孩子,不是在地窝子里面怀的呢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自从好姐妹的孩子们,纷纷考取了大学之后,原本为孩子,为家庭,而忙碌的家庭主妇们,突然又闲了下来。

    这天,冬梅,宋年媳妇,红霞,王雪娥,莲虹,李嫂几个人都聚在了一起。

    几个女人聚会,并没有吃吃喝喝,而是坐在沙上,一边织着毛衣,一边聊着天。

    冬梅看看大家,然后有感而的,说:“八十年代初,咱们几个遇见的时候,都没有孩子,没有负担,全部都是一身轻松,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八十年代中,等咱们有了孩子,而且是两个孩子之后,大家突然都开始忙碌了,而且忙的不可开交,根本没有空闲的时间。

    可是现在,二十年过去了,峰回路转,咱们好像又恢复到了,那个没有孩子的年纪,突然感觉又重获自由身,不仅有大把大把的时间,而且还有大把大把的精力,和好姐妹们一起分享了啊。”

    冬梅的话,触动了大家。

    红霞说:“当年,咱们两个啊,还是因为住地窝子,倒尿盆的时候认识的。

    现在啊,已经是有着二十多年友谊的好姐妹了。”

    王雪娥看着冬梅说:“咱们两个,好像是因为住招待所认识的吧,一晃也二十多年过去了啊。”

    冬梅回忆着当时的场景,说:“哎呀,当时还多亏了你啊。当时,我和卫国从老家出来,因为走的着急,竟然忘记拿结婚证了。

    等到住旅店的时候,因为没有结婚证,被认为是非法同居,根本住不到一个房子里面。

    雪鹅啊,还是你和王英,把结婚证借给我登记,才让我们住到了一个房间里面呢。”

    闻言,王雪娥笑着说:“是不是那次,在旅店的同床共枕,才有了你的大儿子崔涛啊?”

    话毕,王雪娥笑的合不拢嘴,而周围的女人们,也都笑的前仰后翻。

    冬梅被王雪娥说的脸通红,她说:“肯定不是那次了,那时候,从关中坐了七天七夜的火车到乌鲁木齐,累都快累死了,哪里还有时间办那事情,说实话,涛涛是在地窝子里面怀的呢。”

    宋年媳妇在旁边插话,说:“那时候在新疆,生活条件差,大家都住地窝子,谁的孩子不是在地窝子里面怀的呢。”

    李嫂看着冬梅通红的脸蛋说:“冬梅啊,我记得你年轻的时候,一害羞,脸就红了,怎么现在都四十多岁了,一害羞,脸还红啊?”

    莲虹在旁边说道:“冬梅姐啊,我要是到了你这个年龄,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了,我才不害羞,更不脸红呢。”

    闻言,冬梅很是无语,她说:“哎,虽然一把年纪了,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脸红的这个坏毛病,我可是改不了呢。”

    李嫂看着冬梅脸上的红色渐渐褪了下来,她说:“冬梅,我都忘记了,咱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啊?”

    冬梅想都没有想,她说:“李嫂,难道你忘了,我可是记忆清楚啊,咱们两认识的这个过程啊,有点曲折,这里人太多了,我看,还是不说了吧。”

    李嫂记忆力不好,她虽然很怀念当年,但是能忘记的,基本都忘记了。

    她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当年的自己,和冬梅是怎么认识的?

    她说:“冬梅,没事儿,你就说吧,就算咱们认识的过程再曲折,咱们也都认识了啊。”

    冬梅忍住笑,说:“那我说拉,你们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我和李嫂认识的过程,可是有点重口味呢。”

    冬梅的话,更是吊足了大家的胃口。

    大家纷纷嚷着,让冬梅说说她和李嫂的认识过程。

    冬梅咳嗽了两声说:“那时候,单位不是没有建设厕所嘛,所以,每当大家上厕所的时候,都会跑到不远处的戈壁滩里面去,找一个没有人,并且很隐秘的地方,然后解决内急嘛……”

    那时候,因为大家的认识,还普遍落后,单位觉得戈壁上,荒无人烟,到处都是可以方便的公厕,干嘛还要出资建设公厕,岂不是浪费人力物力嘛。

    于是,单位便没有建设公厕。

    对于没有建设公厕这个事情,大家也都觉得没有啥,毕竟当时,大家都是从偏僻落后的农村而来,思想意识和个人素质也没有那高。

    大家都觉得,反正戈壁滩上,空无人烟,天为顶,地为坑,就地解决,也没啥。

    一次,冬梅肚子难受,她便去戈壁滩上,找地方方便了。

    冬梅在老家的时候,每次上厕所,都要去后院。

    关中农村,虽然后院也没有建设正儿八经的厕所,但是至少有一个坑,然后周围还有高高的围墙可以遮挡。

    可是到了这里,让冬梅一个人,蹲在茫茫的戈壁上,周围没有遮挡,脚下也没个坑,即使连个隐蔽的地方,也没有,冬梅很是放不开啊。

    当时,就算周围没有人,冬梅也难以顺畅。

    久而久之,她便患上了便秘。

    当冬梅蹲了半天,依旧没有结果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虽然天已经麻麻黑,但是冬梅还是担心,过来一个男人方便。

    那样,岂不是尴尬了。

    于是,冬梅以最快的度结束战斗,然后离开了。

    而这时的李嫂,正趁着天黑,准备方便一下。

    她可是憋了一天,就等天黑,安全的时候呐。

    可是,还没等李嫂结束,她就看到不远处,一个人影走了过来。

    由于天黑,李嫂看不清走过来的人,是男是女,吓的李嫂站起来就走。

    当两人走了一会儿,碰见之后,才知道彼此都是女人,才放心下来。

    这样,两人同病相怜,一拍即合。

    李嫂去方便,冬梅便在不远处,给她站岗放哨。

    而当冬梅去方面的时候,李嫂则去不远处,给她看人。

    就这样,冬梅和李嫂认识了,而且因为每天,两人一起结伴去方便,互相站岗放哨,而结下了坚实的友谊。

    周围的好姐妹们,当她们听到冬梅和李嫂认识的过程后,并没有嗤之以鼻,也没有觉得重口味,反倒感觉很正常。

    因为这件事情,也是她们每个女人,亲身经历过的。

    因为没有公厕,可是给不少人,造成了

    不少的烦恼。

    红霞对这个事情,记忆犹新。

    她告诉大家,当时,她每次去上厕所,都是李建军陪着她一起去,给她看人才行。

    如果李建军不在,她要么憋着不上,要么等到大中午,大家都睡午觉,或者天黑再去上,那样,就不会碰见,同样出来方便的男人,而尴尬收场了呢。

    而冬梅当时最大的愿望,或者说梦想,就是附近能够出现一个,类似于自己在老家的时候,那种叫做后院的地方,周围有围墙围绕着,而脚底下有个坑,至少在方面的时候,不会让人心惊胆战,左顾右盼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