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26章 市里的变化,翻天覆地

正文 第526章 市里的变化,翻天覆地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很快,一年就过去了。

    红霞的女儿李静,考取了咸阳的一所普通大学的大专。

    开学季,红霞找到了冬梅,想让她陪自己去趟学校。

    毕竟冬梅带着涛涛,去大学报道过,肯定有经验。

    冬梅是个热心肠的人,对红霞也是有求必应。

    于是,冬梅和红霞便带着李静坐着大巴车,朝着咸阳市走去。

    路上,冬梅好奇的问红霞,说:“红霞啊,宋年媳妇也是很有经验的人,你怎么就不找宋年媳妇,偏偏过来找我啊。”

    红霞坐在靠窗户的位置,她说:“宋年媳妇哪里能和你比啊,你不仅好沟通,好交流,而且办事情还清晰明了,简便快捷,而宋年媳妇不仅磨叽,而且还糊里糊涂,我怕跟着她跑了一天,我孩子连名都报不上。”

    冬梅哈哈笑着说:“哪里有那么夸张,其实大学报道非常的简单,大人不去也行,孩子一进学校的大门,就有人接待呢,完了交学费,分配宿舍,更是按部就班,比你想的简单多了呢。”

    红霞不同意的说:“孩子第一次出远门,家长怎么能不去呢,不然不放心啊。”

    冬梅说:“前段时间,我好好的思考了下咱们的教育方式,最后,我认为,咱们对孩子的教育方式,多少还是有点问题的。”

    红霞好奇的问:“什么问题啊?”

    冬梅说:“你没有觉得,咱们太呵护孩子了吗,完全没有培养出来,孩子的独立性和对事物自我判断的能力。”

    红霞不以为然的说:“孩子现在还小,再长一长就好了。”

    冬梅说:“你家李静和我家涛涛同岁,都是十**的孩子了,已经够成熟的了,所以,我们必须学会对孩子放手才行,不然养成孩子那种,什么都靠父母的行为,后患无穷啊。“

    县城距离咸阳市很近,三个人不一会儿就抵达了。

    冬梅看到李静的学校很小,而且教学楼也非常的简陋。

    她说:”红霞啊,你没有想过让孩子再补习一年,考个本科算了。“

    红霞摇摇头说:”李静本来就学不成习,再补习一年,还是一个样,不如就她上这个学校算了。“

    报名倒是很顺利,可是当李静住进宿舍之后,她感觉完全不适应。

    因为李静现,自己的舍友,竟然纹着纹身,而且还在很显眼的彼方。

    那时,在西北地区,在大家的眼中,凡事纹有纹身的孩子,都会被归类于不良少年。

    李静很怕和这种人住在一个宿舍。

    于是,她央求母亲找老师给自己换一个宿舍。

    没法,红霞和冬梅想办法找老师,给李静重新调整了一个宿舍。

    中午,三个人在食堂吃饭。

    突然,李静又看到了让自己不爽的一幕。

    她一边吃饭,一边在嘴里说:”真恶心。“

    冬梅差异的说:”孩子,饭还不错啊,你干嘛说恶心。”

    李静看着前面一对正在亲亲我我的小情侣,说:“我不是说饭恶心,我是在说那一对小情侣恶心。”

    顺着李静的眼神,冬梅望了过去。

    只见,在偌大一个食堂里面,一对小情侣,当着众人的面在接吻。

    而且,女孩穿着短裙,坐在男孩的大腿上。

    两人毫不顾忌周围人的感受,在忘情的接吻。

    冬梅也愣住了,她说:“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没大没小,也不注意点场合。”

    红霞说:“我们年轻的时候啊,不要说接吻了,就是牵个手都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偷偷的牵手才行,现在的年轻人啊,真的是太奔放了。”

    冬梅说:“我当时和卫国都结婚了,当着众人的面,都不敢牵手,更别提接吻了。”

    冬梅看着李静一脸不屑的样子,问她说:“李静,你大学准备谈恋爱吗?”

    李静摇摇头说,非常坚决的说:“我才不谈恋爱呢。”

    冬梅说:“其实,大学期间,作为学生来说,应该谈谈恋爱,毕竟恋爱也是要学习的,如果没有经历过恋爱,等到将来结婚的时候,不小心遇到自己的白马王子了,还判断不来了,把握不了了呢。”

    红霞不同意冬梅的话,她说:“冬梅,你这话就不对了,什么恋爱需要学习啊,让我说啊,完全就是缘分,碰到谁,就是谁了。

    想当年,我还是黄花大闺女的时候,无意间碰到了李建军,就那么糊里糊涂的结婚了,也不好好的吗,谁在结婚前,还专门学习过恋爱啊?”

    冬梅说:“咱们那时过去,现在啊,时代不一样了,如果按照咱们那个年代的标准,来判断这个年代的事情,不让孩子谈恋爱的话,说不定孩子以后,会再婚姻上会吃亏呢。”

    冬梅和红霞把李静安排好了之后,两人就出了学校。

    因为入学太过于顺利,所以两人从学校出来的时候,时间尚早。

    于是,两人决定在市里面转一转。

    冬梅走在咸阳市的街道上,不由的勾起了她年轻时候的回忆。

    她告诉红霞,自己十**岁的时候,也就是像李静这么大的时候,在市里的轮胎厂上班,翻新轮胎。

    那时的自己,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呢。

    有时候,晚上上了一晚上的夜班,第二天都不休息,还能继续再上一个白天的白班呢。

    转眼,二十几年过去了,市里的变化,也翻天覆地。

    如果不是自己二十年前在这里呆过,自己一定不敢相信,如此现代化的城市,在二十多年前,还是那样的破败不堪。

    冬梅陪着红霞买了几件衣服,并且一人在路边吃了一碗靖糕,然后坐上了返程的大巴。

    大巴上,红霞担心的问冬梅说:“冬梅,你说李静在大学期间,会谈恋爱吗?”

    冬梅依据自己的判断,斩钉截铁的说:“你们家李静啊,在看到那对小情侣之后,表现出来如此嫉恶如仇的情绪,我想啊,她一定不会谈恋爱的。”

    红霞说:“那就好,我还怕她谈恋爱,不小心**了呢。”

    闻言,冬梅惊讶的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结婚的时候,哪个男人,还在乎女人是不是初女啊,我看你也太封建了吧。”

    红霞说:“那可不一定,万一人家男方,在结婚之夜,查看落红的话,孩子没有落红,那可怎么办?”

    冬梅感觉好笑的说:“我们那个年代,新婚之夜过后,婆婆会过来房间里面,揭开被褥,查看落红,由此判断新媳妇是不是初女,可是现在,当你我开始当婆婆的时候,你会去查看那个所谓的落红吗?”

    闻言,红霞摇摇头说:“不会。”

    冬梅说:“那就行了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