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21章 凡事都要逆向思维,不要认的太真

正文 第521章 凡事都要逆向思维,不要认的太真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冬梅看到涛涛竟然因为失恋而流出了眼泪,她丝毫没有同情涛涛,而是直接批评他道:“男子汉大丈夫,因为一次失恋,就痛哭流涕,丢不丢人。”

    冬梅不说话倒罢了,这一批评,涛涛哭的更伤心了。

    他说:“苟娟喜欢一个网上叫冰洁男孩的家伙,也不喜欢我。”

    冬梅把桌子上的一块毛巾给涛涛丢了过去说:“擦擦眼泪,别哭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事情吗,值得哭吗?”

    涛涛伤心的说:“可是,我给她都说了的啊,但是她却……”

    冬梅让涛涛坐在沙上,然后看着涛涛说:“孩子,妈妈本来不准备给你讲关于爱情,婚姻的事情,但是,既然你现在开始恋爱了,那么我就给你讲讲吧,希望你能慢慢成熟起来。”

    涛涛说:“我还没恋爱呢,就已经结束了。”

    冬梅说:“既然失败了,咱就要学会接受失败的现实。”

    涛涛抽泣着说:“既然失败了,那我一定好好反思。”

    冬梅打断了涛涛的话,说:“既然失败了,就承认失败,有什么好反思的,恋爱又不是创业,失败了还可以反思,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即使你在反思,人家不不反思,不喜欢你,还是没用啊,所以勇敢的接受失恋,并且告诉自己,我这么帅的一个小伙子,你苟娟不欣赏我,不能说明我不优秀啊,一定有欣赏我的女孩……”

    闻言,涛涛感觉母亲的话很有道理,因为他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因为被苟娟决绝,他感觉自己不帅,又矮,又没有魅力,突然自卑到了极点。

    但是母亲刚才的一番话,突然好像,给自己开启了一扇门,让自己又重新认识了自己。

    冬梅继续说:“爱情这个东西,有时候就是缘分,既然你和苟娟成不了,那说明你两暂时没有缘分,当然这个只是暂时的,说不定将来,还有可能走到一起呢。”

    涛涛不敢相信的说:“苟娟都明确的拒绝我了,我们怎么还有可能重新走到一起?”

    冬梅笑了笑说:“不走的路都要走三遍,不用的人都要用三次,分手的人,都有可能好三回,更别提你们现在还这么年轻了,说不定哪天,苟娟和那个所谓的冰洁男孩分手了,她还会回过头来找你呢。”

    闻言,涛涛仿佛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他说:“不可能吧。”

    在涛涛的思想里面,他把凡事都认的特别真。

    而且他的思维特别单一,觉得既然人家都彼此喜欢,那么将来就要结婚,就要生娃。

    可是,他却忘记了这其中的很多不确定的因素。

    冬梅说:“那有什么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事情多了呢。”

    完了,冬梅给涛涛举例子说,当年卫国和王英他们分到单位,开始工作之后,都着急着找对象。

    可是,像卫国,王英,宋年这些以结婚为目的的好男人,反倒是找不到老婆。

    而那些不以结婚为目的,到处耍流氓的男人,却非常容易的就讨到了老婆。

    所以,冬梅让涛涛凡事都要逆向思维,不要认的太真,看的太近。

    而且,冬梅告诉涛涛,如果他真的喜欢一个人呢,那么,坚持很重要,不论那个女孩有没有对象,只要一直坚持追,那么肯定能成。

    冬梅的话似乎鼓励了涛涛,他擦干了眼泪,看着母亲说:“老妈,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的调整心情的。”

    冬梅拍拍涛涛的脑袋说:“孩子,这只是你人生路上,必须要经历过的一个微小的坎儿,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以后这种坎儿,还会很多呢,凡事自己处理不了了,想不通了,一定要和大人们商量,我们毕竟是过来人,经验比你们丰富的多,主意要比你们正确的多,千万不敢自己胡乱的做决定,搞不好会贻误终生的。”

    冬梅的话给涛涛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他觉得母亲说的非常对。

    并且,涛涛准备暂时对苟娟放手一段时间,等上了大学之后,再联系苟娟吧。

    晚上,趟在床上,涛涛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虽然母亲给自己讲了好多道理,并且已经开导过自己了,但是自己还是感觉很痛苦。

    在痛苦的同时,涛涛又想到母亲告诉自己的话,初恋都是很痛的,等经历过初恋之后,以后再遇到类似的情况,就不会感觉到痛苦了。

    于是,涛涛告诉自己,睡吧,不要想太多了,走着看吧,要是想太多了,反倒是一种负担和累赘。

    暑假很快就过去了,很快就到了涛涛开学的日子。

    冬梅本来准备坐班车送涛涛去学校。

    可是,热心肠的王英,刚好去省城办事,便告诉冬梅可以稍他们一程。

    听到有免费的车坐,冬梅高兴的答应了。

    此时的王英,因为工作优秀,已经成为了科长,单位给他专属配制了一辆小轿车。

    当王英坐着自己的专属小轿车,抵达七号楼二单元门口的时候,冬梅带着涛涛出来了。

    王英坐在副驾驶,他给冬梅挥着手说:“上来吧。”

    冬梅一边把大包小包的行李,放到后备箱,一边说:“真是太感谢你了,能坐上这么高档的小轿车去省城,真是不错啊。”

    王英笑着说:“我刚好去省城嘛,听王雪娥说你今天要带着涛涛去大学报到,我就顺带稍你们一程。”

    涛涛也很高兴,他跟着母亲坐进了王英的小轿车里。

    这还是涛涛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坐高档的小轿车,他感觉坐在后排,实在是太舒服了,不仅靠背舒服,就是坐姿也舒服,到底是高档轿车,就是和一般的大巴不一样。

    冬梅和涛涛坐好了之后,等待着轿车开动。

    可是,等了一会儿,轿车仍然停在原地,就是不开动。

    冬梅以为王英在等待自己继续拿东西,她提醒王英说:“我给涛涛准备的东西,都拿完了,我们可以出了,不用再等了。”

    王英转过头来说:“司机师傅的女儿,今天也去大学报到呢,等她女儿从楼上下来,咱们就出。”

    冬梅坐上车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司机是谁,她问道:“王科长,现在都给你配专属司机了啊,恭喜你啊。”

    王英谦虚的说:

    “咱不会开车吗,如果没有司机的话,还寸步难行了。”

    话毕,王英指着从三单元下来的女孩,对苟洪刚说:“小苟,你女儿都长这么大了啊。”

    闻言,涛涛顺着车窗看了出去,那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苟娟。

    涛涛吃了一惊,心说。怎么苟娟也来坐车?

    而且还和自己坐同一辆车?

    可是,当司机下车的时候,涛涛看清楚了,给王英新配的司机不是别人,正是苟娟的父亲苟洪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