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20章 并不能预想,只能静观其变

正文 第520章 并不能预想,只能静观其变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涛涛走到门口,拦住了苟娟说:“苟娟,你先不要生气,我今天约你出来呢,其实是有话要告诉你的。”

    闻言,苟娟停了下来,说:“有话你就快说吧,我还忙着回去呢,不然一会儿,冰洁男孩就要等着急了。”

    听到冰洁男孩,涛涛满肚子就是气。

    他说:“苟娟,你可能把冰洁男孩想的太完美了,说不定,当你见到他的时候,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男孩呢。”

    苟娟摇摇头说:“我和他视频过,他黄头发,白皮肤,小眼睛,长的还有点像韩国明星张东健呢。”

    听到张东健,涛涛再熟悉不过了,自从几部韩剧在电视台播放之后,张东健迅速走红,并且很快就成为了不少女孩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涛涛感觉好笑的说:“那个冰洁男孩,有那么帅吗?”

    苟娟说:“反正视屏里面,看着挺帅的。”

    涛涛叹了口气,突然感觉自己今天的表白,胜算率会很低。

    此时,涛涛突然犹豫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该表白,还是不该表白呢?

    这时,天慢慢的黑了下来,涛涛已经无法看清对面苟娟的面容和表情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涛涛的自信,也慢慢的上来了。

    他说:“苟娟,既然你要回去和冰洁男孩聊天,那么我也不耽误你的时间了,我就长话短说,告诉你,我一直想对你说的话。”

    苟娟看到涛涛在急促的呼吸,她立刻意识到了,涛涛要给自己说一些不一般的话。

    可是她又不确定,涛涛是否要给自己表白。

    苟娟也有一些紧张,她说:“涛涛,你说吧。”

    这时,天彻底大黑了。

    涛涛终于鼓起了勇气,他说:“苟娟,我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你,直到现在,我还喜欢你,你能接受我吗?”

    闻言,苟娟愣住了。

    她没有想到,涛涛真的是要给自己表白。

    苟娟看着涛涛,她既紧张又激动的说:“涛涛,你确定你喜欢我?”

    相比刚才表白时候的紧张,现在的涛涛,放松了好多。

    他说:“苟娟,我确实喜欢你,并且从初中到现在,一直没有变更过。”

    苟娟不说话,她只是看着涛涛。

    涛涛等了半天,还是等不到苟娟的回答。

    于是,他又问了一遍,说:“苟娟,你能接受我吗?”

    这会,苟娟没有犹豫,她直截了当的说:“对不起,涛涛。”

    闻言,涛涛感觉自己的头顶,如天打五雷轰,嗡的一声,感觉脑袋都快炸了,心情也随之低落到了极点。

    他说:“苟娟,你真的不接受我吗?”

    苟娟坚定的说:“不接受。”

    涛涛说:“难道我一点机会也没有嘛?”

    苟娟看着涛涛不说话,她只是摇着头,好似在心里说,一点机会也没有。

    涛涛心里很难受,他追问苟娟说:“苟娟,你难道不知道,我一直在喜欢你吗?”

    苟娟说:“也听说过,但是直到今天,我才从你的嘴里确定了。”

    涛涛说:“那你能告诉我,你不喜欢我的原因吗?”

    苟娟没有避讳的告诉涛涛说:“涛涛,我说了,你不要生气。”

    涛涛立刻想到了苟娟的友,冰洁男孩。

    他说:“你说吧,我不生气。”

    苟娟说:“我有喜欢的人了,但是,不是你。”

    涛涛说:“他是谁,他是冰洁男孩吗?”

    苟娟不说话,但是已经在心里默认了。

    听到苟娟竟然和上的男孩谈起了恋爱,涛涛简直无法接受。

    他说:“苟娟,我真怕你被冰洁男孩给骗了,如果他是个骗子,怎么办?“

    苟娟不以为然的说:“只要我喜欢,哪怕他是个捡垃圾的,我都不在乎。”

    闻言,涛涛彻底无言了。

    他心说,原来诗经上说的没错啊,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苟娟一定是,落入那个所谓的冰洁男孩的圈套里面了,不然,她怎么能喜欢上一个从来没有见过,只是虚拟聊天的男孩呢?

    这种爱情,放到涛涛身上,他根本无法接受。

    可是对苟娟来说,她却是在很认真的对待这份感情。

    涛涛看到苟娟执迷不悟的样子,他非常的伤心,眼泪在眼睛里面打着转转,就差流出来。

    涛涛说:“好吧,我知道了,打扰你了,我回家了。”

    说着,涛涛就转身跑掉了。

    而苟娟在后面,看着涛涛的背影,心里非常的抱歉。

    而涛涛则在一边跑,一边回忆着下午时分,自己刚刚拒绝了来娜时候的场景。

    他想,此时的自己,肯定跟下午时候的来娜,心情是一模一样的。

    初恋的失败,对于涛涛来说,简直就是天塌了。

    他曾经感觉,当自己喜欢苟娟的时候,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一个人是自己,一个人是苟娟。

    而现在,当自己被苟娟无情的拒绝了之后,涛涛感觉非常的伤心,甚至比自己填错志愿还要伤心。

    而涛涛天真的以为,如果冰洁男孩没有欺骗苟娟的话,苟娟会和冰洁男孩一直恋爱,然后结婚生子。

    可是,涛涛并不知道,人生无常,世事难料,好多事情并不能预想,只能静观其变。

    涛涛走到家门口,感觉万念俱灰,甚至一切事情在他眼里,都是灰色的。

    同时,他感觉自己非常的孤独,非常的无助。

    在痛苦的同时,又没有地方可以发泄自己内心里面的恐慌。

    在进家门之前,涛涛擦干了眼泪,调整了心情,然后走进了家门。

    可是,当涛涛刚踏入家门一步,冬梅就看着涛涛说:“约会去了?”

    闻言,涛涛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他心说,怎么搞的,无论自己怎么隐藏,都无法逃过母亲的火眼金睛。

    涛涛尴尬的看着母亲说:“没有约会,只是给人家女孩表白了,被拒绝了而已。”

    闻言,冬梅差点从沙发上给掉下去,她惊讶的说:“我随口开玩

    笑的一句话,竟然说中了,你真的去约会了?”

    闻言,涛涛差点晕死,他心说,自己真是做贼心虚,竟然不打自招了。

    他说:“算了,既然我都暴露了,那我就实话实说的告诉你吧,但是你得保证,不能告诉我爸爸,不能告诉娜娜。”

    冬梅说:“你说吧,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涛涛说:”我刚才在公园门口,给苟娟摘了两个石榴,然后给苟娟表白了。”

    听到儿子竟然有这个胆量,还敢给女孩表白,冬梅激动的问:“怎么样,苟娟答应你了没有?”

    闻言,涛涛突然难受说:“没有,被拒绝了。”

    说着,涛涛伤心的流下了眼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