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15章 北有靠,南有照

正文 第515章 北有靠,南有照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冬梅带着两个孩子,走进基地院子后,给孩子们介绍着说:“这个基地,就是长庆礼泉基地,怎么样,感觉不错吧?”

    终于抵达了第一站,勇勇高兴的说:“大姑,你们住的地方真是不错,楼房又干净,绿化又好,比我在宝鸡市,见过最好的小区都要好呢。”

    闻言,冬梅笑着说:“哪里有那么好,这个基地啊,最多在县里,算是数一数二的小区了,要是放到市里,根本排不上号呢。”

    相比勇勇的放松,郭鹏则表现出来了异常的紧张和惊恐。

    他从小一直生长在农村,住在土墙和砖瓦搭建起来的房子里面,根本没有见过如此整齐划一,绿树成荫,并且洋气高端的住宅楼。

    他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不停的东张西望着,好像来到了一个新奇的世界一样。

    下了大坡,来到了北院,冬梅指着不远处的一栋楼,说:“那个楼房是七号楼,咱们家就在二单元一楼住着呢。”

    听到一楼,勇勇说道:“一楼好,夏天凉快,而且还不用爬楼梯,真是方便,大姑真是有眼光。”

    听着勇勇的话,冬梅感觉浑身舒服,心情更是敞亮。

    而郭鹏则保持了一路沉默。

    他从下了车之后,就保持沉默了一路。

    在家里,因为高考填错志愿而压抑了几天的涛涛,在看到勇勇和郭鹏来了之后,心情终于好了起来。

    他看着勇勇说:“勇勇哥,一年多没有见你了,见到你真高兴啊。”

    勇勇上前和涛涛拥抱了一下,说:“一年没见你,又变帅了。”

    闻言,涛涛笑的合不拢嘴。

    而郭鹏则看着涛涛,低声的喊了声:“涛涛哥。”

    涛涛看到郭鹏的表情很紧张,便安慰他说:“鹏鹏,既然到了这里,你就把这里当成是你家,别客气,放开点。”

    闻言,郭鹏虽然点着头,但是他还是站在原地,既不敢往沙上坐,也不敢动任何东西。

    勇勇倒是很大方,他坐下后,喝着水,看着电视,说:“涛涛,你们家这房子的户型真是不错啊,不仅向阳,而且还南北通透,可谓冬暖夏凉,北有靠,南有照,绝对是风水不错的户型。”

    涛涛从来没有对户型研究过,所以他也听不懂什么是南北通透,什么是北有靠,南有照。

    不过,勇勇的话倒是把卫国给说开心了。

    他高兴的说:“勇勇,这个户型是我挑的,我当初之所以选择这里,就是因为它向阳,太阳能照射进来,不会很阴暗,而且它南北通透,只要打开南北的门窗,房间里面的空气就能够对流,舒爽的很呐。

    不过啊,虽然我选了这么好的户型,可是却从来没有人现和赞美过我,你可是第一个现和赞美这个户型的人啊。”

    说着,卫国便对勇勇刮目相看。

    而郭鹏根本不敢坐沙,他怕自己的衣服上有灰尘,会弄脏冬梅家的沙。

    于是,他便找了一个小凳子,坐在了客厅的地板上。

    郭鹏从来没有在这种单元房里面住过,所以当他进来后,除了感觉房子干净,整齐之外,就感觉极其的不适应,特别有种呼吸不上来,空气不够用的感觉。

    冬梅到家后,没有来得及休息,劲直去了厨房,给大家忙活着做饭,而其他人则在客厅里面看电视。

    勇勇看到冬梅一个人在厨房忙活,他赶忙洗干净了手冲了进去,抢着冬梅手里的活干。

    冬梅看到勇勇要帮忙自己做饭,她赶忙说:“勇勇你刚来这里,去客厅坐着休息去,大姑一个人做饭就好了。”

    勇勇摇着头说:“大姑,你想吃什么饭,你就给我说吧,我在家常做饭呢,保证让你满意。”

    闻言,冬梅不可思议的看着勇勇说:“你常常做饭呢?”

    勇勇一遍摘菜,一边说:“是啊,我父母在市场卖水果嘛,他们忙的根本没有做饭的时间,娟娟在的时候,她做饭,我在的时候,就是我做饭,我们不仅要把饭做好,而且还要把热饭,送到他们的水果摊点去呢。”

    说着,勇勇摘完菜之后,就开始洗菜。

    冬梅把面粉从袋子里面拿出来,准备给大家做面条吃,毕竟西北人还是以吃面为主嘛。

    可是,当冬梅准备和面的时候,勇勇已经把菜切好了。

    他走了过去说:“大姑,你不是肩膀上的伤,还没好吗,你就不要用力和面了,小心二次受伤,让我来吧。”

    看到勇勇要主动和面,冬梅诧异的说:“你还会和面?”

    勇勇说:“大姑,你小看我了,我不仅会和面,我还会炒菜呢。”

    说着,勇勇就开始一边揉搓面粉,一边给面粉里面加水,非常娴熟的开始和面了。

    站在旁边的冬梅,看着勇勇强的动手能力,不由的感叹,同样是孩子,为什么涛涛的动手能力这么差,而勇勇的动手能力,就这么强呢?

    勇勇边和面,边问冬梅说:“大姑,你们想吃什么面呢?”

    冬梅想了想,说:“你想吃什么面,我们就吃什么面。”

    勇勇使劲揉搓着面团说:“如果大姑想吃刀削面的话,我就把面活的硬一点,这样用刀削起来好使。

    如果大姑想吃拉面的话,我就把面活的软一点,这样好拉。

    如果大姑想吃面片子的话,我就活的软硬适中,这样口感更好……”

    冬梅听着勇勇说的头头是道,便知道他经常在家做饭呢,不然,他的手艺也不可能练习到如此炉火纯清的地步。

    而且,勇勇在厨房做饭,完全不用让人操心,因为他在使用液化石油气的时候,非常的小心翼翼,很注意安全。

    不一会儿,一大锅面片子就端上来了。

    当大家吃着色香味俱全的面片子的时候,才知道今天这饭,竟然是勇勇做出来的。

    涛涛很惊讶,他没有想到,只比自己大两岁的勇勇,竟然还有这手艺。

    而卫国更是在旁边教育涛涛说:“你以后没事了,就向你勇勇哥多学点,学习他体谅父母,帮父母分担家家务的能力。”

    冬梅在旁边插话说:“卫国啊,如果不是你阻拦,按照我的教育方式进行的话,涛涛现在肯定和勇勇一样呢。”

    闻言,卫国不服气的说:“怎么能是我的教育方式有问题呢,我看啊,还是涛涛没有勇勇懂事,没有勇勇动手能力强。”

    冬梅直接给卫国举例子说:“这个事情,跟动手能力没有半点关系,主要是看你让不让孩子学。”

    卫国说:“哎呀,你是不懂,涛涛是城里的孩子,毕竟城里的孩子,从小都娇生惯养,如果涛涛是农村孩子的话,照样像勇勇一样,既会做饭,又会干家务。”

    闻言,冬梅看了看坐在凳子上,正手足无措的郭鹏,便给卫国举例子说:“你妹妹的儿子郭鹏,该是农村孩子吧,你问问他,看他会做饭,会收拾家务不?”

    卫国看着郭鹏说:“只要是农村孩子,肯定会,不然父母整天在地里劳动,那么辛苦,回到家还要做饭洗衣,精力怎么够。”

    话毕,卫国看着郭鹏说:“郭鹏,你妈妈整天一个人在地里劳动,那么辛苦,你肯定会帮你妈妈分担吧,你告诉舅舅,你一定会做饭,并且饭坐的很不错吧。”

    闻言,郭鹏正在吃饭的手,突然抖了一下,筷子都掉到了地上。

    他战战兢兢的说:“大舅,我在家从来没有做过饭,也没有收拾过家务……”

    闻言,卫国愣住了,他不敢相信的说:“鹏鹏,你爸爸常年在外面打工,根本顾不上家里面的那几亩地,就你妈妈一个人种着,你不给她帮忙,她一个人忙的过来吗?”

    郭鹏捡起了掉到地上的筷子,说:“舅舅,是我妈妈一个人在忙。”

    闻言,卫国突然火冒三丈,他说:“你这么一个大小伙子,整天在家里,不帮你妈妈干活,那你一天干什么呢?”

    郭鹏欲言又止的说:“我每天出去在地里下套子,然后套兔子。”

    闻言,卫国直接开始了对郭鹏从头到脚的批评,对他进行了严格的教育,并且给他讲述了自己小时候,是怎么在地里劳动的。

    而冬梅则看着卫国没有说哈,因为她知道,一个家庭教育出来的子女基本相同。

    而卫国和小英在教育孩子方面,也基本相同,卫国真应该再教育郭鹏的同时,也把涛涛好好教育一番。

    第二天,冬梅就带着两个孩子去找王英了。

    因为王英的同学是学校的校长,所以只要王英给写个介绍信,学校一般都会收下孩子的。

    当冬梅领着两个孩子,出现在王英面前后,王英经过仔细的考察和观察,觉得两个孩子没有问题,绝对可以胜任油田的工作。

    于是,他便拿起了纸笔,给两个孩子写了介绍信。

    王英非常看好勇勇,他告诉冬梅说:“我看这孩子行,不仅在工作中伤不到自己,而且将来一定能成大器。”

    冬梅很同意王英的看法,她说:“勇勇不仅聪明,而且有眼色,最主要的是勇勇眼里能看到活,这个是最主要的。而郭鹏就有点木讷了,不仅反映迟钝,而且还不开窍,在以后的工作中,还是要多锻炼才行呢。”

    王英则建议,把郭鹏直接放到,油田里面安全系数相对比较高,的采油行业里面比较好。

    他生怕郭鹏去了钻井,修井,试油等等,相对比较危险的行业后,会受伤。

    而勇勇就没有关系了,哪里都可以去,就看他将来选择油田里面的哪个行业了。

    最后,时间证明了王英的火眼金睛。

    当勇勇和郭鹏一起工作了十几年后,勇勇不仅在省城买了房,买了车,而且还娶了班花,结了婚。

    而郭鹏就不行了,就是连在县城买房子的钱都拿不出来,婚姻更是通过不断的相亲,才取得成功。

    有了王英的介绍信,冬梅带着两个孩子,非常顺利的在长庆石油学校报了名。

    当冬梅带着两个孩子,行走在绿树成荫的走廊上的时候,她很是感慨。

    因为二十几年前,卫国正是在这里,完成了自己的石油工程专业的学习,从而走向了油田,成为了一名正式的石油工人,开始了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征程。

    而现在,自己两个亲戚的孩子,又进入了长庆石油学校,步卫国的后尘,准备为石油事业奋斗终生。

    而更让冬梅没有想到的是,涛涛和娜娜在大学毕业之后,也会来这里进行培训,再卫国曾经学习过的教室学习,曾经住宿过的宿舍住宿,像卫国一样信心满满,踌躇满志的走向工作岗位。

    冬梅带着两个孩子,整整在学校呆了两天时间,直到他们把一切都办妥当为止,她才离开学校。

    从长庆桥回县城必须先到省城,然后从省城再到县城。

    当冬梅一路疲惫的赶到家里面的时候,竟然现涛涛和卫国不见了。

    冬梅从娜娜的口中得知,就在昨天,涛涛的录取通知书已经到了。

    为了确定自己是否要读这个学校,卫国竟然带着涛涛去学校实地考察去了。

    听到两人去学校考察了,冬梅觉得也好,至少通过观察,能让自己心知肚明,明确自己到底要不要上这个学校。

    下午的时候,冬梅正在卧室睡觉,就听到涛涛和卫国推门进来了。

    知道两人考察完了回来了,冬梅赶忙从床上爬了下来。

    她披头散,睡眼朦胧的看着两人,说:“怎么样,上,还是不上?”

    闻言,卫国和涛涛都沉默了。

    就在两人沉默的同时,整个房间里面的气氛也凝固了。

    冬梅看到两人的表情,心说,坏了,学校肯定不行,卫国和孩子估计都失望了。

    就在冬梅胡乱猜想的时候,涛涛和卫国突然哈哈大笑。

    笑完后,卫国说道:“冬梅啊,你常常说好事里面有个坏事,坏事里面有个好事。”

    涛涛也神秘的说:“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冬梅皱着眉头,看着卫国说:“什么意思,学校到底好不好?”

    卫国说:“学校的地理位置非常不错,北边是西电,南边是交大。”

    闻言,冬梅傻了,心说,那还叫地理位置好啊?

    西电和交大,可是全省最好的两所重点二一一大学。

    而育才大学,就这样被两所重点大学夹在中间,岂不是要被这两所大学的光芒,给淹没了?

    如此恶劣的形势,怎么能说

    好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