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11章 我当时跟了他,真是瞎了眼了

正文 第511章 我当时跟了他,真是瞎了眼了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冬梅哥瞪大了眼睛,看着冬梅说:“你咋来了呢?”

    冬梅从炕上下来,露出了笑容。

    她试图缓和哥哥和嫂子之间紧张的矛盾。

    她说:“我不来,你两岂不是要吵翻了天?”

    听到冬梅竟然都知道了自己和老婆的吵架,冬梅哥瞪了一眼老婆,说:“家丑不能外扬,你难道就不知道吗,你就不能省点事情吗?”

    说着,冬梅哥就拿着锄头准备去后院,显然他去地里忙活完了。

    嫂子看着冬梅哥远去的背影说:“这架吵的啊,都是他给我找事儿。”

    闻言,冬梅诧异的看着嫂子,说:“大家都知道我哥是有名的妻管严,平时天不怕地不怕,就是回家怕老婆,他到底是吃了豹子胆了,竟然还敢主动给你找事儿。”

    嫂子委屈的说:“这事儿啊,说赖我,也不赖我,说不赖我,也赖我。”

    话毕,嫂子低着头,唉声叹气。

    冬梅哥把锄头放到后院之后,又返了回来。

    他用手指着嫂子的头骂着,说:“当初勇勇初中毕业,我让他去县里的胜利厂上技校,将来进胜利厂当个工人,你偏偏说,你在宝鸡市大医院当院长的哥哥有能耐,有本事,让勇勇继续上高中,将来高中毕业了去当兵,然后留在部队,考个军官,这下可好,孩子高中上完了,白花了三年的钱不说,兵也当不成了,就是想重新回头,进县里的胜利厂吧,机会也没有了,你说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除了能毁了孩子的前途,你还能干什么?”

    冬梅哥骂的嫂子抬不起头来。

    半晌,嫂子才抬起了头,她看着冬梅哥说:“人算不如天算,当时我哥哥混的风生水起,前途无量,在医院里面一手遮天,人脉也很广,可是谁能想到,我哥哥偏偏在勇勇高中毕业这一年贪污受贿,被判了刑呢?”

    冬梅哥想想自己儿子的前途,他就悔恨的说:“如果当时不是你画蛇添足去找你哥哥,和你哥哥一起商量勇勇的前途,勇勇的前途也不会耽误,当时啊,要是按照我设定的路来走的话,勇勇现在已经在胜利厂当上了机床工,一个月千把块钱的工资都拿着了。

    现在可好,高中毕业了,没地方去了,难道跟着我们去种地,去卖水果?”

    嫂子反驳道:“如果我哥哥没有贪污受贿,他一定会帮忙,让勇勇当上兵,然后留在部队里面呢。”

    冬梅哥听了老婆的话就来气,他说:“你哥哥是干什么吃的,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我看他是从心的吧。”

    嫂子听到丈夫不仅不同情进了监狱的哥哥,反倒还出言不逊的讽刺嘲笑哥哥,嫂子气的从床上跳了下来,鞋子都没有穿的就扑了过去。

    她说:“以前,我哥哥当院长的时候,你和我说话低三下四,既客气又礼貌,现在我哥哥进了监狱,你就看不起我了,是不是,像你这种人,简直就是狼心狗肺,早晚被天打五雷轰……,我今天就替我哥哥抽你几个耳光。”

    说着,嫂子就要冲上去抽冬梅哥的脸。

    冬梅哥也毫不示弱,他一把抓住老婆的右手,将她提溜了起来,准备扔出去。

    冬梅看到哥哥和嫂子马上就要打起了,她忙冲了过去。

    她拉开了哥哥和嫂子,说:“人常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才修得共枕眠,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因为这点小事儿,就要大动干戈?”

    冬梅好不容易拉开了哥哥和嫂子,两人又扑到了一起。

    嫂子一边抓冬梅哥的脸,一边对冬梅说:“冬梅,你老公卫国是读书人,有知识,有文化,不仅懂得怜香惜玉,还懂得体谅人的难处,像你哥哥这种没念过书的大老粗,狗屁不通,我当时跟了他,真是瞎了眼了。”

    听到嫂子竟然在夸赞卫国,冬梅一头雾水,不由的想起了,去年过年的时候,嫂子当着自己的面,贬低卫国不会遛沟子拍马屁的事情。

    并且,嫂子还嘲笑卫国当了一辈子石油工人了,还没有干到大领导,真是没出息。

    冬梅想不明白,一向看不起卫国的嫂子,怎么今天就突然话锋一转,态度大变,夸赞开始卫国了。

    冬梅真是想不同。

    冬梅哥看到老婆来抓自己的脸了,他一把打开了老婆的手,说:“你本事,就去嫁个商品粮啊,干嘛嫁我这种庄稼汉……”

    冬梅看到两人为了勇勇的事情闹的不可开胶,她干脆直接说道:“你们两人就别打了,也别吵了,不就是为了孩子前途的事情吗,你知道我这次回来是干嘛来的吗?”

    嫂子知道冬梅是过来带勇勇去单位招工的,所以她没有啃声。

    而冬梅哥根本不知道冬梅是过来干嘛的,还以为她是过来看自己和老婆打架,凑热闹的。

    他便呵斥冬梅说:“你没事了,就别往回跑,老老实实的呆在你们钻井公司的家属院里面去。”

    冬梅听到哥哥竟然让自己走,她心说,我大老远的跑回来帮你,你竟然这幅嘴脸对我?

    不由得,冬梅很是生哥哥的气。

    她说:“是你让我走的,我要是走了,你可别后悔?”

    冬梅哥哥牛脾气上来,九头牛都拽不回去。

    他喘着粗气说:“你走,你走,没人拦你。”

    闻言,冬梅气不打一处来,她气的说:“好,好,我要不是接了妈的电话,我也不可能过来,早知道你们是这样,我就不过来了。”

    说着,冬梅转身就走。

    搜子看到冬梅要走,她赶忙吼叫,已经走到门口的冬梅,说:“冬梅,你……你……别走,你回来。”

    冬梅由于生气,对嫂子的话充耳不闻。

    可是,当冬梅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看到一个孩子正站在门口哭泣。

    而这个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勇勇。

    显然,勇勇已经听到了刚才大人们的对话。

    她看着冬梅,哭着说:“大姑,你别走,你要是走了,我咋办啊?”

    冬梅看着勇勇的眼睛已经哭红了,她知道勇勇不善于学习,不要说让他考本科了,就是大专他也没考上。

    她看着勇勇的样子,心想,如果自己今天,要是不把孩子给带出去,改变他的命运的话,可能孩子就要跟着大哥去宝鸡

    卖水果了。

    那时,由于民营经济还没有遍地开花,所以就业对于一个农村孩子来说,并没有那么容易。

    再加西北地区传统思想的影响,以及周围村民的有色眼镜,如果孩子高中毕业了,留在留在家里种地,或者跟着父母出去卖水果,做生意,都会被看做是没有出息,没有前途的表现。

    冬梅看了看勇勇,说:“孩子,你别哭了,我进去给你爸爸妈妈说。”

    说着,冬梅又转头朝屋内走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