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09章 倾诉倾诉,说不定心情还能好点

正文 第509章 倾诉倾诉,说不定心情还能好点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涛涛坐在自己的卧室里面,他看着眼前那些,自己曾经看了一遍又一遍的书说:“我觉得,我还是回一中,再补习一年吧。”

    卫国站阳台,浇着那几株自己养殖的花朵。

    他说:“育才大学呢,虽然是民办大学,但是民办大学,并不一定就代表不好,代表差啊?”

    冬梅坐在客厅里面。

    她虽然开着电视,但是心思却全部不在电视面。

    她说:“不行,就让涛涛再去补习一年算了,毕竟孩子有学习文科的那个天赋。”

    涛涛说:“对,如果让我再补习一年的话,我一定考一个好大学。”

    卫国浇完了花,继续给花松土。

    他说:“如果你去补习的话,我真怕你的身体撑不住。”

    话毕,卫国就想到了涛涛为了学习,而付出的那些努力。

    涛涛说:“我觉得我的身体很好,我一定能撑得住。”

    听到卫国说道了身体,冬梅犹豫了。

    她说:“涛涛,如果你要补习的话,那你肯定还得再刻苦学习一年,太伤身体了,不行你就去那个育才大学吧。”

    卫国继续说道:“我想啊,如果你去育才大学的话,因为你是第一届本科生,我想育才大学,肯定还会特殊的重视你们,说不定等你毕业之后,还能留校呢。”

    育才大学在这之前,一直是专科学校,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才从专科学校升成了本科学校。

    涛涛说:“如果我去育才大学的话,肯定会被好多人看不起,甚至以为我是掏钱买的大学再呢。”

    闻言,冬梅心里很不舒服,明明是孩子经过自己的努力,通过统考而考的大学,怎么会被人家给误会呢?

    于是,冬梅说道:“既然这样,那你还是去补习一年算了。”

    卫国说道:“虽然民办大学,在我们国家没有市场,大家也都不认可民办学校,可是在美国,好大学全部都是民办的,比如哈佛,斯坦福,麻省理工……。“

    闻言,冬梅又动摇了,她对涛涛说:”既然民办大学在国外都是好大学,那么再咱们国家,迟早也会承认和认可民办大学的,你就去吧。“

    涛涛听到母亲一会让自己去育才大学,一会又不同意自己去育才大学,一会让自己回学校继续补习,一会又不让自己补习,他一头雾水的问冬梅说:”老妈,你到底是让我补习呢,还是让我去育才大学呢?“

    涛涛的一句话问住了冬梅,说实话,一向心里有主意,并且意念坚定的冬梅,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冬梅楞了一下,然后想了想说:”你们父子两,一个是中专生,一个是准大学生,都比我聪明,都比我目光长远,你们自己看吧。”

    说着,冬梅竟然出门走了,留卫国和涛涛在家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卫国看到冬梅走了,他瞬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便找了个借口,也开溜了,留涛涛一个人在卧室里面发呆。

    涛涛感觉痛苦至极,内心里面及其煎熬。

    他想补习吧,又觉得再熬一个高三真的好痛苦。

    他不想补习吧,又不想去那个所谓的民办大学育才大学。

    到底该怎么办呢,涛涛非常的迷茫。

    冬梅出去后,在大院里面转了一圈,突然看到了一个商店里面的电话。

    心情复杂的冬梅,突然想到了母亲。

    她觉得,应该给母亲打一个电话,倾诉倾诉,说不定心情还能好点呢。

    于是,冬梅拨通了母亲隔壁家里的电话。

    隔壁老王接起电话后,大声问道:“找谁呢?”

    随着经济的发展,电话已经开始在农村普及了,而老王家,就是最早装带电话的农村用户之一。

    冬梅客气的说道:“王叔,我是冬梅,你帮我把我妈叫来,我想和她说一阵子话。”

    听到是冬梅,王叔赶紧跑到隔壁,把冬梅妈喊了过来。

    当冬梅妈接起电话后,冬梅原本准备,给她好好倾诉一番的,结果没有想到,母亲反倒先给自己倾诉了。

    冬梅妈唉声叹气的说:“哎,冬梅,你给想个法子啊,你哥哥军利和你嫂子在家吵的不可开交呢……”

    心乱如麻的冬梅,听到哥哥和嫂子吵架,她的心里更加的乱了。

    她问母亲说:“我哥哥和我嫂子吵什么呢?”

    冬梅妈说:“你不知道啊,勇勇今年高考,连个大专也没有考,去当兵也没有当,简直没有出路了……。”

    冬梅问:“他们为这个再吵啊?”

    冬梅妈说:“你嫂子她哥哥之前保证过的,说在部队有熟人,保证能让勇勇当兵,现在好了,嫂子他哥因为犯罪被抓了,勇勇当兵也落空了,你说这该怎么办啊?”

    听到勇勇竟然没有去处了,冬梅想着说:“难道孩子,不能跟着他们去卖水果吗?”

    冬梅妈说:“哎呀,这怎么能行呢,你哥哥和你嫂子卖水果就行了,怎么能把孩子也拉卖水果呢,人家会笑话的。”

    冬梅不解的说:“卖水果也是工作啊,那有什么好笑话的呢?”

    冬梅妈说:“你有所不知啊,咱们农村人啊,就是看不起卖东西的人呢,这个人呐,只要有份稳定工作,最好是事业单位编制的工作,那才让人瞧得起呢。”

    冬梅很不理解大家的想法,虽然她觉得卖水果,也是一份非常不错的工作,既收入高,还不苦。

    冬梅说:“那怎么办啊?”

    冬梅妈也没有主意,她随便说着:“要不行,你把勇勇领着去你们单位,当苦力去,即使是个临时工,哪怕是个最底层的工人也行啊。”

    冬梅不解的说:“油田单位苦啊,尤其是最底层的工人,不仅工作苦,而且还有一定的危险性呢。”

    冬梅妈说:“那也比卖水果强。”

    冬梅无语了,她说:“如果我把勇勇给带到油田单位,我哥哥和我嫂子,会同意吗?”

    冬梅妈说:“对咱农村人来说,只要能脱离土地,不种地,拥有一份事业单位编制的工作,哪怕是下井挖煤呢,都能行啊。”

    冬梅知道挖煤的辛苦和危险。

    她想,既然

    哥哥和嫂子连挖煤都能接受,那相比挖煤,挖石油可就要轻松和安全多了啊。

    于是,冬梅说:“妈,你有我哥哥电话吗,你把他的电话给我,我给他说。”

    冬梅妈说:“你哥哥本来有手机,可是两口子吵架,连手机都给摔了,你干脆回来一趟,直接把勇勇给带出去吧,不然我看啊,他们两口根本安宁不下来啊。”

    闻言,冬梅答应了母亲。

    她说:“好吧,那我这两天,就抽空回来一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