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04章 你是领导吗

正文 第504章 你是领导吗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冬梅在省城石油学院校门口走来走去,徘徊了好一阵子。

    她看着空空如也的学校,再看看紧闭的大门,心想,既然到了这里,那么至少得想办法进去吧?

    不然,怎么找到学校的招生办老师啊。

    于是,冬梅来到了学校门口的电动门附近。

    冬梅从来没有见过电动门,她以为是手动的,于是打算将门推开,然后进到学校里面去。

    可是,当冬梅刚推了两下,旁边房子里面的人就出来了。

    只见,一个年龄和冬梅相仿的中年妇女,一脸怒气的冲着冬梅吼道:“你,那个女人,说你呢,你是干嘛的?”

    冬梅看到有人出来了,她赶忙客气的说道:“老师好,我是学生的家长,我孩子想考咱们省城石油学院,他的分数够了,但是填错了志愿,我过来,想问问,咱学校能把我孩子招收进去吗?”

    冬梅说了一长串话,中年妇女也没有听清楚。

    中年妇女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告诉冬梅说:“你想让你孩子进我们学校,那你就得去找学校招生办的老师,我可帮不了你。”

    冬梅头顶着大太阳,她感觉热极了。

    她说:“那你让我进去,我去学校里面,找你们招生办的老师啊。”

    中年妇女拒绝了冬梅,说:“你有准入证吗?”

    冬梅摇摇头说:“我没有。”

    中年妇女继续问:“那你有介绍信吗?”

    冬梅继续摇摇头,说:“我是自己找到这里来的,怎么会有介绍信呢。”

    中年妇女叹了口气,说:“既然你没有准入证,也没有介绍信,那么就请回吧。”

    说着,中年妇女就朝门岗房走去。

    冬梅着急的朝着她喊道:“老师,我是来给我孩子办事的,你就让我进去吧。”

    中年妇女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学校,然后消失在了冬梅的眼前。

    虽然被学校拒之门外,但是冬梅并不气馁,她继续在门口徘徊着,希望能找到进入学校里面的途径。

    等了半天,终于等到了一个大学生模样的人,拿着学生证走了过来。

    冬梅悄悄的跟在此人的后面,试图浑水摸鱼的混进去。

    只见,前面的大学生刚进去,冬梅就在后面跟了过来。

    可是,即使冬梅跟的很近,她还是被坐在门岗房里面,火眼金睛的中年妇女给发现了。

    中年妇女一边大喊着阻止冬梅,一边冲出来,直接把冬梅给推了出去,并且警告她不要擅自闯入,不然就要报警了。

    压力之下,冬梅老实了很多,只能原地等待。

    不一会儿,又过来一个大学生,冬梅没有跟着他进去,而是走上前去,询问学生。

    她说:“同学你好,打扰一下。”

    学生看了一眼冬梅,说:“阿姨你好,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冬梅欲言又止,尴尬的说道:“同学,请问你们学校,除了这个大门之外,还有别的门,可以进去吗?”

    学生指了指北边,说:“除了这个正门之外,还有北门呢,同样可以进去。”

    冬梅的意思,并不是正式的入口,而是类似于围墙上破了一个洞可以爬进去,或者栏杆上少了一根钢筋,可以钻进去的那种地方。

    她表情按难受的说:“同学,我说的不是大门,因为我没有学生证和介绍信,所以我从大门进不去,我说的是窄门,或者是你们自己开辟出来的门,没有人管的那种门”

    冬梅解释了半天,学生算是听出来一个一知半解。

    他似笑非笑的说:“阿姨,不好意思,我们学校的学生都很文明,我们暂时还没有开辟出来那种没有人管,并且可以进出的门。”

    话毕,学生就凭借学生证进了学校。

    冬梅尴尬的站在原地,心想,进个学校,怎么比登天还难啊?

    冬梅找了个阴凉处坐了下来,从包里面拿出军用水壶,咕咚咕咚的大口喝着水。

    省城很热,将近四十度的高温,炙烤着大地。

    冬梅汗流浃背,恨不得一口将军用水壶里面的水给喝个干净。

    冬梅看看表,已经下午三点了,要是自己再进不了学校,找不到招生办的老师,可能今天的计划就要泡汤了。

    冬梅感觉有点头晕,她知道自己因为没有吃午饭,而导致血糖降低了。

    于是,她从包里面拿出馒头,就着大葱,喝着凉开水,吃了起来。

    旁边卖冷饮的大姐,看到冬梅吃的很香,开玩笑的说:“妹子,你是山东人吧?”

    冬梅一口关中方言说道:“我是咱关中西府人。”

    听着冬梅的口音,卖冷饮的大姐笑着说:“我看你吃大葱就馒头,我还以为你是俺们山东人呢。”

    冬梅吃完了馒头,喝了几大口水,说:“大姐,你知道这个学校,怎么才能进去啊?”

    大姐摇摇头说:“这个学校不好进,你进去干啥事儿去啊?”

    冬梅说:“孩子高考成绩不错,可是志愿填写滑档,我来给孩子跑跑,看能把孩子放进咱省城石油学院不?”

    大姐点点头说:“原来是这样啊,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看你再这里徘徊了好久了,就问问你。”

    冬梅说:“大姐,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能让我进到这个学校里面去呢?”

    大姐摇摇头说:“我也是刚来这里不久,我不知道怎么进去啊。”

    冬梅焦虑的说:“那可怎么办啊,孩子还在家里面等着呢。”

    大姐给冬梅出了个主意说:“既然他们不让你进去,那你就在门口等待,说不定还能等到学校里面的领导呢。”

    闻言,冬梅眼前一亮,她觉得大姐说的有道理,她说:“大姐,你说的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不过,我担心人家大领导见了咱们平头百信,根本不会搭理咱们。”

    大姐打开冰箱,给冬梅拿出来了一瓶冰镇的矿泉水说:“小鬼难缠,人家大领导一般还比较好说话呢,你就试试呗。”

    说着,大姐将一瓶冰镇的矿泉水,递给了冬梅。

    冬梅指了指水壶,说:“大姐,我来的时候带水了呢。”

    大姐说

    :“这么热的天,谁还喝常温的水啊,你就喝冰镇的水吧。”

    冬梅拗不过大姐,便一块钱买了一瓶冰水喝了起来。

    冬梅虽然以前卖过冰棍,但是她却从来没有喝过冰镇矿泉水。

    当她一口冰水下肚,瞬间感觉透心凉。

    冬梅嘴里发出了啧啧声说:“大姐,你还别说,这冰镇的矿泉水啊,还真是解渴,消暑。”

    大姐看着冬梅喝冰水很享受的样子,知道她是第一次喝冰镇矿泉水,于是又给他推荐冰镇可乐。

    她说:“大妹子,要说解渴和消暑呢,冰镇矿泉水和冰镇可乐比起来,那可就差远了,你要不要在来一瓶冰镇可乐试试。”

    说着,大姐就从冰箱里面拿出来了两瓶黑色的液体。

    冬梅从来没有喝过可乐,也没有见过可乐,她好奇的问:“这个东西是黑色的健力宝吗?”

    大姐说:“不是,我左手这一瓶呢,是百事可乐,右手这一瓶呢,是可口可乐,虽然都是可乐,但是味道还是有区别的。”

    冬梅感觉自己好像在电视上听过百事可乐的广告,于是她要了一瓶百事可乐,说:“这个多钱?”

    大姐伸出三根手指说:“三块钱。”

    听到一瓶饮料竟然要三块钱,冬梅有点舍不得买。

    但是,她看到大姐已经把可乐递到子手里面了,冬梅又不好意思,便接过了可乐。

    大姐催促着冬梅,说:“尝尝吧,味道美极了。”

    冬梅手里拿着可乐,她并不舍得喝,而是想着,这么贵的饮料,自己要是喝了,简直就浪费了,还不如带回家去,给两个孩子喝掉呢。

    于是,冬梅便把可乐装进了包里,说:”我现在还不渴,等一会渴了,我再喝。“

    话毕,冬梅就继续在学校门口徘徊。

    可是,冬梅一直从三点半,徘徊到五点,根本没有见几个人过来。

    冬梅焦急的对大姐说:”大姐,你说这学校里面,怎么就没人呢?”

    大姐说:“虽然现在没人,可是一会到下班时间,人肯定就多了,你就耐心的等待吧。”

    果不其然,等到下班了之后,教师,学生,都陆陆续续的从学校里面走了出来。

    冬梅看着那些从学校里面走出来的人,一下子有些手足无措。

    她问旁边卖冷饮的大姐,说:“大姐,这么多人,我该问哪一个啊?”

    大姐建议冬梅说:“你就挑年龄大的,头发少的,带眼睛的人问,没准还能找对人了呢?”

    闻言,冬梅便冲了上去。

    可是,当冬梅看到眼前一个个穿着时尚,皮肤白皙,相貌洋气的人时,她突然自卑了起来。

    她心说,自己一个土老帽,就这样冒冒失失的去挨个问人,是不是不太好啊?

    虽然冬梅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一想到在家里焦急等待的涛涛,冬梅便马上来了勇气。

    她冲了上去,逮住一个谢顶的男人便问:“老师,您好,请问您是学校的领导吗?”

    闻言,男人瞪大了眼睛,看着冬梅说:“阿姨,不好意思,我还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呢。”

    闻言,冬梅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现在的学生到底怎么了,怎么面相这么老,要是他不说,自己还真以为他是老师,甚至教授呢。

    接着,冬梅又瞅准了一个带着大眼镜框的男人。

    冬梅冲上去后,直接说道:“老师,你好,我是崔涛的母亲,我孩子今年高三,高考成绩已经超过了你们学校的录取分数线,只是他把志愿填错了,滑档了,现在他想上你们学校,可以吗?“

    听着眼前的中年妇女说了一大推,眼睛男一脸茫然的说:”不好意思,您找错人了吧?“

    冬梅说:“我没有找错人,您就是学校的老师,领导,或者主任吧?”

    眼镜男低调的说:“不好意思,我是本硕连读,我暂时还是学生。”

    听到眼前的男人还是学生,冬梅差点晕了过去。

    她不敢相信,现在的孩子到底怎么了,怎么都这把年纪了,还在呢?

    碰了两个男人,冬梅又瞅准了一个女人。

    她看到那个女人,非常的有气质,不仅戴着眼镜,而且还插着耳机,应该是个老师。

    于是,冬梅又冲了上去,她看着女人说:“老师好。”

    女人听到有人叫她,便摘下了耳机,说:“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冬梅以最快的语速,把刚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可是,冬梅的话还没有说完,女人便笑了出来。

    她说:“大姐,这种事情,你要找我们学校的大领导呢,我只是个普通的辅导员老师而已,根本没有那个本事,让您的孩子,来我们学校呢。”

    闻言,冬梅很是失望。

    她笑着说:“那好吧,谢谢您了,打扰了。”

    就这样,冬梅一连问了十几个人,直到学校门口的人走光为止。

    眼看看太阳就快落山了,可是冬梅依然没有找到学校的负责人,或者说能给涛涛办事的人。

    冬梅感觉很累。

    她早上只吃了个早饭,便出来了,到这会了,也才吃了几个馒头就大葱而已。

    冬梅表情失落,她孤寂的坐在学校门口的水泥台子上,看着学校的方向,不知道自己能否给儿子办成事情?

    跑了一天,冬梅身上的汗,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现在已经在脸上,积攒了厚厚一层汗盐,看上去白白的。

    虽然冬梅身在省城,但是她的心却在家里。

    她似乎已经看到家里面,涛涛正焦急的坐在沙发上,等待着自己把好消息给他带回去,等待着自己可以进入省城石油学院,而不是进入民办大学育才大学。

    就在冬梅发呆的时候,卖冷饮的大姐,突然朝冬梅喊道:“大妹子,都快七点了,你不吃饭了啊?”

    冬梅被从思绪中给喊了回来,她说:“大城市的饭菜太贵,我包里有馒头呢,我吃几个馒头就好了。”

    说着,冬梅就准备把剩下的几个馒头拿出来,将就一下,就当下午饭算了。

    大姐忙说道:“我说大妹子,你傻啊,这附近是繁华地段,饭

    肯定贵啊,你干嘛不去附近的城中村里面,去吃饭呢,面条,米饭,炒菜,应有尽有,而且还便宜。”

    冬梅看着附近繁华的街道,再看看附近的高楼大厦,她惊奇的说:“哪里有城中村呢?”

    大姐说道:“你绕着这个学校朝南走,走上三站路就到了。”

    闻言,冬梅看了看学校的南边,确实没有北边繁华。

    她问大姐说:“这附近的城中村里面,面条多少钱一碗呢?”

    大姐说:“干拌面三块钱一碗,保证吃到你饱。”

    听到三块钱一碗面,冬梅点点头说:“确实不贵,那我就去看看吧,谢谢了啊。”

    说着,冬梅就朝城中村走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