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02章 即是伤心的哭,也是悔恨的哭

正文 第502章 即是伤心的哭,也是悔恨的哭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冬梅赶紧冲着电话里面吼道:“师傅,师傅,育才大学是个什么大学啊,怎么听着好像是个高中,或者初中啊?“

    娜娜也着急的冲着电话里面喊道:“我只听过育才幼儿园,育才小学,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育才大学啊?”

    而涛涛则呆呆的坐在沙发。

    他表情呆滞,目光茫然,心说,第一志愿沿边大学没有录取自己,第二志愿省城石油大学也没有录取自己,而省城财经大学和文理学院同样没有录取自己,而育才大学却录取了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涛涛听说过育才大学,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育才大学。

    前几天,自己去学校给戴老师交高考志愿的时候,汶学,渡颜还在彼此开着玩笑,一个嘲笑一个高考落榜,一个嘲笑一个被民办育才大学录取。

    当时,涛涛还觉得好笑,心想怎么一个堂堂的大学,就起这么搞笑的一个名字呢?

    莘莘学子们,就是冲着这个大学的名字,也不会有人去选择它的。

    可是,涛涛没有想到,仅仅过了几天,自己就阴差阳错的被育才大学给录取了。

    涛涛不由的感叹,这到底是造化弄人,还是恶作剧啊?

    就在涛涛欲哭无泪的时候,冬梅再次拨通了电话。

    她要确认一下,是不是系统把涛涛的录取学校给搞错了?

    孩子高考成绩这么好,怎么能被那么个大学给录取了呢?

    可是,不论冬梅查多少遍,涛涛依然是被育才大学给录取。

    血淋淋的现实,铁一样的真实摆在面前,冬梅不得不接受,涛涛被育才大学给录取了的事情。

    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一个家庭的所有成员,既经历大喜,又经历了大悲,房间里的氛围,非常的凝重。

    涛涛坐在沙发一言不发。

    这时的他,才知道自己错了,才知道自己当初应该听父母的话,直接在第一志愿填写省城石油学院,而不应该填写沿边大学,不然,自己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啊。

    涛涛心里面极其痛苦,他渴望知道其他同学的高考成绩和被录取的大学,至少他想从中,得到某种程度的心理平衡和心理慰藉。

    涛涛拨通了宋娜家的电话。

    他从电话中得知,宋娜被省城石油学院录取,而她得高考成绩,足足比涛涛低了十分。

    渡颜被政法大学录取,她的成绩更是比涛涛低了二十分。

    王小超被邮电大学录取。

    鱼红丽被长安大学录取。

    刘楼房被交大录取。

    就连来娜也被西北大学录取,虽然她的只是个大专。

    听到了同学们的学校,一个个都是公办的,名声响亮的大学,而自己却被一所民办的,而且名字搞笑到家的大学录取,涛涛哭了。

    他即是伤心的哭,也是悔恨的哭,更是恨自己的哭。

    而冬梅也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彻底蔫了。

    她欲哭无泪,心想,孩子虽然以优异的成绩考了大学,但是却因为高考志愿没有填写好,而被一个四流甚至五流的大学给录取,这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冬梅心里很难受,同时她也很气愤,气愤自己的儿子,为什么没有被沿边大学给录取,所以才导致如此恶果。

    事后,冬梅才知道,省外的沿边大学,只在陕西省有两个录取名额。

    也就是说,它只在陕西招收两个学生。

    这么低的招收率,即使成绩再优秀,也难免滑档。

    再加涛涛在志愿里面,填写了服从调配,刚好一些不好的,民办的大学招收不到学生,就收纳了这些服从调配的学生。

    虽然冬梅心里难受,但是她知道,涛涛心里肯定更难受。

    于是,她安慰涛涛说:“孩子,别难过,育才大学呢,虽然名字不好听,但是,说不定你们这些高考成绩很好的学生,去了之后呢,学校还会比较重视你们,给与你们特殊的待遇,特殊的照顾呢。”

    涛涛的心里难受无比,他抽泣着说:“妈妈,早知道现在的结果是这个样子,当初我就听你和我爸爸的话了,也不会被那个育才大学给录取啊。“

    话毕,涛涛想起了宋娜,他说:”宋娜的高考成绩比我低十分,省城石油学院都能录取她,为什么我不行,如果我把第一志愿填写成省城石油学院,并且报考省城石油学院的话,我肯定也会被录取了,不至于搞成现在这个样子,被育才大学给录取。”

    话毕,涛涛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冬梅看着涛涛流泪的的样子,她也流泪了。

    她心里十分难受,很不得时光倒流,重新给涛涛填写志愿。

    她理解涛涛的心情,她知道孩子为了高考,拼了命的学习,可是却换来了这么一个结果,放到谁,都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涛涛继续抽泣着说:“哪怕我第一志愿随便填个学校,就是政法也行啊,渡颜比我低二十分,都被政法给录取了,为什么我就被一所民办大学给录取了呢?”

    那时,大家普遍接受不了民办大学,尤其是一些名字稀奇古怪的民办大学。

    而且,大家普遍认为,民办大学教学质量差,条件简陋,无论是硬件设施还是软件设施都远远的落后于公办大学。

    并且大家始终认为民办大学不用统考,不论成绩多少,只要交钱就能,所以导致民办大学的含金量少之又少,根本不能和普通的公办大学进行比较。

    在大家的眼中,哪怕一个孩子再优秀,哪怕你考试的成绩再好,就算你最好的民办大学,学习里面的最好专业,大家也会觉得你不如人家最差的公办大学的最差专业。

    冬梅拍着涛涛的肩膀,她安慰着涛涛,说:“算了,别哭了,大家都是抱着一个美好的愿望去填写的高考志愿,谁会知道结果是这样呢,我们就当它是天灾**吧,不怪你,谁都不怪,怪只能怪咱们运气差,怪咱们倒霉,偏偏赶这么一回事儿……”

    虽然,冬梅知道是涛涛在填写高考志愿的时候出现了致命的失误,但是她还是找着借口安慰涛涛,想让孩子想开点,放宽心,担心他心里受伤。

    涛涛感觉非常的绝望,他扑进了冬梅的怀里,大哭着说:“妈妈,你说我当时要是听

    了你和爸爸的话,填写了省城石油学院,我也不会被育才大学给录取啊,你说,如果我高考志愿认真填写的话,我会不会这会儿,从电话里面听到的是,崔涛被省城石油大学录取的消息啊?”

    冬梅抚摸着涛涛的脑袋,心里难受至极,谁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呢?

    她安慰涛涛说:“孩子,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人生漫漫长路,以后的路途还久远着呢,只要咱们把后面的路都走好就成了。”

    可是,无论冬梅怎么安慰涛涛,就是无法抚慰他的心灵,无法让他平静下来。

    晚,冬梅一晚没有睡着。

    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她想到了好多问题。

    她甚至想到了涛涛可能落榜,也可能考一个不好的大学,但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涛涛会考一个民办大学?

    冬梅越想,心里越难受,她甚至开始埋怨卫国,埋怨他和涛涛吵架,不仅没有起到正面的作用,反而起到了反面的作用。

    她心想,如果在涛涛填报志愿的时候,卫国不要从山回来,不要和涛涛吵架,不要激发涛涛内心深处的那颗叛逆的心脏,也许自己好言相劝,也许自己苦口婆心,说不定就能劝说涛涛,放弃那个所谓的沿边大学,而把志愿填写成省城石油学院呢?

    冬梅叹了一晚的气,她心理非常的不平衡。

    她告诉自己,自己因为高考失败,而做了一辈子的高考梦。

    现在,孩子高考了。

    虽然他高考的成绩是成功了,可是他填写的志愿却失败了。

    冬梅告诉自己,自己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像自己一样,因为一个梗而一辈子难过,一辈子过不去。

    冬梅想了一个晚,就在早晨半睡半醒的时候,冬梅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她一大早,早早就起床了。

    她收拾好了东西,拿好了现金,来到了涛涛的床边。

    冬梅看到睡着的涛涛,眼角挂着泪痕,她知道孩子已经哭了一个晚。

    于是,冬梅叫醒了涛涛,她说:“涛涛,你别担心,妈妈今天就去趟省城,去找省城石油学院,去找他们的老师和领导,看能不能把你,给重新录取到它们的学校。”

    闻言,已经哭了一个晚的涛涛,突然两眼放着金光,他既激动又害怕的说:“妈妈,要是省城石油学院能录取我的话,那我就高兴死了。”

    冬梅摸了摸涛涛的脑袋,她笑着说:”孩子,为了圆你的高考梦,同时也为了圆妈妈的高考梦,妈妈今天就拼了,厚着脸皮去找省城石油学院的领导,拼了老命也要把这件事情给你办成。”

    说着,冬梅就夺门而出。

    可是,当冬梅出去的时候,涛涛才想到,母亲已经四十三岁了,不仅有着严重的心脏病,而且还有糖尿病,况且省城又大又繁华,而且母亲还不会坐公交车,她该怎么找的见省城石油学院嗯?

    就算母亲千辛万苦找到了省城石油学院,她又怎么找得到学校的领导,怎么样才能把这件事情给办成呢?

    想到这里,涛涛睡不着了,他从床爬了起来,不由的替母亲担心起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