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98章 看似不可能实现的东西,都将实现

正文 第498章 看似不可能实现的东西,都将实现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下午的数学,涛涛发挥不是很好。

    本来就理科不行的涛涛,对于数学也没有寄予多么大的期望。

    他只是希望,数学不要拉分太多就行。

    第二天的文综和下午的英语,涛涛都发挥的很好。

    从考场上下来,涛涛兴奋不已。

    当冬梅看到涛涛的表情,就知道他考的不错。

    高考结束后,不光涛涛彻底放松,就连冬梅本人也彻底放松了。

    冬梅感觉也奇怪,自从涛涛上高三之后,她在无形中,也仿佛在内心里面紧绷了一根绳子。

    而且,这根绳子始终在收紧,直到涛涛结束高考。

    她内心里面的这根束缚自己的绳子,才突然一下松开了。

    高考结束后,紧接着就是填写高考志愿了。

    那时的填写方法,和今天的填写方法还不太一样。

    今天是等到高考成绩出来后,才会填写高考志愿。

    可是那时,必须自己先给自己估个分数,然后在凭着感觉填写高考志愿。

    在山上上班的卫国,深知填写高考志愿的重要性,于是,他也斗胆向李队请了假,然后回来看着给涛涛填写高考志愿。

    卫国当年,在填写志愿的时候,也是糊里糊涂。

    没有人给他指点,也没有什么可以参考,他就随便填写了自己的高考志愿。

    卫国的第一志愿,填写的是师范类学校。

    第二志愿,填写的是长庆石油学校。

    第三志愿,填写的是冶金类学校。

    本来,卫国觉得,自己填写的第一志愿,差不多应该能录取,这辈子可能就要在学校里面,当一辈子老师了。

    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志愿,竟然没录上,竟然被第二志愿给录取了。

    就这样,卫国阴差阳错的,成为了一名石油工人。

    就连卫国自己也感叹命运的奇妙。

    因为在这之前,由于信息的闭塞,他连石油是什么都搞不明白,更搞不明白要如何开采石油,更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农村孩子,会成为一名石油工人。

    卫国后来也感慨,可能是因为那个年代,广大考生门能填报的学校太过单一,选择的职业也少,所以大部分孩子都选择了师范,将来想当个老师,由于竞争激烈,自己的第一志愿便落榜了,由此便被第二志愿录取。

    而眼前,自己的孩子涛涛,马上就要填写高考志愿了,在给孩子填写高考志愿的时候,卫国却迷茫了。

    他在内心里面,反复的询问自己,是让孩子报考石油类专业,回油田子承父业继续当一名石油工人呢,还是让孩子去外面闯荡呢?

    回到家里,卫国本想先恭喜儿子,毕竟他有可能是家里面第一个大学生了呢。

    可是,冬梅告诉卫国,涛涛竟然去学校,和同学一起参加所谓的撕书发泄活动去了。

    卫国不解涛涛为什么要撕书,他担心的对冬梅说:“冬梅啊,你说这孩子也真是,就这么把书给撕掉了,万一落榜了可怎么办?”

    冬梅不喜欢听万一,她说:“怎么可能落榜,我就凭自己的直觉,涛涛最不行也能上个二本。”

    卫国给冬梅解释说:“我不是给大家泼冷水,我只是想的比较多一点而已。”

    话毕,卫国就把志愿填报指导拿了出来,仔细研究着。

    卫国边研究,边询问冬梅说:“孩子他妈,你没问问涛涛,他到底想上什么学校,学什么专业啊?”

    冬梅凑近了卫国,看着志愿填报指导说:“孩子能有个什么主意,都是随波逐流,我们给他选择,等我们选择好了,再让他选择就行了。”

    于是,卫国和冬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给涛涛找到了四个一本类学校,四个二本类学校,并且给他选择了好多专业,比如中文,财经,法律,历史,英语,日语

    晚上,趟在床上。

    卫国询问冬梅说:“冬梅,你说等孩子大学毕业了,是让孩子回来油田上班呢,还是让他去外面闯荡世界呢?”

    冬梅毫不犹豫的说:“还是让孩子回单位来上班吧。”

    卫国侧着身子,用手支撑着脑袋,问冬梅说:“你说让孩子去外面闯闯,怎么样?”

    冬梅比较保守,她觉得孩子,应该在一个有着正式编制,或者国企的地方上班,有着固定的工作,固定的收入,那才叫工作,那样父母才能安心。

    于是,她对卫国说:“咱们的孩子,从小在温室里面长大,你让他出去闯,你觉得他能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吗?”

    卫国点点,又摇摇头的说:“这个说不来,现在国家经济发展这么好,尤其是南方,如果让孩子去南方发展,我想他将来的成就,肯定比你我要高的多呢。”

    听到南方,冬梅皱着眉头说:“咱们西北人,讲究个落叶归根,你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让他去南方工作,将来娶个南方媳妇,直接落户到了南方,你觉得合适吗?”

    相比冬梅的传统,在这一方面,卫国倒是看的很长远。

    他说:“南方经济发达,不仅工作好,机会多,而且还有利于孩子的长远发展呢。”

    听到长远发展,冬梅的第一反应就是,凡是到一个地方,必须先安身才能立命啊。

    她问卫国说:“孩子去南方发展,先得有个住的地儿吧,你说那地方,那么遥远,孩子住在哪里啊?”

    卫国说:“到哪里,住哪里啊。”

    冬梅说:“南方也会好的像咱们西北的企业一样,给孩子分房子吗?”

    闻言,卫国突然笑了出来。

    他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分房子啊,我告诉你吧,在南方啊,所有企业单位,早都不分房子了,这个政策啊,已经取消了”

    卫国的话还没有说完,冬梅就打断了他,说:“不给分房子,工人住哪里去,难道露宿街头啊?”

    卫国嘲笑冬梅说:“你傻啊,要我说啊,你简直就是井底之蛙啊,现在的南方啊,都是买房子呢,什么万科,万达等等房地产公司,盖的楼房好的不得了呢。”

    闻言,冬梅的思想很受冲击。

    她说:“难道我们单位以后,也不会给职工分房子

    了吗?”

    卫国肯定说:“是啊,以后啊,楼房就跟商品一样,可以直接买卖了呢。”

    听卫国说楼房竟然可以跟商品一样买卖,冬梅感觉不可思议的说:“卫国,难道我们住的这个房子,也可以用来买卖吗?”

    卫国摇着头说:“当然不可以了,我们这个房子,是单位的福利房,我们个人是没有产权的,所以只能住,并不能买卖,但是地方上的房子,就不一样了,为什么叫做商品房呢,就是因为它有房产证,并且五证齐全,可以像商品一样交易,懂了吗?”

    听了半天,冬梅依然听了个一知半解。

    她说:“不论这个房子是不是商品,我就觉得,让涛涛去南方发展这个事情,让我说就是不合适。”

    卫国说:“我知道你怕孩子没地方住,到时候,孩子挣点,咱们再给孩子添点,给孩子在南方买一套房子不就成了。”

    听到卫国真的要让涛涛落户到离家千里之外的南方,冬梅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说:“卫国,我说你是不是脑子不合适了,如果孩子住在了南方,那岂不是把根给扎到了南方,到时候,你和我老了,想儿子了怎么办?”

    卫国说的非常轻松,他道:“买个飞机票,飞过去看看不就行了。”

    听到卫国竟然说要坐飞机,冬梅摇摇头,因为她感觉,飞机并不是一般平头老百信能坐的起的,她说:“卫国,我劝你就不要再说大话了,你觉得飞机是咱们这种普通工人,能坐的起的吗?”

    卫国预见未来的说:“现在,国家经济以每年百分之九的速度发展,未来十年或者二十年之内啊,好多看似不可能实现的东西,都将实现呢。”

    卫国的话说的没错,随着经济的发展,老百信买的起车了,也坐的起飞机了,更是有钱出去旅游了。

    而这些东西,在当时来说,根本就是想不到的,因为它距离现实的生活,真的是太遥远了。

    冬梅翻了个身子,准备睡觉。

    她打了个呵欠,说:“好了,我要是再和你聊下去啊,你直接就吹的没边了,说不定你把自己给吹成小布什的接班人了呢。”

    总之,冬梅是不赞成涛涛出去闯的,还是希望他落叶归根,回归单位,回归家庭,老老实实的当一个石油工人,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就行了。

    并且,冬梅并不希望涛涛有什么大的成就或者成为大富大贵的人,因为她知道,想拥有超过常人的财富和权利,就要付出比常人多的多的努力才行。

    而她并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像自己一样,为了创业而去那么辛苦的工作。

    她心疼儿子。

    可是,卫国就不一样了,相比冬梅,他的眼光明显要长远的多。

    虽然此时的油田行业,正是最好的时间段,工资在不停的上涨,福利在不断的提高,而且大型油田还在不断的被发现。

    但是,卫国却觉得,当下已经是油田的巅峰了,就像抛物线一样,如果过了这个巅峰,那么肯定是要开始走下坡路的。

    当然,自己所工作的企业是伟大的,但是并不代表它不会出现效益下滑等等可能,毕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切都在不断的变化当中。

    第二天,冬梅和卫国把涛涛叫到了身边,开始严肃和他探讨这个问题,毕竟这个事情是关系到他一辈子命运的事情。

    可是,相对于冬梅和卫国对高考志愿填报的重视,涛涛并没有把填写志愿当做一回事儿。

    显然,身为一个青少年,涛涛还是相当不成熟,他只知道高考考试的重要性,并不知道填写志愿的重要性。

    冬梅看着涛涛迷茫的眼神,问涛涛说:“涛涛,你想好了没有,你想学什么专业呢?”

    涛涛一脸茫然,他并不知道自己想学什么专业。

    他顿了顿,说:“我觉得英语不错,我想学英语呢。”

    听到孩子要学英语,卫国和冬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因为两人几乎想到了所有涛涛想学的专业,可是唯独没有想到她会想去学英语。

    冬梅倒吸了一口凉气,询问涛涛说:“涛涛,英语可是外语啊,咱们家里面就没有出现过语言天赋特别出众的人物,你可要想好啊?”

    坐在旁边的卫国也插嘴,说:“涛涛,在选择专业的同时,你要知道自己将来毕业了,所要从事的职业,所以一定要严肃对待才行,千万不敢儿戏啊。”

    冬梅也担心的说:“学语言的话,天赋是非常重要的,你看着咱们家里,不要说有什么语言天赋了,你爸爸口吃,你妈妈我连普通话都说不好,而你要去学习英语,你觉得你能学好吗?”

    冬梅只是个从农村进城的妇女,她学习了一辈子普通话,都没有学会普通话,直到现在,她还说的是一口纯正的西北方言。

    而对于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英语的她来说,英语更是像天书一样的复杂和难懂。

    她根本想不通,涛涛为什么要选择英语。

    而卫国对于英语的了解,也是停留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外国人嘴里说的话,甚至在卫国的脑海里面,好像所有白种人,都只说英语一样。

    可是,涛涛却很坚定,他丝毫没有因为父母的反对,而放弃自己内心里面的想法。

    这时,冬梅想到了自己的几个好姐妹,尤其是宋年媳妇的大女儿宋娜。

    今年已经是她第二次填报志愿了,一定比较了解学校以及专业的选择。

    于是,冬梅来到了宋年媳妇家。

    从宋年媳妇口中得知,宋娜选择了省城石油学院,并且填报了电子商务。

    对于省城石油学院,冬梅一清二楚,那可是培养石油人才的最高学府。

    可是,对于宋娜选择的电子商务,冬梅就摸不着头脑了。

    甚至,她觉得电子商务比英语还抽象。

    至少自己在电视上听过外国人说英语,至少自己知道,那一口听不明白,也搞不懂的话就是英语。

    可是,对于电子商务,冬梅甚至从电视上也没有听过。

    那个时候,由于络的普及远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所以在偏远的西北,十个人里面有九点九个人,都不知道电子商务,也是非常正常的。

    不像现在,一提

    到电子商务,就想到了阿里巴巴,接着就想到了马云爸爸。

    从宋年媳妇家出来,冬梅很是迷茫,她想不通,现在的孩子都是怎么了,竟选择一些稀奇古怪的专业,真不知道他们将来毕业了,该怎么就业。

    于是,冬梅怀着一份好奇的心里,又来到了汶学家里。

    可是,当冬梅听到汶学,竟然学的是环境艺术设计时,冬梅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她心说,汶学选择的这个专业,比宋娜选择的电子商务,涛涛选择的英语还要抽象,还要让人难以理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