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95章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

正文 第495章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被抽了两个耳光的贾玉琪妈妈,捂着脸说:“冬梅,你怎么打人?”

    冬梅说:“我就是打人了,怎么了?”

    看到贾玉琪妈妈被打了,黄刚妈妈冲了上来,说:“冬梅,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干什么呢?”

    冬梅直接指着黄刚妈妈说:“我警告你,我不想动你,你最好老实呆在后面。”

    黄刚妈妈知道,冬梅在甘泉基地农贸市场的时候,可是拍晕过市场管理员白主任的,所以,黄刚妈妈还是敬冬梅三尺的。

    贾玉琪妈妈本来还想还手,可是当她看到眼前,高自己一头,势大力沉的冬梅的时候,还是认怂了。

    她说:“我们有工作的女人素质高,不跟你们这些没有工作的女人斗,我们走。”

    说着,贾玉琪妈妈就拉着黄刚妈妈走了。

    而章玥妈妈则跟在后面,一边给走,一边给冬梅道别,说:“冬梅姐,那你忙,我先走了。”

    说着,章玥妈妈就赶紧逃跑了。

    收拾了贾玉琪妈妈,解了恨的冬梅,心情就别提有多爽快了。

    她蹦蹦跳跳的回到家里,看着提前到家的涛涛,说:“涛涛,老妈今天打人了。”

    听到母亲竟然说话像个小孩子一样,涛涛惊讶的说:“老妈,你说什么”

    冬梅坐在沙发上,喝着水说:“我今天打了贾玉琪妈妈。”

    话毕,冬梅一副自豪的表情。

    涛涛惊讶的说:“老妈,你为什么要打人家啊?“

    冬梅说:“她竟然无事生非,造谣你再外面租房,而且还和一个叫做刘楼房的女孩同居,你说她不是满口喷粪,是什么?”

    闻言,涛涛差点笑岔气了。

    他一边笑,一边说:“就算刘楼房是个女孩,我也不可能和他同居的,就他那颜值,已经够暴殄天物的了。”

    冬梅说:“你说贾玉琪妈妈,是不是自己找抽,她要是给你造谣出去,你的名声坏了,你以后还怎么在咱们院子里面找对象呢。”

    涛涛根本没有想的那么远,他说:“老妈,你怎么每天竟操心一些遥远的事情啊,我找对象那事儿,肯定还早着呢。”

    冬梅看着涛涛说:“不早了,你现在十八岁,当你大学毕业之后,也就是个二十三岁,找个女孩谈上一两年结婚,也到二十六七了,快的很呐。”

    涛涛说:“我才不想那么早结婚,等我到三十岁了,我再结婚。”

    听到三十岁,冬梅摇着头说:“三十岁太晚了,我和你爸爸结婚的时候,我二十三,你爸爸二十六,现在你们还没有长大,我们的身体已经都不行了,所以老妈奉劝你啊,作为年轻人来说,一定要早婚早育,趁着我们现在还能动,给你吧孩子带大,到时候也不拖累不了你们。”

    突然听到老妈又提到了孩子,涛涛更是感觉遥远了。

    他说:“结婚都到三十了,生孩子怎么着,也到三十一岁了,我现在才十八,还有十三年呢,早的十万八千里呢。”

    冬梅摇摇头说:“孩子,你是不知道啊,时间是越过越快,二十岁之前是一个档口,三十岁之前,又是一个档口,等你过了三十岁,你就会发现,时间简直快的不得了,还没有等你反应过来,你已经中年了,等你反应过来,提醒自己该适应中年的时候,你已经到老年了,所以时不我待,必须抓紧啊。”

    涛涛感觉母亲说的很夸张,他说:“为什么我感觉时间那么慢,尤其是整个高三阶段,我感觉就像过了三十年一样。”

    冬梅说:“那是因为你高三,这三年不够快乐,所以你觉得时间慢,如果你过的快乐的话,你觉得时间快了。”

    话毕,冬梅突然哎了一声,她说:”如果你三十岁结婚,等你三十一岁有了孩子,我已经五十五岁了,真心不知道,我这身体还能撑到五十五岁不”

    说着,冬梅突然很伤感,她感觉自己可能会活不到自己孙子出生的那一刻,更享受不到奶奶和孙子在一起的那种天伦之乐。

    涛涛安慰母亲说:“老妈,你不是常常告诉我舅舅说,糖尿病既是富贵病,也是长寿病嘛,只要顾及的好,活到七十岁不成问题吗?“

    冬梅摸了摸自己的眼睛说:“我四十岁得上糖尿病,现在已经四十三岁了,才三年时间,眼睛的视力,已经模糊的不像样子了,我真的不知道再过十三年,我会成什么样子,既算我还活着,要是给你带不成孩子,不能照顾孙子,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冬梅是非常传统的女人,虽然她总是强调,男女平等,女人能顶半边天,但是在她的思想里面,女人一辈子,就是为丈夫和孩子而活。

    等到把孩子抚养长大了,把丈夫伺候老了,又要照顾孙子,这好像就是自己的义务一样,必须得执行才行。

    听到母亲又说道了给自己照顾孩子,涛涛觉得母亲越扯越远了。

    他说:“将来我找老婆结婚,肯定是老婆来带孩子的,您就享您的清福就好了,还带什么孙子啊,也不嫌弃累。”

    闻言,冬梅说道:“傻孩子,你到底没有经历过,什么也不懂,你看看咱们的大院里面,有几个年轻人自己带孩子的,还不都是把孩子一生,稍微照顾一段时间,然后把襁褓中的孩子给老人一扔,夫妻两口子就出去工作了。

    现在的年轻人,不象我们那个时候,既坐的住,又忍的住气,还要干的动活儿”

    涛涛听到母亲说的头头是道,他也感觉到了其中的一丝道理。

    他说:“那我以后就找一个能坐的住,能在家专心带娃娃的女人结婚。”

    冬梅说:“那你就找一个没有工作的女人,说不定还能静下心来,给你带娃娃呢。”

    闻言,涛涛高兴的说:“那我就找一个没有工作的女人结婚,让她带娃娃,让您休息。”

    突然,冬梅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她说:“不行,娃娃还是我和你爸爸来给你们带吧,你还是找一个有固定工作的女人好。”

    涛涛摇摇头说:“有工作的女人,有什么好?”

    冬梅驳斥涛涛说:“肯定好啊,夫妻双方都有工作,两个人赚钱,一定比一个赚钱的好,至少以后经济不会拮据啊。”

    虽然冬梅自己是家属,一辈子没有正式工作,并且卖冰棍,卖

    饺子,卖包子,养蝎子,可以说奋斗了一辈子,而且也赚到了钱,替整个家庭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是在冬梅的内心深处,她还是倾向于让自己的儿子,找一个有工作的女人。

    可见,在冬梅的内心深处,她始终还是非常矛盾的。

    突然,涛涛不知道为什么,他心情低落的说:“妈妈,我以后肯定是一个非常穷的人。”

    闻言,冬梅立刻驳斥涛涛说:“妈妈告诉你,你一定要努力,你知道贫穷意味着什么吗?”

    涛涛体验过刘楼房那种艰苦的生活,他说:“意味着像刘楼房一样住不好的房子,吃不好的饭”

    冬梅打断了涛涛的话说:“如果你这样理解,那么我只能说明你对贫穷理解的太肤浅了,人啊,这一辈子一定要努力奔小康,一定要致富,不能安于现状,更不能破罐子破摔,就认定自己是穷人而不努力。

    如果你是个年轻人,你贫穷的话,你可能找不到你心目中理想的妻子。

    如果没有一个给力的妻子,你的下一代,下下一代,都会受到影响,这种影响可是致命的。

    如果你有了孩子,你贫穷的话,那么你的孩子便已经输在了人生的起跑线上,他不能受到很好的教育,那么他就上不了很好的大学,将来就找不到更好的工作,很有可能恶性循环。

    如果你中年以后,你继续贫穷,那么当你生了病之后,你可能因为没有钱治病,而趟在床上等死,自己看着自己等死,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你知道吗?”

    冬梅对贫穷的诠释,彻底震撼了涛涛。

    他没有想到,如果一个人不好好学习,不努力工作,不勤俭节约而导致贫穷的话,会面对这么严重的问题,甚至死亡。

    冬梅继续给涛涛解释说:“孩子,妈妈要告诉你的是,不是让你一味的去追求钱的铜臭味,或者告诉你钱是多么的万能,你要记住,钱绝对不是万能的,但是它却能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会挽救你和你家庭成员的性命,只要你理解了这个,那么你就理解了钱的重要性。”

    闻言,涛涛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

    而他的内心里面,更是久久不能平静。

    因为他从小在书上看到的,还有在影视剧中看到的,穷人永远都是正义,善良,甚至是伟大的代名词。

    可是今天,母亲的教育却彻底颠覆了自己的传统认知。

    他非常的矛盾,不知道该怎么来重新认识贫穷这个问题。

    冬梅看着涛涛恐惧的表情,便安慰他说:“孩子,你至少不用怕自己将来是个特别贫穷的人,因为我和你爸爸通过一辈子的努力,和一辈子的节省,已经给你和娜娜创出了一片天,至少让你们没有输在起跑线上,如果你们将来揭不开锅的话,我和你爸爸一定会救济你们的。

    如果你娶不到媳妇的话,我和你爸爸哪怕砸锅卖铁,也要给你把媳妇娶回来。

    如果你小孩生病没有钱治疗的话,我们哪怕卖掉现在住的这个房子,也一定会给你孩子看病的”

    冬梅给涛涛说很多。

    虽然她说的简单粗暴,但是却是一个父母对孩子最真挚的表露,完全是父母亲的肺腑之言。

    涛涛哭了,他第一次感觉到母亲这一辈子,什么都不为,就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们,为了涛涛和娜娜。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而自己作为一个刚刚成年的孩子,又能给父母付出什么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