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94章 破罐子破摔了,谁也不怕谁

正文 第494章 破罐子破摔了,谁也不怕谁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从红霞家出来,冬梅心情大好。

    看到昔日的好姐妹伤愈复出,冬梅也开心。

    冬梅不由的想到了,当初和红霞第一次遇见的时候。

    那时候,自己二十三岁,红霞十九岁,都是跟着老公从农村出来,成为了一名石油工人的家属。

    那时,她们都在新疆,都住着地窝子,而且彼此挨的很近。

    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想办法把门给撬开。

    由于戈壁滩里面昼夜温差很大,而且夜晚多水汽,所以每天早晨起来,门都会被冻住而打不开。

    男人们用改锥和灰刀打开了门之后,女人就要去倒尿盆了。

    那个时代,大家对公共卫生间还不是很重视,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偌大的营地里面,竟然没有厕所。

    冬梅刚去的时候,还不适应,她问厕所在哪里上?

    卫国告诉冬梅说,茫茫戈壁,随便找个地方上就行了。

    可是,每当冬梅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蹲坑的时候,他却是怎么都上不出来。

    因为四周没有任何遮挡,而戈壁又一马平川,很容易暴露,而冬梅的便秘,也是在新疆的时候慢慢形成的。

    由于冬梅家和红霞家距离很近,所以两人每天早上倒尿盆的时候,都能遇见。

    当时,红霞觉得冬梅很漂亮,个子又高,皮肤又白,嘴唇又红。

    而冬梅也觉得红霞很漂亮,大眼睛,双眼皮,长睫毛,苗条的身材。

    可是,两人虽然彼此欣赏,而且每天早晨都能碰见,可是因为年轻,却没有好意思彼此说话。

    直到有一天,冬梅善意的给红霞打了招呼,两人才算开始认识了。

    当时,冬梅说着一口关中西府方言,而红霞说着一口定西方言。

    两人虽然在交流,可是彼此谁也听不懂谁。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慢慢的成为了好朋友。

    成为了好朋友之后,随着交流的增多,彼此竟然慢慢熟知了对方的方言。

    一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冬梅仍然乡音未变,说着一口地道的西府方言。

    而红霞照样说着一口地道的定西话。

    可是,两人却彼此交流,没有任何一点问题了。

    冬梅走过了二单元,绕过了大坡下面的一栋楼。

    当她快要走到七号楼的时候,却被不远处的两个女人给叫住了。

    现在的冬梅,由于糖尿病并发症的影响,双眼的视力已经非常不好了。

    她远远的看到三人,却看不清三人是谁。

    没法,她只能在原地等待。

    直到三个女人走近了,冬梅才彻底的看清楚,她们是章玥妈妈,黄刚妈妈,贾玉琪妈妈。

    三人正迎面走来。

    看到三人,冬梅立刻想到了,最早自己在博科楼附近摆摊卖饺子的时候,贾玉琪妈妈是第一个过来嘲讽自己的人。

    她嘲讽冬梅家里穷,老公没本事,所以才出来卖饺子,并且她还预测冬梅的饺子卖不出去,而且也赚不了钱。

    可是,实际情况却将贾玉琪妈妈啪啪打脸。

    冬梅不仅靠着卖饺子赚了不少钱,而且最后还搬到了农贸市场,靠着卖包子发家致富了呢。

    而黄刚妈妈,当年因为涛涛和黄刚打了架,而伙同马吉妈妈,过来在农贸市场的摊位上撒野,讹诈冬梅。

    如果当时不是谭嫂出手帮助的话,冬梅真的要被两人给讹了。

    所以,冬梅始终对贾玉琪妈妈和黄刚妈妈,没有什么好感。

    至于章玥妈妈,冬梅和她也是因为孩子入学高中,去找罗劲老师帮忙的时候才认识,所以关系也非常的一般。

    冬梅看着三人,不知道她们叫自己做什么?

    章玥妈妈说话开门见山,她说:“冬梅姐,听说您儿子学了两年的理科,马上就要高考了,却突然转学文科了?”

    冬梅没有想到,涛涛转学文科的事情,竟然都传到章玥妈妈耳朵里面去。

    她说:“是啊,怎么了?”

    章玥妈妈皱着眉头,说:“我们家章玥啊,理科也是学的一塌糊涂,我听人家说,你们家涛涛在学理科的时候,成绩也不好,可是转过去学文科之后,模拟考试的成绩,竟然都上一本线了,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冬梅点点头说:“是真的,孩子之前不适合学理科,我和他爸爸却逼着他学理科,结果理科学的一塌糊涂,现在他转学文科了,算是入对行了,所以成绩才会突飞猛进。”

    闻言,章玥妈妈说道:“冬梅姐,我们家章玥的这个情况啊,和你们家涛涛的情况非常的类似,她也是擅长文科,却学习了理科,所以我也想,把她给转过去,学文科呢,我想问你的是,现在转学文科,还来得及吗?”

    冬梅掐指算了算,说::“现在,距离高考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如果你们家章玥天赋好话,可以转,如果天赋不好的话,那就算了。”

    听到天赋,章玥妈妈惊奇的问:“冬梅姐,怎么个才算是天赋好啊?”

    冬梅也不知道该怎么给章玥妈妈解释,她说:“就是孩子喜欢学,并且一学就会,而且稍微努力下,成绩就能挺高,只要这样就行了。”

    闻言,章玥妈妈虽然点着头,但是她却拿不定注意,到底是给孩子转,还是不转。

    于是,她征求旁边贾玉琪妈妈和黄刚妈妈的意见。

    贾玉琪妈妈从年轻的时候,就看不起那些没有固定工作的家属。

    她说:“让我说啊,干什么事情就要从一而终,如果半途而废的话,不仅风险大,而且还对孩子不好呢。”

    黄刚妈妈也在旁边说道:“你就别听冬梅在那里瞎说了,我看啊,他孩子的成绩,也只是暂时的昙花一现,哪里有那么厉害的孩子,只学习了不到半个学期的文科,就能考上本科的,简直是痴人说梦。”

    听到黄刚妈妈直接否定涛涛,冬梅没有作声,因为她知道,相比涛涛来说,黄刚简直就不是学习的料,他可能连大专都考不上。

    至于贾玉琪妈妈呢,冬梅更不想说什么,因为她听涛涛说过,贾玉琪在学校里面,因为太过于招摇,天天被学校里面的不良少年

    收拾。

    甚至,涛涛亲眼就见过几次,贾玉琪被追着在操场上殴打。

    冬梅看到三个女人,还在为章玥到底学文科和学理科而争吵,冬梅便借口有点事情走了。

    在背后,冬梅听到,贾玉琪妈妈当众污蔑涛涛,说:“章玥妈妈啊,你是不知道,涛涛那孩子,前段时间,还跑到外面,租房住了一段时间呢。”

    黄刚妈妈在旁边煽风点火的说:“啊,真的吗,一个高中生,放着好好的家里不住,跑到外面去住,还有这种事情吗?”

    贾玉琪妈妈说道:“我说话,什么时候还有假,肯定是真的。”

    章玥妈妈好奇的问:“涛涛为什么去外面租房住啊。”

    贾玉琪妈妈说:“你还不知道啊,涛涛找了个女朋友叫刘楼房,两人在外面租的房子同居呢。”

    黄刚妈妈瞪大了眼睛说:“屁大点的孩子,竟然还找女朋友,还在外面同居,那也太夸张了吧。”

    贾玉琪妈妈说:“一点都夸张,我亲眼见的呢。”

    章玥妈妈不敢相信的说:“我记得涛涛是个乖孩子啊,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贾玉琪妈妈添油加醋的说:“你千万不要让你们家孩子向涛涛学习,转什么文科,根本没有前途,涛涛那孩子啊,要我说啊,就是烂泥扶不上墙。”

    话毕,贾玉琪妈妈嘲讽的笑着。

    已经走远的冬梅,突然折返了回来。

    黄刚妈妈看已经走开的冬梅,又原路返回了,她紧张的说:“贾玉琪妈妈,该不会你刚才说的话,被冬梅给听到了吧。”

    贾玉琪妈妈有恃无恐的说:“冬梅啊,那就是一个糖尿病人,眼睛,耳朵,鼻子,嘴巴都不灵了,她根本不可能听到。”

    冬梅一边往过走,一边在心里咒骂着:“贾玉琪妈妈,以前年轻的时候,因为你有一份正式的工作,我们都敬重你是单位的职工,因为你穿的洋气,皮肤保养的好,我们都当你是富家的大小姐,可是你竟然满嘴喷粪,尽说些损人不利己的话,现在,大家都老了,你也快退休了,都破罐子破摔了,谁也不怕谁了,你以为我还会怕你吗?”

    黄刚妈妈看着冬梅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她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说:“贾玉琪妈妈,冬梅一定是听见你刚才说的话了,他过来是不是要和你打架啊?”

    贾玉琪妈妈根本不怕冬梅,她说:“一个烂怂卖饭的病人,我还会怕她吗?”

    冬梅虽然由于受糖尿病并发症的影响,导致眼睛视力下降的非常快,可是当冬梅的眼睛不好了之后,她的听力,却变的出奇的好,这也是让冬梅没有想到。

    章玥妈妈似乎也看出来了冬梅的怒气,她提醒贾玉琪妈妈说:“冬梅一定听见你的话了,你就给她道个歉算了,不然”

    贾玉琪妈妈很快就接上了章玥妈妈的话,说:“不然就怎么了,难道她还敢打我吗?”

    说完,贾玉琪妈妈鄙视的说:“冬梅一个卖饭的家属,还敢打我这个单位的正式工,真是笑话”

    显然,贾玉琪妈妈的思想意识,还始终停留在十几年前。

    在她的眼里,有正式工作的女人就高人一等,而没有正式的工作,或者自己做生意卖饭的女人,就天生低人一等。

    冬梅在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她觉得有正式工作的女人,就是高高在上。

    而她们这些没有正式工作的女人,就是低人一等。

    可是,冬梅现在根本不这样认为了。

    她觉得,只要是靠着自己勤劳的双手去工作,去努力,去拼搏的女性,就是优秀,独立,有为的女性,根本不会低他们这些有正式工作的女人一等。

    甚至,冬梅还认为,像贾玉琪妈妈这些吃大锅饭的女人,几乎整天都是在混日子,根本不思进取,也懒得怕动,跟她们这些自己创业,起早贪黑,不断创新的妇女比起来,简直差远了。

    当冬梅走近贾玉琪妈妈后,抬起右手,指着贾玉琪妈妈的鼻子说:“你刚才说什么,有本事,你再给我说一遍?”

    听到冬梅竟然敢威胁自己,贾玉琪妈妈丝毫不胆怯,她说:“好话不说二遍。”

    冬梅警告贾玉琪妈妈说:“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什么我儿子在外面租房,和一个叫刘楼房的女孩同居,我告诉你,刘楼房是涛涛的好朋友,而且是个男孩,如果你想见,我可以把他叫过来,让你见见,不要在这里满口喷粪。”

    听到冬梅竟然骂自己满口喷粪,贾玉琪妈妈豪不相让的说:“冬梅,你说话,给我放干净点,你骂谁呢?”

    贾玉琪妈妈的身材和冬梅差不多,也很胖,但是她的身高就要矮冬梅很多。

    冬梅直接说道:“我骂你呢,你满口喷粪,怎么了?”

    贾玉琪妈妈听到冬梅明显是在挑衅自己,她气愤的说:“冬梅,不要以为你现在有几个钱了,你就在我们面前炫耀,我告诉你,我们家有的是钱”

    贾玉琪妈妈看到自己骂不过冬梅,便开始转移话题。

    而站在旁边的黄刚妈妈,突然拉了一把冬梅说:“冬梅,大家都是一个院子的,你把话说的这么难听,以后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难看的?”

    看到黄刚妈妈说话,再联想到黄刚妈妈刚才那一副丑恶的嘴脸,冬梅直接说道:“你们家黄刚上高二的时候,就趁着你不在家,带着一个女孩子,长期在家同居,我想你应该知道吧。”

    闻言,章玥妈妈犀利的目光,马上看向了黄刚妈妈说:“黄嫂,还有这种事情?”

    冬梅继续说:“你们家黄刚和女孩同居的事情,你们家那栋楼的人都知道,你就不要在隐瞒了,所以我告诉你,别把自己儿子的丑事,往别人儿子的身上推。”

    听到自己的老底被冬梅给揭穿了,黄刚妈妈吓的脸色苍白,悄悄的站在了原地,不敢在说话。

    只有贾玉琪妈妈还是十分的嚣张,试图盖过冬梅的气势。

    她吼叫道:“冬梅,你不要仗着你人高马大,就在这里欺负我们三个人,我告诉你,我们三个人也不是好惹的。”

    话毕,贾玉琪妈妈就高昂着头,怒怼着冬梅。

    还没等贾玉琪妈妈怼向冬梅,冬梅就揪住贾玉琪妈妈的衣领,两个耳光打了上去,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