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87章 好像春风一样,抚慰着心灵

正文 第487章 好像春风一样,抚慰着心灵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客厅里,冬梅听到有人敲门,便对娜娜说:“娜娜,有人敲门,快去开门吧。“

    娜娜一边朝门口走了过去,一边问:“谁啊?“

    可是,当娜娜连续问了两声之后,依然没有人回应。

    于是,娜娜警惕的说:“该不会是坏人吧。“

    冬梅说:“快过年了,坏人比较多,如果你再叫一次,他还是没有反应的话,就别开门了。“

    卫国放下了筷子,说:“才刚七点多一点,一家三口人都在,有什么好怕的,你开门就是了。“

    而站在门口的涛涛,等了半天,也没有人给自己开门。

    他心想,一定是爸爸妈妈不要自己了,不然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就没有人过来,给自己开门。

    突然,门被打开了。

    娜娜看着门口的涛涛,先是一愣,然后高兴的吼叫了起来:“啊,快来人啊“

    听到娜娜的惊叫,刚走进厨房的冬梅以为有坏人,赶忙从厨房拿了把菜刀冲了了出来。

    而卫国则直接站了起来,握着拳头冲了过去。

    可是,当冬梅和卫国两口子,全副武装的冲过去后,却看到涛涛,孤零零的站在门口。

    娜娜激动的说:“哥哥,你终于回来了啊。“

    冬梅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涛涛“

    卫国双手攥着拳头,看着涛涛说:“儿子,你回来了“

    娜娜一把把涛涛拉了进来,说:“哥哥,快进来吃饭啊,我好不容易做了一桌子饭呢,你快尝尝。“

    涛涛被拉进来后,瞬间感觉到了一股热浪,迎面而来。

    已经没有一点火气的涛涛,感觉这股热浪真的是太舒服了,就好像春风一样抚慰着自己的心灵。

    冬梅上下打量着涛涛,说:“儿子,你的脸,你的手“

    涛涛的眼泪,在眼睛里面打转转,说:“外面太冷了,给冻的。“

    冬梅放下手里的菜刀,上前握住涛涛冰凉的双手,说:“你回来,是只吃顿饭呢,还是回来就不走了。“

    卫国看着涛涛浑身脏兮兮,蓬头垢面的样子,说:“你多少天没洗澡了,快去洗个澡吧。“

    而娜娜也闻到了涛涛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异味。

    她说:“对,哥哥,你先去洗个澡吧。“

    穿的很厚的涛涛,进屋子一会儿,就出汗了。

    他说:“爸爸,妈妈,我真的错了,你们能原谅我吗?“

    听到儿子竟然主动道歉,冬梅惊讶的说:“孩子,只要你回来住,再别出去住了,我和你爸爸都原谅你。“

    涛涛又看着卫国说:“爸爸,都是我不懂事,都是我在胡折腾,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闻言,卫国也惊呆了,他从来没有想过,涛涛会主动给自己道歉,并且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他说:“涛涛,你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和你妈妈,对你就既往不咎。“

    而娜娜则在旁边捏着鼻子,说:“哥哥,这些天,你都出去干什么了,怎么浑身恶臭啊?“

    涛涛脱掉了厚外套,又脱掉了棉鞋,说:“没干什么,就是住在刘楼房的出租屋里面。“

    娜娜不相信的说:“那你,怎么身上这么难闻啊?“

    涛涛说:“天气太冷,晚上睡觉不脱衣服,没有热水,也就没有好好的洗漱。“

    当涛涛脱鞋之后,冬梅看到涛涛的双脚,肿的像猪蹄一样。

    她心疼的说:“涛涛,你的脚被冻了?“

    冬梅小时候在农村,就是在没有暖气,非常寒冷的环境中生活,所以她对冻伤再熟悉不过了。

    涛涛点点头说:“不小心冻伤了。“

    与此同时,冬梅发现涛涛的手上,满是冻疮,她说:“你的手“

    涛涛说:“也冻伤了。“

    冬梅心疼的看着涛涛,说:“如果当初你住在家里,不要出去租房住,手和脚也不会冻伤,这到底遭的什么罪啊?“

    而在旁边的卫国也发现,涛涛原本白皙,嫩滑的皮肤,也变的粗糙干涩。

    他说:“涛涛,人如果离开自己,从小生长的熟悉环境,去适应新环境的话,一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才能完全适应的。“

    闻言,涛涛还以为老爸要让自己重新回到外面去住,他吓的说:“我宁可在家天天打扫卫生,天天做饭,天天挨骂,甚至天天挨打,我也不去外面住了,外面实在太冷,实在太痛苦了。“

    闻言,娜娜被逗笑了。

    她说:“好了,哥哥,你赶快去洗澡吧。“

    可是,对于涛涛来说,相比洗澡,他更愿意先吃饭。

    因为一进屋子,他就闻着桌子上的那些,已经是残羹冷炙的饭菜,便控制不住自己的胃了。

    涛涛说:“娜娜,我能先吃饭吗,等我吃了饭之后,我再去洗澡。“

    这时,大家才知道,原来涛涛还没有吃饭。

    于是,娜娜赶紧给涛涛拿来了碗筷,说:“那你赶紧去吃饭吧。“

    只见,涛涛坐在沙发上后,就像一个饿死鬼一样,一阵狼吞虎咽,就将大家吃剩下的那些饭菜一扫而光。

    吃饱了的涛涛,又喝了一大杯热水。

    他摸着自己圆溜溜的肚子,打了一个饱嗝,说:“天底下,再没有比在温暖的房子里,吃着热饭,喝着热水,更美好的事情了。“

    冬梅和卫国看着往日里,吃饭挑三拣四的涛涛,突然变的胃口这么好,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真想不明白。

    吃饱了的涛涛,脱去了一身的脏衣服,然后冲进了卫生间。

    这个澡,涛涛整整洗了一个多小时。

    以前,洗澡对涛涛来说,就是浪费时间,就是折磨。

    可是现在,洗澡对涛涛来说,就是享受,就是享福。

    洗吧干净之后,涛涛又三下五除二的,把那些脏衣服给全部洗掉了。

    洗了澡,换上干净衣服的涛涛,从卫生间出来后,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精神多了。

    吃饱喝足,睡意来袭,涛涛走进那个自己熟悉的卧室,不由的感慨万千。

    他端了个凳子,坐在暖气旁边,感受着暖气的烘烤。

    />

    此时,他再想想,自己在出租屋时候的窘迫,不由的感慨,真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真是自己给自己找苦吃啊。

    谢希望骂的好,也打的好,像自己这种没事爱折腾的人,就应该受到这种惩罚。

    这天晚上,涛涛没有看书,也没有学习。

    他脱了个精光,一头扎进被窝。

    当他抱着被子,可以把身子露在外面,而不怕冻伤的时候,他感慨,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外面的世界再精彩,再新奇,也没有平凡无奇的家好。

    这一觉,涛涛睡的香甜无比。

    他竟然一觉睡了十个小时,就连上学也给迟到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