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86章 委屈是暂时的,挨打是当下的

正文 第486章 委屈是暂时的,挨打是当下的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涛涛抵达了门口,他所乘坐的三轮车,被保安给拦了下来。

    涛涛肯求保安放自己过去,因为自己拿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要是在这里下车的话,怕一个人根本拿不回去。

    可是,保安按照规定办事,怎么就是不肯。

    万般无奈之下,涛涛想到了看大门的谢希望。

    他告诉保安说,门岗房的中年男人,自己认识他,而且还把他叫叔叔呢,希望保安不看僧面看佛面,把自己给放进去。

    就在涛涛和保安嚷嚷的时候,谢希望闻训出来了。

    当涛涛看到谢希望的时候,高兴的喊到:“谢叔叔,谢叔叔……“

    谢希望看着眼前的孩子,灰头土脸,两个大红脸蛋,既像高原红,又像是冻疮,他说:“这孩子,你认识我?“

    闻言,涛涛一愣,他说:“谢叔叔,你在我家来过,难道你忘了吗?“

    谢希望一头雾水,他说:“我好像跟附近的村民,没有什么交集吧?“

    听到谢希望竟然把自己当成了附近村民的孩子,涛涛赶紧自报家门道:“谢叔叔,我是涛涛啊。“

    谢希望下打量着涛涛,发现眼前的孩子蓬头垢面,衣服从里脏到外,而且脚的鞋子还破了一个大洞,他惊奇的说:“涛涛,我认识的叫涛涛的孩子多了,你是哪个涛涛啊?“

    涛涛发现谢希望竟然真的不认识自己了,他说:“谢叔叔,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就是崔卫国和尹冬梅的儿子,崔涛啊。“

    话毕,涛涛充满希望的看着谢希望,希望他看在自己父母的面子,让三轮车能够开进大院里面,好把自己给送到家门口。

    听到眼前仿佛从垃圾堆里面爬出来的孩子,竟然是崔卫国和尹冬梅的儿子,谢希望大跌眼镜。

    他说:“孩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涛涛笑着,露出了一口大黄牙说:“谢叔叔,你可认出我来了啊。“

    谢希望靠近了涛涛,仔细打量着他的面容,说:“我记得你小子,皮肤有白又嫩,而且非常光滑,怎么现在,突然变成了这副熊样?“

    闻言,涛涛尴尬的说:“我出去学习了,在外面租房住了半个多月。“

    谢希望看着涛涛脸两个大大的高原红,说:“你该不会是,住在露天的窝棚里面吧?“

    涛涛笑着说:“怎么会呢,我住在民房里面呢。“

    谢希望感觉不可思议的说:“我记得你是在一中学吧?“

    听到谢希望还知道自己在一中,涛涛高兴的说:“对啊,叔叔,您的记忆力不错啊。“

    谢希望说:“一中距离你家那么近,你干嘛住到外面去啊?“

    涛涛尴尬的说:“我专门住在外面学习,这样方面嘛。“

    话毕,涛涛使劲从脸挤出一丝笑容,以便掩饰自己脸的尴尬。

    闻言,谢希望直接说道:“我看你呀,真是吃饱了撑得,闲的没事找抽,我就问你,你放的好好的家不住,非要住到外面去折腾,你是图了什么了……“

    谢希望当年在新疆当队长的时候,就以能骂人和会骂人著称,现在老了,依然骂人骂的很有水平。

    涛涛被谢希望骂的体无完肤,他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谢希望继续说道:“涛涛,我和你爸爸,从学的时候开始就是好朋友,他一辈子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就是为了把你们两个孩子,给培养成人,然后再供你们大学,我就想不通了,你呆在家里是福烧的慌吗,非要出去给自己找罪受……“

    旁边的保安,看到涛涛被骂了个狗血碰头,纷纷看着热闹,嘲笑着涛涛。

    涛涛站在原地,就像一个犯罪了的小孩,被警察审问一样难堪。

    半晌,谢希望还没有骂完,涛涛已经奔溃了。

    他心想,早知道如此,自己还不如从三轮车下来,走着进去呢,也比在这里挨骂强。

    自己真是画蛇添足,寻着找骂。

    而谢希望有个毛病,就是骂人骂瘾了,还会动手打人。

    这么多年了,他还没有改掉自己这个坏毛病。

    而涛涛已经听的不耐烦了,他好几次试图打断谢希望的话,但是都没有插话。

    最后,他提高了嗓门,终于插了话。

    他说:“谢叔叔,我不坐车进去,我走进去,行了吧……“

    可是,涛涛的话还没有说完,谢希望就冲来,一脚把涛涛给踹倒在地。

    他说:“我今天就替你父母来教训你这个不孝子。“

    话毕,谢希望还没有打爽,他又过去,把涛涛从地给提溜了起来,连续给了几个耳光。

    没有任何防备,也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涛涛,就这样被谢希望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哭着说:“我就是让你给我开个大门,我好坐车进去,你要是不给我开门就算了,干嘛打我啊?“

    谢希望大骂道:“我不是打你,而是教你怎么做人,怎么做儿子……“

    周围的保安,看到谢希望还要继续殴打涛涛,赶忙拉开了谢希望,然后对涛涛说:“好了,你赶紧车吧,我们放你进去。“

    闻言,涛涛并不走,他站在原地,非常的委屈。

    保安见涛涛不走,赶忙把他推了三轮车,说:“你要是再不走,他还敢继续打你呢。“

    闻言,涛涛心想,算了,委屈是暂时的,挨打是当下的,好汉不吃眼前亏,走为策,忍了,得了。

    于是,涛涛跳了三轮车,一路奔驰。

    很快,三路车就顺着大坡,下到了北院,又顺着北院,来都了七号楼二单元门口。

    涛涛从车下来,把铺盖被褥,洗漱工具,学习用品,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卸了下来。

    他看看周围,深怕有人看到自己,会像谢希望一样过来问长问短。

    涛涛以的速度,把所有东西都转移进了楼道,然后溜了进去。

    可是,虽然涛涛行动如此敏捷,但是他的一举一动,还是被周围好多阿姨和叔叔给看见了。

    涛涛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家门口。

    他伸出右手,准备敲门。

    可是,当他抬起手的一瞬间,他又把手给放了下去。

    接着,涛涛又抬

    起了左手,准备敲门。

    可是,在敲门的一瞬间,涛涛突然感觉很恐惧。

    这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过的。

    他从来没有因为回家,而感到恐惧,而感到害怕,而感到压力巨大过。

    涛涛突然紧张了起来,他既向往回家,又惧怕回家……

    他既想念父母,又怕面对父母……

    在这种纠结当中,涛涛敲响了大门。

    就在涛涛敲门的一瞬间,屋子里面就传出来了熟悉的声音:“谁呀……“

    涛涛想说,妈妈是我,可是话到嘴边,却噎了回去。

    此时,他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