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85章 回家

正文 第485章 回家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终于,涛涛在硬着头皮,坚持着又熬过了几天之后,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下午,涛涛跟着刘楼房,吃了开水泡馒头就咸菜之后,他感觉自己坚持不住了。

    他看着刘楼房说:“楼房,感谢你这段时间以来,对我的照顾和帮助。“

    听到涛涛竟然感谢自己,刘楼房马意识到,涛涛可能要走了。

    他高兴的说:“涛涛,你终于想通了啊?“

    涛涛有点哽咽,他说:“楼房,不是我要离你而去,而是因为我不想拖累你。“

    听到涛涛说话这么文雅,刘楼房开玩笑的说:“涛涛,我知道你嫌这里太冷,嫌这里洗漱不方便,嫌这里卫生间不好,嫌这里……“

    涛涛打断了刘楼房的话说:“楼房,其实这些困难,我都能忍受,主要是我的钱花完了,可是还没有到月底,我又没法开口向父母要钱,更不能花你的钱,所以……“

    涛涛自从把钱花完之后,他就跟着刘楼房吃饭。

    而刘楼房因为家穷,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去正儿八经的吃饭,所以两人基本就是天天吃开水泡馒头,然后就咸菜。

    而涛涛跟着刘楼房,吃了两天开水泡馒头就咸菜之后,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既感觉胃疼,又感觉浑身没劲,最主要的是他实在是太想念家里面的饭了。

    每天晚,他做梦都梦见,妈妈给自己做了一晚臊子面端了过来。

    可是每当自己伸手接住,刚要吃的时候,却突然被冻了醒来,才知道原来那其实是一场梦。

    刘楼房把涛涛送到了门口,给他当了一辆三轮车,把他的所有行李都放了去,说:“涛涛,我就把你送到这里了,以后没事了常过来坐坐。“

    涛涛心里难受的说:“楼房,如果我回家后,我爸妈不要的我话,我还来你这里住。“

    听到涛涛还要来自己这里住,刘楼房吓的说:“涛涛,你就悄悄的,幸福的,住在你家里吧,别再来我这里了。“

    涛涛知道刘楼房是为了自己好,他说:“楼房,等我有了零花钱,我请你吃大餐。“

    刘楼房说:“我天天吃热水泡馒头就咸菜呢,早就习惯了,你有钱了,就省着自己用吧。“

    话毕,刘楼房从口袋里面,掏出仅有的两块钱,递给涛涛说:“涛涛,你把这个拿着。“

    涛涛说什么都不要刘楼房的钱,他说:“楼房,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

    刘楼房说:“我知道你已经没钱了,这两块钱你就拿着吧,不然你怎么坐车回家啊。“

    涛涛摸着空空如也的口袋,发现自己确实一分钱都没有了。

    他原本准备等车夫把自己送到家门口了,他在进去家里向父母要。

    可是,刘楼房说什么也要给他钱,没法,涛涛便接过了刘楼房的钱。

    此时,在钻井公司的院子里面,冬梅,卫国,还有娜娜正聚在一起吃饭。

    在这段冬梅肩膀受伤的日子里面,娜娜基本已经学会了所有冬梅的手艺。

    现在的娜娜,不光会做面食,而且还会做荤菜呢。

    娜娜知道哥哥不在,父母都不高兴,所以为了让妈妈和爸爸高兴起来,娜娜决定给大家展示展示自己的手艺。

    于是,娜娜做了一桌子的菜,有糖醋里脊,青椒肉丝,炒土豆丝,尖椒变蛋,还有剁椒鱼头,而主食则是大米饭。

    冬梅从来不知道,娜娜还有做饭的天赋。

    当娜娜不费吹灰之力的,把这些复杂的菜,以的速度做好,并且端来的时候,冬梅惊呆了。

    她看着娜娜说:“娜娜,妈妈没有想到,从小干什么都慢的你,做起饭来,竟然这么快?“

    娜娜系着围裙,高兴的说:“说实话,我以前根本不喜欢做饭,但是这段时间跟着你学习了之后,我突然特别喜欢做饭,尤其是当自己把饭做好,别人品尝的时候,发出的那种啧啧声,还有享受的表情,我真的很有成就感。“

    冬梅笑着说:“看来,妈妈做饭好的这个基因,是完全遗传给你了啊。“

    卫国细细品尝了娜娜做的每一道菜后,给娜娜竖起了大拇指,说:“太好吃了,比爸爸做的强。“

    而冬梅因为有糖尿病,所以她只是浅尝辄止的尝了点,没有敢多吃。

    冬梅说:“娜娜,你小的时候啊,我看你性子慢,反应慢,写作业慢,干什么都慢,整个人完全遗传了你爸爸的性格,我还纳闷了,怎么就在你身,找不到一点我的基因啊,可是现在,我发现了,你在做饭这一方面,绝对是我的遗传。“

    说着,冬梅哈哈大笑着。

    娜娜也被逗笑了,她说:“妈妈,既然我遗传了你做饭的优秀基因,那我哥哥遗传了你的什么基因啊?“

    提到涛涛,刚才还欢声笑语的家庭,突然之间就沉默了,而且气氛也随之凝固了。

    娜娜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她马改口说:“咱们吃饭吧,你们两人多吃点,以后咱家这个做饭啊,你们就交给我吧,我给咱承包了……“

    娜娜还没有说完,冬梅突然伤心了起来,她说:“我们在这里大鱼大肉的吃着,不知道涛涛这会在外面,吃什么呢……“

    因为涛涛是头胎,而且是男孩,所以冬梅从涛涛小时候就给予了他,比娜娜多很多的爱。

    可是现在,涛涛却因为青春期的叛逆,而离家出走了。

    他既不回家,也不跟家人联系,甚至家人连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正在吃菜的卫国,也放下了筷子,望着天花板,欲哭无泪的说:“我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啊,为什么要生了这么一个儿子,过来折磨我们?“

    娜娜看到父母伤心了,她便想着法子,逗父母开心说:“老爸,老妈,你们就别伤心了,我天天在学校见我哥哥呢,他可精神了……“

    冬梅说:“精神有什么用,照样在外面吃苦受罪。“

    卫国说:“表面的精神,并不能代表内心里面的健康。“

    娜娜看着一桌子菜,竟然无人下筷,她开玩笑的说:“爸爸,妈妈,我们快吃吧,说不定明天,我哥哥就会因为受不了那个冻,吃不了那个苦,而主动回来了呢。“

    冬梅说:“他要是想回来,他早就回来了,至于在外面呆

    这么久吗?“

    卫国说:“马就进入三九最冷的时节了,也不知道孩子怎么熬的过去?“

    冬梅突然心里难受的哭了起来,她说:“苍天呐,大地呐,你要是有眼的话,你就开开眼吧,让涛涛现在就回来吧。“

    说着,冬梅伤心的哭泣了起来。

    而此时,涛涛已经坐着三轮车抵达了东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