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84章 你是能吃苦的人,但确是不能受罪的人

正文 第484章 你是能吃苦的人,但确是不能受罪的人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半夜,涛涛又被冻醒来了。

    他翻了个身子,看看已经烧完的煤炭,再看看已经两天没有生火的火炉,他心里很是失落。

    自从涛涛和刘楼房一氧化碳中毒之后,两人就扔掉了那些石头煤,而买了一些优质的煤回来。

    可是,优质的煤虽然容易燃烧,但是却价格昂贵,涛涛新买的一袋子优质煤,在烧了几天之后,也全部用完了。

    而冬梅给涛涛一个月的生活费,也被涛涛用的差不多了。

    被窝里面没有一丝温度,双脚被冬的生疼。

    而屋子还在漏风,涛涛却丝毫没有办法。

    涛涛知道自己睡不着了,他便从床爬了起来。

    他披了一件军大衣在身,准备学会儿习。

    可是,当涛涛打开台灯,坐在干冷的凳子,看了没有半个小时的书,他就被冻的坐不住了。

    相比学习的动力,对抗寒冷需要更强大的毅力。

    涛涛看着自己满是冻疮的双手,摸摸已经被冻成红苹果的脸蛋,他哭了。

    涛涛压低声音抽泣着。

    虽然他想淘淘大哭,甚至放声大哭,好发泄出来心中的委屈和痛苦。

    可是,他知道,如果自己哭出来,被刘楼房看到的话,他一定会劝自己回家的。

    因为从自己第一天搬家过来的时候,刘楼房就看出来了,自己根本吃不了这个苦,受不了这个罪。

    涛涛抽泣了一会了,擦干了眼泪。

    他想喝口水,可是却发现杯子里面的水,已经被冻成了冰块,根本没法喝。

    他想吃一碗面,可是刘楼房的房子里面,只有冷馒头。

    自从他住进刘楼房的房子以后,他就从来没有脱过衣服睡觉,几乎每天都是里三层,外三层的穿着衣服睡。

    他甚至感觉,自己过的生活,就像是爱斯基摩人的生活,一点也没有现代科技的信息。

    可是,这一切是谁造成的呢,还不是自己亲手造成的!

    涛涛想回家,可是,又怕父母不接受自己。

    他的内心里面十分的矛盾!

    就这样,涛涛一直从天黑坐到了天亮!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房子里边的时候,涛涛突然有种熬到头儿的感觉!

    他感觉整个人都已经被冻僵了,浑身没有一点火气儿。

    这时,刘楼房也醒了过来。

    他看着正坐在凳子发呆的涛涛,说“涛涛,你怎么起来这么早,是不是想家了啊?”

    闻言,涛涛发现刘楼房竟然猜出了自己的心中所想,他忙说“没有,我早起,看书学习呢。”

    话毕,涛涛打了一个冷颤。

    刘楼房伸了伸懒腰,终于从被窝爬了出来。

    他看到涛涛的书,才翻到第一页,便知道涛涛根本没有看书学习。

    刘楼房说“涛涛,你要是实在受不了这个苦和这个冻了,那我就送你回家呀,别在这里硬撑着,小心冻出病来。”

    虽然刘楼房的话说到了涛涛的心坎里面,但是涛涛还是反驳刘楼房的说“嗯,既然你在这种环境中都能坚持下来,而且一坚持就是三年,为什么我就不能坚持下来呢。”

    话毕,涛涛抖了抖身的衣服,努力着站了起来。

    刘楼房说“我从小就生长在这种环境中,早就习惯了,可是你不一样呀,你从小就生活在温室当中,怎么能适应得了,这种恶劣的环境呢?”

    涛涛再次强调自己的适应能力强,他说“楼房,你别小看我,我可是能吃苦的人。”

    刘楼房笑了笑,说“涛涛,我知道你是能吃苦的人,但你确是不能受罪的人。”

    刘楼房的这句话,似乎点中了淘淘的要害,涛涛竟然无言以对。

    涛涛走到门口,打开了门,一股寒冷的空气迎面扑了过来。

    涛涛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说“睡了一晚,怎么感觉脚的鞋子,突然变小了呢。”

    刘楼房披了件军大衣,准备下去一楼打水,他说“不是你的鞋子小了,可能是你的脚已经被冻肿啦。”

    闻言,涛涛赶忙坐了下来。

    他一边脱鞋,一边说“不可能吧,我可是从来没有脱过脚的棉鞋呀。”

    当涛涛把鞋脱下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两个脚,明显比之前肿了好多,就像两个猪蹄一样的搞笑。

    他摸着自己冰凉的脚说说“我的天呐,还真的肿了。”

    当刘楼房把热水,从一楼提来的时候,涛涛就要用热水泡脚。

    刘楼房赶忙拦住了涛涛,说“你要干什么?”

    涛涛说“脚都快冻成冰块儿了,难道就不能用热水温暖一下呀。”

    刘楼房说“千万别拿热水,泡已经冻肿了的脚,不然你的脚,会肿的连路都走不成的。”

    闻言,涛涛吓了一跳说“那怎么办呀,总不能这样一直肿下去吧。”

    刘楼房说“你就让它先肿着吧,再经过一个冬天之后,到春天了,你的脚就彻底好了。”

    闻言,涛涛看着自己满是冻疮的手,然后又看了看被冻肿的脚,他叹了口气说“照这样下去,一个冬天下来,我岂不是废了吗?”

    闻言,刘楼房哈哈大笑着说“像你这种情况,我都经过不知道多少个冬天了,我都没有废掉,再别说你了,才仅仅经历了一个冬天而已,人没有那么脆弱的。”

    涛涛勉强又穿了鞋,他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刘楼房知道,涛涛每天早起来,第一件事就要去厕所,于是他提醒涛涛说“”你还不赶紧去厕所,不然一会儿,排不到你了。”

    闻言,涛涛摇摇头说“算了,去了也是白去,还不如不去呢?”

    刘楼房惊讶的说“你怎么了,涛涛,竟然连厕所都不了,你也不怕把自己憋死呀。”

    涛涛难受的说“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我住到你这里之后,就出现了严重的便秘,这七天来,你看我天天往厕所里面跑,但是却没有出来过一回。”

    听到涛涛便秘竟然如此严重,刘楼房说“那你不赶紧去医院看看,便秘可不是小事儿呀,会生病的。”

    涛涛无奈的说“我在家的时候,一切都好好的,每天早起来,固定一

    个大号,可是到了你这里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完全紊乱了。”

    刘楼房惊讶的说“涛涛,你还是回家去吧,不然在我这里继续住下去,我怕你真的生病?”

    涛涛看到刘楼房一副嫌弃自己的表情,他心中一阵凄凉,心说,在家,父母不要自己了,在这儿,刘楼房也不要自己了,自己该何去何从?

    涛涛摸着口袋里面仅剩的那十几块钱,不由的害怕起来。

    而他长这么大以来,也是第一次感觉到了生活的压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