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81章 而不是好高骛远,而不是追求虚无

正文 第481章 而不是好高骛远,而不是追求虚无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下午放了学,涛涛就带着刘楼房,到了附近的东关市场。

    不论如何,涛涛都要买个火炉回去。

    刘楼房跟在涛涛的旁边,他劝着涛涛说:“涛涛,我估计你也在我这里,住不了多长世间,所以,那就别花那个钱买火炉了。“

    涛涛否定了刘楼房说:“谁说我在你这里住不了几天,接下来的一个学期,我都要住在你这里,和你一起学习呢。“

    刘楼房通过观察,他现,像涛涛这种从小没有吃过苦,没又挨过饿,受过冻的孩子根本不可能坚持下去。

    他说:“涛涛,万一你住上个十天半个月的就走了,岂不是白买火炉和煤了吗?“

    涛涛走进市场后,就瞅着各种样子的火炉,说:“楼房啊,就算我走了,这个火炉还可以给你留下,让你在大冬天里暖和啊。“

    楼房说:“就算你把火炉子给我留下,我也没有钱买煤啊,所以你就别买火炉了,就别浪费那个钱了。“

    涛涛说:“你就当我在你这里,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吧,如果你房子没有火炉子,说实话,我还真的坚持不下去啊。“

    刘楼房直言不讳的说:“就算有火炉子,我看你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涛涛不以为然的说:“只要你房子有火炉子,把你房子给搞暖和了,不要说我坚持住一个学期了,就是让我住上几年,都没有问题。“

    刘楼房笑着说:“好吧,就算我相信你吧。“

    涛涛说:“不要说就算相信我,你应该百分之百的相信我。“

    话毕,涛涛追问刘楼房说:“楼房,你房子的冷,我是领教了,我真的不知道你这三年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刘楼房跟在涛涛后面说:“我初中的时候就开始住校,一直都没有买过炉子,也没有生过火,从十二岁到现在十八岁,整整六年了,早都适应了这种环境了。“

    涛涛听到刘楼房从十二岁的时候,就开始忍受这种饥寒交迫的生活,他不由的佩服起刘楼房来。

    他说:“楼房啊,我真佩服死你了,像你这种体魄啊,真的应该出生在南极,当一个爱斯基摩人,不然,真的是浪费你的耐寒基因了呢。“

    刘楼房回忆着当初自己十二岁住校的时候,他说:“哎,什么事情都是逼出来的,我十二岁的时候,大冬天里被冻感冒,差点没活过来呢。“

    涛涛惊恐的看着刘楼房,说:“原来,你也不是铁人啊。“

    刘楼房说:“没有人是铁人,只不过苦惯了,冻惯了,就像铁人了而已。“

    很快,涛涛就现了一家卖火炉的地方。

    因为他从来没有买过像火炉这种大件,所以涛涛和刘楼房,被无良商家给骗了个美。

    本来五十块钱的火炉,楞是给涛涛卖了一百五十块钱。

    当涛涛和刘楼房拿着火炉从店里出来的时候,还在心里暗自庆幸,沾了店家的便宜呢。

    买好了炉子,两人又去买了一袋子的煤。

    可是,因为年纪太小,又从来没有买过煤,两人依旧被骗。

    店家把店里最不好,最便宜的石头煤,以优质煤的价格,卖给了两个孩子。

    石头煤和优质煤的最大区别就是,一特别容易着,而一个很难着,就算着了也不耐烧。

    买了火炉和煤之后,两人高兴的往回家走着。

    涛涛个子矮,身体瘦,便提着火炉走在后面。

    刘楼房个子高,他便背着一袋子煤,走在前面。

    上楼的时候,刘楼房感觉背上的煤异常的沉重。

    他说:“涛涛,我怎么感觉咱们买的不是煤,而是石头啊。“

    闻言,涛涛哈哈大笑着说:“煤就是煤,怎么可能是石头呢,完全两回事啊。“

    刘楼房说:“我感觉煤好像没有这么重,这么硬吧。“

    两人回到房子后,便分工协作。

    刘楼房负责生火,而涛涛负责砸煤。

    这时,涛涛才现了这个煤的特殊,它坚如磐石,很难砸开,而且砸开后,又很难砸碎。

    当刘楼房把火炉生着了之后,就让涛涛把煤给拿过来。

    涛涛高兴的把砸碎的煤扔了进去。

    可是,无论怎么烧,那石头煤就是不着。

    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烧着了石头煤,

    看着火光,两人便高兴的开始在房子里面看。

    可是,还没有看一会,就被火炉的烟尘,给呛的在房子里面呆不住。

    这时,两个少年才现,他们只买了火炉,而没有买烟囱。

    没法,涛涛又去市场,买了烟囱回来。

    当烟囱买回来的时候,两人看着弯弯曲曲,需要组合起来的烟囱,又束手无策。

    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学习好的孩子,一般动手能力都特别差,所以刘楼房和涛涛的动手能力都很差,两人组装了几个小时,累的满头大汗,才把烟囱给装好,才把火炉的烟尘给引到外面去。

    有了火炉的相伴,两人突然间感觉到了天堂。

    涛涛感叹,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不是爱情,而是大冬天里面有个火炉陪伴。

    而刘楼房也感叹,相比眼光的温暖,他更喜欢火炉的火热。

    两人坐在凳子上学习,火炉就在旁边。

    他们感觉手不冷了,脚也不冷了,最主要的是,有了火炉,他们还可以烧开水了,这样,晚上就能有热水洗漱了。

    有了火炉的助力,两人在晚上学习的时候,突破了十一年的极限,竟然学习到了一点钟。

    而涛涛也感觉,自己选择和刘楼房住在一起学习是非常正确的一件事情。

    因为,但凡是涛涛不会做的题,刘楼房都耐心的给他讲解,并且讲到涛涛融会贯通为止。

    睡觉的时候,涛涛和刘楼房约定,楼房负责前半夜给火炉加煤,而涛涛负责后半夜给火炉加煤。

    前半夜,刘楼房每两个小时起来一次,添加了足够的煤,确保火没有熄灭。

    等到了后半夜,涛涛也按时起来了。

    可是,他在加煤的时候,完全没有经验,直接揽了一簸箕煤渣给倒了进去。

    涛涛看着火很旺,便没有在意,继

    续睡觉了。

    按道理,涛涛四点起来一次,六点还要再起来一次。

    可是,由于房子变温暖了,涛涛六点竟然没有起来,径直给睡了过去。

    而火炉里面的煤渣,则由于烧不充分,释放出了大量的一氧化碳。

    刘楼房比较敏感,他最先开始有反应。

    只见,正在熟睡中的刘楼房,突然感觉到了剧烈的头痛。

    他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

    爬起来后的刘楼房,又感觉到头晕眼花,四肢无力。

    感觉身体不适的刘楼房,他的第一反应便是,一定是煤烟中毒了。

    刘楼房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住校,他亲眼见过有同学一氧化碳中毒而被送往医院,所以他有这方面的经验。

    刘楼房迅的打开了门窗,确保整个房子通风。

    接着,他使劲的摇着正在熟睡的涛涛,把他从睡梦中给叫了醒来。

    醒来后的涛涛,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恶心至极,还没等他下床,他就开始呕吐。

    刘楼房扶着涛涛往出走着,说:“涛涛,我们一定煤烟中毒了,我们快出去。“

    涛涛呕吐了之后,才慢慢清醒了过来。

    他看着刘楼房说:“我们怎么能煤烟中毒呢?“

    刘楼房看了看已经熄灭,但是仍然冒着白眼的炉子说:“一定是半夜火熄灭了,并且烧不充分,所以产生了一氧化碳。“

    化学课上,涛涛学过,一氧化碳被吸入身体后,可以代谢掉血液中的氧,而导致人缺氧而死。

    他惊恐的看着刘楼房说:“楼房,我半夜起来给火炉里面添煤的时候,直接把煤渣给倒了进去……“

    刘楼房说:“我也把煤渣给倒了进去,但是我用火钳子使劲戳了半天,直到把火给戳旺为止。“

    涛涛说:“我只把煤渣给倒进去了,根本没有戳。“

    刘楼房说:“怪不得呢,一定是煤渣覆盖住了火苗,导致了烧不充分,所以才产生了一氧化碳。“

    两人走出房子后,躺在了露天里,呼吸着新鲜空气,感觉好多了。

    刘楼房庆幸的说:“还好我们的房子四面透风,要是我们的房子,密闭特别好的话,我估计我们这会,就算醒来,也没有力气动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亡。“

    闻言,涛涛突然想起了母亲说的话,在房子里面生火炉子特别危险,一不小心就会一氧化碳中毒。

    当时,涛涛还不以为然。

    这天,他竟然亲自遭遇了一氧化碳中毒。

    于是,他开始对母亲说出来的所有事情重视了。

    因为他觉得,好多母亲说的话,都在实际的生活中兑现了。

    如果自己还是这样反其道而行之,不听父母的话,可能后果会更加的严重。

    涛涛说:“楼房,我们需要去医院看医生吗?“

    刘楼房摇摇头说:“不用看医生,多呼吸一会儿新鲜空气就好了。“

    涛涛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突然开始怀念在家里时候的生活。

    家里,不仅不用担心煤气中毒,而且还不冷,饿了的话,母亲会把可口的饭菜端过来,什么时候渴了,什么时候就有凉开水喝。

    而且早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还不用排队,也不怕冻屁股,最主要的是,住在家里,干什么都方便啊,不像这里,不仅干什么都不方便,而且处处都有危险。

    涛涛扪心自问,你才刚出来两天,竟然就开始怀念家里的好。

    可是,当初你在家里的时候,是怎么信誓旦旦的对父母说的?

    是怎么折腾父母,让父母受伤的?

    想到这里,涛涛感觉内心非常的自责。

    可是,要是现在让涛涛回去的话,他还有点犹豫。

    可是,后面生的一系列事情,让涛涛痛苦过后,他才真真切切的意识到了家里的好,意识到了父母的好,意识道了自己是应该好好的珍惜,眼前来之不易的幸福。

    而不是好高骛远,而不是追求虚无。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