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79章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正文 第479章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涛涛看着已经钻进被窝的刘楼房,心想,既然刘楼房能适应这种睡觉前不洗脸刷牙的生活,那么自己也能适应。

    于是,涛涛喝了一口水,漱了漱口,算是刷牙了。

    涛涛来到了床边上,准备脱衣就寝。

    可是,涛涛刚脱掉了外套,刘楼房就提醒他说:“涛涛,不能再脱了。“

    闻言,涛涛一愣,看着刘楼房说:“我们又不是男女,也没有什么授受不亲,难道你还怕我半夜……“

    刘楼房被涛涛逗的哈哈大笑说:“我要是怕你,我也不会让你来我房子住了,我是怕你脱掉衣服之后,半夜被冻醒来。“

    涛涛惊讶的说:“睡觉不脱衣服,怎么睡啊?“

    涛涛有个习惯,就是睡觉前,必须脱的只剩下内裤,不然感觉浑身不舒服,不仅睡不着,而且还难受。

    刘楼房说:“还能怎么睡,就这样睡呗。“

    涛涛根本习惯不了不脱衣服睡觉的感觉,他不顾刘楼房的劝阻,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衣服给脱了个精光,然后钻进了被窝。

    当涛涛钻进被窝的那一瞬间,他真是后悔没有听刘楼房的劝告,被窝里面简直太冷了,跟冰窟窿没有什么两样。

    涛涛被冻的浑身抖,他说:“哎,在家睡习惯了,直接脱掉衣服就进来了,没有想到你房子的被窝,竟然这么冷啊。“

    刘楼房看着涛涛滑稽的样子,笑着说:“你家里面有暖气,被窝自然是热的,这里可就不一样了,我让你穿着衣服进来,你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了吧。“

    涛涛被冻的像刺猬一样蜷缩了起来。

    他朝空气中吐了一口气,竟然看到了白雾。

    他惊了一下说:“楼房,你的屋子是真的冷啊,我真的不知道一会儿怎么才能睡着。“

    相比涛涛的窘迫,刘楼房却很享受的躺在被窝里面,他说:“就这样睡啊,还能怎么睡?“

    涛涛瞪着大眼睛,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竟然看到了天上的星星。

    涛涛感觉不可思议的说:“楼房,这大冬天的,睡在你的屋子里面,跟睡在外面露天的地里,没有什么两样啊?“

    楼房翻了个身子,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说:“怎么能一样呢,露天里风大,这里风小啊。“

    涛涛能感觉到从四面八方吹进来的冷风,他说:“你这房子简直就是陋室啊,让我想到了咱们学过的一片章,陋室铭。“

    刘楼房睡意来袭,他打了个呵欠,瞌睡的说:“虽然简陋,但是也陪伴我度过了整个高中啊,所以我对这个房子,还是很有感情的呢。“

    涛涛觉得房子里面实在是太冷了,他很不得把脑袋也埋在被窝里面。

    他问刘楼房,说:“对了,你这里有没有热水袋,给我整一个过来,塞到被窝里面。“

    刘楼房摇摇头说:“我这里那里有那么好的条件,没有热水袋。“

    听到刘楼房这里,竟然连热水袋都没有,涛涛真是感觉绝望了。

    他心说,完了,今天我晚上估计要被冻僵在刘楼房的房子里面了。

    当刘楼房熄了灯之后,他很快就进入了睡眠状态,而涛涛钻则钻在被窝里面,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他感觉这个房子里面的温度,至少在零下十度左右。

    他真怕自己,要是这么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不来,直接给冻死在床上。

    在床上躺了一会,涛涛感觉这样不行,他又重新爬了起来,然后以最快的度穿上了衣服,又重新回到了被窝里面。

    穿上衣服后,虽然身子暖和了一点,但是脚和头还是很冷啊。

    于是,涛涛干脆穿上了棉鞋,戴上了棉帽子睡觉。

    如此,全副武装的涛涛,才感觉有了那么点瞌睡的意思。

    涛涛感慨,自己长这么大以来,还是第一次穿这么多衣服睡觉。

    要是让大院里面的同学,知道自己睡觉裹的像个棉球一样,一定会被大家给嘲笑死的。

    好不容易睡着了,半夜突然又被一泡尿给憋了醒来。

    这时,涛涛才现,自己竟然忘记问刘楼房厕所在哪里了?

    涛涛想把刘楼房给叫醒来,可是看着旁边睡的很香的刘楼房,他又不好意思叫。

    于是,涛涛干脆披了件军大衣,自己出去找厕所去了。

    黑夜里,房顶上一片漆黑。

    刘楼房的房子里面,既没有手电,也没有打火机,涛涛只能借着月光摸着出去了。

    城中村的房子,由于在建设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规章制度,所以瞎盖乱建。

    而黑夜里在上面行走,非常的危险。

    涛涛尿急,抱着肚子出了刘楼房的房子后,就开始胡乱的寻找。

    由于天黑,他也看不清脚底下有没有东西,是不是空的,反正就是乱走一气。

    因为涛涛从小在单位家属大院长大,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这种民房的危险性。

    就在涛涛朝前走的时候,黑暗中一处本来应该设置栏杆的地方,却没有设置栏杆。

    而栏杆后面就是一个大洞,稍不注意就会从那个大洞掉进去,并且从三楼给直接掉到一楼,摔的粉身碎骨。

    正在熟睡的刘楼房翻了个身子,突然感觉本来很拥挤的床,怎么突然变的宽敞了。

    不经意间,刘楼房刘楼房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在自己旁边睡的好好的涛涛,突然不见了。

    刘楼房心说,该不会涛涛受不了冷,半夜回家睡觉去了吧,反正他家距离这里最多也就二十分钟的路程。

    于是,刘楼房翻了个身子,准备继续睡觉。

    可是,当他刚闭住眼睛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不久之前,那个从楼上掉下去的学生。

    他就是因为晚上出去上厕所,因为看不清,所以不小心从暗洞中给掉下去了。

    想到这里,刘楼房赶紧摸了摸涛涛的被窝,现还有温度,这说明涛涛刚离开不久。

    于是,刘楼房顾不得披大衣,赶忙冲了出去。

    他生怕涛涛一不小心,从暗洞里面给掉下去。

    而就在刘楼房出来的时候,涛涛正好走到暗洞的跟前。

    此时,只要他再往前再垮一

    步,便会掉进去。

    在这千钧一的时候,刘楼房猛的大喊道:“涛涛,涛涛,快停下来,千万不敢再往前走了。“

    夜深人静,突然一声划破长空的吼叫,吓的涛涛一个激灵,他赶忙回过头去,看到刘楼房正站在原地,惊恐的看着自己。

    涛涛一脸懵逼的说:“楼房,你怎么了?“

    楼房吓的面色铁青,他说:“涛涛,你前面有暗洞,如果你再往前走一步的话,摔下去一定粉身碎骨。“

    闻言,涛涛吓了一大跳,他赶忙后退着说:“哪里有暗洞,我怎么没看见。“

    刘楼房赶忙冲了过去,拉住涛涛,然后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照着暗洞扔了下去。

    他说:“这个就是暗洞。“

    只听石头扔下去后,半天才听到回声,可见这个暗洞有多深。

    涛涛仔细一看,眼前果真有个暗洞,而且周围不仅没有围栏,就是连警告标志都没有。

    涛涛吓的咬紧牙关,说:“我的天呐,多亏你及时出来了,不然我可就命丧这里了。“

    刘楼房赶紧拉着涛涛往回走着说:“你半夜没事,乱跑什么呢?“

    涛涛说:“我尿急啊,正找厕所呢。“

    听到涛涛找厕所,刘楼房毛骨悚然的说:“前段时间,从这里摔下去碰死的那个男孩,也是半夜起来找厕所呢。“

    闻言,涛涛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后背凉的说:“太恐怖了,早知道我问下你厕所在哪里,然后再出来寻找了。“

    刘楼房说:“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不知道了,赶紧问我,不然搞出什么乱子来,我可负担不起这个责任。“

    涛涛看着不远处的暗洞说:“既然房子上有暗洞,那么主家也没说给旁边装个护栏,或者安个警示牌,这个房东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刘楼房安慰着涛涛说:“哎,城中村都这样,为了盈利最大化,把地基一层的房子盖成两层,地基两层的房子盖成三层,而且有的房子还正在施工中呢,就往外出租,都是正常现象。“

    涛涛摇摇头,嘴里骂道:“真他妈的危险,差点把老子给挂在这里。“

    刘楼房指了指一楼说:“厕所在一楼,以后你要上厕所了,从这里下去,去一楼的西边,男的在左边,女的在右边,别走错就是了。“

    听到三楼竟然没有厕所,涛涛皱着眉头说:“这么大的一个三楼,竟然没有建设一个厕所,这也太不科学,太不人性化了吧。“

    听到涛涛的抱怨,刘楼房说:“房东只管赚钱,人家才懒得给你建厕所呢,况且,厕所多了之后,还占用地方,影响人家的收入呢。“

    涛涛不服气的说:“就算给三楼不建设厕所,好坏也给二楼搞个厕所啊,你说这半夜三更的,房顶,楼道连个灯都没有,我们住户晚上起来上个厕所,多不方便的。“

    站在旁边的刘楼房,听到涛涛的怨言竟然这么多,他叹气着说:“涛涛,让我说实话,你们这些富家子弟啊,真的不适合住在这种民房里面,我看你真的是各种不适应啊。“

    听到刘楼房说自己是富家子弟,涛涛赶紧解释道:“楼房,你怕看错人了吧,我哪里是什么富家子弟,我小时候,不仅住过铁皮房子,还住过澡堂子呢,我家也是在最近几年,通过我妈在农贸市场上卖饭才逐渐小康起来的呢。“

    刘楼房说:“那也比我强多了,至少你爸爸是工人,每个月都有工资,而我父母都是农民,每年靠卖粮食赚钱呢,那个艰难啊。“

    说着,刘楼房就往房子走着。

    而涛涛则根本不想去一楼撒尿。

    他直接来到了三楼的边缘,冲着楼后面就解开了裤子,准备放水。

    可是,当刘楼房看到涛涛站在房顶,准备对着房后面撒尿的时候,吓的脸色都白了。

    他忙说:“涛涛,下面有高压电,要是你尿到高压电的话,你连人都找不到了啊。“

    可是,在刘楼房喊出来的时候,涛涛已经放水了,而且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