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78章 陋室,冰窟

正文 第478章 陋室,冰窟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涛涛躲进卧室之后,如惊弓之鸟一般,趴在窗户上,偷偷看着客厅里面的一举一动。

    当他看到爸爸进了卧室,妈妈站在客厅之后,才如释重负。

    他躲在卧室里面,像一只需要保护的小鸟一般。

    冬梅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走到了涛涛的卧室跟前,敲了敲门,说:“涛涛,你快点开门。“

    涛涛慢慢的打开了门说:“妈妈……“

    冬梅走进门后,说:“如果你想出去租房住,那你就出去租房住吧,我和你爸爸也不拦着你了。“

    听到刚才一直不同意自己出去租房住的妈妈,突然又同意自己出去住了,涛涛高兴的说:“那还太好了,可是……“

    涛涛欲言又止。

    冬梅说:“既然你出去住,那么你一定要把安全给注意好。“

    涛涛说:“你就放心,我都十八了,已经不是小孩了,我肯定会把安全注意好的。“

    冬梅说:“那你在外面租房,准备多长时间回来一趟呢。“

    涛涛说:“像所有学生一样啊,一个礼拜回一趟家。“

    冬梅关心的问:“那你吃饭怎么办呢?“

    涛涛说:“我在外面吃啊。“

    冬梅点点头说:“好吧。“

    涛涛说:“那我明天中午回来,我就搬出去了。“

    冬梅说:“能行。“

    涛涛说:“可是,我搬出去住,每个月要花钱……“

    冬梅说:“你一天吃饭十块钱,我一个月给你三百块钱,足够了吧。“

    涛涛说:“我准备给刘楼房的房子里面买个火炉,然后再买点煤炭。“

    冬梅说:“那你要多少钱?“

    涛涛说:“你第一个月给我五百块钱,多了我给你还回来。“

    冬梅点点头说:“我明天早上就给你。“

    听到母亲答应了自己的要求,涛涛高兴坏了。

    和涛涛谈完话,冬梅回到了卧室。

    她看到卫国竟然打开了一瓶白酒,喝了起来。

    冬梅知道,卫国一辈子是不抽烟,不喝酒的。

    他突然拿起酒喝了,那说明他心里肯定有事儿了。

    冬梅抢过卫国手里的酒瓶子说:“大晚上的,你喝什么酒呢?“

    卫国心里难受的说:“我恨我儿子不成器。“

    冬梅说:“你就别恨了,既然已经成那么个样子了,恨也没办法,你就任其展吧,是好,是坏,他自己把握。“

    话毕,冬梅就钻进了被窝。

    那天,冬梅和卫国都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

    第二天中午,涛涛拿着母亲给他的五百块钱,高高兴兴的搬进了刘楼房所在的出租屋。

    刘楼房的出租屋很小,涛涛买了一张二手大床回来,够两个人能够拥挤在一起。

    中午时分,阳光晒的很暖,涛涛感觉出租屋还不错。

    可是到了晚上,涛涛马上就感受了那种切肤的冻。

    下了晚自习,回到房子,涛涛感觉如同进了冰窖一样。

    像往常一样,涛涛在下了晚自习都是要吃夜宵的。

    他便对刘楼房说:“楼房,咱们去吃夜宵吧。“

    刘楼房进了房子之后,还特意又加了一件衣服,他说:“我不饿,你去吃吧。“

    听到刘楼房不去吃夜宵,涛涛便也不好意思一个人去吃夜宵,便坐下下来。

    刘楼房的桌子不大,刚好能坐两个人。

    刘楼房拿出来了一件军大衣,递给涛涛说:“你把这个披上,不然越学习越冷。“

    涛涛不以为然的说:“没事,我穿着厚棉袄,棉鞋呢。“

    往常,涛涛回家后,由于家里的暖气热,第一件事情就是脱掉外套,然后换上薄毛衣,轻装上阵。

    可是刘楼房的屋子里面,涛涛根本不敢脱任何衣服。

    他穿着厚厚的衣服,坐在那里学习,非常的不舒服。

    很快,一个小时过去了。

    涛涛已经感觉冻的坐不住了。

    他不光身子冷,脚也冻的厉害。

    坐在旁边的刘楼房,看到涛涛被冻的瑟瑟抖,他说:“涛涛,你是不是被冻的受不了?“

    为了表示自己的坚韧,涛涛说:“没事,就算冻一点,只要能学习,也没有关系。“

    闻言,刘楼房拿出了军大衣,披在了涛涛的身上,然后又给他倒了一杯热水说:“涛涛,你把军大衣穿上,然后在一小口,一小口的把这杯热水喝完,就会感觉好点。“

    此时的涛涛是真真正正的体会到了那种天寒地冻的感觉。

    他已经被冻的口齿不伶俐了,他说:“楼房……谢谢……你……啊。“

    刘楼房看着涛涛窘迫的样子就想笑,可是又不好意思笑。

    他说:“涛涛,住在我这里,相比你那有暖气的房子,感觉差远了吧。“

    涛涛硬气的说:“虽然家里有暖气,但是整天在父母的眼皮子底下活动,感觉总是被监督,被约束,一点都不美气,我还是喜欢在你这里,宁可被冻一点,但是心情是好的,舒畅。“

    说着,涛涛就开始喝热水。

    随着涛涛将那杯热水一口一口的喝下,他感觉舒服多了,身体也慢慢的热乎了起来。

    可是,当身体热乎起来的时候,涛涛却又感觉饿了。

    他摸着咕咕叫的肚子说:“楼房,这会外面还有卖饭的吗?“

    刘楼房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他说:“大冬天的,天寒地冻,卖饭的早都关门了。“涛

    涛想着自己在家的时候,还没等自己肚子饿,母亲就会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上来。

    涛涛咽了一口唾沫说:“既然饭店都关门了,那就算了。“

    坐在旁边的刘楼房听着涛涛肚子咕咕的叫着,他说:“涛涛,你要是饿的不行了,我这里有点吃的呢,不行你先拿着吃吧。“

    听到刘楼房有吃的,涛涛马上想到了各种好吃的零食,他说:“那太好了啊,给我吃点。“

    只见,刘楼房从抽屉里面拿出来了几个冻的如铁疙瘩一般的馒头说:“虽然有点硬,但是在开水里面泡一泡,味道还不错。“<b

    r />

    说着,刘楼房又拿出来了一包榨菜。

    涛涛接过冰凉的馒头,看着那含有冰碴的榨菜,说:“还有什么吃的吗?“

    刘楼房摇摇头说:“再没有了。“

    虽然涛涛不想啃硬馒头,但是饥饿迫使他还是拿开水泡起来冰馒头吃。

    就这样,涛涛拿着筷子,夹着泡在开水里面的馒头,就着满是冰碴的榨菜,皱着眉头吃了起来。

    虽然味同嚼蜡,但是为了填饱肚子,涛涛也是忍了。

    吃完了东西,睡意来袭,涛涛问刘楼房说:“你一般几点睡觉呢?“

    刘楼房说:“我一般十一点就睡了,今天你在,我就多陪你学习了一会。“

    涛涛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说:“行,我不想学习了,那咱们这会就睡吧。“

    刘楼房点点头说:“那就睡吧。“

    话毕,刘楼房便穿着衣服,钻进了被窝。

    涛涛看着刘楼房怪异的举动说:“楼房,你睡觉前不洗刷吗?“

    刘楼房摇摇头说:“晚上,整个出租屋里面的水管全部都冻住了,没有水,洗不成。“

    听到这里竟然连洗脸刷牙的条件也没有,涛涛感觉很奔溃。

    可是,让他更奔溃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刘楼房房子条件的艰苦,甚至远他的想象。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