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77章 经历过认识到,才能知道对与错

正文 第477章 经历过认识到,才能知道对与错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已经走出楼道的涛涛,听见母亲竟然要给自己下跪,他马上停了下来。

    而在卧室里面,躺在床上满肚子是气的卫国,听到涛涛竟然把母亲逼的下跪,他一个猛子从卧室冲了出来。

    涛涛返了回来,他看着母亲说:“妈妈,你在干什么呢?“

    冬梅感觉自己被逼的没有办法了,如果自己今天要是不放狠话的话,涛涛真的是要离家出走了。

    她说:“涛涛,你今天晚上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面,哪里也不准去。“

    涛涛站在门口,并不进来。

    他说:“除非你答应我,让我出去租房学习,我才回来。“

    冬梅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她气的满脸乌青,说:“该讲的道理,我都给你讲了,你怎么还这么执迷不悟呢?“

    涛涛非常倔强,他站在门口说:“如果你们不让我出去租房住,我肯定要离家出走。“

    冬梅说:“这么晚了,大冬天里面,你如果离家出走的话,肯定被冻死在外面,你别说傻话了,快回来吧。“

    涛涛根本不以为然,他说:“反正我父亲要和我脱离父子关系,我冻死不冻死,也不关你们的事儿。“

    听到涛涛竟然说出如此绝情的话,冬梅说:“涛涛,你爸爸就算说了错话,那也是给你气的,天底下当父亲的,哪里有不盼望儿子好的呢。“

    涛涛语气生硬的说:“我再问你们最后一遍,你们到底,答应不答应我出去租房住,如果答应的话,我就回来,如果不答应的话,我现在就离家出走。“

    还没等冬梅开口,从卧室冲出来的卫国便说道:“你现在就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

    闻言,涛涛转身就走。冬

    梅看到涛涛出了楼道,她赶紧追了出去。

    晚上,气温骤降,并且天上已经开始下雪。

    冬梅追出去后,看着涛涛说:“涛涛,你给我回来,不然我就跪在你面前。“

    走在前面的涛涛,根本不理睬冬梅的话,哪怕母亲真的跪在自己的后面。

    冬梅看到涛涛根本不理睬自己,而要离家出走,她当即跪了下去。

    当冬梅跪了一半,还没有跪在地上的时候,卫国从家里冲出来,他一把扶起了冬梅,大骂着涛涛说:“腻子,你竟然害的你母亲给你下跪,看我不废了你。“

    说着,卫国就冲了上去,一个背后锁喉,就把涛涛给连拉带拽的拖了回来。

    虽然涛涛比卫国高,也比卫国壮,但是涛涛根本不是卫国的对手。

    他还没有来得及反抗,就被卫国给拖回了家。

    冬梅看到涛涛被卫国给拖回家里,她也跟着回来了。

    卫国一把反锁了门,然后从腰间抽出了皮带说:“涛涛,我上一次打你,还是你上四年级,在老家的时候,转眼我已经十年没有打过你了,可是今天,我要是不打你,你还反了天了“

    说着,卫国的皮带就朝涛涛抽了过去。

    眼看皮带就要抽到涛涛身上了,冬梅上前一把拉住了卫国的手,说:“别打他了,如果他要出去住,你就让他出去住吧,有些事情,只有经历过,认识到,才能知道对与错。“

    说着,冬梅就从卫国手里,把皮带给抢了过来。

    卫国气愤至极,他今天非要打涛涛不可。

    当他被抢了皮带之后,卫国又顺手拿起了扫地的扫把,朝着涛涛的身子就伦了过去。

    冬梅刚抢下卫国手里的皮带,又看到他拿起了扫把,冬梅又冲了过去,抢下了卫国手里的扫把。

    冬梅说:“现在的涛涛,已经很脆弱了,你没有打他,他已经都快奔溃了,你要是打了他,我看他自杀的可能都有。“

    卫国说:“如果我今天不教训这个腻子,他肯定还会胡来的,你放开我。“

    当冬梅抢下卫国手里的扫把后,卫国又冲进了厨房。

    涛涛看到老爸冲进了厨房,涛涛吓的说:“老妈,救我,老爸已经去厨房拿菜刀了。“

    说着,涛涛就往冬梅的身子后面躲避。卫

    国冲进厨房后,他想着十年前,自己因为生气,在从尹家村回崔家村的路上,暴打了涛涛。

    至此以后,自己就非常的后悔,后悔打了孩子。

    可是现在,这个孩子怎么能变成这样,竟然折腾的母亲,要给他下跪?

    卫国顺手拿起了案板上的菜刀,冲到了厨房门口。

    他看着手里的菜刀,心说,卫国,你傻了吗,难道你要杀了你儿子吗?

    人常说,虎毒还不食子呢。

    卫国是被气蒙了头,他重新回到厨房,放下了菜刀,开始寻找擀面杖,可是找了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擀面杖。

    无奈你之下,卫国抄起了手边的平底锅冲了出去。

    躲在冬梅后面的涛涛,看到老爸竟然拿了一口大黑锅冲了出来,他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不知道老爸要怎么收拾自己?

    冬梅看到卫国竟然拿着锅冲了出来,她挡在涛涛前面说:“卫国,这锅可是生铁做的,难道你要盖死你儿子吗?“

    卫国说:“一个孩子,如果把父母给折腾到要给他下跪,那么要这个孩子,也没有什么用了“

    冬梅护着涛涛说:“你快去你的卧室,把门给反锁了。“

    闻言,涛涛冲进了卧室,然后反锁了门。

    涛涛在反锁门的同时,把阳台上的窗子也给锁住了,生怕卫国从窗户上给翻进来。

    冬梅看到涛涛是真的害怕了,他劝卫国说:“好了,吓吓孩子,起到作用就行了,没必要非常揍孩子一顿。“

    卫国气的把锅给扔到了地上说:“这孩子,小时候既听话,又懂事,现在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一点都不体谅父母的苦,父母的累,你说我几十年如一日的在山上辛勤的工作,每天省吃俭用的生活,最后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孩子,你说这孩子怎么就不理解大人呢?“

    冬梅劝着卫国说:“你就别生气了,青春期的孩子都叛逆,说不定别人家的孩子,比涛涛还叛逆呢。“

    其实,冬梅的心里比卫国还生气,比卫国还伤心,但是她知道,夫妻二人,在教育孩子的时候,必须一个人扮演红脸,一个人扮演白脸,不然

    孩子还真的没法教育了。

    卫国说:“我就没有见过哪个孩子像涛涛一样,就这么不懂事,这么胡来。“

    冬梅安慰着卫国说:“青春期过了就好了。“

    卫国说:“谁没有过青春期,我也有过青春期啊,我青春期的时候,不仅每天跟着父母去地里劳动,还给家里打了一口水井呢,现在的孩子呢,吃的好,住的好,还不用劳动,怎么就不知道珍惜眼前的幸福呢?“

    冬梅说:“他现在做的错事,等他到了二十岁以后,成熟点了,他一定会追悔莫及,后悔一生的,你就不要再气了。“

    卫国咬着牙,长舒了一口气,踢了一脚地上的平底锅,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而冬梅则站在卧室里面,孤零零的一个人,非常的无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