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76章 天底下没有不为儿女好的父母

正文 第476章 天底下没有不为儿女好的父母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下了晚自习回到家里,涛涛就在就来到了父母的房间里面,准备把这个事情给提上日程。

    这时,冬梅和卫国都已经躺下了,他们看到涛涛过来了,便都从床上坐了起来。

    涛涛站在大卧室的门口,看着冬梅和卫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冬梅看着涛涛古怪的样子,便问他说:“涛涛,你怎么了?”

    涛涛咬着牙说:“妈妈,爸爸,我想搬出去住。”

    闻言,冬梅瞪大了眼睛,卫国长大了嘴巴。

    冬梅不理解的说:“涛涛,你在家里住的好好的,干嘛要搬出去啊?”

    卫国说:“难道我前几天骂你,伤了你的自尊?”

    涛涛摇摇头说:“都不是,我想出去和刘楼房租房,然后一起学习。”

    冬梅知道刘楼房是涛涛的好朋友,并且学习非常的好。

    她说:“刘楼房在哪里租的房子?”

    涛涛说:“在附近的村子租的民房。”

    听到民房,冬梅的第一反应就是冷。

    她说:“大冬天里,民房里面不仅没有暖气,而且一点都不保暖,你搬过去,你不嫌冷啊?”

    涛涛摇摇头说:“没事,只要能学习就行。”

    冬梅说:“你不要小看这个冷,等你搬过去了,你就知道了,如果没有很强的毅力,你赖在被窝里面,出都出不来呢。”

    冬梅是从小被冻大的,她知道那个冷和冻的痛苦。

    冬梅甚至觉得,饥饿都可以忍受,但是冷到一定地步,是无法忍受的。

    涛涛狡辩着说:“我们可以给房子里面生个炉子啊。”

    冬梅说:“你以为炉子就那么好生啊,就算炉火很旺,它也有熄灭的可能,你半夜至少得起来添加几次煤,可是,你早晨早早还要起来学习,那里顾得上加煤。”

    卫国也说:“生炉子本来就危险,如果燃烧不充分的话,还有可能造成一氧化碳中毒呢。”

    因为涛涛从来没有生过火炉,也没有见过一氧化碳中毒,所以他说的很轻松,道:“感觉到味道不对,把门窗打开不就行了。”

    卫国叹口气说:“涛涛,你还根本没有经历过一氧化碳中毒,当你发现自己中毒的时候,你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亡,而没有一点办法。”

    冬梅补充说:“大冬天里,本来门窗的就关的紧,中毒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无知者无畏,尽管冬梅和卫国说出了一氧化碳中毒的可怕,但是涛涛根本不在乎。

    他说:“如果像你们说的这么可怕,那学校附近,成白上千个在外面租房的孩子,难道还都不活了吗?”

    冬梅苦口婆心的劝说涛涛道:“那些孩子中,大部分孩子从上初中的时候,就在外面寄宿,他们或许已经有了寄宿的经验,而你呢,从小在父母的呵护下,在温室中长大,你有那个经验吗?”

    卫国气愤的说:”还是我和你妈妈太溺爱你了,所以才导致你现在身在福中不知福,才导致你不知道感恩,不知道珍惜现在的生活,更不知道体谅的父母的不容易。”

    听到卫国又开始训斥涛涛,冬梅打断了卫国的话说:“涛涛,也不是你爸爸说你,你要知道,即使父母再怎么说你,再怎么骂你,都是为了你好,天底下没有不为儿女好的父母,你懂吗?”

    虽然冬梅说的是至理名言,说的是大道理,但是涛涛还是觉得父母根本不理解自己,根本不为自己的学习考虑,根本不为自己的前途考虑。

    涛涛心里难受的说:“你们知道吗,我为什么要出去租房住,还不是为了提高我的学习成绩,如果我不是为了学习,我出去吃那个苦,受那个罪干什么呢?”

    冬梅干脆穿了衣服,从床上下来了。

    她对涛涛说:“我和你爸爸知道你特别重视高考,并且把学习和高考当成了一件十分重要,甚至比你生命还要重要的事情,可是,凡事都有个度,都有个利弊,你要懂得权衡,更要懂得顺其自然,有些事情可以强求,有些事情根本不能强求”

    冬梅说了好多,都是一些人生的大智慧,如果活不到四十多岁是根本总结不出来的。

    但是,这些道理在涛涛听起来,完全都是歪理邪说。

    涛涛从来不认为凡事要顺其自然,更不认为事情不能强求。

    他认为,凡事必须强求,只要强求就能取得成绩,取得成果。

    可是,涛涛不知道的是,世事难料,付出了不一定有收获,还有可能亏本呢。

    卫国也在旁边说:“涛涛,如果你为了学习,为了高考,把自己的身体给搞垮了,没有一个好身体了,我和你妈妈宁可你不要高考,不要学习,只要你身体健康,只要你开开心心,快快乐乐”

    同样,涛涛对于卫国的话,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他反驳着卫国说:“只要能考上大学,只要能有个好成绩,我宁可把自己的身体给伤害掉。”

    听到涛涛的话,冬梅很寒心,卫国很无奈。

    他们心说,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傻,都马上十八岁的人了,竟然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如果身体都没有了,你还要那个学习有什么用,要那个大学有什么用?

    冬梅无奈的说:“涛涛,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没有一个好身体,你怎么去上大学,你怎么去工作,你怎么去娶媳妇,怎么生孩子,怎么给我们养老送终”

    卫国说:“涛涛,你给我记住,不论干什么,身体健康和生命永远是最重要的,这两样东西没有了,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都是糟粕”

    虽然冬梅和卫国看的很长远,可是涛涛作为一个涉世之初的少年,作为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孩子,他根本看不了那么长远,那么深奥。

    他的目光很短浅,而且他没有经历过病来如山倒的那种感觉,所以他不知道身体健康和生命的重要性。

    在涛涛的心中,他只管自己能否提高学习成绩,能否考上大学,什么身体健康,生命之类的,他完全都不考虑。

    冬梅和卫国给涛涛讲了很多。

    他们看到涛涛也一直在认真的听,便觉得一定是把涛涛给说服了。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看似在认真听得涛涛

    ,其实在内心里面一直再想,怎么才能说服父母,允许自己出去租房,并且给自己生活费?

    因为自己一旦搬出去的话,那么就不会在家吃饭了,要在外面吃饭,在加上买火炉,买煤等等开销,至少需要个五百块钱左右。

    冬梅和卫国说了个半个多小时之后,两人的嘴巴都困了。

    冬梅充满希望的看着涛涛说:“怎么样,你明白了吧,还是住在家里面好吧。”

    卫国也期待着涛涛打消自己愚蠢的想法,他说:“涛涛,你现在知道,还是住在家里面好吧。”

    话毕,两人用殷切的目光看着涛涛,期待涛涛肯定的答复。

    可是,出乎两人意料之外的是,涛涛狠狠的说:“爸爸,妈妈,如果你们不答应我搬出去租房的话,我就离家出走。”

    话毕,涛涛转身就走。

    说这话的时候,涛涛已经铁了心了,因为父母不能满足自己的想法,所以他决定用离家出走来惩罚父母。

    当冬梅和卫国听到涛涛绝情的话时,两人瞬间愣住了,气氛也瞬间凝结了。

    冬梅不敢相信,这句威胁的话是从涛涛嘴里说出来的。

    而卫国更不敢相信,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情节,竟然活生生的在自己身上上演了。

    可是,冬梅和卫国两夫妻对于涛涛的态度,却截然相反。

    作为父亲,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气愤,促使他直接说道:“涛涛,我告诉你,你要是想离家出走的话,你就走吧,我不会拦你的,可是,只要你敢踏出这个家庭一步,你就永远不要回来了,咱们从此以后断绝父子关系。”

    听到父亲这么绝情的话,涛涛当时就哭了出来。

    他没有想到,自己想用来惩罚父母的行为,竟然先被用来惩罚自己了。

    他哭的很伤心,他说:“我知道,我爸爸从来就没有爱过我,他只爱娜娜,干什么都偏向娜娜,好吧,我走,我现在就走,让爸爸只爱娜娜一个人去。”

    说着,涛涛就打开了大门,准备离家出走。

    看到涛涛真的要离家出走,冬梅愣住了,她心想,而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并且是大冬天,如果一个身无分文的孩子出去的话,很有可能就被冻死在街头。

    冬梅顾不得穿鞋,一个猛子从床上跳了下来,冲到大门跟前,一把拉住了涛涛的胳膊,她说:“孩子,难道你真的要离家出走吗?”

    话毕,冬梅看着眼前比自己高,比自己瘦的孩子,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许多年前。

    涛涛出生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白天睡觉,晚上哭闹,整整折腾了六个月。

    而自己为了让涛涛不哭泣,就抱着涛涛在炕上转圈圈。

    由于涛涛每天晚上都哭闹,所以冬梅便每天晚上都抱着涛涛在炕上转圈圈。

    时间久了,冬梅竟然把抗都给踩塌陷了。

    当时卫国在新疆,自己一个人在农村的家,既要劳动,伺候公婆,做饭,还要照顾孩子。

    往往是,冬梅白天忙活了一整天天,晚上已经累的睁不开眼睛。

    可是,即使已经那么累了,可是当她看到可爱的儿子哭泣,她还是要站起来,抱着他在炕上走来走去。

    而且,婴儿很敏感,只要一放下就哭,一抱起来就不哭。

    于是,冬梅经常一整晚,一整晚的抱着涛涛。

    转眼,涛涛已经从一个婴儿,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

    而涛涛从婴儿成长为大小伙子的每一个瞬间,冬梅都记忆的一清二楚。

    作为一个母亲,她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了儿子。

    可是,儿子竟然怨恨自己,怨恨父亲,并且还要离家出走?

    涛涛使劲甩开了冬梅的手说:“我恨你们。”

    说着,涛涛就走出了大门。

    当大门敞开的一瞬间,一股冷风便吹了进来,整个屋子的气氛瞬间就凝结了。

    看着走出去的涛涛,冬梅突然冲着涛涛大喊道:“儿子,你给我回来,如果你今天晚上要是离家出走的话,我就跪在这里。”

    说着,冬梅就要给涛涛下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