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75章 多么的压抑,多么的放不开……

正文 第475章 多么的压抑,多么的放不开……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自从冬梅肩膀受伤之后,涛涛就深深的认识到了自己的行为,给母亲造成的伤害。

    他心里非常内疚,非常的自责。

    为了不再打扰母亲,涛涛竟然想出来了另外一个办法。

    他准备离开家里,去外面租房学习,然后每个礼拜只回家一趟。

    这样,自己就可以毫不顾忌的,完全放开的学习了。

    涛涛幻想着,如果自己在学校附近租一个房子的话,那么自己想半夜几点起来学习,就半夜几点起来学习,也不怕影响父母睡觉,也不怕吵醒娜娜,更不怕左邻右舍的人议论自己卧室的灯,为什么每天早亮的那么早?

    可是,房子到底是自己一个人租呢,还是与人合租呢,涛涛考虑了良久。

    最后,他决定与人合租。

    因为自己一个人住的话,如果到了夜深人静,自己还怕鬼。

    可是,如果与人合租的话,和谁租呢?

    反正基地大院里面的孩子,是不可能像自己一样,在外面租房的。

    因为住在家里多好,大冬天里,既有暖气,又有热水,而且还有父母做的可口的饭菜。

    如果住到外面的话,条件就比较艰苦了。

    但是涛涛却觉得,只要能放开学习,哪怕条件艰苦一点,自己也能够接受。

    于是,涛涛找到了昔日的同桌刘楼房。

    下课后,涛涛从中间位置,来到了刘楼房所在的教室最后一排。

    高三教室的人很多,坐在最后一排的刘楼房脊背已经挨到了墙壁。

    涛涛坐到了刘楼房的旁边,看着刘楼房在看课本。

    他惊奇的问刘楼房说:“楼房,你只看课本啊,难道不看参考书吗?”

    刘楼房胡子很长,牙齿很黄。

    他慢慢腾腾,笑着说:“是啊,我只看课本,课本好呢。”

    涛涛感觉很不可思议。

    他说:“咱们都已经高三了,如果没有参考书的话,好多课本没有见过的习题,根本就做不出来的。”

    刘楼房翻着手里的书本说:“其实,不论是参考书,还是考试题里面出的那些题,都是由课本里面的题,变形过去的,所以让我说啊,只要咱们看懂了课本,不论出现什么题,绝对都不成问题的。”

    刘楼房的似乎给了涛涛启发,他说:“楼房,你别骗我,难道是真的啊?”

    刘楼房点点头说:“真的啊,要不然我怎么一本参考书都不买,只看课本啊。”

    话毕,刘楼房笑着,继续补充说:“另外,我也没有钱买参考书啊。”

    涛涛说:“楼房,从你这里,我获得了启发,怪不得我的学习成绩总是不去,我现在知道了,就是因为我没有把课本的习题给吃透,看完。”

    涛涛在学习的时候,总是好高骛远。

    他从来不看教科书的习题,他总是觉得课本的习题简单,没有意义,而只看参考书的那些特别难做的题。

    涛涛高兴的看着刘楼房,说:“楼房,我要早点过来找你聊天就好了,我也不至于走那么多弯路了。”

    刘楼房在手里转在着笔,他腼腆的笑着说:“学习没有捷径,多走点弯路,其实是有好处的。”

    涛涛拼命的摇着头说:“相比你,我走的弯路可就太多了啊,要是再走下去,我可就高考落榜了。”

    说着,涛涛在心里暗暗的发誓,暂时把自己买的所有参考书全部放下,然后专心致志的看课本。

    并且涛涛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把课本的每一道习题,给仔仔细细的做一遍。

    两人在教室里面聊了一会之后,便出了教室。

    教室外面是一个大花坛,刘楼房和涛涛站在花坛边。

    涛涛看着花坛里面那些枯萎了的花朵,问刘楼房说:“楼房,你现在还是一个人在住吗?”

    刘楼房点点头说:“是啊,我那个房子不仅小,而且还在顶层,房租便宜,所以没有人和我住啊,我已经一个人住了两年半了。”

    涛涛说:“既然没有人和你住,那你想不想找个人一起住啊。”

    刘楼房理解错了涛涛的意思,他突然非常害羞的说:“涛涛,你小小年纪,想什么呢?”

    在学校的附近,有好多对情侣。

    虽然是高中生,可是已经住在了一起。

    涛涛尴尬的说:“:楼房,我不是说让你找个女孩住在一起,我是说,你想不想找个同性住在一起,那样也好互相照顾,而且还能平摊房租呢。”

    刘楼房说:“当然想了,可是没有人愿意和我住啊,我那个房子的条件就太差了,夏天暴晒,热死人,冬天漏风,冻死人,一般人根本坚持不下来啊。”

    听到刘楼房愿意和同学一起住,涛涛便当着刘楼房的面,拍着自己的胸膛说:“楼房,你看我和你住在一起怎么样,你要不要我?”

    听到涛涛要和自己住,刘楼房的第一反应就是,涛涛是不是疯了。

    他吃惊的看着涛涛说:“涛涛,你家就在钻井公司,距离学校这么近,来回不过半个小时,难道你疯了吗,不住在家里,要住到我那个陋室里面?”

    涛涛认真的说:“楼房,你是不知道,我住在家里,是有多么的痛苦,多么的压抑,多么的放不开……”

    刘楼房听着涛涛的话,感觉他口中说的地方并不是家,而是牢房一样恐怖的地方。

    刘楼房说:“涛涛啊,我们这些外来的学生,特别羡慕你们这些离家近的孩子,你知道吗?”

    涛涛不以为然的说:“那有什么好羡慕的,我们这些离家近的孩子,在家里受父母约束,受父母管教,而且还受父母的唠叨,我是受够了,宁可离家远一点。”

    刘楼房叹着气,说:“涛涛,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你住在家里,睡的好,吃的好,学的好,而且像你们钻井公司,家家户户都通着暖气,多舒服的,羡慕死我了都,你竟然不想住那么舒适的家里,偏要搬家过来和我住?”

    由于涛涛从小就生活在那种有暖气的楼房里面,所以他并不能体会在严冬里面,那种没有暖气,而且不保暖的房子是什么感觉。

    涛涛轻松的说:”你那房子,不就是冷一点嘛,让我看啊,没什么关系,只要能

    学习就成。”

    刘楼房给涛涛举着例子说:“我那个房子啊,四面透风,住在里面啊,就像睡在室外一样,你能接受吗?”

    涛涛穿着棉袄,围着围脖,带着棉帽子,他并没有感觉大冬天里,室外有多冷。

    于是,他轻松的说道:“能有多冷,咱们把被子盖厚点不就行了。”

    刘楼房在外面的民房住了两年多,可是受够了民房的苦头。

    他说:“冬天里,半夜零下十几度的气温,我经常半夜被冻醒来呢,你能受的了吗。”

    涛涛还理解不了半夜被冻醒来,是一种什么感觉。

    他看着头顶的太阳,温暖的晒在自己身,他说:“没事儿,楼房,如果我被冻醒了,咱就当是被闹钟叫醒起床了。”

    刘楼房看着涛涛说话轻松的样子,便展开了自己的双手。

    只见,刘楼房的双手满是冻疮。

    涛涛看看自己白嫩的双手,再看看刘楼房满是冻疮的双手,他很难想象,同样是学生,同样在学习,为什么刘楼房会是这个样子?

    涛涛关心的问刘楼房说:“楼房,你的双手怎么了?为什么全是冻疮啊?”

    刘楼房又脱掉了自己的鞋子和袜子。

    只见,像他的双手一样,他的脚也满都是冻疮。

    涛涛看着刘楼房触目惊心的双脚,心里发凉的说:“你的房子真的,又那么冷啊?”

    刘楼房说:“是啊,尤其是夜里,特别的冷。”

    涛涛问刘楼房说:“难道你的房子里面不生火炉子吗?”

    刘楼房说:“我倒是想生个火炉子啊,可是我没有钱买煤啊,还是算了吧,忍一忍就过去了。”

    涛涛说:“可是,你手,脚的冻疮怎么办啊?”

    刘楼房说:“只要冬天一过,天气慢慢暖和了就好了。”

    涛涛关心的问:“冻疮好了之后,手和脚的肿也会慢慢消失吗?”

    刘楼房点点头说:“当然啊,不然多难看的。”

    说到这里,刘楼房劝说着涛涛说:“怎么样,还是住在家里好吧,大冬天里面,我做梦都想住在好一点的房子里面呢,哪怕没有暖气的房子也行,总比我那个四面漏风的房子要强。”

    涛涛沉默了半晌,说:“这样,我给你房子买个火炉子,然后再把煤买好,你看怎么样?”

    闻言,刘楼房傻了,心说,自己给涛涛举了半天例子,也没有打消涛涛出来租房的念头。

    他说:“我真的很想不同,你家那么好的条件,你竟然不住,非要住到我的房子里面,你真心是找罪受啊。”

    涛涛说:“受点罪没关系,只要能完全放开的学习就行。”

    话毕,涛涛补充说:“和你这种学习好的孩子住在一起,我想,对我也是一种鞭策和督促,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过不了半年,我想,我也能像你一样,进入班级的前五名。”

    刘楼房没有办法,他说:“如果你是实在想过来住,那你就过来吧,我随时欢迎你,不过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条件真的很差,半夜真的很冷,透风透的真的很厉害。”

    无论刘楼房怎么说,涛涛就是铁了心的,想从温暖的家里搬出来,然后住进刘楼房的陋室,开展所谓的自己疯狂的学习计划。

    说服了刘楼房之后,涛涛的第一步计划算是完成了。

    紧接着,他只要说服父母同意,答应自己从家里搬出来,并且给自己生活费就行。

    涛涛高兴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来娜看到平时总是板着个脸的涛涛,竟然有了笑容,她非常的惊讶,便问涛涛说:“涛涛,怎么了,遇到什么喜事了吗,笑容这么灿烂的?”

    涛涛坐下后,对来娜说:“来娜,我有一个疯狂的学习计划,马就实施了。”

    闻言,来娜很感兴趣,她说:“什么疯狂的学习计划,能拉我吗?”

    听到拉一个女孩,涛涛赶紧拒绝了来娜,说:“不行,这个坚决不行。”

    来娜好奇的问:“你的计划是什么计划啊,还如此神秘的?”

    涛涛说:“实话告诉你吧,我要从家里搬家出来了。”

    来娜一脸惊讶的说:”搬家出来,你准备搬到哪里住啊?”

    涛涛自信的说:“我要搬家过去和刘楼房一起住呢。”

    听到涛涛要和刘楼房住在一起,来娜诧异的说:“你家距离学校这么近,你再家里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去和刘楼房住啊?“

    涛涛说:”哎,你是不知道啊,住在家里面实在是压抑,难受……,还不如搬出来住呢,不仅自由,还没有人管呢。“

    对于涛涛的观点,虽然刘楼房难以理解,但是来娜却非常理解,而且她还深有感触。

    来娜说:”涛涛啊,我和你的感觉一样,感觉住在家里束缚很多,而且还有种无形的压力,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闻言,涛涛非常赞同的说:“是啊,不论干什么,总是在父母的眼皮子底下,感觉很拘谨,一定也放不开。”

    来娜说:“我也是,这种感觉就太强烈了。”

    涛涛开玩笑的说:“那不行,你也搬家出来住得了。”

    来娜说:“我倒是有这个想法,不过我就怕我父母不放我。”

    涛涛开玩笑的话,没有想到来娜竟然当真的,涛涛赶紧说:“算了,来娜,我是和你开玩笑的,你一个女孩住到外面,太危险了,不靠谱。”

    来娜说:“不如这样,我在你和刘楼房住的那个房东家里,找一个房子住下,你看怎么样,这样,如果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和刘楼房还能下来救我呢。”

    闻言,涛涛赶紧拒绝说:“不行,绝对不行,我们是出来学习的,如果发生点什么儿女情长的事情,还影响学习了。”

    来娜看着涛涛说:“儿女情长的事情,难道你喜欢我?”

    瞬间,涛涛被问尴尬了,他直接开玩笑的说:“不是我喜欢你,是刘楼房喜欢你。”

    闻言,来娜尴尬至极,她说:“真的?”

    涛涛说:“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来娜摇摇头说:“哎,那还是算了吧,我还是住在家里好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