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74章 难免脆弱,难免无助

正文 第474章 难免脆弱,难免无助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中午,涛涛回来了。

    当他看到母亲肩膀缠的绷带的时候,心里一惊。

    他看着母亲说:“老妈,你怎么了?“

    冬梅为了让孩子不要产生什么心里负担,她说:“没事儿,就是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

    可是,冬梅的话还没有说完,卫国便插话说:“你妈昨天晚为了叫你起床,直接从阳台窗户跳进去了,结果摔到地,肩膀磕在了地板砖,直接给磕骨裂了。“

    闻言,涛涛满心的自责。

    他前摸着母亲肩膀的石膏,还有缠在胳膊的绷带,说:“妈妈,你就算叫不醒我,也不能从窗户跳进来啊,你都四十二岁的人了,骨质已经疏松了,经不起那种剧烈的震荡了……“

    涛涛的话还没有说完,卫国就打断了他的话,说:“如果你妈妈不叫醒你,你第二天起来又要发牢骚,又要抱怨你母亲不叫你,而且还当着你母亲的面哭,谁能受的了你那种脾气,她敢不叫吗?“

    卫国说的涛涛无地自容,他心里非常的悔恨。

    同时,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给母亲所带来的伤害。

    卫国继续说道:“还好昨天晚,你母亲跳下去的时候,摔的是肩膀,如果摔的是脑袋,那麻烦可就大了。“

    涛涛自责的流下了眼泪说:“妈妈,都怪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让你叫我起床了。“

    冬梅拍着涛涛的脑袋,安慰着他说:“孩子,别哭了,妈妈又没有责怪你,你别担心,妈妈身体好,很快就会恢复的。“

    卫国虽然个子不高,但是他绝对是个硬汉,一辈子没有哭过几回,而且他最见不得人哭。

    当涛涛在自己面前哭泣的时候,卫国气愤的说:“人常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你身为一个男子汉,你怎么这么爱哭?

    早起不来,你哭泣,妈妈没有叫你起床,你也哭泣,成绩搞不去也哭泣,你怎么变成了林黛玉了?”

    听到卫国在数落涛涛,冬梅用胳膊肘戳了一下卫国,说:“你就不能少说几句话吗,现在是高三,决定一个人命运的关键时刻,孩子学习心切,考大学心切,难免脆弱,难免无助,你身为父亲,你就不能理解下孩子吗?“

    卫国叹了口气说:“我当年高考的时候,连续考了两年都没有考,我都没有哭,涛涛现在还没有考试呢,就整天哭,你说他像话吗?“

    听到父亲的话,涛涛哭出了声,说:“我可不想钻井队。“

    在涛涛的同龄人中,有好多学习不好的孩子,已经提前工作了。

    而他们所工作的地方钻井队非常的辛苦。

    涛涛深知,如果自己考不大学的话,直接去钻井队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他无法接受自己的学历只有高中毕业,也无法接受自己成为一名最底层的蓝领工人。

    在涛涛的心目中,他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个好大学毕业,然后穿着西装革履在办公室工作的白领才行,那才是自己想要的工作和生活。

    可是,事与愿违,当涛涛从大学毕业了后,便回到油田工作。

    而等待他的便是一份油田行业最底层的工作。

    涛涛先后干过钻井工,固井工,采油工,直到在最底层,最基层干了十年之后,命运的垂青,以及他能力的体现,使他终于获得了一份在办公室工作的机会。

    可是,当涛涛穿白衬衣,打领带,西装革履的坐进办公室后,他却猛然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适应办公室的工作了。

    那双从事了十年蓝领工作的手,已经无法适应拿起纤细的钢笔。

    那双在野外奔波了十年的脚,已经无法适应静静地放在办公室的桌子下面。

    那种干了十年体力劳动的性格,已经无法和周围的白领们打成一片。

    在他当了一段时间白领,坐了一阵子办公室之后,涛涛重新回到了,那个自己熟悉的野外,继续从事着简单的体力劳动。

    卫国说:“这点困难就把你给吓倒了啊,我当年高考失败之后,就跟着你爷爷奶奶在地里劳动了。等到第三年,你舅爷带着我去临省补习,我才重新开始学习。当我高考完之后,一边等成绩,一边在附近的砖瓦厂搬砖头,直到我的高考成绩出来为止。“

    听着父亲的遭遇,涛涛感觉自己是幸运的,至少自己没有像父亲一样,面临那么大的压力。

    在那个高考录取率极其低的时代,农民的孩子如果高考失败的话,便只能回家和父母一起种地了。

    而现在的涛涛,如果高考失败的话,他至少还能得到一份工作,成为一名工人。

    况且卫国和冬梅已经告诉过涛涛,即使他没有考本科,考大专或者更差,他们都会供他完学。

    可是,涛涛仍旧自己给自己制造压力,自己给自己施加压力。

    他每天都情绪不稳定,每天都悲观悲伤,每天都处在一种濒临奔溃的边缘。

    冬梅在旁边安慰涛涛说:“即使你高考失败,我们也不会让你去当钻工的,我们还会供你读大专,大专你该很容易就能考吧?“

    听了母亲的话,涛涛心情平复了一些。

    他说:“大专没有问题,我一定能够考。“

    冬梅说:“既然能考大专,那就可以了啊,我和你爸爸又没有给你太大的压力,让你必须考本科啊,你何必自己给自己施加那么大的压力呢?“

    刚刚停止了哭泣的涛涛,突然又哭了起来。

    他说:“爸爸,妈妈,你们对我太好了,真的,我……“

    说着,涛涛就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

    卫国看到涛涛又哭了,他生气的说:“你现在怎么变成刘备了,没事了就哭,有事了还哭,我真不知道哭能解决问题吗?

    如果哭能解决问题的话,你经常哭,我还会表扬你,可是哭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啊,你哭什么呢?“

    听到卫国又开始数落涛涛,冬梅说:“好了,你就不能少说几句吗?“

    卫国说道:“如果你认为我和你妈妈对你好的话,那么你就去厨房给我们两做一顿饭去。“

    闻言,涛涛擦了擦眼泪说:“这个能行呢。“

    说着,涛涛就走进了厨房。

    可是,当他走进厨房后,面对一厨房的锅碗瓢碰,

    他却不知道如何下手。

    他甚至连放面和放米的地方都找不到。

    冬梅看到涛涛进了厨房后,便在后面跟着进去了。

    而卫国则坐在沙发,想着儿子小时候的样子,他既调皮,又可爱,而且天不怕,地不怕,学习成绩优秀,每天玩的开心无比……

    可是,怎么现在长大了,反而变的胆小起来,不仅一点魄力没有,而且还脆弱不堪……

    卫国在叹息的同时,却发现,涛涛的性格慢慢的变的和自己越来越像了。

    那个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