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72章 谁对他越好,他越憎恨谁

正文 第472章 谁对他越好,他越憎恨谁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跑了几步,卫国又返了回来,他对着旁边就说:“冬梅,不好了,地震了,我们快跑。”

    随即,卫国就下了床。

    可是,当他下床之后才发现,冬梅竟然没有睡在自己旁边。

    他一愣,心说,难道冬梅发现地震了,扔下自己,独自跑了。

    卫国转头一想,不可能啊,冬梅一向把自己看的比她还要重要,不可能独自扔下自己逃跑啊。

    于是,卫国冲到了客厅,准备叫女儿娜娜和涛涛起床逃跑。

    可是,当他抵达客厅后,看着客厅天花板的吊灯纹丝不动,放在茶几的水杯子,里面的水也风平浪静。

    卫国拍拍脑门,清醒了很多。

    他心说,是不是自己做梦,自己给吓自己?

    可是,冬梅呢,冬梅跑哪里去了?

    这时,卫国才听见了从阳台里面传出来的痛苦的呻吟声。

    卫国听出来了,那声音是冬梅发出来了。

    他一边走向阳台,一边心想,冬梅没事,跑到阳台里面干啥去了?

    难道她又重操旧业,又养殖起蝎子了?

    冬梅家的房子设计,要想进阳台,必须先进涛涛的房子,然后从涛涛的房子,才能进阳台。

    可是,卫国使劲推着涛涛的房门,发现就是推不开。

    突然,他看到客厅和阳台之间的窗户开着,他便走了过去。

    刚走到窗户跟前,卫国就听到冬梅喊道:“哎呦,摔死我了……”

    卫国把头从窗户伸进去,看到冬梅正趟在地,抱着自己的肩膀。

    不由得,卫国瞪大了眼睛。

    他看着趟在地的冬梅说:“冬梅,你干什么呢,三更半夜的跑到阳台里面?”

    冬梅疼的额头直冒汗,她说:“我从窗户跳下来了,结果脚底下一滑,劲直摔倒在了地?”

    听到冬梅竟然从窗户给跳到了阳台,卫国惊呆了。

    他说:“你也胆子够大啊,你这么庞大的身躯,你也敢往下跳啊,都不怕摔着。”

    冬梅踉跄的从地爬了起来。

    她坐在地,捂着肩膀说:“我看着不高啊,谁知道跳下来的时候,竟然摔的这么狠。”

    卫国关心的问:“你抱着肩膀怎么了,没事吧?”

    冬梅想站起来,可是却发现,左边肩膀疼的根本站不起来。

    她说:“应该没事吧,就是肩膀疼。”

    冬梅坐起来后,卫国接着客厅的灯光,终于看清楚了冬梅的脸蛋。

    他看到冬梅的表情,已经疼的扭曲了。

    这时,卫国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他马跳了沙发,然后试着翻过窗子,进入阳台,好把冬梅扶起来。

    可是,当卫国刚跳到窗户,冬梅就喊道:“卫国,你可不敢学我的样子,你快去走正门吧。

    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一家人还靠着你吃饭呢,你要是出个什么意外,我看咱们家就断炊了啊。”

    即使冬梅已经摔伤了,她还替卫国着想,担心卫国把自己给摔了。

    卫国说:“我看你的样子,一定摔骨折了,我着急啊,你就让我跳下来吧。”

    说着,卫国就要从窗户往下跳。

    冬梅拦住了卫国说:“你别跳,我给你开正门。”

    说着,冬梅就使出全身的力气站了起来,然后扶着墙,忍着痛,打开了阳台的门。

    她走进涛涛的卧室,又打开了涛涛房子的门。

    卫国看到门开了,他便从窗户又原下去了。

    卫国进到涛涛的卧室后,就问冬梅说:“你大半夜的搞什么鬼呢,没事从窗户跳什么呢?”

    冬梅说:“我叫涛涛起床学习啊。”

    卫国看了看,正趴在桌子呼呼大睡的涛涛,说:“既然叫不醒来了,你就别叫了啊,干嘛还要从窗户翻进他的卧室叫他?”

    冬梅坐到了涛涛的床说:“你是不知道啊,如果我今天不叫醒涛涛,他明天肯定和我吵架,而自己还能把自己给气哭,你说不叫能行吗?”

    说着,冬梅走到了桌子跟前,用右手拍着涛涛的脑袋说:“涛涛,起床了,起床了。”

    冬梅拍了半天,终于把涛涛给拍醒来了。

    醒来后的涛涛,第一件事情就是看时间。

    当他看到时间已经到五点的时候,不由的大发雷霆,说:“你怎么现在才叫我起床?”

    冬梅委屈的说:“我准时四点把你叫醒来了啊,可是我走了之后,你又趴在桌子睡着了啊。”

    涛涛态度恶劣,语气十分不敬的说:“你不是没长眼睛,你看我睡着,你及时把我叫醒来就行了,干嘛拖这么长时间啊?”

    话毕,涛涛用埋怨的眼神看着冬梅。

    听着涛涛和冬梅的对话,站在旁边的卫国简直惊呆了。

    他没有想到,一向非常听话,孝顺的孩子涛涛,怎么突然就变的如此大逆不道。

    不仅和母亲吵,竟然还用命令和训斥的口吻。

    卫国忍不住走了过去,指着涛涛说:“涛涛,她是你母亲,你和你母亲说话客气一点。”

    涛涛根本不把冬梅和卫国放在眼里。

    此时的他,因为学习成绩不去,压力过大,已经在内心里面,产生了及其的厌世情绪。

    甚至,他开始憎恨身边的每一个人,尤其是自己的亲人。

    谁对他越好,越是关心他,他越会憎恨谁,越是能把脾气发在她的身。

    涛涛轻蔑的说:“我让你们几点叫我起床,你们就几点叫我起床,难道我的学习,还没有你们睡觉重要吗?”

    说着,涛涛就喘着粗气,一副十分气愤的样子。

    卫国忍不住想前给涛涛两耳光,他说:“涛涛,我今天才刚从山回来,我要是知道你每天这么折磨你妈妈,我早回来把你狗怂腿给打断了。”

    闻言,涛涛干脆一觉踹翻了桌子,说:“你有本事现在就把我的腿打断,反正我考不大学,谁都看不起我,谁都看扁我,你打……,你打……”

    听着涛涛自暴自弃的话,卫国很是伤心。

    他心想,自己和冬梅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奋斗,并且勤俭节约,节衣缩食…

    …

    我们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想着把钱积攒下来,将来给孩子大学,娶媳妇用……

    可是现在呢,孩子不感激,不感恩大人就不说了,反而还仇视和憎恨大人?

    卫国顺手从旁边摸出来一个扫把棍子,说:“我今天就打断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孩子的狗腿。”

    说着,卫国就要冲去收拾涛涛。

    冬梅看到父子两冲突严重了,她右手拦住卫国,左手护住涛涛说:“卫国,孩子现在高三,正是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你就不能忍一忍吗,干嘛使用暴力?”

    说完了卫国,冬梅又转过身去,看着涛涛说:“你爸爸刚从山下来,心态还没有调节过来,你就别说话了。”

    卫国手里拿着扫把棍子,气的脸色发青的说:“哪里有你这种孩子,你折腾自己就行了,还把你母亲也拉,连你母亲一起折腾,我问你,你难道就不知道你母亲有糖尿病,心脏病吗?”

    卫国的话提醒了涛涛,作为孩子,这段时间似乎已经忘记了母亲是一个病人。

    他说:“我知道。”

    卫国气愤的说:“既然你知道,你还让你妈妈每天早晨四点叫你起床,难道你自己不会起来吗?”

    涛涛委屈的说:“我起来之后,还会再睡着。”

    卫国说:“你已经都十八岁了,竟然连这点事情都弄不好,我问你,你长大之后,还能干什么,让我说啊,你这个孩子就是个没有出息的孩子,一辈子都没啥球本事……”

    卫国的话,字字扎心,骂的涛涛狗血碰头,让他的自尊心降到了极点,甚至已经没有任何自尊心。

    冬梅劝阻者卫国说:“卫国,行了,别说了,高三本来就是个敏感时期,孩子本来就脆弱,本来就敏感,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

    卫国毫不相让的说:“让我说啊,他每天晚十二点才睡,早四点就起来,这么折腾自己,晚睡不好,白天怎么学习,简直就是胡闹?”

    涛涛哭着说:“这个学习方法,还是我从年纪学霸小黑娃身学来的呢,人家能行,我怎么就不行呢?”

    卫国反驳涛涛说:“不论什么方法,前提都要适合自己,哪怕这个方法再好,别人百试不爽,可是不适合自己,没有什么用啊,你也没有问问自己,天天这么学习,都坚持了快一个学期了,成绩丝毫没有提高,到底是什么原因。”

    涛涛抽泣着说:“是我的努力还不够。”

    卫国说:“人家学习好的孩子,不仅不熬夜,而且每天玩的还好,只有玩好了,才呢学的好,你知道吗?”

    涛涛说:”为了提高学习成绩,能考一个好大学,我每天从来不玩,每天的学习时间都快接近二十个小时了。“

    卫国摇摇头说:”怪不得你学习不好,要我说啊,不会玩的孩子,就不可能是学习好的孩子,你赶紧纠正吧,免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时,冬梅突然感觉左边肩膀疼的厉害,她说:“卫国,你快给我看看,这个左肩膀是不是擦破了,怎么这么疼啊?”

    说着,冬梅就走出了涛涛的房子,然后脱掉了薄毛衣,露出了左边的肩膀。

    看到冬梅走出去,卫国也跟着后面出去了。

    而冬梅之所以出来,一是因为自己的肩膀确实疼,二是想让卫国赶紧出来,再不要在那里打击已经濒临奔溃的涛涛了。

    卫国走到冬梅跟前后,看着冬梅肩膀淤青的一片,用手摸了摸说:“疼的厉害吗?”

    当卫国手挨着的时候,冬梅就感觉疼的很厉害了,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刚才那一摔,竟然把肩膀给摔的骨裂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