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69章 心里说不出来是难受,还是悲凉

正文 第469章 心里说不出来是难受,还是悲凉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正在熟睡中的涛涛,突然感觉一双无形的大手,掐的自己喘不过气来。

    他猛的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醒来之后的涛涛,看到母亲正使劲掐着自己的人中。

    他吓的说:“老妈,我又没死,你干什么呢?”

    冬梅看到涛涛醒过来了,忙松了手,说:“我看你每天学习那么辛苦,我还以为你过劳……。”

    闻言,涛涛从床爬了起来说:“我才十八岁,这么年轻的年纪,你觉得可能过劳死吗?”

    说着,涛涛就坐到了板凳继续学习。

    为了方便快捷,涛涛干脆睡觉不脱衣服了。

    这样,一旦学习困了,倒下便能睡觉,等醒来的时候,坐起来立马就可以投入学习。

    涛涛开始学习后,看到母亲还站在自己旁边不走,他便说:“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冬梅看着桌子那一碗面并没有吃,她担心儿子会饿着,于是说:“涛涛,你饿不饿,妈妈去给你把面热一热,你吃?”

    涛涛不耐烦的说:“学习时间这么短暂,我哪里有时间吃饭,你快睡你的觉去吧,就别再啰嗦了。”

    闻言,冬梅灰溜溜的出去走了。

    她熄了客厅的灯,然后回到了卧室。

    躺在床的冬梅,本来准备睡觉,他看看表,已经快五点了,六点就要起来出去奶牛场,给涛涛提牛奶,然后做早饭,。

    如果自己再睡下去,可能就睡过去了。

    于是,她便趟在床,并没有睡觉,而是睁眼一直到天亮。

    就这样,涛涛每天都早起来学习的时候,都让母亲叫他起床。

    本来身体就不好的冬梅,因为睡不好觉,再加闹钟的惊扰,她的心脏更不好了。

    可是,涛涛因为年轻,幼稚,再加苦于没有办法提高学习成绩,而根本没有注意到母亲身体的变化。

    这天早,冬梅像往常一样,准时四点从床爬了起来,然后去叫涛涛起床学习。

    可是,当她走到客厅的时候,突然感觉头晕目眩,而且犯恶心。

    冬梅知道,作为一名心脏病人,如果在早晨的时候,突然犯恶心,很有可能是心肌梗塞的前兆。

    冬梅非常紧张,她深怕自己突然心肌梗死,然后就这么过去了。

    她扶着墙,走到了沙发跟前。

    她扶着沙发慢慢的坐了下去,然后喝了一杯水,静静的坐着。

    半个小时之后,冬梅终于缓了过来。

    她走进了涛涛的房子,把涛涛叫了起来。

    冬梅看到涛涛起床后,她便回卧室了。

    她抚摸着自己的胸口,根本不敢睡觉,生怕一不小心离开这个世界。

    早晨,冬梅也没有出去提牛奶,也没有坐早饭。

    她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三块钱,准备过去给涛涛。

    那时,三快钱,足够吃一个肉夹馍,喝一碗豆浆的了。

    可是,当冬梅走进涛涛的卧室的时候,发现涛涛竟然又躺回床了,并且睡的比谁都香甜。

    冬梅看看表,才七点整,于是他也没有叫醒涛涛,想让他多睡一会儿。

    等到七点半的时候,冬梅来到了涛涛的卧室。

    她把涛涛给叫了醒来。

    看到涛涛睡醒了,冬梅心里还挺高兴。

    因为孩子终于肯好好的睡一个晚了。

    可是,当涛涛起来后,他看看时间,突然大发雷霆,直接冲着母亲抱怨道:“我不是让你四点叫我起来学习的嘛,你怎么这会了才叫我起床?”

    冬梅手里拿着三块钱,她说:“既然起来的晚了,那你就赶紧拿着钱去吃早饭,然后学吧。”

    青春期的涛涛,血气方刚,特别容易激动。

    他直接打掉了母亲手里的三块钱,说:“你为什么不叫我起床学习?”

    看到涛涛再质问自己,冬梅便说:“你年纪还小,不要整天这么熬夜,不然等到你年纪大了,病就出来了。”

    涛涛根本听不进去冬梅的话。

    他气愤的说:“你知道吗,你今天没有叫我起床学习,让我耽误了多少要做的习题吗,我的学习成绩为什么不去,就是因为做的习题太少,学习的时间太少,你怎么能不叫我起床呢?”

    说着,涛涛竟然哭了起来。

    由于涛涛一心想把学习给搞去,可是又搞不去,他便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到了母亲的头。

    冬梅看到涛涛如此激动,她便实话实说道:“我四点准时进的你房子,我看着把你叫起来之后,我就回到我房子睡觉了啊。”

    涛涛不相信的说:“既然你叫我了,那为什么我不知道,而且我醒来的时候,还在床躺着呢。”

    冬梅说:“谁知道呢,说不定我把你叫起来之后,你因为太瞌睡了,又重新回到了床了呢。”

    涛涛抽泣着说:“以后,你叫我起床学习,看着我坐到椅子,打开书本,彻底清醒了之后,你再走行吗?”

    看着涛涛伤心的样子,冬梅知道,他因为学习成绩不去,而到处迁怒于人。

    冬梅也没有生孩子的气,她说道:“好的,我知道了,以后早叫你起床,我一定看着,把你给彻彻底底的叫起来之后,我再回我的卧室。”

    和母亲怄完气之后,涛涛才背着书包学去了。

    冬梅看到地扔的三快钱,她忙捡了起来,然后追了出去。

    此时,已经走到大坡头的涛涛,看到母亲在后面追自己,他并没有停下脚步等母亲,而是故意加快了步伐。

    冬梅本来今天心脏就不好,她追了几步之后,心脏又不舒服了。

    她喘着粗气,使出全身的力气喊了出来,说:“涛涛……这三块钱你拿,早饭……吃早饭的钱……”

    涛涛假装没有听见,他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着。

    冬梅把手里的钱,高高的举了起来说:“涛涛,你不吃早饭了啊?”

    已经走到大坡头面的涛涛,听到母亲还在大坡底下喊自己,他气不打一处来,便怼母亲说:“我今天没心情,不想吃早饭,你要吃,就自己吃去吧。”

    说着,涛涛便走远了。

    冬梅呆呆的站在院里,看着涛涛消失的身影。<b

    r />

    她心里说不出来是难受,还是悲凉。

    她叹了一口气,坐在旁边的花坛休息着。

    她心说,小时候的涛涛,既懂事又听话,而且每次考试之前,只要趟在床,认认真真的看几遍书,就能考取好成绩。

    可是,涛涛现在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这么叛逆?

    跟自己心目中儿子的形象,简直差的十万八千里。

    坐了一会儿,冬梅感觉身体舒服了一些,她才慢慢的扶着树站了起来。

    她蹒跚的朝家里走去。

    而此时,因为半夜堵车,而在车睡了一个晚的卫国,刚好抵达了大坡头。

    他看到前面走路的女人,背影怎么那么像老婆冬梅。

    于是,他便冲着冬梅喊了一声:“冬梅……”

    正走路费劲的冬梅,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忙回过了头。

    她看到,卫国正穿着一件破旧的衣服,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包,从面走了下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