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68章 过劳死

正文 第468章 过劳死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晚上,回到家里。

    涛涛继续自己奇葩的学习方法。

    他先是学习到晚上十二点,然后睡觉。

    等到早晨四点的时候,再起来,然后继续学习。

    这样,他每天晚上只睡四个小时。

    刚开始,由于涛涛每天做大量的习题,对于他的学习成绩,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可是,没过多久,这种学习方法又不行了。

    而且涛涛也坚持不下去。

    如此,恶性循环。

    他晚上学习的时候瞌睡,早晨不是起不来,就是起来之后,又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眼看高三第一学期马上就要结束了,而涛涛的模拟高考成绩,却只够大专的分数线。

    不由的,涛涛着急了起来。

    如果照这样下去,自己肯定考不上大学。

    与此同时,他又想到了母亲的高考。

    母亲就是因为在二十多年前的高考失败,而整整遗憾了一生了。

    因为遗憾,因为渴望,母亲这一辈子来,经常反复做同样一个梦,那就是自己又回到了高三,坐在了高考的考场上。

    涛涛小时候,经常听到母亲给自己讲述自己的梦境,不是正在高考,就是高考失败。

    这一幕,给涛涛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他从小就发誓,不论如何,也要圆母亲的高考梦,让母亲以自己的儿子为荣。

    而且,由于涛涛小时候的学习成绩非常的优秀,所以他很自信,自己能够考取大学,并且能够考上一个非常不错的大学。

    可是现在呢,自从自己,从子弟学校来到地方上的学校后,就出现各种的不适应。

    再加上自己没有学习理科的天赋,直接导致自己的学习成绩飞速下降。

    从此,涛涛从一个一等一的好学生,变成了一个学习成绩一点都不好的差学生。

    并且,由于涛涛自己的自尊心很强,他对自己要求很高。

    甚至,他曾经发过誓,如果自己考取不了大学,那么就一头撞死在南墙上。

    可是眼下,照着自己这个学习成绩,看来自己是真的要撞死在南墙上了。

    涛涛在郁闷的同时,内心里面也及其的痛苦。

    可是,这种痛苦又没有办法发泄出去。

    在加上青少年本身心智就不够成熟,他慢慢的开始走极端了。

    晚上回到家里,他突然开始不吃晚饭。

    冬梅晚上特意给涛涛做了他最爱吃的臊子面。

    他竟然不吃。

    冬梅很是纳闷。

    她看着走进卧室的涛涛,说:“涛涛,你今天晚上是怎么了,难道不饿吗?”

    涛涛心情低落,表情痛苦。

    他声音低沉的说:“吃了饭,容易瞌睡,我不吃饭了。”

    听到孩子不吃饭,冬梅劲直把面给端了进去。

    她说:“我知道晚饭吃了,不好消化,所以我给你做的面啊,汤多面少,管饱但是不撑,你就吃吧,毕竟你每天在疯狂的学习,而且又熬夜,又早起的,你要是不吃饭,我怕你的身体抗不住。”

    涛涛看都不看母亲一样。

    他把几本练习册,从书包里面拿出来后,放在桌子上说:“不吃就是不吃,你赶紧端出去吧。”

    涛涛说话的口吻非常的恶劣,一点礼貌都没有。

    冬梅看着涛涛说:“你就吃点吧,多少吃点,人就有劲了。”

    涛涛突然拍了一下桌子说:“不吃就是不吃,你怎么这么烦啊,你快出去”

    冬梅看着涛涛皱起的眉头,和对自己的不屑,她心里难受的说:“为了你的学习,我每天起早贪黑的,给你做饭,为了给你补充营养,我每天一大早的,就去奶牛场给你提牛奶喝,你还不满足啊。”

    涛涛根本听不进去冬梅的话。

    他也丝毫不感恩冬梅,他说:“好了,妈妈,你赶紧出去吧,我要学习呢。”

    虽然涛涛不想吃饭,但是冬梅还是把饭留了下来。

    她说:“那你学习吧,如果你饿了,你就吃点,如果你不想吃了,那你就剩下,我明天早上热一热,自己吃。”

    听到母亲说话这么啰嗦,涛涛气愤的说:“你就别废话了,快点给我出去。”

    说着,涛涛就站了起来,然后连推带搡的就把冬梅给推了出去。

    冬梅被推出去后,她刚要转身,就听见涛涛重重的把门给摔着关住了。

    冬梅站在门前,心里很是难受。

    她说:“那好吧,你学习吧,我不打扰你了。”

    说着,冬梅就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可是,她刚躺下,就听到涛涛在旁边的房子里面大吼道:“老妈,你明天早晨四点钟准时叫我起来学习。”

    冬梅说:“你不是有闹钟吗,还用我叫你吗?”

    涛涛措辞激烈的说:“闹钟也有不响的时候,我让你几点叫我起床,你就几点叫我起床。”

    冬梅叹了一口气,心说,这孩子怎么现在变成这样?

    没法,冬梅便把闹钟定到了半夜四点。

    冬梅本来就心脏不好,当半夜四点,闹钟突然响起来的时候,冬梅直接被从梦中惊醒。

    她的心脏狂跳着,仿佛要从她的嘴里给蹦出来一样。

    冬梅使劲用双手按压住心脏,然后口服了一颗阿司匹林片之后,才慢慢缓解了过来。

    她深呼吸了一口,慢慢的走出了卧室,来到了涛涛的卧室门口。

    她想敲门,怕惊醒了涛涛,于是她慢慢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到房间里面的冬梅,看到眼前的一幕,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她心说,也不知道其他孩子是怎么学习的?

    怎么自己的孩子涛涛,学个习就这么难?

    只见,涛涛睡觉不仅没有脱衣服,就是整个床上,也到处扔的都是乱七八糟的参考书。

    冬梅借着客厅的灯光,看到涛涛幼稚的脸庞,还有嘴角冒出的稀松的胡子。

    她很心疼儿子,不想让孩子这么辛苦的学习。

    同时,现在的冬梅,对涛涛的期望已经不高了。

    当

    涛涛在子弟学校上学的时候,由于涛涛学习成绩非常的好,冬梅对涛的期望是考上一本大学。

    当涛涛上了一中之后,成绩就明显开始下降,冬梅对涛涛的期望,是只要考上二本就行,并且不论大学的好坏。

    可是现在,看到涛涛的学习成绩竟然一落千丈,而且还在还这么刻苦努力,冬梅觉得涛涛不论是什么大专,只要考上就行了,自己都供他上学。

    冬梅悄悄的在涛涛的额头摸了一下,试了试温度,看孩子有没有发烧。

    完了,冬梅才轻声的喊着涛涛的名字。

    她说:“涛涛,涛涛”

    涛涛没有一丝反应。

    冬梅又提高了点音量,她说:“涛涛,涛涛,你不是让妈妈四点过来,准时叫你起床的吗?”

    涛涛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突然,冬梅意识到不对。

    她心说,经常在电视上看到,某个工人工作的太辛苦,一不小心过劳死了

    而自己的儿子,每天起早贪黑,不好好睡觉,也不好好吃饭,难道他过劳死了?

    想到这里,冬梅便使劲掐着涛涛的人中,并且大喊着:“涛涛,涛涛,你快醒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