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63章 大坡头表白

正文 第463章 大坡头表白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涛涛看着来娜说:“你来之前,应该打个电话,这样就好找了。“

    涛涛的言外之意,就是先打个电话,询问下能不能来?

    来娜并没有听出来涛涛的言外之意。

    她说:“你家的座机,我记在一个本子,找不到了,就没有给你打电话。“

    这时,苟娟走了过来。

    她看着涛涛说:“涛涛,你女朋友过来找你玩来了?“

    闻言,涛涛尴尬至极,他说:“什么女朋友,她是我同桌,暑假没事儿,过来找我玩呢。“

    苟娟说:“哦,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们玩吧。“

    听到苟娟说话,来娜才注意到了涛涛身后的女孩。

    她惊奇的说:“涛涛,这个女孩……,她是苟娟?“

    涛涛点点头说:“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来娜说:“你常常提呢,我觉的她像。“

    看到来娜给自己打招呼,苟娟客气的说:“你好,我叫苟娟,认识你很高兴。“

    来娜也打着招呼说:“我叫来娜,认识你很高兴。“

    话毕,来娜仔细看着眼前的女孩,发现她确实特别的漂亮,而且有种高贵的气质。

    而苟娟看着眼前的来娜,也感觉她很漂亮,并且有种清纯的气质。

    涛涛本想和三个女孩一起愉快的聊天,可是来娜却说:“我知道你们好久都没有见过了,那你们聊吧,我改天再过来找你玩吧。“

    说着,来娜就要离开。

    看到来娜要走,涛涛忙说:“既然来了,那就玩一会呗。“

    涛涛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后面的苟娟说:“你们先聊,我有点事儿,先回家了。“

    说着,苟娟转身就走了。

    涛涛赶紧去拉苟娟说:“不如,我们三个人打一会儿扑克牌吧,捉老麻子就行。“

    涛涛之所以提议打牌,是因为他既不想让苟娟走,又不好意思让来娜走。

    可是,苟娟借口自己不会打牌,便离开了。

    来娜看到苟娟走了,自己便留了下来。

    来娜打着遮阳伞,看着涛涛说:“刚才那个女孩就是苟娟,真漂亮,你好有眼光啊。“

    涛涛叹息的说:“虽然我有眼光,可是也只是我看人家,人家看不我啊。“

    来娜鼓励涛涛说:“你去勇敢的追呗,你没有追,怎么能知道人家看不你呢?“

    涛涛说:“即使追,那也得等到大学了,反正现在是不能谈恋爱,不然直接影响到学习呢。“

    来娜说:“如果你现在不下手,怕等到大学的时候,她已经被别的男孩给追走了呢。“

    涛涛以为所有男孩都跟自己一样,有着相同的想法,那便是高中的时候,一心一意的学习,等了大学之后再谈恋爱。

    可是,涛涛不知道的是,身在二中的马吉,已经开始悄悄的下手了。

    马吉准备利用高中的最后一年,将苟娟追到手,反正自己也考不大学。

    而最搞笑的是,马吉和涛涛,苟娟都住在一栋楼,抬头不见低头见。

    这就有点尴尬了。

    很快,马吉也知道苟娟回来了。

    对他来说,同样好几年没有见过苟娟了,思念之情可想而知。

    涛涛和马吉自从初中的时候,就在朦胧中发现,两人好像同时喜欢了一个女孩。

    于是,彼此双方开始互相敌视,互相看不顺眼,而且还打过架。

    现在,时间一晃,一转眼都马十八岁了,彼此双方就更加的提防着对方了。

    这天,涛涛正在厨房跟着母亲学做饭,他突然看到窗户外面,马吉正和苟娟在小商店门口吃着冰棍。

    显然,冰棍是马吉买的。

    那时的孩子普遍穷,更没有什么零花钱。

    所以请女孩仅仅吃个冰棍,也算是正常现象。

    涛涛看着马吉和苟娟,两人一边吃冰棍,一边聊天的样子,他恨的咬牙切齿。

    他心里暗暗发誓,无论如何,自己也要请苟娟吃个冰棍。

    不行,马吉请她吃冰棍,那么自己就要请他吃雪糕。、

    下午吃过饭,涛涛在窗户把守着。

    她一看到苟娟出现在院子里面,便马跑了出去。

    跑出去的涛涛,二话没说,就要请苟娟吃雪糕。

    苟娟一头雾水,搞不懂涛涛是什么意思。

    苟娟说她刚吃了饭,肚子有点胀,并不想跟着涛涛去商店,也不想吃雪糕。

    虽然苟娟拒绝了涛涛,可是涛涛却锲而不舍的跑到了商店,买了个雪糕过来,和苟娟坐在楼前面的花坛,一边吃着雪糕,一边聊着天。

    恰巧,这一幕,被家住三楼的马吉给看到了。

    他站在窗户边,气的头顶直冒热气。

    他心说,只要涛涛敢请苟娟吃雪糕,那么自己就请苟娟喝汽水。

    怀恨在心的马吉,找了个好机会,带着苟娟在商店门口,喝着汽水,聊着天。

    一直在家监视窗外动静的涛涛,看到马吉竟然和苟娟在一起喝汽水。

    涛涛气不打一处来,心想,马吉也太过分了,竟然在追女孩方面,和自己攀比。

    于是,涛涛第二天就找到了苟娟,并且带着苟娟去喝了奶茶。

    而天天被两个男孩轮换着找的苟娟,也发现苗头不对。

    为什么马吉今天请自己吃了个冰棍?

    涛涛下午就要请自己吃雪糕?

    而自己无意中跟马吉喝了瓶汽水,涛涛就要带着自己去喝奶茶?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无奈之中,苟娟主动选择了躲避。

    她干脆在家里不出来了。

    可是,涛涛和马吉的竞争依然没有停止。

    这天,涛涛去外面的公共厕所时,路过七号楼后面的长楼梯。

    他看到马吉正抽着烟,若有所思的坐在那里,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人。

    涛涛走近了马吉说:“马吉,我知道你在等苟娟,可是我告诉你,咱们每天这样骚扰别人,别人已经烦了,我们还是稍微缓一缓吧。”

    马吉抬起了头,他留着小胡子,而且眼镜片很厚

    。

    他看着涛涛说:“虽然我在这里漫无目的的等待苟娟,但是我也比你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都在大破头那里等待着邂逅苟娟呢。”

    听到马吉竟然把自己给戳穿了,涛涛尴尬的说:“算了,咱两也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咱们不如这样,咱们都过去给苟娟表白,她答应谁了,另外一个主动退出,你看这么样?”

    闻言,马吉扔掉了手里的烟,说:“这个办法不错,也可以迅速的结束咱两的内耗,那你先去表白吧,我在这里等你。”

    涛涛摇摇头说:“表白这个东西,不能说谁先去就去,我们要看缘分,如果这几天,谁要是先碰见苟娟的话,谁就先表白,你看怎么样”

    闻言,马吉又续了一根烟说:“这样也行,你先碰到,那么你就先表白,我先碰到的话,我就先表白。”

    涛涛说:“表白失败的哪一方,主动退出。”

    马吉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涛涛说:“对,君子无戏言。”

    自从涛涛和马吉达成某种默契的协议之后,两人反而开始整天躲着苟娟了。

    涛涛担心,如果自己一不小心先碰见苟娟的话,自己就得先表白。

    万一表白失败了呢,那岂不是给马吉留了个好事。

    马吉的想法和涛涛一样,他觉得先表白的失败率会很高。

    因为他觉得女孩的思考有个过程,说不定当第一个人的表白被拒绝了后,她会突然良心发现,或者茅塞顿开,想通某些事情。

    当第二个人去表白的时候,可能成功率会更高一点。

    显然,涛涛和马吉都太年轻,他们根本不知道先入为主的概念。

    就这样,涛涛和马吉一连躲了苟娟好几天。

    同时,苟娟也发现了其中的蹊跷。

    之前一段时间,自己怕他们两人,老是请自己吃东西,便主动躲着两人。

    可是现在,自己不躲避他们两人了,他们两人却开始躲避自己起来。

    这让苟娟百思不得解。

    于是,苟娟想找两人问个明白。

    这天,苟娟便站在大坡头等待了。

    她知道,这个位置,凡是走大路从北院来的人,都是要经过这里的。

    下午吃过饭后,苟娟就开始在大坡头等待。

    功夫不负有心人,苟娟竟然第一个等到了涛涛。

    而涛涛也是在丝毫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苟娟给逮着的。

    下午,冬梅在家炒菜,她让涛涛去中英街买点馒头回来。

    涛涛在出去前,特意站在窗户跟前,观察了好一整子。

    他在确定苟娟没有从家里出来的情况下,才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躲来躲去,还是没有躲过苟娟。

    他竟然在大坡头遇见了苟娟。

    涛涛感叹自己真是倒霉啊,看来第一个表白的人,自己是躲也躲不过去了啊。

    苟娟看到涛涛提着馒头从中英街下来了,忙喊道:“涛涛,干什么去了啊?”

    涛涛知道逃不了了,于是他壮着胆子走近了苟娟。

    他说:“我去买馒头去了。”

    苟娟看着涛涛紧张的样子,她好奇的问:“涛涛,你紧张什么呢?”

    涛涛知道母亲在家里还等着自己做饭呢,自己如果婉转的给苟娟表白的话,可能比较浪费时间,所以自己必须快刀斩乱麻,迅速的表白才行,至于成功还是失败,只能听天由命了。

    于是,涛涛直接说道:“苟娟,我之所以紧张,是因为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听到重要的事情,苟娟也紧张了,她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啊?”

    涛涛说:“苟娟,我先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这件事情,首先,你不能说出去,其次,你必须得回答我,而不能跑掉,其三,无论好坏,咱们永远是朋友。”

    苟娟听着涛涛的话,感觉非常的奇怪。

    她一头雾水的说:“什么事情,这么神奇啊?”

    涛涛说:“苟娟,你做好心理准备,我要说了。”

    苟娟紧张的,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

    她说:“你说吧,我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比较强的。”

    此时的涛涛,已经紧张的说话都颤抖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然后咬着牙,表情尴尬的说:“苟娟,马吉说他喜欢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