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57章 拾荒的女人

正文 第457章 拾荒的女人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冬梅还没有走到馍店跟前,小哥就朝着冬梅喊道:“拾荒的,你怎么又来了,告诉你,我这里的馒头,只能给你施舍一次,再要可就没有了。”

    冬梅走过去后,冷笑了一声,然后拿出五十块钱甩到了小哥的手里,说:“我刚才从地上捡了五十块钱,现在来你这里,买一个馒头吃。”

    小哥看着冬梅手里的五十块钱,不敢相信的说:“转眼的时间,你从哪里捡来了五十块钱?”

    冬梅笑笑说:“泥河沟大桥那里捡的。”

    小哥一边给冬梅拿出来两个馒头,递给冬梅,一边说:“只要你有钱,你想吃几个馒头,我就给你几个馒头。”

    冬梅接过馒头后,转身就走。

    小哥一边从抽屉里面往出拿着钱,一边说:“大姐,还没给您找钱呢?”

    冬梅说:“不用找了,我是拾荒的,我一会儿还能再捡过来五十块钱。”

    说着,冬梅就拿着馒头,跟在卫国后面,边吃边走。

    小哥看到红霞和李建军的穿着打扮,非常的珠光宝气,不由的心说,算我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把一个钻井公司的女人,给当成了拾荒的女人?

    冬梅和卫国把红霞送到家后,已经早晨七点半了。

    冬梅算算时间,自己凌晨三点起来,一直折腾到现在。

    她心说,要是再这么折腾下去,自己可真扛不住了。

    于是,她便拿起电话,给王雪娥打了一个电话,让她过来监督一下红霞和李建军,自己回家休息去了。

    等着王雪娥和王超英到了之后,冬梅简单的交代了一下,便出门了。

    冬梅知道王超英擅长说教,在他的语言洗脑之下,红霞和李建军应该闹不出什么大的乱子来。

    回到家里,冬梅一头栽倒在床上。

    她软的像个棉花一样,没有脱衣服就盖上了被子,准备睡觉。

    在闭住眼睛之前,冬梅庆幸,还好这次行动,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同时她也告诫自己,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帮红霞搞这种事情了。

    如果以后,红霞要是再让自己帮她去捉坚她老公,就是打死,她也不去了。

    事后,红霞回了老家,暂时和李建军分开一段时间。

    而李建军也彻底断了和贾晓荣的联系。

    至于胡捷和贾晓荣呢,则床头打,床尾合,没过两天,夫妻两人就像没事人一样,重新和好了。

    并且,他们每天早晨一起出去,一起买菜,一起做饭,整天都黏在一起,直到胡捷休假完毕为止。

    开学后,涛涛就进入了高二第二学期,马上面临着文理分科。

    而在选择文科,还是理科上,涛涛实在拿不定主意。

    他感觉自己擅长文科,可是大家却说学文科的话,将来毕业了不好就业。

    如果选择理科的话,哪怕是个大专,将来也很好就业。

    可是,涛涛并不擅长理科,尤其是有机化学,他感觉简直就跟天书一样,根本搞不懂。

    初中时代,由于物理和化学相对比较简单,所有涛涛成绩很好。

    可是上了高中之后,随着理科难度的增高,涛涛明显感觉,学习起来比较吃力。

    在面对文理分科上,涛涛知道自己必须做出选择,而且这一次的选择,直接决定着自己的人生命运。

    于是,涛涛征求父母的意见。

    卫国本身就是学习理科出身,所以他觉得还是理科好,所谓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嘛。

    他强烈建议涛涛学习理科。

    而冬梅则建议涛涛学习他擅长的文科,因为冬梅在高中时代,就根本学不懂理科,尤其是化学,她是既不感兴趣,也完全学不懂。

    所以,她能理解涛涛的心情。

    为此,卫国和冬梅还发生了争辩。

    卫国觉得理科有什么难学的,只要搞懂了那些基本的知识和套路,根本不用背诵,只凭借着记忆,便可以轻松的掌握。

    而冬梅完全不同意,她回忆着自己的高中时代。

    每当老师在台上讲到有机化学的时候,在黑板上罗列着,把这个健摘下来,安在那个健上,然后再把这个键

    听着课,冬梅就头大。

    卫国强烈建议涛涛选择理科。

    他觉得,既然自己当年能以全县第十六名的成绩考取了中转,那么现在,自己的儿子肯定也能以优异理科成绩考取一个理工科学校。

    可是,卫国不知道的是,按照遗传学来说,父亲的遗传基因,母亲的遗传基因,而决定智商的基因又主要在染色体上。

    由于男孩的基因来自父亲,基因来自母亲,所以涛涛的智商完全遗传自冬梅,跟卫国的关系不大。

    所以,涛涛对理科的感觉,跟冬梅一模一样,根本学不懂。

    而娜娜的基因,则保证了她的智商,一半来自父亲,一半来自母亲。

    所以娜娜在学习理科上,就要比涛涛轻松的多。

    虽然涛涛学不懂理科,但是她最终还是听了父亲的意见,选择了理科。

    当高二第二学期开始不久之后,文理便分班了。

    由于涛涛和刘楼房都选择了理科,所以两人幸运的分到了一个班,但是并没有坐到一起。

    由于刘楼房个子比较高,所以他便被安排坐到了最后一排。

    而涛涛由于个子中等,他则被安排坐到了中间的位置。

    为了学好理科,本身就不擅长理科的涛涛,特意买了好多的参考书,来提高自己,尤其是在化学方面,涛涛更是下了血本,购买了好多本参考书,交叉学习。

    可是,天赋就是天赋,不擅长就是不擅长。

    无论涛涛怎么努力,他的学习成绩就是上不去。

    而且,他还有退步的趋势。

    为了调高自己的学习成绩,涛涛也是想尽了办法。

    他上课认真听讲,一心一意的做着笔记,下课也不出去,就坐在凳子上理解,思考。

    即使是下午的活动时间,涛涛也不放过学习的机会。

    他缠着刘楼房给他讲解自己不会做的习题。

    每天下午,涛涛都会拿

    着参考书,去教室后面找刘楼房。

    “楼房,忙什么呢,帮个忙。”

    “又是哪个题不会做啊?”

    只要刘楼房问自己这句话,那么涛涛便会把自己不会做的习题,全部拿出来。

    可是,每当涛涛把习题拿出来的时候,刘楼房都很诧异。

    他看着那些似曾相识的题,问涛涛说:“涛涛,这个题我不是之前,就已经给你讲过了吗?”

    涛涛的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说:“没有啊,这题,完全是个新的题目啊。”

    刘楼房看着涛涛说:“你仔细想想,我给你讲过这道题没有?”

    涛涛坚定的摇着头说:“楼房,我敢打保票,你确实没有给我讲过这道题。”

    闻言,刘楼房翻着涛涛的参考书,找到了一道已近标注过的题对涛涛说:“涛涛,你看这道题,我给你讲过吗?”

    涛涛认真的说:“这道题没有问题,你确实给我讲过。”

    刘楼房说:“只要我给你讲过这道题,那么刚才那道题,你就应该会。”

    涛涛纳闷的说:“为什么啊?”

    刘楼房说:“难道你没有发现,两道题,基本一模一样吗?”

    涛涛实在看不出来,他说:“我怎么看不出来一样啊?”

    刘楼房说:“两道题,一样的原理,一样的公式,只要套一套就出不来了。”

    闻言,涛涛额头上滴下了汗水。

    他经常是这样,完全不能够举一反三。

    时间过的很快,期中考试不期而至。

    涛涛再经过自己的一番努力后,信心满满的参加了考试。

    可是,当成绩公布的时候,涛涛彻底傻眼了。

    他的成绩之差,简直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而且在班级和学校的排名,更是惨无人寰。

    涛涛知道,照着自己这个成绩,不要说考上一个好大学了,就是连最起码的二本线都上不了。

    涛涛本来就是个自尊心特别强,并且性格特备急躁,承受力比较差的孩子。

    她根本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更接受不了自己考不上大学的现实。

    涛涛还记得,当他小的时候,他就经常听母亲说,母亲每天晚上老做一个相同的梦,就是自己高考落榜。

    所以母亲把全部的希望,和自己的大学梦,全部寄托在了涛涛的身上。

    而且,由于涛涛从小就学习特别好,所以他也很有信心,自己能够实现自己的大学梦,并且替母亲实现她的大学梦。

    并且,他还在母亲面前夸下海口说,如果自己考不上大学的话,就会冲到楼房前面的水泥板上碰死。

    当冬梅听到涛涛话的时候,她感觉涛涛很可爱。

    冬梅感叹,涛涛太较真,成功失败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怎么可能一旦失败就碰死呢?

    但是,她还是充满期望的对涛涛说,母亲相信你一定能够考上大学。

    可是现在,涛涛却不得不面对一个严峻的现实,就是自己根本考不上大学。

    涛涛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他幼小的心灵再次接受考验。

    为了在期末考试中,把成绩彻底给搞上去,涛涛决定拼命了。

    而且,他所谓的拼命就是晚上不睡觉,利用可以利用的一切时间来学习。

    他不相信,既然自己这么努力,成绩还上不去?

    可是,涛涛在努力的同时,并没有从现实情况出发,也没有从学习方法上改变。

    他只是一味的强调学习的强度和时间长短。

    这为他心理疾病的再次爆发,埋下了伏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