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50章 跟踪她,保护她

正文 第450章 跟踪她,保护她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晚,红霞和冬梅约定的时间是凌晨两点整,暗号是红霞在冬梅卧室外面学蛐蛐叫。

    到时候,当冬梅听到叫声后,出来在七号楼后面回合。

    虽然两人约定的时间是半夜两点,按道理冬梅可以先睡一觉,然后在两点的时候醒来。

    可是,由于担心,冬梅竟然一个晚都没有睡着。

    她是等啊等,熬啊熬,终于熬到了半夜两点。

    冬梅翻了个身子,从床坐了起来。

    她悄悄的看了看表,已经两点十分了。

    她心说,这个红霞怎么还不过来?

    冬梅心里琢磨着。、

    冬梅打开柜子,找了几件最旧最破的衣服穿了。

    因为她担心,万一像次对付黎莉一样打起来,把衣服给撕破,或者把血给飞溅在衣服,那衣服可就报废拉。

    所以,她穿了最土最旧的衣服。

    这样,不仅可以放得开,而且如果撕破或者飞溅了血的话,便可以直接给扔掉。

    冬梅穿好了衣服。

    她又看了看表,已经两点半了,这个红霞怎么还不来?

    难道她睡过头了?

    或者今天晚,李建军并没有去贾晓荣家里面过夜?

    那自己岂不是白忙活,白准备了嘛?

    不知道为什么,白天里,对这种事情很反感和抗拒的冬梅,到了这会儿,反倒很期望红霞赶快过来,一起行动。

    冬梅坐在床边,看着正在熟睡的卫国,心想,卫国应该没有发现自己起来了吧?

    于是,她试着叫了几声,“卫国,卫国……”

    看到卫国没有反应,冬梅才放了心。

    这种捉坚的事情,冬梅最不想的,就是让自己的老公参与。

    她担心发生什么意外,毕竟男人血气方刚,要是打起来,那可是拼命的。

    二来,她怕卫国在捉坚的现场,得到什么启发,学到什么东西,从而也在外面乱来。

    所以,今天晚这件事情,冬梅是偷偷进行的,她并没有告诉卫国。

    冬梅又看看表,已经三点了,红霞怎么还没有来?

    冬梅不由的着急了起来。

    她心想,要是捉坚,最好今天晚一次性搞定,如果再拖下去,她反倒感觉痛苦。

    终于,再三点十分的时候,冬梅听见了窗户外面的蛐蛐叫声。

    由于冬梅家是一楼,而冬梅和卫国卧室的窗户,就靠着阳台,所以有人在外面说话,冬梅听得声音特别清楚。

    当冬梅听到蛐蛐的叫声后,她知道是红霞来了,于是赶紧往出走。

    可是,当她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卫国在床翻了个身子。

    他说:“冬梅,出去帮红霞捉坚小心点,李建军是她老公,可不是你老公。”

    听到刚才还在熟睡的卫国竟然说话了,而且还如此清醒,冬梅不由的吃了一惊。

    她说:“你什么时候醒来的,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帮忙给红霞捉坚?”

    卫国坐了起来,揉着眼睛说:“哎,夫妻两人就是同林鸟,一条心,你干什么,还能瞒得住我的眼睛吗?”

    冬梅感觉浑身发凉,心说不论自己干什么事情,无论那么隐蔽,多么神秘,全都逃不出卫国的魔掌啊。

    她说:“今天早,我和红霞在客厅说话的时候,我还到卧室门口悄悄的观察了一下你,我发现你睡的比猪都香,你怎么就把我两的对话,给全部听见了呢?”

    卫国起来后,去卫生间了个厕所,说:“本来睡的很香,可是当你和红霞说悄悄的话的时候,我就突然醒来了,而且把你们的悄悄话,给听得一清二楚。”

    冬梅知道卫国有个坏习惯,就是隔墙有耳。

    尤其是当自己和姐妹们,说什么悄悄的话的时候,往往都逃不过卫国的耳朵。

    可是,就算卫国再厉害,她也没有想到,即使卫国睡着了,自己和红霞的悄悄话,还是没有逃过卫国的顺风耳。

    她说:“哎,算你厉害,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也就不隐瞒了,我要帮忙去给红霞捉坚呢。”

    卫国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要我帮忙吗?”

    冬梅前一步,把卫国推的坐在床,说:“你一个大男人,凑什么热闹,这种事情是我们女人干的,即使传出去了,也不会有人笑话的,可是如果你一个男人参与的话,那么事情传出去,可就真的成笑话了。”

    闻言,刚穿好衣服的卫国,又开始脱衣服。

    他说:“既然你不要我去,那我就不去了,你和红霞注意安全啊,那个贾晓荣混迹江湖这么多年,肯定也不是吃素的,可别把事情想的那么简单啊。”

    冬梅走出了卧室的门。

    她一边关门,一边说:“就算贾晓荣再厉害,红霞的老公李建军在场啊,难道她还能当着李建军的面,把红霞给怎么滴吗?”

    卫国想了想说:“那也是。”

    冬梅走出卧室后,在客厅里面轻手轻脚的走着。

    她说:“那我走了,等我和红霞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件事情搞定之后,我就回来了,你就放心的睡觉吧。”

    卫国趟下后,闭着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说:“好吧,那你去吧,尽量在天亮之前回来,我还等着你给我们做早饭呢。”

    冬梅走出了家门,摇摇头说:“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我伺候你们呢。”

    当卫国听到冬梅关门的声音后,他便以的速度,从床爬了起来,立刻穿好了衣服。

    她走到卫生间的窗户跟前,目视着冬梅。

    他准备跟踪冬梅,暗中保护冬梅。

    虽然冬梅告诉卫国,她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卫国心里还是不放心。

    他只有跟出去,心里才踏实。

    卫国看到冬梅绕到了七号楼的后面,他心里纳闷,心说,贾晓荣家好像在七号楼的前面啊,她怎么就绕到后面去了?

    于是,卫国赶紧打开门,跟了出去。

    冬梅出去后,在七号楼后面和红霞回合了。

    冬梅一见红霞就说:“红霞,不是说好两点整的吗,你怎么到这会儿了,才过来?”

    红霞抱怨说:“往日里,李建军都是在晚十一

    点或者十二点的时候,以出去打麻将,或者出去县里的网吧网为借口出去过夜,可是今天晚,他什么也没有说,就跟着我睡到一起了,而且还那啥了。

    我想,既然那啥了,那他肯定就不会去贾晓荣家里面那啥了啊,毕竟他现在年龄也大了,体力也不如以前了,一晚一次,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于是,我就放心的睡了。

    谁知道一觉起来,李建军竟然不见了。

    我想,他一定是趁着我睡的香,又去找贾晓荣了。”

    闻言,冬梅很是生气。

    她说:“既然你都打算不去了,那你也没有打个电话,给我说一下,害的我把你等了一个晚。”

    红霞给冬梅道歉着说:“哎,人算不如天算啊,谁能想到李建军还会瞒天过海这一招啊。”

    冬梅跟着红霞从七号楼走了出来。

    她说:“那咱们就抓紧时间,给你把这个事情搞完,也算是帮你最后一次了,这种事情,我以后再也帮不成你了。”

    红霞听着冬梅说话的口吻,好像是在抱怨,但是她还是感谢冬梅的说:“行,行,行,你就帮我最后一次,以后这种事情,我再也不找你了。”

    冬梅说:“一言为定。”

    红霞说:“驷马难追。”

    话毕,两人就来到了贾晓荣住的那栋楼。

    可是,当两人走到楼底下的时候,冬梅突然想到了什么。

    她问道:“红霞啊,就算咱们到了贾晓荣家门口,咱们没有钥匙,怎么进去捉坚啊?”

    红霞顺手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了一把钥匙,说:“我早就找钥匙匠,趁着贾晓荣不在的时候,把她家的锁子给拆了下来,然后复制了一把,然后又原原本本的给她装了去呢。”

    听到红霞竟然私自把贾晓荣家的锁子给拆了下来,然后又给装了去,她担心的说:“红霞,你没有经过别人的同意,就私自把人家的锁子拆下来,那可是犯法的啊?”

    红霞并不这样认为,她说:“我拆她的锁子是犯法的,难道她勾引我老公,就不算犯法了嘛?”

    红霞的话,似乎问住了冬梅。

    她想了想,法律里面确实没有规定,也是一项罪名啊。

    不知不觉,冬梅就跟着红霞到了五楼,五零二。

    当冬梅跟着红霞站到了贾晓荣家门口的时候,一直保持镇定的冬梅,突然紧张了起来。

    想象力本来就很丰富的冬梅,她的脑海里面,便开始出现各种闯入后的情景:

    李建军正和贾晓荣趟在一张大床,两人都光着身子,呼呼大睡。

    或者,李建军和贾晓荣正在干一些苟且的事情,被她们突然闯入之后,逮了个正着。

    而且李建军也因为惊吓,从此变成了阳伟早卸……

    这时,红霞把钥匙拿了出来,并且对着锁子插了进去。

    只见,红霞轻轻的一拧,便听到“咣当”一声,那锁子竟然神奇的被打开了,而且门也跟着开了一个缝隙。

    此时,冬梅的心脏已经提到嗓子眼。

    于此同时,从家里面出来的卫国,正在七号楼附近游荡。

    他找了半天,心说,怪了,刚才明明看到冬梅朝楼后面走了,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呢?

    难道自己给跟踪丢了?

    正在卫国纳闷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不远处一个背着背包,提着行李,风尘仆仆的男人正急匆匆的朝七号楼前面走去。

    冬梅认识贾晓荣的老公。

    他定睛一看,心里不由的咯噔一下、。

    她心说,这个男人的走路姿势,怎么这么像贾晓荣她老公胡捷?

    卫国一愣,看着不远处的那个男人,心里想,该不会胡捷从山下来了吧?

    可是,胡捷不是为了补贴家用,冬休放假也没有回来,而是在山看单井吗?

    正在卫国狐疑的时候,不远处那个男人,已经看到卫国了。

    他朝着卫国喊道:“崔工,这么晚了不睡觉,在外面游荡什么呢?”

    卫国定睛一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贾晓荣的老公胡捷。

    卫国大吃一惊。

    他说:“胡捷,你不是在山看井吗,怎么提前回来了?”

    由于冬天里井队的条件很差,既断水,又断电,所以贾晓荣基本一个冬天没有洗澡,也没有洗衣服。

    他浑身污垢,油头满面的说:“老张提前去换我了,我就拿着单位给我发的五千块看井钱,提前回来了。可是,倒霉的是,大巴半路抛锚,修理了半个晚,害的我现在才到家。

    我准备明天带着老婆,给她买个黄金项链,然后给两个女儿,一人买一身新衣服呢,也算是我过年没有回来,给他们的弥补吧。”

    说着,胡捷就朝家里走去。

    卫国看着胡捷的背影,心想,此时,冬梅和红霞应该刚刚开始捉坚,这又凑巧遇到贾晓荣老公回来了,要是大家都撞到一起,那岂不是乱成了一锅粥?

    于是,他朝胡捷喊道:“胖子,这么着急回家啊,不准备陪哥哥再聊会吗?”

    胡捷个子不高,胖胖的身材,长的圆不溜秋,眼睛永远半睁半闭。

    他回过头来说:“哎呀,都快一年没有见老婆娃娃了,想的不行,哪里还顾得着陪您聊天啊。”

    说着,胡捷就快马加鞭的朝家里走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