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35章 迈着曼妙的步子,扭着婀娜的身姿

正文 第435章 迈着曼妙的步子,扭着婀娜的身姿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谭蘋告诉涛涛说:“我不想失去爱我的,和我爱的人,所以我才会舍身去救樊伟。”

    听到谭蘋的话,涛涛被震撼了,他觉得谭蘋说的很有道理,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还不是为了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

    涛涛看到谭蘋,瞬间想到了靳小娜。

    他问谭蘋说:“谭蘋,你和靳小娜是最好的朋友了,平时见你的时候,你们两个常在一起呢,怎么今天不见靳小娜呢,她去哪里了啊?”

    听到涛涛问靳小娜,凡是和靳小娜一个高中的同学,全部都沉默了,没有一个愿意回答涛涛的问题。

    而三中的同学则听到了一些消息,二毛告诉涛涛说:“听说靳小娜转学了。”

    涛涛纳闷的问二毛,说:“她才在七中了一年半,就转学了啊,你知道她转学去哪里了?“

    二毛说:“至于她什么转学,我真的不知道,可是听说她转学去天津了。”

    听到天津,涛涛感觉遥不可及。

    作为一个西北人,涛涛只觉得陕甘宁距离自己很近,至于天津嘛,他就觉得远在天边。

    问完了二毛,涛涛继续追问谭蘋说:“谭蘋啊,靳小娜那么活泼的性格,按道理在七中,应该生活的很快乐啊,她什么转学呢?”

    谭蘋突然表情难受的说:“如果不发生那些事情的话,靳小娜也不会转学了。”

    从谭蘋的话中,涛涛似乎听出来了一些不祥。

    他说:“谭蘋,你能告诉我,靳小娜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突然,谭蘋哭了出来,她说:“多么好的一个女孩,就那样被几个畜生给糟蹋了。”

    听到“糟蹋”二字,涛涛马明白了。

    他不敢再问下去,因为他怕听到更恶劣的消息,毕竟靳小娜还曾经暗恋过自己,和自己关系特别的好过,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

    事后,涛涛才从柳韬那里知道,原来,发生在靳小娜身的事情,简直不堪入耳。

    靳小娜是一个特别活泼,而且对男同学基本不设防的女孩。

    初中时期的靳小娜,黑黑瘦瘦,顶多算一个漂亮的女孩。

    可是自从靳小娜了高中之后,她的身体就开始疯狂的发育,不仅胸部发育非常的粉满,臀部更是异常的圆润,用前凸后翘,魔鬼身材来形容她的好身材一点也不为过。

    初中的时候,大家都是子弟,都在子弟学校学,大家都知根知底,根本没有特别野蛮和坏到骨子里面的孩子。

    可是,了高中就不一样了。

    随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的加入,原本的子弟高中,已经变成了生源非常杂的高中。

    而这其中,就不乏一些特别坏,特别不良的少年。

    再加靳小娜的性格本来就活泼,人本来就好,很快就和男生们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

    而其中一些男生,则报着非常可耻的目的,和靳小娜交朋友。

    可是,靳小娜却丝毫没有意识到,也没有任何的自我保护意识。

    夏天,天气炎热,靳小娜喜欢穿一条非常薄,而且非常短的包臀短裙。

    每当大家提醒靳小娜,这条裙子太暴露的时候,靳小娜总是告诉大家,我只是为了凉快儿才穿的这跳裙子,并不是为了展现自己的身材,而穿这条裙子。

    可是,靳小娜不知道的是,有三个在社会混的学生,已经打了靳小娜的主意。

    这天傍晚,柳韬在水房洗完了衣服,端着盆子往出走,正好碰到穿着薄纱短裙经过的靳小娜。

    柳韬看到,曾经那个黑黑瘦瘦的靳小娜,已经变成了一个有着小麦色性感肤色,和女人味十足的女孩了。

    正处青春期的柳韬,在雄性荷尔蒙的作用下,不由的产生了生理反应。

    看到自己下面有情况了,柳韬赶忙用端着衣服的脸盆遮挡住了。

    而柳韬怪异的动作,正好吸引了靳小娜的注意。

    她看着柳韬说:“柳韬,你干什么呢,礼拜六下午了,你也不出去玩玩啊。”

    柳韬用脸盆遮挡着自己的下面,说:“又没人约我,我找谁玩去啊。”

    靳小娜看到没有人约柳韬,她便说道:“你好可怜啊,礼拜六了,也没有人找你玩,不如你跟我去玩吧。”

    柳韬看着眼前的靳小娜,虽然他的脑海里面浮想联翩,但是他还是拒绝了靳小娜的邀请。

    他说:“你们女孩子去玩吧,我和你们玩不到一起的。”

    靳小娜说:“三个男性朋友约我出去玩呢,都是男孩,没有女孩,如果你想去的话,就跟我一起去玩吧。”

    听到三个男孩越靳小娜出去玩,柳韬马警惕了起来。

    他说:“靳小娜啊,都是谁约你出去玩啊?”

    靳小娜笑着说:“沙怪,牛娃,胖子三个人约我出去玩呢。”

    听到竟然是三个来自外地的,并且在学校里面不学好的男孩约靳小娜出去,柳韬更警惕了。

    她说:“他们约你出去玩什么啊?”

    靳小娜说:“大夏天的,也没什么玩的,我们就去路边的烧烤摊子吃点烤肉,然后喝点啤酒而已。”

    听到喝酒,柳韬马意识到不对,他说:“靳小娜,我劝你不要去了,那三个男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一定想先拿酒把你给灌醉,然后再占你的便宜。”

    靳小娜是天生乐观,并且把男孩都看做天使的人。

    她说:“柳韬啊,你也把同学们,都想的太坏了吧,大家都是学生,没事的。”

    柳韬说:“小娜,你可要注意安全啊。”

    靳小娜说:“他们喝啤酒,我又不会喝啤酒,我只喝果啤而已。”

    听到靳小娜不喝啤酒,柳韬内心里面的紧张放下了。

    他说:“只要你不喝酒就没事,对了,你们吃饭的地方,距离学校远吗?”

    靳小娜指了指不远处,肉眼看得到的烧烤摊子,说:“你看,就在那里呢。”

    柳韬顺着靳小娜手指的方向,看到那个烧烤摊子并不远。

    他心想,靳小娜既不喝酒,并且吃烧烤的地方也不远,应该没事。

    于是,他对靳小娜说:“那你去玩吧。”

    靳小娜说:“你确定,你

    不跟我们去吃烧烤,喝啤酒?”

    柳韬摇摇头说:“不了,你去吧。”

    靳小娜表示惋惜的说:“好吧,那我走了,不过我回来的时候,可以给你带一些烧烤和啤酒回来。”

    说着,靳小娜就迈着曼妙的步子,扭着婀娜的身姿走了。

    柳韬给涛涛讲到这里,他突然哽咽了。

    他心里难受的说:“如果,那天晚,我跟着靳小娜过去的话,那三个畜生也不会那样对靳小娜了。”

    涛涛安慰着柳韬说:“咱们这么单纯的孩子,谁能想到事情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呢?”

    柳韬哭泣的说:“我这么传统的一个孩子,当时看着靳小娜的好身材,都有生理反应了,你说那几个禽兽,在看到靳小娜之后,能没有生理反应吗?”

    说着,柳韬用拳头捶着墙壁,后悔自己没有跟着靳小娜过去,后悔自己没有保护靳小娜。

    靳小娜赴约了之后,三个不良少年,就开始以各种理由给靳小娜灌酒。

    可是,靳小娜始终只喝果啤,并没有喝啤酒。

    反倒是三个不良少年,在不知不觉中,喝了不少的啤酒。

    三人看到没有办法灌醉靳小娜,于是便开始想别的主意。

    趁着靳小娜去卫生间的功夫,三个开始无耻的讨论起了,怎么欺负靳小娜。

    沙怪染着一头黄头发,长的非常丑陋。

    他说:“既然我们灌不醉靳小娜,那我们干脆下次出来买点药,给她下到果啤里面,不信搞不定她?”

    牛蛙个子不高,脸庞非常的稚嫩。

    他说:“下次再说下次的话,我们现在就要讨论,这次怎么才能把靳小娜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然后搞定她?”

    胖子浑身冒着虚汗,他脱了短袖,说:“一定要这次搞定她,我坐在这里已经等不及了。”

    牛蛙说:“她的身材太好了,我现在一心想的,就是扒光他的衣服,然后……”

    沙怪说:“不如我们把她骗到那个黑暗处的乒乓球案子弄,你说怎么样?”

    胖子看了看学校后面,被几栋楼遮挡住的地方,说:“那个地方不错,既隐蔽,又难找,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

    沙怪担心的说:“如果我们把她给骗过去,当我们开始欺负她的时候,她要是反抗,怎么办?”

    胖子说:“任凭她反抗,任凭她大喊大叫,难道我们三个男人,还搞不定她一个女人?”

    牛蛙说:“胖子说的对,我们一会儿就见机行事。”

    不一会儿,靳小娜过来了。

    她看了看手表的时间,说:“沙怪,牛蛙,胖子,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宿舍了,下次我请你们三个吃饭哦。”

    说着,靳小娜就要离开烧烤摊子,回不远处的学校宿舍。

    看到靳小娜要走,三人马站了起来。

    牛蛙骗靳小娜说:“时间还早着呢,不如我们过去打一会儿乒乓球再回呗。”

    此时,善良乐观的靳小娜,完全不知道眼前熟悉的三个朋友,已经将罪恶的双手伸向自己了。

    靳小娜说:“好啊,那咱们去打会乒乓球吧。”

    听到靳小娜竟然答应了去打乒乓球,胖子高兴的说:“那咱们走吧。”

    说着,胖子就往黑暗处走。

    可是靳小娜却朝学校走去。

    牛蛙在旁边说:“小娜,咱们不是去打乒乓球吗,你怎么要回学校啊?”

    靳小娜说:“难道我们不去学校操场的乒乓球案子,打乒乓球吗?”

    闻言,胖子不耐烦的说:“去学校打乒乓球,多没激情呢,我们要去就去那几栋楼后面的乒乓球案子打乒乓球。”

    靳小娜看着不远处黑暗的地方,说:“那里那么黑,怎么打乒乓球啊?”

    这时,四人已经走过了烧烤摊子,刚好路过大松树的阴面。

    胖子突然靠近了靳小娜,迅速的从后面,捂住靳小娜的嘴巴,说:“我们就喜欢在黑处打乒乓球。”

    话毕,胖子指挥牛蛙和沙怪说道:“你们两个人,还等什么呢,一个抱腰,一个抬腿,咱们合力把靳小娜给抬到那个黑暗处的乒乓球案子跟前去。”

    闻言,牛蛙和沙怪,抱腰的抱腰,抬腿的抬腿,就开始把靳小娜往黑暗处抬。

    而此时的靳小娜,才意识到危险。

    她拼命的挣扎,试图摆脱三人的控制。

    可是,已经晚了。

    三个人,三下五除二的,就把靳小娜给抬到了黑暗处的乒乓球案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