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34章 青春期的困惑

正文 第434章 青春期的困惑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没有了古惑仔的威胁,没有了校园暴力,涛涛在高二第一学期这半年里面,过的非常的平静。

    他的学习也在刘楼房的帮助下,得到了稳步的提升。

    可是相比以前,因为他把高一的课程落的太多,所以暂时还没有回复到他以前的学习水平。

    当涛涛的生活平静了,冬梅的生活也就风平浪静了。

    自从冬梅生病以后,她就基本放弃了所有的工作,成为了一名全职的家庭主妇。

    所以,这时的冬梅,两个孩子已经成为了她的全部。

    如果孩子平安的话,她也平安。

    如果孩子出点什么差错,她也不得安宁。

    所以,冬梅把自己这段时间的生活,形容为完全是为了孩子而活。

    平静的一个学期结束后,寒假如期而至。

    当涛涛的同学们,分别从陕北河庄坪的七中,和甘肃庆阳的三中回来后,大家愉快的相聚在了一起。

    涛涛和同学聚在一起后,大家高兴的谈天说地,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和遇到的一些新鲜的事情,全部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当涛涛告诉大家,自己在一中的这一年半时间里面,过的特别不如意的时候,大家瞬间都和涛涛产生了共鸣。

    涛涛原本想,自己的这些遭遇,估计是所有同学中最惨的遭遇了,可是当他把自己在青春期遇到的这些事情,告诉同学们的时候,大家都不以为然。

    因为所有同学,几乎都在十六七岁的青春期,遇到了或多或少的,困扰他们的事情。

    樊伟最健谈,他口才也最好。

    他给大家讲着自己在七中上学时候,差点丢掉性命的一件事情。

    夏天里,天气炎热,樊伟和同学们为了解暑,而去基地下面的延河游泳。

    延河的水非常的凉快,而且风平浪静。

    大家都在河边的地方戏水,可是,樊伟天生胆子比较大,他觉得河边的水还不够刺激,于是找了一块非常大的塑料泡沫,放在了水面上,自己则舒服的趟到塑料泡沫上,像外国人一样享受着阳光。

    可是,在樊伟闭住眼睛的那几分钟的时间里面,塑料泡沫不知不觉的漂流到延河的水中央。

    樊伟睁开眼睛后,竟然发现自己已经飘到了水中央。

    于是,他便趴在塑料泡沫上,用双手划着水,朝岸边划着。

    不一会的功夫,樊伟就距离大家戏水的岸边不远了。

    樊伟看着大家说道:“伙计们,你们干什么呢,我来给大家表演一个高空跳水。”

    为了引人注意,尤其是岸边的女孩们的注意,樊伟准备表演一个跳水。

    樊伟知道靠近岸边的水不深,所以他便没有任何顾忌的从塑料泡沫上跳了下去。

    可是,当樊伟跳下水的一瞬间,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双脚踩不到地。

    樊伟清晰的记得,就在这之前,自己还和常大雷,柳韬,小强,熊,来这里玩过水,而自己刚才跳下去的位置,水深最多一米五,而自己有着一米六八的身高,怎么自己的双脚就够不着地呢?

    就在樊伟思考人生的时候,他的双脚不仅没有够着地,而且在迅速的下沉。

    原来,就在昨天,曾经有一个挖沙船,在这里挖了一船的河沙。

    就在樊伟刚才跳水的地方,挖沙船足足挖出来了一个深三米的深坑。

    可是这一切,樊伟并不知道。

    樊伟感觉到自己已经沉入了水底,但是他依然憋着气。

    就在樊伟沉入水底的一瞬间,他猛的朝河底蹬了一脚,双手使劲的扑腾。

    随着樊伟的努力,他开始缓慢的上升。

    随着樊伟的上升,他也看到了水面上不远处戏水的同学们。

    可是,就在樊伟的头,马上就要伸出水面,呼吸上那一口新鲜的空气的时候,就是把头伸不出水面。

    而与此同时,樊伟却又开始下降。

    随着樊伟的下降,他已经憋不住了,开始长大嘴巴呼吸,而周围的水,便开始猛的灌入他的口中,呛入他的肺部。

    当樊伟沉入到水底的时候,他再次使劲蹬地,双手扑腾的更厉害了。

    求生的本能,使樊伟有了比平时更大的力气。

    可是,就在樊伟马上就要冲出水面的时候,他再次沉了下去。

    而就在樊伟沉下去的时候,周围的同学也发现不妙了。

    谭蘋第一个呼喊了出来:“不好了,樊伟一定是溺水了,不然他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有从水底下浮上来。”

    常大雷也惊慌了,他说:“不好,大家谁会游泳,快下去救樊伟啊。”

    柳韬更是吓的大叫道:“救命啊,救命啊。”

    沉入水底的樊伟,已经处于一种半醒半昏迷的状态了。

    他悬浮在水底,看着混沌的水底,明亮的水面,一股求生的**,瞬间涌上了心头。

    他使出最后一点力量,猛的蹬地,然后使出了毕生力气,扑腾了起来。

    这一次,他终于把头和手都露出了水面。

    可是,他依然没有把嘴巴露出水面,就开始下沉。

    周围的同学看到樊伟从一个点扑腾上来后,纷纷大喊道:“樊伟,樊伟”

    可是,面对溺水的樊伟,周围却没有一个水性好的同学,可以下去把樊伟给营救上来。

    毕竟大家都是西北人,从小在旱地长大,标准的旱鸭子,只会玩水,而不会游泳。

    眼看樊伟又沉了下去,谭蘋突然站了出来。

    她大吼道:“柳韬,常大雷,你们快去找一根长棍子过来,站在水里接应樊伟,我下去救樊伟。”

    说着,谭蘋就朝樊伟刚才浮出水面的地方跳了下去。

    看到谭蘋跳下水了,周围的同学都惊呆了,毕竟谭蘋只有一米五零的身高,而且身体也非常的瘦弱。

    更重要的是,大家谁也没有见过,谭蘋有很好的水性啊。

    她这样冒失的跳进水里去救樊伟,该不会又搭上一条人命吧。

    在大家都担心的时候,谭蘋已经潜入了水底。

    相比周围的同学都是西北人,唯独谭蘋一个是南方人。

    她虽然没有在

    学校展示过自己的水性,那是因为学校里面没有游泳池,也没有展示水性的条件。

    谭蘋小时候,家里的不远处有一个水塘,所以谭蘋从小就养成了很好的水性。

    可是,虽然谭蘋水性好,但她却从来没有救过人,也不知道该怎么救人。

    当谭蘋潜入水底后,她很快就看到已经闭住眼镜,像一个死人一样,悬浮在水底的樊伟。

    此时的樊伟已经失去了意识,任由水流的冲击。

    谭蘋迅速的游了过去。

    她从后面抱住樊伟的身子,想把樊伟给拉出去。

    可是相比樊伟一百四十斤的体重,谭蘋八十斤的体重,根本没有办法把樊伟给拉出水面。

    情急之下,谭蘋冲着樊伟的脸上就是几个巴掌,试图把樊伟给抽醒来。

    可是谭蘋几个巴掌下去,却没有一点作用。

    情急之下,谭蘋又猛的掐了一下樊伟的人中。

    这次,才把樊伟给掐了醒来。

    醒来后的樊伟,迷迷糊糊的看到了谭蘋。

    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在幻想,毕竟自己曾经暗恋过谭蘋。

    可是,当他看到谭蘋再给自己打手势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是谭蘋潜入水里来营救自己了。

    只见,谭蘋右手伸手食指,使劲的往上走指,好像在表达什么意思。

    樊伟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很快就明白了谭蘋的意思。

    只见,谭蘋突然潜入水底,双脚踩到了地上,然后照着樊伟的屁股上,使劲的一推。

    就在谭蘋使劲推樊伟的同时,樊伟也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双手使劲的扑腾,双脚使劲的蹬水。

    终于,樊伟的半个身子,浮出了水面,他终于呼吸到了那救命的一口空气。

    可是,当樊伟刚呼吸了一口空气之后,他又开始迅速的下沉。

    就在樊伟欲哭无泪,认定自己会再次沉入水底而淹死的时候,柳韬和常大雷拿着一个长棍子跑了过来。

    只见,站在岸边的柳韬和常大雷把长棍子伸到了樊伟的旁边、。

    两人大声喊道:“樊伟,快抓住啊。”

    可是,此时的樊伟,已经沉了下去,他的身子和脑袋已经在水下了,唯独一只左手还在水面。

    虽然樊伟下沉了,可是此时的他,意识完全是清醒的。

    樊伟的左手,无意识的一抓,竟然幸运的抓住了那根长棍子。

    当樊伟抓住那根长棍子的同时,谭蘋也浮游了上来。

    这次的谭蘋,没有用双手推樊伟,而是照着樊伟的屁股上,使劲就是一脚,直接把樊伟给踹出了水面。

    浮出水面的樊伟,双手抓住柳韬和常大雷伸过来的长棍子,终于被拉倒了岸边。

    当樊伟被拉上岸后,他就像死人一样,趟在岸边一动不动。

    大家看着樊伟煞白的脸庞,紫青的嘴唇,还有一动不动的身体,都哭了起来。

    有的同学认为樊伟已经死了,有的同学认为樊伟马上就要死了。

    而认为樊伟没有死的同学,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抢救樊伟。

    就在这时,谭蘋从水里游了出来。

    她冲上岸后,拨开了人群,立刻对樊伟惊进行了心脏按压和人工呼吸。

    经过谭蘋的心肺复苏,樊伟很快就有了动静。

    看到樊伟有动静了,谭蘋指挥几个有力气的男同学,把樊伟的身子给翻了过去,然后把他的腿抬高,身子压低,让樊伟肚子里面的水流出来。

    只见,樊伟在干呕了几次之后,吐出了一大滩的水。

    谭蘋看到樊伟把肚子里面的水吐的差不多了,才指挥同学把樊伟抬了起来,奔向了最近的一家医院。

    当樊伟给大家讲完自己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后,大家无不被吓的一身冷汗。

    可以说,如果没有谭蘋的舍身相救,如果没有谭蘋的心肺复苏,樊伟可能就要和大家永别了。

    听到樊伟的遭遇,涛涛不仅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相比自己的这个遭遇,樊伟可是命悬一线啊,比自己惨多了。

    想完,涛涛突然有个问题,他转头问樊伟说:“樊伟,当你获救了之后,你也没有专门问一下,谭蘋为什么不顾自己的性命去救你呢?”

    闻言,樊伟突然害羞了,他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说:“因为我曾经喜欢过谭蘋,并且给她表白过”

    闻言,涛涛大跌眼镜,他觉得这个一定不是谭蘋舍身救樊伟的原因。

    就在这时,谭蘋突然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当她听到这个问题后,果断说道:“涛涛,既然你想知道,那么就让我来告诉你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