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30章 自首

正文 第430章 自首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出发前,冬梅原本准备叫醒睡觉的两个孩子,安顿一下自己的后事。

    可是一看孩子们睡的很香,尤其是涛涛,竟然还打起了呼噜,她便没有忍心打扰孩子们休息。

    冬梅一个人走出了家门,她心情坏到了极点。

    走到基地门口的冬梅,看到基地大门锁着,便敲了敲门岗房的窗户。

    恰巧卫国的老同学谢希望在值班。

    他看到冬梅一个人,深更半夜的要出去,忙问:“卫国老婆,你这么晚了,出去干什么?”

    冬梅说:“我有事儿,你给我开一下门。”

    谢希望穿好衣服,从门岗房走了出来,说:“冬梅,卫国不在,我可要替卫国把你给盯好了,这么晚了,你一个妇道人家,你出去能有什么事情?”

    冬梅看到谢希望不给自己开门,她便给谢希望说了实话,道:“谢希望,实话告诉你吧,我犯罪了,正准备去派出所自首呢。”

    听到眼前这个老实本分的守法公民竟然犯罪了,谢希望好奇的问:“你一个妇道人家,还能犯什么罪?”

    冬梅叹着气说:“行贿罪。”

    谢希望听过抢劫罪,诈骗罪,受贿罪,偷盗罪,可他并没有听过行贿罪。

    他马上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女人,肯定是要出去不干好事,不然干嘛编造出来一个行贿罪?

    再说了,就她那个样子,还能行贿谁?

    就算行贿,她能行贿多少钱?

    在谢希望的眼中,卫国冬梅夫妇,穿衣吃饭都很节省,根本不像是什么富人。

    于是,他判断卫国和冬梅的家庭根本没有什么钱。

    谢希望给冬梅打开了门,他看着冬梅出去后,便立刻回到门岗房,拨通了卫国所在单位的电话。

    此时的卫国,正焦急怎么才能连夜赶回家呢,突然电话来了,他还以为是冬梅的电话,便赶忙接了起来。

    可是,当他接起电话后,却听到了谢希望的声音。

    谢希望在电话里面告诉卫国,说:“卫国,你老婆三更半夜的,从基地门口出去了,你也不管管?”

    听到谢希望看到冬梅了,卫国赶紧说道:“老同学,你赶紧出去,把冬梅给我拉回来。”

    闻言,谢希望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一定是冬梅出去偷男人了,不然,卫国在电话里面,为什么如此着急?

    谢希望对卫国说道:“卫国,你放心,我一定出去,替你把你老婆给拉回来。”

    卫国感谢谢希望,说:“那就麻烦老同学了。”

    谢希望说:“没事儿,女人嘛,肯定忍受不了寂寞,我一定阻止你老婆和某个野男人见面。”

    说着,谢希望就挂了卫国的电话,从门岗房冲了出去。

    卫国听着谢希望的话,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什么我老婆和野男人见面,他赶紧冲着电话说:“谢希望,你误会了,我老婆不是那种女人,她是出去派出所”

    可是,卫国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里面就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卫国知道谢希望把电话给挂断了。

    谢希望出去后,很快就追上了冬梅。

    他刚准备上去拉回冬梅,可是一想,与其现在把冬梅拉回来,还不如先跟踪她一段时间,看看冬梅偷的那个野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男人,竟然敢勾引老同学的老婆,看我谢希望不揍死他。

    想着,谢希望便从地上捡起了一块转头,拿在了手里,好一会碰到那个野男人的时候,先给他头上来上一板砖再说,就算是替老同学出气了。

    于是,谢希望便鬼鬼祟祟的跟在了冬梅的身后。

    距离基地最近的一个派出所,就是菜市场后面的东关派出所,所以冬梅便朝东关派出所走去。

    冬梅由于心情杂乱,她并没有考虑到,一个女人走夜路的危险。

    当冬梅走过东关村,正准备穿过东关市场的时候,她很快就被两个游荡在街上的社会闲散人员给盯上了。

    两个社会的渣滓,一个光着膀子,一个光着脑袋。

    光膀子对光头说:“嗨,你看到那个独自走夜路的女人了没有?”

    光头不屑一顾的说:“那么老的女人,你都能看上啊,什么眼光?”

    光膀子说:“你忘了咱们之前说的话了,如果遇见年轻女人了,咱们就劫色,如果遇到年龄大的女人了,咱们就劫财。”

    光头说:“劫财也行,谁让这个女人倒霉呢,一个人走夜路不说,还碰到咱们兄弟两人。”

    说着,两个社会闲杂人员,便慢慢的朝冬梅靠近了。

    而忙着赶路的冬梅,并没有注意到一双罪恶的手,已经伸向自己了。

    她仍旧没有任何安全意识的走着。

    可是,在后面跟着的谢希望,却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他心说,冬梅该不会出来偷的,是这两个男人吧?

    可是,谢希望还没有想完,他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这两个家伙,从后面悄悄的靠近冬梅,并且从身上掏出了匕首,一看就是抢劫的。

    就在这两个罪犯靠近冬梅的时候,谢希望一个猛子冲了上去,二话不说,一个板砖拍到了其中一个罪犯的后背上。

    只听“嘭”的一声,那个罪犯还没有来得及叫喊,就被拍到了。

    听到声音后,冬梅转过身来,突然看到三男人打架。

    由于天黑,冬梅并没有看清楚谢希望,她只是一边加快步伐离开,一边心想,都这么晚了,还有人打架啊,真是吃饱了撑得。

    说着,冬梅便过了马路,穿过东关市场,径直朝东关派出所走去。

    谢希望喊叫了几声冬梅,想着让冬梅去叫警察过来,可是由于马路上几辆大车的通过,冬梅并没有听到谢希望的喊叫声。

    不一会儿,冬梅便走远了,留下谢希望一个中年男人,拿着板砖和两个年轻的坏人搏斗。

    光膀子看到光头被谢希望给拍倒了,他忙拿着匕首逼近谢希望,说:“老头,你竟然敢跟我们抢生意?”

    刚才被拍倒的光头,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揉着背说:“还好你没有拍我的后脑,不然我这会就趟下起不来了。”

    话毕,光头也拿出了匕首。

    拿着板砖的谢

    希望,看到两个拿着锋利匕首的歹徒,不由的害怕了。

    他说:“有话好好说,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光头打断了谢希望的话说:“你都拍了我一砖头了,竟然还敢说什么井水不犯河水?”

    光膀子说:“虽然我们是同道中人,并且都是抢劫的,但是你今天不仅干扰了我们的生意,而且还打了我们的人,所以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两个人就拿着刀子冲了上去。

    谢希望看着冲上来的两人,心里一阵懊悔,懊悔刚才应该直接把才出了门的冬梅给提溜回去,不然也不会遇到现在这种情况。

    只见,谢希望叹了一口气,说:“既然你们要夺我性命,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

    话毕,谢希望心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因为打b型钳,四条肋骨被打断过,因为推钻杆,大母脚趾头被砸断过,因为拉猫头,还差点送了命,既然那么危险的九死一生都过来,还能怕眼前这两个毛头小贼吗?

    想着,谢希望就拿着板砖冲了上去,和两个歹徒搏斗了起来。

    冬梅来到派出所门口,看着灯火通明的值班室,心情十分的悲凉。

    她咬咬牙,敲开了门。

    值班的是一个年轻的民警。

    他看到半夜三更有一个妇女进来,马上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一起重大案件,不然半夜三更也不会来人啊?

    冬梅一进门就开始招供,把自己行贿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年轻民警。

    而年轻民警也认真的做了笔录,并且给冬梅告知了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

    并且,他还告诉冬梅,因为冬梅的行贿数额比较虽然构成了行贿罪,但是无法量刑,最多批评教育,和罚点款就行了。

    而且,如果冬梅能够主动积极的配合民警对学校里面的任主任,进行调查的话,说不定冬梅还会有立功表现。

    而一旦有立功表现,那么就有可能减免一切处罚。

    当冬梅听到自己不会坐牢的时候,她径直高兴的跳了起来。

    可是,当冬梅跳起来的时候,她却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喊叫声:“冬梅,冬梅,你在那里啊,快过来救命啊”

    冬梅一愣,心说,这凄惨的叫声,怎么有点象谢希望的声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