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21章 恐惧正像一头猛兽一样

正文 第421章 恐惧正像一头猛兽一样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被拉出教室的涛涛,不但没有感谢刘楼房,反而还埋怨刘楼房。

    刘楼房很是不解,他觉得自己帮了涛涛,不仅没有受到感谢,反而被怨恨,他非常想不通。

    晚,回到家里,涛涛的恐惧,在不知不觉中达到了顶点。

    他坐在客厅最右边的,靠着窗户的沙发。

    他看着对面的电视。

    虽然电视在放着大家最喜欢看的还珠格格,可是涛涛却根本不知道,电视在演什么。

    此时的冬梅和卫国,就坐在涛涛的旁边,一家人都在看电视。

    可是,谁也没有意识到,此时的涛涛,内心里面,正在剧烈的波动,恐惧正像一头猛兽一样,吞噬着他的脑细胞。

    他脑子很乱,甚至感觉脑袋里面,装了一脑袋的蚂蚁,在不停的蠕动。

    他的眼前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清楚。

    他突然感觉有种活不下去的感觉,有种濒死的感觉。

    这种感觉非常的强烈。

    他的心脏在狂跳,他的意识,也变的混乱不堪。

    他想到每天学,都要面对的威胁……

    他想到,每天学,都要深处一种恐惧当中……

    他想到,每天学都要像做贼一样,警惕着周围的一切……

    瞬间,他的大脑开始剧烈的疼痛。

    他感觉自己,马就要奔溃一样,内心里面充满了死亡的想法。

    涛涛自从长这么大以来,他还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他突然在内心里面,很后悔当初告发了王睿。

    如果自己被王睿打了之后,自己没有告发王睿的话,说不定现在的自己,也不会每天都活在这种恐惧当中。

    他甚至想过去王睿的家里,当面给王睿道歉,甚至下跪,说声大哥对不起,你就饶了我,放过我吧,我真的错了……

    他甚至想去找豹子和金生,求他们放过自己,饶自己一命……

    可是,他转头一想,他们这些古惑仔,每天持续的威胁自己,已经大半个学期了,假如自己去求饶,他们会放过自己吗?

    就在这时,涛涛彻底奔溃了,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求生的本能,迫使涛涛首先想到了妈妈,想到了那个唯一能保护自己的人。

    他突然一把拉住旁边,正在看电视的母亲的手。

    他表情扭曲的看着冬梅,说:“妈妈,妈妈,我感觉心情特别的不好,特别的难受……”

    正在看电视的冬梅,丝毫没有注意到涛涛脸表情的变化。

    她随口说道:“电视剧就这样子,一会好,一会坏,你的心情,不要跟着电视剧剧情的变化而起伏不定。”

    涛涛频临奔溃,他甚至想找一口井,蹲在井里面,当一只井底之蛙,这样,谁也找不到自己,谁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他突然两只手抓住母亲的手,说:“妈妈,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心里,特别的害怕,我不想活了,也许死了才能解脱,才能摆脱这种恐惧。”

    当冬梅听到涛涛说自己不想活了,冬梅才猛的转过头来。

    当他看到涛涛煞白的脸庞,惊恐至极的表情,扭曲的嘴脸,她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

    她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她看着涛涛说:“涛涛,你怎么了?”

    这时,涛涛看着妈妈,突然有了种被保护的感觉。

    虽然他已经十七岁了,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可是在母亲那里,他仍旧是一个襁褓中的孩子。

    涛涛本想继续隐瞒自己被校园暴力威胁了大半个学期的事情,可是他的心里,却隐瞒不下去了。

    他说道:“妈妈,我特别害怕,特别恐惧,我感觉眼前的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一切都充满了痛苦,你告诉我,怎么才能让我摆脱这种痛苦呢,是不是死了之后,才能摆脱这种痛苦呢……”

    这时,轮休回来的卫国,也发现了情况的特殊。

    他径直站了起来,走到了涛涛的跟前。

    他看着表情扭曲的涛涛,说:“孩子,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

    看着眼前的涛涛,异样的表现,夫妻两人被吓了一大跳。

    他们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因为平时的涛涛,看去很是正常,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不对的地方。

    怎么今天晚,就突然爆发了呢?

    冬梅继续问道:“涛涛,你的害怕,总有个理由,你到底害怕什么?”涛

    涛突然抽泣了起来,他哭着说:“妈妈,我害怕王睿,豹子,金生,大胆……”

    冬梅擦拭着涛涛的眼泪说:“王睿有什么好怕的,他不是已经给你道歉了,并且保证不再欺负你了吗?”

    涛涛抽泣了两声,突然又陷入了极度的恐惧当中。

    他警惕的看着家门口,和窗子附近,说:“王睿虽然不动我了,但是他的哥们豹子,金生,大胆,却没有想过要放过我。”

    卫国在旁边气愤的问道:“他们又打你了?”

    涛涛摇摇头说:“没有,他们暂时还没有打我。”

    冬梅说:“既然他们没有打你,那你怕什么?”

    涛涛说:“我整天生活在他们的威胁当中,恐惧当中,我真的感觉我活不下去了。”

    卫国非常的生气,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被校园暴力,给折磨成这个样子。

    他说道:“涛涛,以后要是王睿他们,那几个孩子再敢动你,你就拿起地的砖头,直接往他们的头砸,使劲砸,往死砸。”

    卫国的话还没有说完,冬梅就打断了卫国的话。

    她说:“你就别胡说了,万一拿砖头把别人孩子,给砸出来了什么毛病,该怎么办?”

    虽然涛涛已经被恐惧给折磨的不像样子,但是冬梅却依然反对以暴制暴的行为。

    她说:“涛涛,明天妈妈就和你去趟学校,咱们去找你说的那几个孩子去……”

    听到母亲又要像次一样,去对付那些校园暴力,涛涛紧张的说:“妈妈,我们再不能去找他们了,他们一定会继续报复和折磨我的。”

    冬梅摇摇头说:“孩子,你别怕,我们是受害者,我们绝对不能屈服于他们的暴力。

    ”

    听到母亲要去学校,涛涛刚刚平复了一点的心情,又恐惧了起来。

    那种类似于死亡的恐惧,再次的涌他的心头。

    他开始浑身发抖,眼神也是飘忽不定,心情更是坏到了极点。

    与此同时,冬梅和卫国也意识到,孩子竟然把自己,被校园暴力威胁,欺负的事情,整整隐瞒了大半个学期。

    而自己作为家长,作为监护人,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不由的,冬梅的心里,很是难受。

    她感觉自己没有尽到一个监护人的责任。

    就在涛涛心情最低落,最恐惧,最害怕的时候,突然外面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涛涛,涛涛……”

    听到有人喊叫自己,涛涛立刻紧张的不得了。

    他的身子缩成了一团,惊恐的冲着窗子外面喊道:“谁……,你是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