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16章 还能和钱过不去

正文 第416章 还能和钱过不去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是叶的涟漪最新章节!

    第二天,冬梅带着涛涛去医院做了b超,不仅检查了胃部,就是连肾脏,肝脏,脾脏等等统一给检查了一遍。

    虽然检查出来,涛涛一切正常,甚至连软组织挫伤也是轻微的,但是冬梅在离开的时候,还是给涛涛开了不少的补药。

    两天下来,涛涛看病的费用,已经超过了五百块钱。

    下午,冬梅打通了苇秀莲的电话。

    显然,苇秀莲已经有心里准备了,她在接通电话后的第一句话就问:“你们今天检查花了多少钱?“

    冬梅轻松的笑着,说:“不多,不多,也就三百多。“

    听到三百多,苇秀莲咽了一口唾沫,心说,昨天两百多,今天三百多,加起来就是五百多,照这样下去,那还了得?

    自己老公就是一个烂怂钻工,每个月也就赚那么一点钱,不要说有剩余了,就是每个月养活一家三口,也才刚刚够。

    如果按照冬梅这么个办法折腾下去,到时候,自己给涛涛报销医药费的时候,肯定上千了。

    如此,自己和孩子岂不是要断粮了。

    想到这里,苇秀莲有些怂了。

    她说:“冬梅,有话好商量,我们好好说,你要我怎么样,你才能停止继续去医院给孩子检查身体。“

    冬梅说:“我不想你怎么样,我就是担心涛涛被你家王睿给打坏了,所以才给孩子做的检查,当然,我也是在医生的嘱咐下,才做的这些检查。

    并且呢,我还要把这些检查,给继续做下去呢。“

    闻言,苇秀莲坐不住了。

    她说:“冬梅,我知道你想让我,带着王睿来你家,给你孩子当面道歉,并且保证以后再也不骚扰你孩子……“

    苇秀莲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冬梅给打断了。

    她说:“既然你知道,那你还明知狗问啊。“

    苇秀莲被冬梅骂的哑口无言。

    她说:“好吧,我听你的,我明天中午,就带着王睿来你家,当面给你孩子道歉,并且保证以后,再也不骚扰你的孩子。“

    冬梅冷冷的说了一声:“这还差不多。“

    话毕,冬梅一把就挂了电话。

    她不想和这种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人,过多的浪费电话费。

    而当涛涛想到,王睿要来家来,当面给自己道歉的时候,他的内心里面,还是很恐惧的。

    第二天,冬梅等了一个中午,都没有等到苇秀莲,带着王睿过来上门道歉。

    于是,她也没有通知苇秀莲,便带着涛涛再次去了医院。

    来到医院后,能做的检查基本都做了,冬梅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检查了。

    于是,她突发奇想,又带着涛涛开始做各种化验,什么血液化验,尿液化验,粪便化验等等。

    一圈子化验下来,又整进去了三百多块钱。

    冬梅心想,就算她苇秀莲再难说话,她还能和钱过不去?

    果不其然,当冬梅带着涛涛回到家的时候,苇秀莲正带着王睿,站在冬梅家门口等待。

    苇秀莲看到冬梅回来了,忙热情的迎了上去。

    她说:“冬梅啊,我们母子两人,来你家门前已经好久了,始终等不到你们回来,你知道我们等了多久吗,你们才终于回来了啊。“

    冬梅知道苇秀莲受不了金钱的损失,便带着王睿过来道歉来了。

    她便说:“我不管你们等了多长时间,反正你们来了就好。“

    苇秀莲笑着说:“对了,你们刚才去哪里了啊,怎么这会才回来?“

    冬梅非常自然的说:“还能去哪里了,当然是去医院,继续给涛涛检查身体了呗。“

    听到冬梅又去了医院,苇秀莲怒火中烧。‘

    她心说,我不是已经答应你,带着王睿过来给你孩子道歉了吗?

    你怎么还去医院给孩子检查,用浪费钱的方式来惩罚我啊?

    可是,虽然她内心生气,但是她并不敢表现出来。

    她依旧客气的说:“哎呀,我们不是说,我们中午就过来了嘛,你怎么还带着孩子去医院啊?“

    冬梅冷哼了一声说:“我们等了你们一个中午,都不见你们过来,我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于是便带着涛涛去检查了。“

    苇秀莲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

    她说:“本来,我们吃了饭就要来的,可是我心想,你可能要睡午觉,我如果过来的话,会打扰到你,所以便没有过来啊。

    要是我早知道你等了我们一个中午,我们中午就提前过来了啊。“

    冬梅笑笑说:“其实,你应该打个电话问问的。“

    苇秀莲并不关心涛涛的身体,她只关心今天的检查又花了多少钱。

    她说:“那你们今天都检查了些什么项目啊?“

    冬梅掐着指头,算着说:“今天没有检查什么,就是化验了好多东西,比如血液,尿液,粪便,唾液……“

    听到冬梅竟然连孩子的唾液都给化验了,韦秀莲也是醉了,表示非常的无语。

    半天,苇秀莲才说:“那你今天的化验,花了多少钱啊?“

    冬梅伸出了三个手指说:“今天嘛,不多。“

    听到不多,苇秀莲心存侥幸的说:“你们今天只花了三十?“

    冬梅说:“三十连个唾液都化验不了,更别提化验其他东西了。“

    闻言,苇秀莲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那你们今天又花了三百?“

    冬梅打开了门,她点着头说:“是啊,三天下来,总共花了八百多块钱呢。“

    听到三天就花了八百,苇秀莲心疼的表情都扭曲了。

    她说:“花的也不多,只要孩子身体没事就好。“

    冬梅进了家门说:“一圈子检查下来,涛涛的身体非常的健康,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过,我还要感谢你们呢,如果不是这次机会,涛涛也不可能做一次全面的周身的体检啊。“

    话毕,冬梅就把这三天看病所花钱的发票,都扔到了茶几上。

    她让苇秀莲数数说:“苇秀莲,你点一下,我可一分钱都没有讹诈你。

    “

    闻言,苇秀莲表情尴尬。

    她一边算着发票的钱,一边摸着自己的口袋,深怕自己这次过来,钱没有带够。

    半晌,苇秀莲才说:“冬梅,你这发票没错,我一分不差的全给你。“

    说着,苇秀莲就从口袋里面,掏出了八张百元大钞,递给了冬梅。

    冬梅接过钱后,看着王睿说:“王睿你妈妈都妥协了,难道你还不妥协啊。“

    话毕,冬梅看着王睿的怂样子,知道他在家的时候,肯定被苇秀莲给教训过,不然他也不会一直这么低调。

    闻言,王睿极其不情愿的说:“涛涛,对不起,我保证,我从此以后,再也不打你,不骚扰你了。“

    涛涛点点头,算是接受了王睿的道歉。

    可是,涛涛没有想到的是,王睿只答应自己不再骚扰涛涛,并没有答应自己的帮派成员,不过去骚扰涛涛。

    这也为涛涛日后的心里疾病,埋下了隐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