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14章 坏人永远不是好人的对手

正文 第414章 坏人永远不是好人的对手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冬梅和苇秀莲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等待,而涛涛则和王睿录着笔录。

    询问完了之后,老寇认定是王睿打了涛涛,并且对王睿进行了罚款和教育。

    本以为事情已经结束的苇秀莲,刚准备带着儿子王睿离开,却被冬梅给拦住了。

    她要求王睿当着在场人的面,公开给涛涛道歉,并且保证不再找涛涛的麻烦。

    可是,就这个简单的决定,竟然被王睿给拒绝了。

    再出门的时候,王睿甚至给涛涛撂下狠话。

    他说:“涛涛,你给我等着,我是不会打你了,但是我的帮派兄弟们,不会放过你的,咱们就走着瞧。“

    闻言,涛涛感觉不寒而栗。

    涛涛知道,王睿是学校的古惑仔,在学校里面颇有势力,而且还认识一帮敢拿刀子扎人的亡命徒。

    如果那帮亡命徒盯上自己的话,自己不要说学习了,就是自己的生命安全,都没有办法保证。

    冬梅看到王睿走了,而他的妈妈苇秀莲,也不拦自己儿子一把,冬梅心寒的说:“苇秀莲,如果你儿子不给我儿子道歉,并且保证不再找我儿子麻烦的话,咱们这个事情就没完,咱们走着瞧。“

    苇秀莲看到保卫处已经对自己的儿子进行了处罚,她认为事情已经结束了,便对冬梅说:“冬梅啊,我儿子打了你儿子,现在我儿子已经被处罚了,你还想怎么办?“

    冬梅说:“我想怎么办,我不是已经给你说清楚了吗,让你儿子给我儿子道歉,并且保证以后不再找我儿子的麻烦,这一点,你儿子也做不到吗?“

    苇秀莲皱着眉头,一副十分不耐烦的表情。

    她说:“事情完了就完了,就算我儿子给你儿子道歉了,又能值几个钱?“

    冬梅说:“你说的对,就是不值钱,所以我才让你儿子道歉,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让他认识到持强凌弱,欺负同学,并且认识到校园暴力是不对的,如果他连这点都认识不到,你觉得保卫处的处罚有意义吗?“

    苇秀莲急着想回家,她敷衍了事道:“你不就是怕我儿子回去后,在学校里面报复你儿子吗,这点我给你保证,他以后再也不会动你孩子了,还不行吗?“

    冬梅毫不相让的说:“你的保证是你的保证,你儿子的保证,是你儿子的保证,你不要把事情搞反了。“

    苇秀莲已经走出了保卫处,她在门口停了一下,说:“我把事情已经给你说了,该道的歉,我也道了,你要是还有过分要求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了。“

    说着,苇秀莲便往出走着。

    显然,苇秀莲并不准备,让自己的儿子亲自给涛涛道歉,也不准备让自己的儿子,认识到校园暴力的不对。

    冬梅看到苇秀莲不负责任的态度,便冲着她说:“苇秀莲,如果你不负责,那么你也就不要怪我不负责任了。“

    话毕,冬梅对涛涛说:“明天,妈妈带着你去医院,对你进行全身检查,先做脑部,然后再拍胸部片子,b超,验血,验尿,一个接着一个的来“

    闻言,已经走出保卫处院子的苇秀莲,突然楞了一下,她想说什么,但是又收了回去。

    她猛的转身,离开了保卫处大院。

    看到苇秀莲走了,冬梅气愤的说:“如果他儿子不给我儿子道歉,那么我儿子的检查就做不完,直到她妥协为止。“

    话毕,冬梅询问老寇说:“寇师傅,您这里已经认定是王睿打了涛涛,对不对?“

    老寇卸下了眼镜,放下了手里的笔,说:“对,已经认定了。“

    冬梅看看坐在旁边,发呆的涛涛,对老寇说:“既然认定了,那么我孩子现在身体不舒服,我带着他去医院做检查,去买药治疗,这些医疗费用,是不是该由苇秀莲来出?“

    老寇点点头说:“理论上应该是这样。“

    冬梅长舒了一口气说:“好,我知道了。“

    话毕,冬梅便带着涛涛离开了保卫处。

    晚上,涛涛躺在床上,一想到王睿他们那帮亡命徒兄弟,他脑袋就发晕,心里就发愁。

    那帮亡命徒中,以豹子和金生最为的狠毒。

    并且,这两个人还因为打架,用刀子捅了人,被抓进过监狱呢。

    一想到这里,涛涛就感觉恐惧。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再加上人躺在床上,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思维本来就活跃和发散,涛涛竟然已经开始幻想明天,当自己放学了之后,被豹子和金生一路尾随,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面,被两人拿刀扎伤,甚至扎死的画面。

    再加上涛涛天生就胆那一晚上,涛涛竟然恐惧到没有睡着。

    第二天起床,涛涛的头发扎了一头。

    他感觉精神萎靡,十分的瞌睡。

    他一点也没有睡醒。

    早饭,冬梅给孩子熬了稀饭,煮了鸡蛋,热了馒头,还特意做了臊子。

    可是,涛涛却坐在沙发上,怎么也吃不下去。

    冬梅一眼就看出来了涛涛的心事。

    她说:“涛涛,你怎么了,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涛涛勉强喝了一口稀饭,说:“没事妈妈,我就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而已。“

    每天早上,冬梅都会和孩子们一起吃早餐。

    她说:“涛涛,妈妈看你,是不是内心里面害怕,害怕王睿报复你?“

    听到妈妈猜出了自己的心事,但是涛涛作为一个男孩子,还是很要面子的,他生怕妈妈发现自己胆发现自己懦弱。

    于是,他给冬梅撒谎说:“我才不怕他王睿呢,昨天晚上在厕所,如果没有黄刚帮忙的话,他王睿还不一定打的过我呢?“

    闻言,冬梅这才意识到,由于昨天自己着急和激动,竟然只记得王睿,而把黄刚纯粹给忘记了。

    冬梅看着涛涛说:“既然你不怕他就好,妈妈告诉你,邪不压正,坏人永远不是好人的对手,如果他再敢动你,或者威胁你,你直接打电话报警,看他还敢在你跟前嚣张。“

    虽然冬梅知道,孩子们正直年轻,并且血气方刚,打架也很正常,用不着那么害怕和恐惧。

    但是,在涛涛幼小的心灵里面,他已经把这种简单的打架,给上升到

    到了一种死亡的级别。

    他的恐惧和害怕,主要来源于害怕王睿的兄弟,豹子和金生。

    因为涛涛知道,王睿是个聪明人,他不可能在动自己了,但是他的兄弟们,可不会善罢甘休。

    冬梅安慰着涛涛说:“好了,快点吃饭,吃完饭就去上学,可别迟到了,没什么好怕的事情。“

    涛涛心事重重的点着头,说:“知道了,妈妈。“

    话毕,涛涛强迫自己,当着母亲的面,将自己的那份早餐全部吃完。

    他背上书包,出了家门。

    可是,当涛涛推着直行车,刚走出楼道,就看到两个熟悉的人,一大早的就站在自己家门口。

    而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学校里面臭名昭著,凶恶残暴的亡命徒,豹子和金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