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10章 一没偷,二没抢,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啊

正文 第410章 一没偷,二没抢,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啊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三天,军化骑着电动三轮车,把冬梅卫国一家,送到了闫村春梅家。

    虽然冬梅和春梅,分开才半年多时间,但是冬梅却是特别想念春梅。

    进了春梅家,让冬梅没有想到的是,好多年不见的闫宁,竟然在家,而且就站在门口。

    闫宁看到冬梅和卫国来了,客气的说:“姐,姐夫,你们来了。“

    听到闫宁温柔的声音,冬梅不敢相信,那个曾经说话嚣张的闫宁,竟然变的如此低调。

    她下打量着闫宁,看到他穿的很是破烂,就像一个拾荒的人一样。

    而闫宁的眼睛,也从之前的锋芒毕露,变的随和,变的飘忽了很多。

    冬梅看着佝偻着身子的闫宁,说:“好多年不见你了啊,你难得过年的时候回来啊。“

    闫宁笑了笑,说:“往年过年的时候,工资给的高嘛,就没回来,今年活不好找,就回来过年了。“

    从闫宁的话语中,冬梅已经感受到了,那个曾经飞扬跋扈的青年,那个曾经目中无人的青年,已经被岁月给磨平了,已经被现实的柴米油盐酱醋,给折磨的失去了棱角,失去了性格。

    冬梅说:“回来好,回来了,你就好好的陪陪老婆和孩子们。“

    闫宁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包金丝猴说:“回来好啥,回来不好,我的任务就是在外面揽工赚钱,没有赚到钱就回家,一点也不好。“

    话毕,闫宁给卫国发了一根金丝猴烟。

    虽然卫国从来不抽烟,但是他还是接住了闫宁的烟,

    他说:“闫宁,好长时间不见,你怎么一样子变成熟了,而且一下子长大了。“

    闫宁点燃了烟,抽着说:“以前在家,穷惯了,没想过赚钱,也没有想过改变孩子们的命运,现在,我不这么想了,我不仅要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我更要改变我孩子的命运,让他们高中,大学,成为一名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我要让他们走出农村,走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卫国听着闫宁的话,觉得这才是一个男人应该说出来的话,有责任,有担当。

    他说:“既然要供孩子们学,那你可要努力好好赚钱了。“

    闫宁很快就抽完了一支烟。

    他说:“以前,我呆在村里,就是一只井底之蛙,只看到了村子,觉得自己的世界,也只有村子这么大,现在出去打工了,不仅见识了外面的世界,更是尝遍了酸甜苦辣,吃了好多苦,受了好多罪,被人骂过,别人打过,也被人骗过……“

    听着闫宁的这些经历,卫国感叹,相比自己有固定的单位,像闫宁这种打工者的生活,真的是非常的不易。

    闻言,冬梅也感叹,是现实的一切,是致富的力量,改变了闫宁,不然,他永远是那个嚣张跋扈的浪子。

    这时,春梅从后院走了过来。

    当她看到姐姐,姐夫正在和闫宁聊的火热饿时候,赶忙说:“姐姐,姐夫,你们来了啊。“

    冬梅高兴的和春梅拥抱在一起,说:“是啊,我们专程过来看你了。“

    春梅说:“既然你们来了,就进屋子里面坐呗,和闫宁在这里聊什么呢?“

    冬梅说:“好多年不见,闫宁的变化很大啊。“

    春梅说:“是有变化,不过让我看来,他是被外面的世界给震撼了。

    他坏,还有比他更坏的人。

    他嚣张,还有比他更嚣张的人。

    这些年,他挨了打,破了胆,受了罪,回来就成这样了。“

    冬梅说:“这是好事情啊,让我说,闫宁变成这样好。“

    春梅说:“好什么啊,话越来越少,表情越来越呆滞,像个傻子一样。“

    话毕,春梅就哈哈大笑。

    显然,她已经从对闫宁的惧怕中,彻底走了出来,并且,她不仅不再惧怕他了,而且还变的凌驾于他之。

    进屋后,军化也感叹,当年自己和姐姐冬梅,哥哥一起过来暴打闫宁的时候,也没有想过,闫宁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实属不易啊。

    浪子回头金不换,现在的闫宁,因为有了弯钢筋的手艺,所以在建筑工地干活,还特别吃香,算是技术人员。

    所以,他只要有活干,那么赚的钱,也是非常的可观的。

    从闫村出来,军化又送着一家人,去了南阳镇。

    当卫国和冬梅,来到园林站的时候,发现整个园林站里面空空如也,除了站长之外,其他的住户,基本都搬走了。

    不仅保国的诊所不再了,就连在这里租住的山里人张攀一家,也不见了。

    通过打听,冬梅才得知,保国已经不开诊所了,而是接受邀请,担任了南阳镇镇卫生院的院长。

    而张攀家则搬去住宿条件更好一点的街道去住了。

    顺着街道,一家人找到了南阳镇镇医院。

    从大门进去,就是一栋两层楼高的楼房。

    楼房虽然不是很漂亮,但是楼房的外面,贴着瓷砖,非常的干净。

    门岗老大爷看有人进来了,忙提醒冬梅一家,说:“看病先要去旁边挂号呢。“

    冬梅看着眼前的镇医院说:“师傅,我们不是看病的,我们找保国呢。“

    听到过来的几个人找院长,老大爷再看看卫国的长相,发现他跟保国非常的相似,于是说:“哦,你们是保国的亲戚吧,你们跟着我进来,院长正在里面接诊病人呢。“

    说着,老大爷就带着大家进了楼房。

    相比之前保国诊所的拥挤和烟雾缭绕,镇医院不仅宽敞明亮,并且还禁止吸烟。

    此时的保国,既是镇医院的院长,也是主治医生。

    由于他的医术高明,当他加入镇医院后,原本门可罗雀的镇医院,立马就火爆了起来,变的门庭若市。

    小芳仍然是护士,但是她已经从普通的护士,晋升为了护士长,带领着手底下一群年轻的护士们工作。

    门岗老大爷进去后,喊了保国一声。

    保国抬头看到了大哥,嫂子一家,忙走了出来。

    他激动的说:“你们回来了啊,我这里不好找,你们还找的好啊。“

    卫国说:“我们先去了趟园林站,站长老头告诉我们,说你不开门诊

    了,被聘请到了医院担任院长,我们就找过来了。“

    冬梅给保国竖起了大拇指说:“保国啊,你太厉害了。“

    保国笑着说:“本来,我还准备继续开我的小诊所的,但是最后想想,人嘛,随着年龄的增长,还是必须得有一个单位,来作为自己的归属才行,于是我就又回来了,加入了正式的编制。“

    闻言,冬梅和卫国都觉得保国的这个决定,非常的明智。

    因为那个时代,在西北地区,大家都觉得,只有当一个人,有一份正式的,固定的,并且有单位存在的工作了,那才叫工作,那才让人看的起。

    卫国跟着保国,参观完了镇医院后,便问:“医院这么大,你们住哪里呢?“

    保国指了指医院后面的那一排宿舍楼,然后又指了指医院门口的一片空地,说:“我们和妈,暂时住在医院提供的宿舍里面,等过段时间,我把前面这片空地,建设成为一栋两层楼之后,我们就搬家进去。“

    话毕,保国补充说:“到时候,等楼建设好了,我把下面五个房间作为门面房出租,面五个房间就供我们住了。“

    听到保国要把这片空地给建设起来,冬梅好奇的问:“你们医院要扩大规模啊?“

    保国摇摇头说:“不是医院扩大规模,是我把这片地买了下来,准备自己建设呢?“

    闻言,卫国和冬梅都吓呆了,两人互相看了看,惊讶的看着保国,说:“保国,你一没偷,二没抢,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