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09章 呼噜声是一天比一天响亮了

正文 第409章 呼噜声是一天比一天响亮了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军化直接把车开回了村里。

    进了村,卫国才发现,到了娘家。

    他忙对军化说:“军化啊,咱们去崔家村,你怎么把车开到尹家村了。“

    军化骑了一路,冷风吹的嘴巴都张不开。

    他翘着舌头,说:“姐夫,你家也没人住,炕也没人烧,你们回去,还要打扫,还要烧炕,多麻烦,你直接就住我家里,我和晁樱,给你们一家四口,把炕滕出来,你们睡的也舒爽啊。“

    卫国说:“那怎么好呢,我们一家四口,睡了你和你媳妇的炕,你和你媳妇睡哪里去呢啊?“

    军化说:“我们随便出去找个朋友家,直接就睡了,把那事儿还当个问题啊。“

    卫国说:“那你的两个孩子呢,他们睡哪儿?“

    军化说:“他我那两个孩子,自打小的时候,就跟爸妈睡呢,你就别管了。“

    说着,军化就把三轮车,停在了门口。

    看到军化回来了,周围的乡亲们,纷纷围绕了过来。

    老阿婆看着军化说:“军化啊,今天,你怎么回来这么早。“

    老李头说:“军化啊,你现在把生意做大了啊,拉人都拉到村子里面来了,钱好赚啊。“

    永奎从对门走了过来,看着军化说:“军化哥,既然你回来了,就把你的三轮车,借给我骑骑,也让我兜兜风呗。“

    乡亲们还没有问完,就看到冬梅一家四口,从三轮车下来了。、

    大家看到冬梅回来了,纷纷问长问短。

    “冬梅,你在外面干什么生意呢,怎么这么有钱,竟然还给你弟弟买,了一个拉客的电动三轮车。“

    “冬梅啊,咱们村里,可就出息了你这么一个女子啊,别的女子,嫁出去就是人家的人了,哪里还管父母和弟弟,妹妹啊。“

    “就是啊,冬梅可是孝顺,不仅把爸妈管的好,就是弟弟妹妹,她也都拉扯啊。“

    冬梅看到人太多,她便一一寒暄了一下,也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因为几次回来,自己基本都是被夸赞,而且被问同样的问题。

    她已经不知道回答过多少遍了,但是大家还问。

    进了家门,冬梅妈妈在窗户里,看到冬梅回来了,赶忙从屋子里面出来。

    她拉着冬梅的手就哭。

    冬梅一脸的诧异,她把母亲抱在怀里,关心的问:“妈妈,我回来了,你应该高兴啊,你哭什么呢?“

    冬梅妈哭的很伤心,她说:“自从我知道,你得了糖尿病之后呢,我就没有睡过好觉,天天担心见不到你,天天担心你走到我和你爸爸前面,今天看到你回来了,并且红光满面,精神抖擞,我就放心了,我这是高兴的哭啊。“

    听到母亲竟然是喜极而泣,冬梅安慰母亲说:“妈,没事儿,我这糖尿病啊,是富贵病,是长寿病,吃饭注意点,按时吃药,就没问题了,你就放心吧。“

    冬梅妈止住了哭泣,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你没事了,我就放心了,不然你走到我和你爸前面,我看啊,我和你爸爸也都活不成了。“

    话毕,冬梅妈擦拭着眼泪。

    这时,冬梅爸也走了出来。

    他一辈子是个硬汉,即使年轻的时候打仗负伤,他也没有哭过。

    可是,当他看到冬梅回来了,却情不自禁的留下了泪水。

    冬梅看到爸爸哭了,她心情也难受了,便走了过去。

    冬梅爸拉着冬梅的手,他满是皱纹的脸,挂着泪水,说:“孩子,你回来了啊。“

    冬梅凑近了父亲的耳朵,把声音放大说:“爸,我们回来了,回来看你和我妈来了。“

    冬梅爸的表情,亦或是哭,亦或是笑的。

    他说:“我看着你身体硬棒就好。“

    冬梅拍拍胸脯,给爸爸说:“爸爸,你和我妈妈,你们就放心吧,我身体硬棒着呢,至少比卫国活的时间长,这绝对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闻言,卫国也前一步说:“人都说寿命是遗传的,我父亲七十三岁才去世,所以我活到七十三没有一点问题,至于冬梅呢,绝对超过我了。“

    话毕,卫国尴尬的笑着,感觉自己说的这段话,不仅听着不舒服,而且前后还好像有点矛盾。

    晁樱也很热情,她知道姐姐为了自己和丈夫生活的好,不吵架,不闹事儿,而做了好多的事情。

    当初,丈夫军化在太白金矿辞职了之后,姐姐更是瞒着自己,从陕北给自己汇钱,冒充是军化的钱。

    当军化在县里打工的饭店倒闭之后,姐姐又给军化买了电动三轮车,让他拉人赚钱,改善生活。

    这不,才半年下来,家里的经济情况,就有了极大的改观。

    晁樱前和冬梅拥抱在了一起。

    冬梅摸着晁樱骨瘦如柴的身体,说:“晁樱,你一天在家要好好吃呢,怎么都瘦成这样了。“

    晁樱看着眼前的冬梅,白胖白胖,一点也不像一个病人。

    她说:“姐姐,我就是个瘦人,天生吃不胖,我呀,身体本来就不好,所以平时劳动就少,天天坐在炕,即使不动弹,也胖不了呢。“

    冬梅羡慕的看着晁樱说:“哎,我就羡慕你这身体,我要是像你这么瘦的话,估计我也不会得糖尿病了。“

    寒暄完,冬梅妈和晁樱,合力给大家做了岐山臊子面。

    涛涛最喜欢吃臊子面,每次,他一个人都要吃十几碗,甚至更多。

    对于涛涛来说,他觉得这个世界,再没有比岐山臊子面更好吃的东西了。

    晚,冬梅和母亲,父亲睡一个炕,而卫国则带着四个孩子睡一个炕。

    农村的冬天,天气非常冷。

    虽然炕烧的火热,钻进被窝,躺在炕,身子暖和异常,但是头还是得露在外面的,所以哪怕身子再热,头始终是个冷的。

    冬梅妈看到冬梅头冷,便给她找了个热水袋过来,放在她的头旁边。

    但是,冬梅妈又怕热水袋烫着冬梅,便又给她的头旁边,放了一个枕巾。

    如果冬梅头冷的话,她就把头包起来,然后把头贴着热水袋,这样头就暖和多了。

    冬梅和母亲说了一晚的话。

    她们聊了很多。

    她们聊到过去,聊到未来,聊人生,聊理想,唯独没有聊婆媳关系。

    放倒以前,婆媳关系绝对是冬梅和母亲最喜欢探讨的问题,而且一聊就聊好久。

    并且,冬梅妈总是劝说冬梅,要她忍住自己的性子,对老人好点,毕竟老人是长辈,毕竟老人年龄大。

    可是现在,冬梅在生活中,已经不存在婆媳相处的矛盾关系了。

    即使她回老家来,短短的时间,也不会产生婆媳矛盾。

    而且,由于婆媳长时间没有见面,彼此见了对方,还都喜欢的不行,更别提有婆媳矛盾了。

    半夜,冬梅爸的呼噜声,严重影响了冬梅和母亲的聊天。

    眼见聊天不成了,冬梅和母亲才勉强睡去。

    可是,当冬梅睡着,并且睡熟了之后,她的呼噜声便开始震天吼了,直接把父亲和母亲,从睡梦中给吵了醒来。

    冬梅爸醒来后,直接坐在了炕。

    他感叹,冬梅这呼噜声,绝对是遗传了自己的呼噜声,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冬梅妈更是感叹,自从女儿发福了之后,这呼噜声是一天比一天响亮了,真不知道常年睡在她旁边的卫国,是怎么忍受自己女儿这呼噜声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