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06章 能穿就行了,管它什么春夏秋冬呢

正文 第406章 能穿就行了,管它什么春夏秋冬呢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当两个孩子听到爸爸这次回来,要去买照相机的时候,更是激动不已。

    涛涛兴奋的说:“爸爸,那咱们买了照相机之后,以后就不用去照相馆照相了啊。“

    娜娜更是憧憬着,自己拿着相机照相的样子,说:“我都没有想过,我有一天,竟然还能拥有一部照相机。“

    冬梅和卫国夫妻两人,每年在冬天的时候,都要带着孩子,去照相馆照一个全家福。

    这下,马要去买照相机了,冬梅却发愁了起来。

    她说:“虽然我们买了照相机,可是谁来给我们拍全家福啊。“

    涛涛当即说道:“那还不简单,随便找一个人过来,就能给咱们拍全家福了啊。“

    娜娜说:“有了照相机,我们回了老家,可以把咱们的亲戚,全部集中起来,拍一个大大的全家福照片。”

    卫国年轻的时候就喜欢照相,当时他特别羡慕工友的黑白照相机,也幻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拥有一部照相机。

    可是,由于当时照相机,胶卷等等都比较贵,所以卫国的这个梦想,也就一直没有实现。

    今年,单位效益还不错,卫国就准备买一个照相机回来,给大家多拍拍照片,圆自己的照相梦。

    第二天,为了买照相机,全家人集体出动。

    他们先去建行,存卫国的工资之后,就转悠着去县里为数不多的几家照相馆,挑选着质量不错,价格合适的照相机。

    最终,他们花了一百八十块钱,购买了一个照相机。

    虽然它不是傻瓜相机,而是一个国产的山寨相机,但是大家已经感觉很高兴了。

    两个孩子在照相馆里面,简单的学习了一下相机的操作使用后,便灵活的掌握了照相机的拆装胶卷,和使用方法。

    那时,照相不像现在,智能手机一按就行了,简单方便,随时都能查看照片拍的好坏。

    并且,能够迅速的决定哪张要,哪张不要,方便选择。

    那个时候,大家用的相机都是胶卷的,不仅拍了之后看不到影相,而且胶卷还非常的有限。

    所以拍每张照片,都是经过大家商量之后,才决定拍的。

    自从有了相机之后,涛涛和娜娜就忙活起来了。

    他们先给冬梅和卫国来了一张。

    冬梅和卫国两人手挽着手,坐在卧室的床头。

    一个穿着烟灰色的毛衣,一个穿着深灰色的毛衣。

    虽然卫国对自己的照片期望值比较高,但是由于卫国的门牙当中,有一颗龅了出来,而且有点反光,所以当照片出来的时候,卫国直接被照成了吸血鬼。

    就是在吃饭的时候,涛涛都会给母亲,父亲,还有娜娜来一张吃饭时候的特写。

    为了照全家福,冬梅特意把三单元的莲虹给叫了过来。

    面对新买的相机,莲虹也从来没有照过相,她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冬梅本来就是个二把刀,她还给莲虹教着怎么使用相机。

    当莲虹学会了照相之后,全家人又为在什么地方拍全家福而产生了争议。

    卫国觉得,全家人就应该坐在沙发,然后看着电视,正面来一张照片。

    这样,不仅生活化,而且还独特。

    可是,冬梅觉得,全家人应该站着,而不是坐着。

    因为坐着显的太不庄重了,毕竟全家福,一年只拍一次嘛,所以必须拍的严肃,庄重才行。

    而涛涛则觉得,既然拍全家福,既然有了相机,那么就不应该像以前在照相馆拍全家福那样,选一块特定的背景,比如父母坐在前面,两个孩子站在后面,那样太千篇一律。

    而是应该出去外面,找一块风景不错的地方,大家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拍一张诗情画意的照片,那样不仅有艺术气息,而且还与众不同。

    而娜娜的想法就更奇特了,她觉得这次的全家福照片,一定要拍的特立独行才行。

    因为,那样才能让人记住今年的特殊,今年的不一样。

    娜娜建议,全家人去照相馆,借一身皇帝的衣服回来,爸爸妈妈扮演皇和皇太后,自己和哥哥则扮演皇子和公主,那样该是多么的有意思啊。

    拿着照相机的莲虹,听到一家四口人,竟然想法都不一样,她诧异的说:“真是龙生九子,各不相同啊,你们到底是把意见统一一下啊。“

    没办法,大家的意见统一不了。

    但是,毕竟莲虹的时间有限。

    最后,还是冬梅拍板定了下来。

    大家全部穿好衣服去外面的花坛,也就是楼旁边的绿化带里面照相。

    虽然是冬天,但是还是有几朵盛开的花朵的。

    最后,大家来到了绿化带里面。

    冬梅和娜娜站在前面,涛涛和卫国站在后面,拍了一张稀奇古怪的照片。

    而路过的人,更是对这一家人的奇怪举动而侧目。

    他们想不通,大冷天的,一家四口人站在光秃秃的绿化带里面干什么,而且还摆着各种怪异的姿势。

    回老家之前,像往年一样,冬梅和卫国要带着两个孩子去买新衣服。

    往年,他们都是在陕北甘泉的衣服市场买衣服。

    那里毕竟偏僻,所以衣服可选择性也少。

    当他们来到了礼泉,进了衣服市场之后,简直被眼前五颜六色的衣服,给搞的头晕眼花,不知道该选哪件衣服。

    两个孩子,从早一直挑到中午,终于选中了各自的衣服。

    涛涛选择了一件银色的外套,那种布料既像是塑料,又不像是塑料,摸着手感很是怪异。

    虽然冬梅不赞成涛涛买那件太空服,但是涛涛喜欢。

    他觉得,把它穿在身,很像是太空服,有种宇航员的感觉。

    而涛涛的这件衣服,也是他长这么大,十六年以来,买的最贵的一件外套,整整花了一百块钱。

    除了外套之外,涛涛还选择了一条裤子。

    可是裤子的颜色,却是让冬梅哭笑不得。

    她看着涛涛所选择的白裤子说道:“孩子,现在是冬天,不是夏天,你干嘛不选择一条深色的裤子,干嘛选一跳白色的裤子啊?“

    可是

    ,涛涛却不以为然,他觉得只要是衣服,能穿就行了,管它什么春夏秋冬呢。

    没法,冬梅只能纵容了涛涛古怪,可笑的衣服搭配。

    娜娜选衣服很简单,她只选择红色的衣服。

    因为她觉得女孩子穿红色的衣服最漂亮,而其他颜色的衣服,穿在身都像男孩,毕竟娜娜长这么大以来,一直留的都是短发,还没有一次留过长发。

    再个,由于娜娜的长相,本来就有点像男孩,所以她经常被人误以为是男孩。

    所以她在穿衣服的时候,就格外注意,力求把自己打扮的女性化一点。

    同时,已经初二的娜娜,也开始注意到自己的外形了。

    她准备从现在开始,就要留长发了,毕竟自己是女孩子嘛。

    可是,冬梅却觉得娜娜还小,留着长发不仅打理麻烦,而且还影响学习。

    冬梅始终认为,一旦女孩子爱美了,万一有男孩子追了,那绝对会影响到学习,所以冬梅不建议娜娜留长发。

    两个孩子都买了衣服后,卫国看了看冬梅,发现身穿了件黑色的皮衣,很有范儿。

    可是,下身却穿了一条黑色的西裤,很是奇怪。

    他看着冬梅,说:“冬梅啊,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你还穿西裤配皮衣呢?“

    冬梅虽然胖,但是她也只是身比较胖,腿却出奇的细,所以穿着黑色的西裤,就显的腿更细了。

    冬梅问卫国说:“那你我,我该穿什么样子的裤子啊?“

    卫国想了想说:“女人嘛,还是应该穿牛仔裤,紧绷在腿,又显身材,又好看。“

    冬梅诧异的说:“你意思,让我买一条牛仔裤穿。“

    卫国点点头,说:“牛仔裤永远是流行裤子,而且颜色也不过时,你就买条牛仔裤,搭配你的皮衣算了。“

    冬梅一直认为,牛仔裤是年轻女性的专利,穿不仅漂亮,而且还性感。

    至于自己嘛,已经是四十岁的中年女人了,所以不太适合穿牛仔裤。

    虽然自己年轻的时候,曾经梦想着,有一条属于自己的,非常漂亮的牛仔裤。

    冬梅说:“卫国,我都四十了,再穿牛仔裤,大家会不会骂我丑人多做怪,老了老了,还骚情的不行。“

    闻言,卫国哈哈大笑,说:“冬梅,你真是把自己给高估了,如果你穿牛仔裤,大家都骂你骚情的话,那熊他妈,岂不是被人就给骂死了。“

    熊是一个男孩,比涛涛大两岁,也比涛涛高两级。

    但是因为留级,最后和涛涛成为了一级。

    熊全家人,肤色都特别黑,而且不是一般的黑。

    尤其是熊的母亲,乍一看,还以为是非洲人。

    可是,熊的母亲,却在搬家来礼泉之后,疯狂的打扮自己。

    她不仅化妆,而且衣服更是穿出了所谓的潮流,虽然她的年龄,比冬梅还要大几岁。

    冬梅想到熊妈妈,她突然笑了出来,说:“难道你还不知道啊,全院子的女人,都再嘲笑熊妈妈作怪呢。“

    卫国说:“熊妈妈确实是化妆画的有点过了,而且穿的有点过了,但是,你就穿个牛仔裤也无所谓啊,你看咱们院子里面,那些了四十岁的女人们,穿牛仔裤的,不是也挺多的嘛。“

    冬梅说:“人家那些女人,都是些有工作,班的女人,保养的也好,又有气质,穿个牛仔裤,还挺搭配。

    像我这种老农民,土乡巴佬,穿个牛仔裤,岂不是有点搞笑。“

    卫国发现,自己说服不了冬梅,便拉着她进了一家牛仔裤店。

    他说:“你就别那么矫情了,我说让你穿,还不是为了你好,你就试试呗。“

    冬梅看着牛仔裤店里,各式各样漂亮的牛仔裤,忍不住的说:“既然你已经把我拉进来了,那我就圆一下我年轻时候的梦,买一条牛仔裤穿穿吧。“

    冬梅年轻的时候,看到别的女人穿牛仔裤,她特别的羡慕,同时也非常想拥有一条牛仔裤。

    可是,由于那时自己没钱,家里也穷,所以她根本买不起牛仔裤,就一直没有买。

    她没有想到,这一耽误,年轻的时光,就这么结束了,突然就到了中年的时候。

    如果现在自己再不穿,那么肯定就再也穿不成了。

    于是,冬梅手指着一件非常漂亮的女裤,对店家说“老板,你能把那条牛仔裤,给我拿下来试试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