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02章 你不要告诉我,你又准备折腾了

正文 第402章 你不要告诉我,你又准备折腾了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贾晓荣走后,冬梅便全全负责起来这个店的经营。

    在冬梅的指导下,贾晓荣侄女和杜嫂忙活的井井有条,不一会便把预先设计好的吃食,一样一样给做了出来。

    冬梅是个急性子,当她看到贾晓荣侄女和杜嫂的动作太慢之后,便挽起袖子加入了进去。

    虽然她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而贾晓荣也只让自己指导就行了,并没有让她动手。

    可是,她却是个闲不住的人,看着别人干活,自己心里着急。

    于是,冬梅也加入了进来。

    不知不觉,大家就忙活了一个下午。

    当年轻男子骑着摩托车,带着贾晓荣回来的时候,贾晓荣没有想到,自己的店竟然只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便可以开始营业了。

    贾晓荣看着冬梅蒸好的包子,皮薄馅大。

    那饺子饱满透亮,馅儿更是入口即化,至于面食类,更是没得说。

    贾晓荣高兴的夸赞冬梅说:“冬梅姐啊,我一个人带着侄女和杜嫂折腾了好几天,都没有把这些吃食给搞出来,你只来了一个下午,就给我全部搞出来了啊,你到底是曾经再农贸市场卖过吃食的大神,果然不一样啊。“

    冬梅忙活了一个下午,基本没有停歇过。

    她感觉自己已经很累了,她坐在凳子,解开了皮衣的扣子,散着热说:“大半年都没有动手了,今天下午突然忙活了起来,竟然找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但是身体还有点吃不消。“

    贾晓荣非常会巴结人,她赶紧跑到冬梅的身后,给冬梅锤着背,说:“冬梅姐,你身体不好,你就不要干了,你光站在旁边,指导杜嫂和我侄女干就行了呗。“

    冬梅喝着水说:“我站在旁边不动弹,看着他们干,我心里着急啊。“

    贾晓荣说:“冬梅姐,我看你虽然累了,但是心情还是很不错的嘛。“

    冬梅说:“那是啊,毕竟我这个人,没啥本事,也没啥手艺,就喜欢做饭,卖饭,今天突然拾起了老本行,虽然累,但是却感觉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呢。“

    闻言,贾晓荣马说道:“既然冬梅姐这么喜欢做饭卖饭,那干脆别养殖蝎子了,跟着我卖饭得了。“

    听到冬梅在家养殖蝎子,杜嫂惊讶的说:“冬梅,没有看出来啊,我一直以为你来礼泉基地后,没有卖饭,就彻底休息了呢,没有想到,你还在家里面干大事着呢啊。“

    贾晓荣侄女用一口甘肃方言说:“蝎子那东西多可怕的,冬梅阿姨,你竟然还敢养殖蝎子,真的是太厉害了啊。“

    听到贾晓荣把自己的秘密给公布了出去,冬梅无奈的说:“其实,我也没有搞大规模的养殖,就是尝试一下而已。“

    杜嫂好奇的问:“效益怎么样啊?“

    冬梅说:“毕竟我的规模,还是比较小的,所以刚够个买菜钱,也没有什么效益。“

    杜嫂说:“早知道在家养殖蝎子也能赚钱,我就不让我们家老杜回老家种西瓜了。“

    冬梅说:“种西瓜,该效益比养殖蝎子要好很多吧。“

    杜嫂叹了口气说:“冬梅啊,你是不知道,种西瓜,盖大棚,投资很大的。

    老杜买断也就买了那点钱,几乎全部都投入进去了。

    如果明年产出效益不好的话,我看老杜又要回来班了。“

    贾晓荣继续游说冬梅。

    她说:“冬梅姐,既然你喜欢卖饭,那么你就干脆别养殖蝎子了,跟着我干呗。“

    闻言,冬梅心想,说实话,相比养殖蝎子,自己还真是更喜欢做饭卖饭一点。

    既然贾晓荣给自己提供了这么好的一个平台,自己是不是应该考虑考虑呢?

    贾晓荣看到冬梅不说话,便说道:“冬梅姐,你就跟着我干呗。“

    冬梅犹豫着说:“你确定,你要把这个饭店给持续开下去?“

    贾晓荣说:“那肯定了,冬梅姐,你知道,我又不是那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人。“

    闻言,冬梅心想,贾晓荣干过的职业和工作就太多了,她就算没有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那也差不多了。

    至于这个餐饮行业,贾晓荣还是初次涉入。

    冬梅告诉贾晓荣说:“相比其他行业,餐饮行业的优点就是投资小,来钱快,基本没有什么风险。“

    听到餐饮行业这么好,贾晓荣高兴的说:“冬梅姐,我现在就要搞这种没风险,投资小,来钱快的行业,听您这么一说,我觉得我贾晓荣,真的是入对行了。“

    冬梅打断了贾晓荣的话,说:“你先别想的那么容易,什么事情都有个两面性,餐饮行业虽然有好处,但是也有坏处,比如说劳动强度大,睡眠时间少,竞争比较激烈……“

    听到餐饮行业干起来也不容易,贾晓荣抱怨着说:“哎,难道天底下就没有一个工作,是那种钱多,家近,还轻松的嘛?“

    冬梅摇摇头说:“这个还真没有。“

    贾晓荣说:“哎,算了,我就好好的干餐饮吧,再不折腾了。“

    贾晓荣侄女在旁边说:“姑姑你说的对,要是再折腾的话,我姑父估计就要和你摊牌了。“

    闻言,贾晓荣笑着说:“我之前折腾了好多工作,不仅一分钱没有挣到,反而还赔了我老公不少钱,气的我老公骂我说,如果我再敢乱折腾,他就要和我离婚。“

    听到情况这么严重,冬梅提醒贾晓荣说:“你开的这个吃食店呢,让我看,一来,地理位置不错,毕竟旁边没有开吃食店的。

    二来,经营的食品也不错,都是些大家常常吃,并且喜欢吃的东西,只要你持之以恒,坚持下去,一定能够盈利,而且一定能够转的盆满钵满。“

    贾晓荣知道冬梅卖饭卖了几年,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绝对是可靠,可信的。

    她高兴的说:“那就太好了啊,我也让我老公看看,我这个家属,不是光赔钱,也是能赚钱的。

    同时,我也要让那些有工作的女人看看,我贾晓荣并不比他们差,有的是本事呢。“

    贾晓荣想给自己争口气的想法,瞬间博取了冬梅的同情。

    当年,冬梅开始做生意的时候,也被单位里有正式工作的女人嘲笑过。

    但是,冬梅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坚决

    的打脸了那些嘲笑自己的人。

    既然贾晓荣也想证明自己,我冬梅何不帮她一把,顺带自己也可以继续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呢?

    想到这里,冬梅当即决定了。

    她要卖掉自己所养殖的所有蝎子,然后加入贾晓荣的队伍,开始经营饭店。

    回到家里,冬梅就打电话,准备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卫国。

    冬梅打通了卫国的电话后,就直接告诉他说:“卫国啊,我今天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听到好消息,卫国使劲想着,好像最近也没有什么好消息啊。

    他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你最好不要告诉我消息。“

    冬梅对于卫国的幽默,也是没话了,因为卫国的笑话根本让自己笑不起来。

    她说:“卫国,我要告诉你的好消息,就是我准备不养殖蝎子了。“

    听到冬梅不养殖蝎子了,卫国高兴的说:“那还真是个好消息啊,让我说,你现在人到中年了,身体也不好了,就什么也别干了,呆在家里面,当好你母亲和妻子的角色就可以了啊。“

    冬梅说:“让我什么都不干,光呆在家里花你的钱,我可不愿意。“

    卫国说:“你本来就节省,就算让你放开花,你也花不了几个钱,你就呆在家里吧,我是男人嘛,身体好,就在山给咱们赚钱,那就可以了啊,再用不着你工作了。“

    冬梅说:“好吧,可是,我的好消息是两个,我只说了一个给你听呢,你要不要听下一个好消息?“

    卫国惊讶的说:“什么,你还有一个好消息啊,你不要告诉我,你又准备折腾了?“

    冬梅说:“不是折腾,我是准备再次工作了。“

    卫国想想冬梅的身体,糖尿病,冠心病,她还要工作,身体受得了吗?

    他说:“你难道你又要创业啊?“

    冬梅摇摇头说:“这次不是创业,这次是别人创业,我给人家当店长,打下手而已。“

    闻言,卫国松了一口气说:“你给别人打下手,也比你再次创业强。

    对了,你给谁打下手呢?“

    冬梅说:“贾晓荣在东门口,开了一个小吃店,邀请我过去给她当店长,经营生意呢。“

    听到贾晓荣三个字,卫国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质问冬梅说:“我说冬梅啊,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和那种女人混在一起啊。“

    冬梅诧异的说:“贾晓荣怎么了,就她是在院子里面名声差一点而已,我看人家也挺靠谱的啊。“

    卫国说:“什么靠谱啊,你是不知道,他老公被她折腾的有多可怜,在山自杀好几次呢,不是被我们给拉住,他早就见阎王去了呢。“

    冬梅不敢相信的说:“有这么恐怖吗?“

    卫国说:“你是不知道啊,贾晓荣趁着老公不在家,不知道从哪里认识了些不三不四的男人,隔三差五的往回家带,而且当着她女儿的面打情骂俏……“

    “还有这种事情?“

    “你可当呢?“

    “那她做的确实过了。不过,那是她的私生活,咱不干涉,咱是帮忙给她经营小吃店的,咱把咱自己的工作干好就行了。“

    “近墨者黑,近朱者赤,我真怕你跟她在一起呆久了,你也变坏了。“

    “我能变坏什么,我一不化妆,二不穿诱惑人的衣服,三浑身下都土的掉渣,你说哪个男人能看我。“

    “那可不一定,有的男人还不在乎你说的这些呢,只要是职工的家属,他们就下手呢。“

    “卫国,你就别担心了,就算哪个野男人,对我有非分之想,你觉得他是我的对手吗,我三下五除二的,就能把他给打成残废。“

    闻言,卫国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但是她想想冬梅那壮硕的体魄,确实一般男人,不是她的对手。

    卫国说:“总之,你给她帮忙是帮忙,千万不要和那不三不四的野男人,玩在一块就行了。“

    “怎么,年轻的时候,你不担心我出轨,现在老了老了,你怎么还担心起来了呢?“

    卫国给冬梅解释说:“你是不知道啊,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这一两年里面,离婚的人却越来越多了,尤其是了中年的人,离婚率更是高。“

    “那肯定是你们男人出轨年轻女人了呗,难道还是我们女人出轨年轻男人啊。“

    “这你就不懂了,我们单位双职工离婚的多的很呐。“

    “双职工离婚,咱也能理解,毕竟人家女人也有份工作,离开了男人,照样活的滋润,我们这些没有工作的家属,哪里有那个胆量,跟你们离婚啊。“

    卫国说:“你说的也是,单职工还能好点,双职工离婚率就太高了。“

    “人常说七年之痒,都已到中年了,七年,我看十七年都过去了吧,还离婚,真是想不通啊。“

    “你知道吗,那个梁健的爸爸妈妈都离婚了呢。“

    “就是在新疆的时候,那个红鼻子男人?“

    “是啊,你还记忆的清楚,男人鼻子红,女人头发卷的那对儿。“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我记得在新疆的时候,红鼻子男人为了追女人,还自杀过呢,怎么现在好好的,突然就离婚了呢?“

    “谁知道呢?“

    “哎,感情这个事情啊,还真说不来,那两个人吧,绝对是自由恋爱的,也离婚了啊,像咱们这种从小定娃娃亲,媒约之言,父母之命,并且说结婚就结婚的人,反倒还过得好一点呢。“

    “是啊,感情这东西说不来。“

    卫国顿了顿,说:“总之,你替贾晓荣干活的时候,一定要悠着点,累了就别干了,记住身体重要。“

    冬梅握着电话,感觉这次打电话的时间,可能是他们自结婚以来,打电话时间最长的一次了。

    她说:“我自己了解自己的身体,我又不是傻子,如果身体不适了,我肯定会回去休息的。“

    闻言,卫国放了些心,她问到:“那贾晓荣没说,一个月给你发多少钱工资啊?“

    提起工资这个事情,冬梅还真给忘问了。

    她说:“哎呀,工资的事情,我和她还没谈呢。“

    卫国感觉冬梅真是太大意

    了。

    他说:“你都已经答应给人家当店长了,竟然连工资也没谈,你也太大意了吧。“

    “忘了,真忘了。回头,我问问她。“

    “好了,我要去固井了,你晚早点睡,别熬夜。“

    “知道了,你去忙吧。“

    挂了电话,冬梅突然有种亲切的感觉。

    她心说,都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如此甜蜜的煲电话粥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